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波斯刺客:囚徒之舞 作者:深海先生(上)

字体:[ ]

 
书名:波斯刺客:囚徒之舞
作者:深海先生
文案
妖孽病娇祭司兼帝王攻X桀骜不驯禁欲刺客受。美攻美受。
 
【他的眼底很暗,流露出的占有欲蚀骨穿心。
假若弗拉维兹是从天上堕落的星辰,仍在尘埃里竭力散发着光华,那么这魔头便是从鲜血沉积的沼泽里盛放的曼佘罗,能诱人坠入到地狱里去。
我毫不怀疑这个买下我的人是个魔鬼。遇上他,也许就是我当年从弗拉维兹身边逃走的报应。 
罗马,将成为我新的牢笼,让我就像当年身陷在雅典那个地狱般的艳窟里,又变回一头困兽。】
 
一个曾经ED的借助蛇发女妖的力量重生的鬼畜情痴,诱捕回从他身边逃走的波斯小爱人的故事。
背景在公元四世纪波斯萨珊王朝与罗马交战期间,历史架空微魔幻,CP确定,1V1。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尤里扬斯,阿硫因 ┃ 配角:沙普尔二世,君士坦提乌斯二世,伊什卡德,拉伊厄斯 ┃ 其它:
==================
 
  ☆、第1章 楔子
 
  轰隆隆———
  一道闪电撕裂黑压压的云翳,混沌之中乍现的光亮照亮了雅典的山顶孤零零的一座白色神庙。它依附在山脊蜿蜒陡峭的阶梯上,一个瘦小的孩子正颤抖地攀爬着。他的动作如此缓慢,犹如一只搁浅的鱼蠕蠕挣扎,身后拖曳着一条长长的血迹,正逐渐被倾盆大雨抹去。
  他满身血污,单薄的背脊从破碎的衣衫间露出来,洁白的肤底上纵横斑驳的伤痕触目惊心。
  黑暗中远远的传来追捕的喊声。他不敢回头去看,只怕一回头,便又重新跌入那个地狱一样的艳窟里去,将要和他其他那些悲惨的同伴一样,接受残忍的阉割,带着残破不堪的躯体成为一个娈偶。他拼命的向那光亮的神殿门口爬着,明明知道也许爬到顶端也不会得到诸神的解救,却还是竭尽全力,如濒死前与命运做最后的抗争。
  他的精神恍惚,力气正随淌过身体的雨水迅速流失,只有抬头仰望的力气。虚弱的孩子泫然欲泣,发出痛苦的哀鸣。
  而仿佛是神终于向他探出了怜悯的双手,一个身影从上方神迹般的火光中剥离轮廓,向他缓缓走来。
  他眨了眨眼睛,看见一个披着白斗篷的少年。他在风雨中衣袂飘飞,宛如圣子降临,半张脸被斗篷的帽檐所遮掩,只露出苍白俊美的下颌。颀长的脖颈之下,是一具削瘦得近乎孱弱的身躯,似乎并不能充当一个保护者的角色。
  抱着一种绝望的企盼,孩子仍然紧紧抓住了他的衣摆,却忽然看见,那少年纤细的脚踝上,缚着比他挣脱的那条锁链更为粗重的枷锁。
  像被骤然扼住了咽喉,他张开嘴,无声的痛哭起来。
  “别害怕………我会保护你。”一个清冷的声音轻声道。
  馥郁的幽香随披覆在他身上的斗篷涌入口鼻,一双寒冷的手捧起了他鲜血淋漓的脸。他将他揽入怀里,要给予他唯一所能给予的力量那般用力。
  他们的身躯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紧紧相拥,好像巨大的用命运之网织就的牢笼里,两只相依相偎的困兽,彼此汲取对方的温暖而活,如同饮鸩止渴。
 
  ☆、第2章 【I】被缚之奴
 
  “这是最后的一个,来自萨珊波斯1的奴隶!”
  一个声音在的头顶高高的叫起来。我麻木的听着周围的惊讶的哗然之声,心里没有一丝起伏,就感觉正在被明码标价的是另一个人。
  被按倒着跪下来时,眼睛上的布条还缚得紧紧的。我什么也看不见,只感到灼灼的烈日照耀在身上,好像烈焰灼烧着枯草的味道。
  我仿佛再次回到那场纳塞宾惨烈的战争中受俘的那个夜晚。漫天遍野的火在河畔熊熊燃烧,黑色硝烟四下弥漫,象牙号的声音响彻云霄,马蹄金戈声震耳欲聋。持着标枪的罗马骑兵气势汹汹踏水而来,盾牌方阵层层逼近,犹如死亡的秃鹫结群而至。
  而后数十根寒光森然的标枪瞄准了我,仿佛我是一块砧板上的肉———与我此刻的处境何其相似。
  这时,一串哐啷啷的钱币声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浓重的酒气扑面袭来,随之我的下巴被一只粗糙的手掌抬了起来:“啊,看哪,真是漂亮的肤色,快让我瞧瞧这稀罕的东方小鸟的眼睛,听说波斯人的双眼就像猫眼石一样耀目!”
  “那可不行,您得付账买下他——他起价十五个金币,是我们这儿最值钱的奴隶。”我听见贩卖我的商人以夸张的语气赞美着我,并拍了拍我的脸颊,就似乎我真的是一件不能言语的货物。
  我咬着嘴唇,一动也不动。
  我向阿胡拉神2发誓,假如他能够在罗马的土地上庇佑他的子民,假如这伟大的神肯解开我的镣铐,立刻赐我一把利剑,我将能够用惊人的速度将面前之人的脑袋斩下来。
  “真是丝缎一样的皮肤呢………”搁在我脸颊上的那只手狎昵地抚摸起来。我撇头想要避开,却被抓住了颈环动弹不得。
  继而脸上遮盖物被扯了几下,我听到奴隶主不满地喝止道,“大人,在您没有付账之前可不能对他动手动脚的,”“如果看了他的眼睛,您就必须把他买下。他可是以十五个金币为起价的!”
  “噢,这么昂贵?那我可得仔细验验货,假如合格,我可以把他进献到我的主人那里去。眼睛不能看,那他的这罂粟花一样的小嘴能试试吗?”
  “等等!他很危险,可不能随便碰!”
  随着一阵衣物摩擦的细碎响声,我的嘴巴就被猝不及防的撬开来。锋利的匕首顶在我的胸口上,威胁意味的戳了戳。紧接着,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又粗又腥的东西就猛地撞进唇齿间,放肆的磨蹭着我的上颚。
  当意识到那是什么肮脏的东西时,我干呕了一下。
  那东西顶得更深,我几乎要吐了出来。一种莫大的羞辱感充斥了整个心胸。顾不上胸口顶着的刀刃,我毫不犹豫的张开嘴,狠狠的咬紧了牙关,将咬下来的一口污浊之物吐出去。浓稠温热的鲜血溅满我的周身,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划破天际,抵在胸口的匕首径直朝我的心脏捅进来。我闪身避开几寸,刀身划破胸膛,深深嵌进肩头里。
  比身体里的刀锋更真实的是膨胀起来的报复快意,我冷笑了一声,吐掉嘴里浓稠恶心的脏血,勾起了嘴角。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周围此起彼伏的惊骇之声中,我被缚住手脚的锁链粗暴地拖下高台,扔掷在冰冷的地面上。鞭子暴雨一样砸落背上,阵阵针砭似的剧痛深入骨髓。我蜷缩起身体安静的承受着,紧咬牙关,一声痛呼也没有发出。
  为了防止损伤到奴隶的外表,他们常使用这种险恶的鞭子又细又软,对皮肤造成不了什么大伤痕,却足以叫人感到椎心蚀骨的疼痛,许多奴隶只要听见这鞭响就吓得魂飞魄散,但其中不包括我。
  拜曾经长达六年的武士训练所赐,我对疼痛的耐受力惊人,这点皮肉之苦算不了什么。尽管我的血液已在体内沸腾,体内困着一只亟待杀戮的野兽,只等他们打开兽厩放出它来。
  tbc
  琐罗亚斯教在天朝被称作:明教,所以受是个明教哥哥…可以这样理解&gt_&gt
 
  ☆、第3章 【II】不速之客
 
  这场殴打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我早已预料到的一声喝止中结束。
  他怎么舍得毁坏他最值钱的货物呢?他将我从罗马郊外关押战俘的囚牢里花了五个金币才赎出,又带着我长途跋涉来到更富饶的城区,就是希望我能被卖个好价钱。
  “我将你从死囚牢里救出来,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波斯小鸟?我该把你扔回去那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去,任你腐烂成一滩烂肉!”奴隶贩子的目呲欲裂的骂道,他一脚踩上我的脊背,碾压似的磨着。一只手揪住我的头巾,迫使我仰起头来,又将蒙着眼睛的布条一把扯了下来。
  阳光逼得我不得不眯起眼睛。台下的人群猛然爆发出一阵嘈杂的声潮,好似一群苍蝇在我的耳膜嗡嗡过境,令我感到强烈的眩晕与恶燥。
  “我不想就这么宰了你,白白浪费你这张脸蛋,波斯男孩。可你让我没法不这么做,你让我惹上麻烦了。”刀尖嘶嘶划过石地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
  眼前的黑影抬起手来,似乎打算将我的脖子割断。但我清楚,这个奴隶贩子并不想杀我,否则就白白损失了其他买主和他该得的钱。
  正如我所笃定的那样,冰冷的刀刃停留在我的咽喉处,仅仅是恐吓意味地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口,周围便有人大呼小叫起来。奴隶贩子的脸上露出了如愿以偿的阴险笑容,他无疑是表演给观众们看的。
  但比起死亡,我更不愿以一个奴隶的身份苟活下去。
  波斯战士该战死沙场,永不为奴。
  我扬起脖子,把头索性抵在刀尖上,眯眼盯着这个家伙,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听着,除了做玩物以外我有更大的用处————我会杀人。我听说罗马有个赚钱的好地方,角斗场,你该把我卖去那儿。我每赢一场决斗,你都会得到丰厚的酬劳。这是比卖掉我更合算的买卖,不是吗?”
  “杀人?”奴隶贩子像听到了什么荒唐的笑话那样哈哈大笑起来,用刀尖挑起我的下巴,“你这幅瘦不拉叽的小身板能杀人?去当娈童还差不多,你想去角斗场跟那些比你身形壮上两倍的家伙对决?别做梦了!乖乖等着卖你的屁股吧!”
  我磨了磨牙关,把嘴里的血沫挤出齿缝:“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假如你能给我一把剑和一个愿意与我对决的人。
  “噢,众神啊,听听,这只柔软的波斯小鸟想要找人决斗!”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奴隶贩子的嘴巴大大的咧开了。他将我从地上拖拽起来,一直拖回那展示奴隶的高台之上。
  台上面,还残留着被那被我狠狠咬断了shēng.殖器的倒霉鬼的一泊血迹。台下的人群则因这场热闹而沸腾着,各色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
  微微仰起下颌,我冷冰冰的望着台下,如同高高站在兽苑上,观看一群被本能主宰的野兽———或者连野兽也算不上,仅仅是一群愚蠢贪婪的牲畜。一群罗马牲畜,他们连抬头看着波斯人也不配。
  “看看哪!”生怕我卖不出去,奴隶贩子只差没手舞足蹈的大喊起来:“各位大人!虽然野了那么点,但看这玛瑙一样的绿眼睛,这修长的身段,难道没有哪位大人想在家里豢养这样一位稀有的东方奴隶吗?来自萨珊波斯的绝色美人儿———我们头号敌国的战士!多么具有挑战性呀!只要加以训练,他一定伺候得人欲死欲仙呢……”
  这污言秽语终于有点儿激怒了我。
  然而我的身份遭到曝光,即刻在人群里掀起一阵喧嚣的议论。下流的笑声与啧啧称奇声此起彼伏,我的价码被一轮接一轮抬得更高。
  我知道我需要一把武器,一个血洗耻辱的契机,才让这群牲畜明白把一个波斯战士视作货物的下场。即使我独自身在异国,难以以寡敌众获得真正的自由,也能逼迫这奴隶贩子把我扔去角斗场,而不是试图让我成为一个玩物。
  “波斯战士,永不为奴。”我低声用我的母语说道,语气肃杀。这是每个波斯战士在即将受俘时选择自杀的宣誓。继而我又换了拉丁语:“我们只为真正的强者效命。想让我们臣服,得先证明有让我们低头的资格。”
  我有意激起这些牲畜的兴趣。听说在极度崇尚大男子主义罗马,阴柔的男人最让为人不耻,好男色的人往往更热衷于征服具有男子气概的奴隶而不是娘娘腔。
  也许是我的话具有十足的挑衅意味,人群一些人看上去已经蠢蠢欲动,或交头接耳的讨论着,或大声嬉笑着,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这正中我下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