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穿今之奉你为王 作者:青骨逆

字体:[ ]

 
备注:文案
 
本文原名《古穿今之饲养》:养只忠犬成野狼,说好的我是主子呢?
 
穆风用了八年的时间走出围城,在生活终于走上正轨的时候,老天突然在他浴室里空投了一个人。此人第一眼就要掐死他,第二眼却又嗵地跪了下去。
只这一跪,阴差阳错地,就将穆风与廿七捆了一辈子。
 
穆风一步步的开化,让这个当了二十年傀儡的廿七明白了尊严与梦想。而廿七生命中全部的真诚和炽热也都只属于这个饲养他的男人。
 
然而,当爱情萌发,到底又是谁饲养了谁?
结果,穆风活生生把一只忠犬养成了无肉不欢的大野狼……
 
——我相信,你会把一个最好的我自己,还给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天赐我一个不要钱的保镖,我却给他当起了保姆
 
【廿七:公子,我将永世臣服,绝不背叛。】
【穆风:说话归说话,别扯我衣服!(os:把以前那个乖巧听话的2777还给我TAT)】
 
本文又名《小大夫的忠犬藏獒养成记》《文盲追妻手册》《我有特殊的死缠烂打的技巧》《你是我一生的挚爱》《我们一起来虐狗》《犬类饲养的错误示范》
 
cp说明:
穆风受:高学历、纠结的、年上医生受
廿七攻:又梗又直的盲从忠犬、三观全无的古穿今死士→积极向上、勇斗渣攻、护妻狂魔
 
本文周日(即9.20号)入v,当天将三章奉上,希望大家继续支持!(づ ̄3 ̄)づ
 
温馨提示:
1.有前渣攻出没,双洁党请小心回避。
2.1v1,绝对HE不动摇。
3.此文现代架空,请勿过分考据,内容以作者胡扯的为标准。
4.以 养成 日常和宠为主,傻白甜谈恋爱,狗血养心,欢迎入坑。
5.一般更新在上午9点左右,周四更新在下午
6.热心读者建了个群,感兴趣的来玩吧:321368266。个毛的27和小大夫验证是文中任意角色名字。
 
内容标签:年下 古穿今 天作之合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风,廿七 ┃ 配角:戚绍川,楚昱 ┃ 其它:忠犬,古穿今
==================
 
  ☆、1|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开文啦~虽然知道很多人不爱看楔子,但还是写了放在这里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么么哒!
  关于廿七,是个苦命的然而他自己却并不知道自己苦命的可怜孩子……
  ps:廿七是攻,是攻,是攻。
  最后一个八月十五,缺了一口的月亮挂在星莹满天的夜空当中,金黄润白的光从破了个洞的窗柩中浸进来,在人脸上润成一片起伏有致的连绵。
  映着明润月光的暗室中,立着一个十字的结实木刑架,木架已有些年头,错综的纹路上劈起条条的木刺,扎在后背的肉里有种说不上的异样,并不是疼,而是微微的痒。
  木架上,粗重的鼻息与光裸的上身交织出一种惨淡的颓靡……
  漆黑的地牢会显得月光过于刺眼,廿七垂着脑袋,阖着双目。直到身后几声杂乱的脚步声缓缓靠近,钥匙与铁链清脆的碰响,他便知道,那些人又吃饱喝足,来玩耍新到手的玩意了。
  不过这新鲜玩意儿,就是他廿七罢了。
  狱卒踩着厚重的步子走到锁着廿七的刑架前,解下了腰上缠绕的硬蛇皮鞭。
  廿七睁了睁眼,看到面前这尖嘴猴腮的狱卒沉吸了一口气,抖了抖手里的蛇鞭,手臂一样嗖一声劈了下来。这种鞭子廿七熟悉的很,捡最壮的毒蟒上最坚硬的鳞片,拿刀活生生的剔下来,蛇皮缕芯鳞做衣,倒着使劲抽,抽下一片肉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见这人虽然拿着足以几下便能抽死人的利器,却全然不得要领,落在身上疼则疼矣,却起不到什么震慑的作用。
  在公子府里训练时受的,都远远比这厉害的多。
  廿七挨了这一鞭,狱卒才慢悠悠的说话,“小杂种,到底说不说是谁指使你来的?”
  廿七看着他手里的蛇鳞鞭,吞了口唾液润了下嗓子,道:“两寸……”
  “你小子说什么?”狱卒听他终于肯开口,略有欣喜地凑上前去,“是谁?!再说一次!”
  “鞭子……你得再往下握两寸,”廿七道,“用腕力,不是臂力。”
  “……”
  牢中一阵静谧。狱卒忍了一口气,两只眼睛搅在一起盯着他打量,喝过了酒的熏气都能从那微红的眼睛里透出来,片刻过后,对方忽然乍跳起来捏着廿七的下巴迫他张开了嘴,把手里尺长的鞭柄捅了大半进去,留着长长一段黑白交错的蛇鳞垂下去,像极了地沟里肮脏四窜的耗子尾巴。
  “哈哈哈哈哈!”狱卒大笑起来,取下墙上挂着的普通长鞭,在手里掂了几下便毫不留情的招呼了上去,“耗子一样的贱货,到底招不招!”
  长鞭再普通也禁不住这样密集的抽打,廿七身子微微的发颤,喉咙被抵着痛苦的低呃。
  “到底——呼……招不招!”狱卒打的累了,停下歇口气。
  廿七咽下喉中的一口甜腥,转头望着狭小窗口外半轮白月。
  狱卒气的发癫,丢下长鞭跑出了牢房,几步再回来时,手里攥着一柄烧的通红发亮的蹄形烙铁,在微冷的空气里呲呲的冒着白气。他将烙铁举在廿七的面前,恶狠狠的说,“想试试?”
  烙铁极近,几乎就在廿七的面前,炽热的温度迎面扑来。他可以想象,这刑具烙在身上会是怎样一副景象,疼痛、灼热,将皮肤烧焦甚至血都不会流。而他眨眨眼,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
  “你——!”
  “住手。”牢门处又传来另外的声音,轻柔而且温润,像月光。
  狱卒一僵,顿时谄笑躬身往前迎去,“王爷,这地方这么脏,您怎么来了?审问犯人的事儿交给小的们就行了。”
  安王皱眉看过狱卒手里的通红烙铁,挥袖让他退了出去,才慢慢踱到了廿七的面前,上下看了看他身上横错交杂的鲜红鞭痕,动作轻缓地拔出了他喉里的鞭柄扔在地上,问了句:“好?”
  廿七咳出了一口血沫,也不答,只转过头来看着他右手上缠绕的白色绷带,手背的薄处还洇出了点点红星,那是前不久安王府的寿宴上,他奉命去刺杀时亲手划的。可惜对方救援太快,那一刀都没能划断安王的手筋。
  安王随他目光也低头看了一眼,举起手来笑了笑道,“没什么大不了,大夫说还能用。”
  廿七面无表情。
  “说说,你为什么想杀我?”安王忽然问道,语气中毫无威胁和审厉,就如两个萍水相逢的人唠唠家常。
  廿七:“命令。”
  “哦?”安王讶异,“谁的命令?”
  “公子。”
  “哪家的……”安王问了一半,抬头看见廿七的眼神,忽又把后头的半句吞了回去,脚下靠近了几步抬起他的下巴,赞叹道,“真好看。”
  廿七一直平波无澜的眸中现出了一丝疑惑,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安王笑言,“我是说这双眼睛,真好看。清明、坚毅、毫无动摇,没有彷徨也没有迷惑,一见深,二见底……很好的一双眼睛。”将对方下巴愈抬高了一些,“我很欣赏。”
  “殿下什么意思。”廿七不解。
  安王摇摇头,“你的眼睛虽然好,但是太空洞了,什么都没有。没有对错没有爱恨没有感情,甚至没有一个人最应该有的喜怒……你该多笑一笑。”他叹着松开了廿七的下颌,“我不觉得能从你这里问出什么来——因为你是某人的死士,死士从来不说话。而且,你似乎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他顿了顿,忽然问了句,“跟了我怎么样?”
  “?”
  “不问你的过去,不再让你刀口舔血,就在王府里做个侍卫。倘若以后遇到了心仪的姑娘,就放你出府成家立业。如何?”安王道。
  廿七嘲他,“殿下对刺客都这么体贴?”
  安王笑了:“你不知道麽,我府里有支护卫队,里头全是曾经刺杀过我的人。兄弟多了,就是这么回事,更何况父王还总有意无意的要提到我去做什么太子——”
  “和我无关。”廿七打断他。
  “真不来?”
  廿七沉默。
  安王打量了他几番,一声叹息:“倒想知道你口中那个公子是谁了。”说罢,摇了摇头也不再劝说什么,掩起袖子离开了牢房。
  廿七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惜,回过头来依旧闭着眼养神,等待下一轮的拷打严刑。然而那狱卒迟迟未来,等的廿七渐渐眼皮发沉。
  夜静的厉害,空气里弥漫着轻薄的血腥味道,混杂着牢房里惯有的腐朽之气。
  窗角再也挂不住那轮明月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冲天吵闹从牢房外涌起,女人孩子的尖叫声,侍卫的冲锋呐喊声,砰咚哗啦的物皿碎地声,以及数不清的刀剑交错和弓`弩嗖鸣。
  月沉了下去,牢房中黑的不见五指。廿七忽然听到不远处几声惨叫,其中似有那个鞭打他的狱卒。
  “廿七。”一抹黑影劈开了牢门闪了进来。
  几下利落的刀光闪过,被锁在木架上的手足终于得了释放。廿七简单活动了一下手脚,随即一声不响地随这黑衣人逃出了地牢,踏上地面的那刻,他只见到四散奔逃的家仆嬷丁,横陈的尸体,和滔天噼啪的火光。
  这座盛极一时的安王府,竟然就这般简单的被攻破了。
  黑衣人攘了他一下,低声道,“西青湖,公子在等你。”语毕迅速消失于屋顶之间。
  廿七回头望了眼已乱作一团的安王府,时而大作的秋风将大火吹的更旺,整座豪华的府邸此刻俨然成了一个巨大的鼓风箱,很快便能烧尽曾经的一切。
  他也明白,寿宴上那场精心设计的刺杀不过是个幌子,那天,潜进王府的不只有他一个,还有另外两人趁乱去做公子真正吩咐的命令。
  死士廿七,是个弃子。
  廿七赶到西青湖边的时候,果见那荒废的码头上迎风立着一个修长的身影,月白嵌边的华贵长袍猎猎而动。行到那人十尺开外,廿七自觉跪了下去,沈声敬了一声“公子”。
  青年回过身来随意扫了廿七几眼,“廿七。”
  “是。”廿七拱手应道。
  “知道本公子为何救你?”青年挑眉问他。
  廿七垂首,“知道。”因为不能留下任何把柄在敌人那里,哪怕是一抔尸骨都不行。
  青年从月白绣纹的精致袖口里拿出一个青瓷的小瓶,托在手心里,慢慢弯腰递到了廿七的面前,衣袖上常年熏染的檀香杂着月光的清冷窜进廿七的鼻道,青年晃晃手里的瓷瓶,“本公子最喜欢聪明的人物。”
  廿七并无二话,接过药瓶,拔起木塞。
  “不是毒。”公子补充道,笑意盈盈。
  廿七一顿,手里轻微地抖了一下,他抬起头来看了看自己已效命了二十年的主人,几可说,他们这批死士是与公子一同长大的。眼前的青年眉目柔顺,微翘的眼角似种有绯红的桃花,对常年隐于黑暗中的廿七来说,这恐怕就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一个男人,也是手段最狠的。这男人明明有着温和的眉眼,却最常以俯视的眼光看着他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