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男神要回家 作者:回梦千年

字体:[ ]

 
《重生之男神要回家》作者:回梦千年
 
文案:
     打个广告吧,这本书已经上市了哦,想要的亲可以点击链接购买: 
 
     
 
本文又名:《追男神那些损招》。     
 
顾非离因为飞机失事重生到十年前,六年后与爱人文瑾重逢,没想到他却有了女朋友。
 
    
 
           
 
顾非离的感情一如既往,文瑾却一边对他好,一边又只将他当成弟弟,气得他焦头烂额。
 
    
 
好不容易等到表白了,在一起了,却又要面对各种破事。
 
顾非离:“次哦,和我在一起就那么委屈你吗!!!”
 
文瑾:“那个,非离不气,乖~”
 
几个问题需要说明:
 
 
 
 
 
霸道任性攻VS温柔耐心受,年下
 
主攻,受经常出没
 
受宠攻(别问我为什么不是攻宠受)
 
已完稿,绝对不坑内容标签:重生 都市情缘 甜文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非离,洛文瑾 ┃ 配角:杨季宁,杨晨,莫婷 ┃ 其它:回梦千年
 
 
==================
☆、楔子
 
  “我等你回来。”他轻踮脚尖,在顾非离耳边低声道。
  过安检口前,顾非离停下脚步,再一次回眸望向他,像每一次分别时一样将他的容颜深深印刻下来。
  一如既往的清爽形象,干净的发型,含笑的眉眼,眼里无尽的温暖与宠溺,让自己安心的同时也万分不舍。
  转身,再不回头。
  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下一次与他相见的场景。
  再见了,等我回来。
  ……
  之后的无数次,每当顾非离回想起那时的画面,想起他低沉压抑的声音,想起他温和却隐含无奈的眼神,想起他在人群中却稍显落寞的身影,都会挣扎着惊醒过来,泪水早已落了满枕。
  顾非离坐起身,窗外万籁俱静,无月无星,深邃的夜空仿佛一道无底的深渊,让人看不到尽头。
  收回目光,浅浅一笑,不知他此时又在做些什么?沉入梦乡?还是在熬夜?而他又可会有一分一秒想起自己,在自己为他日夜牵念的时候?
  他有可能会想,但那程度,绝比不上自己想他。
  轻叹一声,顾非离下了床,来到镜子前。
  镜中映出的是一个十六岁少年的形象,曾经的这张脸,活泼、开朗、轻狂,适用于任何形容少年的词汇,却绝不像现在这样,弥漫着挥之不去的忧伤与轻愁。
  顾非离也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个机会再一次看到这个年纪的自己。
  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是他终生难忘的景象,尖叫、奔跑、凄惶、绝望、熊熊燃烧的烈火,从未有过那样一刻,想要逃离、想要不顾一切回到他身边,无法想象他再也看不到自己时的反应。
  意识离体的那一刻,他的面容清晰地落在眼前,依旧是温柔浅笑,是自己宁愿牺牲一切也要守护的笑颜。
  不要,不要让这样的笑容也染上悲伤……
  ……
  不知是否是上天听到了自己的祈求,顾非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身体落在大海中淹没了呼吸,然而,他却再一次地苏醒过来。
  醒来的地点似乎是床上,因为身体的感觉是陷在被子中,天知道那一刻的顾非离有多么高兴,自己没有死,自己仍是可以再次回到他身边……
  他立刻坐了起来,不顾头部剧烈的疼痛就要下床,他要立刻去联系那个人,却不料,眼前这个无比熟悉的环境让他疑惑不已,而经过穿衣镜前无意中望去一眼,却让他顷刻间停了下来,不敢置信地定睛看去。
  这个人,是他,却……比他年轻太多,这分明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和当年的自己一样的容貌,这……怎么可能!
  他盯着镜中人看了一分钟,镜中人和他一样,然后他慢慢低下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看看镜中人,无论动作衣着都和自己分毫不差……
  顾非离的身体失控般地后退几步,无力支撑地跌坐在地,终于意识到了这个不可接受也必须接受的事实。
  他回到了过去,还是至少□□年前,而他和那个人再次相见,至少是四年之后……
  这样很好,无论多少年,至少自己还可以和他见面,至少他不必为自己的离世而悲伤。
  这一世,换我等你,等我们再次相见,等你,再次爱上我。
  事实上,顾非离回到了十年前,在他慢慢冷静下来之后,查看了很多东西才发现这件事,此时的他还在上初一,和那个人已有八年未见,而重逢是在六年之后,因为自己要到他所在的学校上学,母亲麻烦他照顾自己,而他就让自己直接住到了他家。
  此时是下午,顾非离一个人在家,而他在之后的两个多小时中所做的事,就是找到那个人的照片,然后坐在床上,一张一张仔细看去。
  顾家和那个人所在的洛家是世交,两家做了很多年的邻居,五岁时举家搬到另一个城市前,自己都是和那个人待在一起。
  他比自己年长十岁,自己出生时他已经上了小学,他每天放学后都会来看自己,在自己学会走路后带自己出去玩,就像很多张照片上的情景那样,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和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在一起玩耍嬉戏,那么傻却也那么纯粹无瑕。
  顾非离看着那时稚气未脱的那个人,少年的容颜干净清秀,新月般的眉,灵气的杏眼,淡色的唇,不是倾城倾国的绝色,却让人很舒服,他的气质一直是温柔恬淡,若有若无的浅笑,记忆中几乎没有他发火的场景,其实自己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性格。
  说起来,上一世的自己在这个年纪对那五年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刻,因为年纪还小,他在自己心中不过是个很好的玩伴,又因为分别过早,通常情况下自己不会想起他,倒是母亲总是提他,什么东华大学的硕士生博士生的,弄的自己想忘也忘不了。
  自己和他的重逢是上大学的时候,自己住到了他家,开始时不过是兄弟般地相处,那时的自己在和另一个人恋爱,是高中同学。
  因为不在同一个学校,恋人又在国外,也差不多要到了立业的年纪,他们不得不因种种问题而分手,自己还记得,那时痛彻心扉的感觉。
  失恋后的自己很颓废,不想上课,整天躲在家里,就像很多失恋的人那样,而让自己从悲伤中走出来的,就是他。
  他是很温柔的人,对自己无微不至,那段时间他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可他却没有一味放纵自己,五天后的那个晚上,自己再一次将一瓶酒举到唇边的时候,是他一把抢下酒瓶摔在地上,然后将自己拖到浴室用花洒淋了整整五分钟,用的是冰冷的水。
  五分钟后,他摔了花洒离开浴室,而自己还站在那里,久久未有动作……
  那是第一次看到他发火,也是唯一的一次。
  花洒换了新的,收拾好了地板和碎玻璃,做完这些的自己却因为受凉而病倒,他也一直在床边照顾,整夜没有合眼。
  还清楚地记得,他一直握着自己的手,给自己换毛巾,喂自己喝水,柔声安慰自己,当自己站在他面前道歉道谢并保证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的时候,他却只是回以一个浅笑,那一瞬的感觉,春暖花开。
  ……
  一年后,他终于同意和自己在一起。
  上一次是自己的初恋,却因为家庭和心志不坚定等原因分手,这一次的自己不想重蹈覆辙,他们商定等自己的工作稳定后再和父母讲明。
  那个时候的他因为年纪的关系不知被母亲催了多少次相亲,但他一直没有交过女友,他说是因为没有合适的,考虑到他条件很好他母亲终究没有逼的太紧,却下了最后通牒要他三十五岁之前一定结婚。
  所以,自己大学毕业后没有考研,直接开始工作,为的就是说服双方的父母时增加砝码,可惜,自己在飞机失事前还没有来得及去说。
  这一世的走向会和上一世相同么?顾非离知道自己不想再和那个初恋在一起,分手是双方的原因,自己已经没有了当时的感觉,又明知结局,是不会再去谈感情的。
  那么他呢?分手是他们在一起的契机,可这一世又会有怎样的方式?
  还有六年呢,和他分别的日子。
  将过往的事又经历一遍是很新奇的体验,因为有上一世的记忆,顾非离的学习很轻松,也同时做了些其他的事,他却没有主动去联系那个人,一来没必要,二来,自己这么小的年纪也不能去和他谈情说爱什么的,见到他时还可能失控,自己并不希望他发现自己的秘密,还是顺其自然好一些。
  就这样,三年后,十六岁的顾非离上了高一。
  又一声叹息,顾非离转到书桌前拿过一个相框,上面是自己和他的照片,凝视了那张含笑的容颜一会,顾非离终于回到床上,闭上了眼睛。
  该睡了,明天还有要事。
  这一世的确和上一世有莫大的不同,初中的同学没有变化,而高中虽然一个学校却是不同班级,当然同学也只有几个相同,在其他班级看到曾经的同班时,顾非离自然没有上前打招呼,至于那个初恋,顾非离见到过他,可他也不再认识自己,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其实感慨良多。
  既是恋人,他自然有让自己喜欢的地方,包括容颜,只可惜,上一世是有缘无分,这一世是形同陌路,终究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因而自己感觉不舒服的时候,也就仅此一次。
  至于其他的变化……
  中午午睡前,顾非离和同学在操场上聊天,接到了一个电话。
  作势看看周围有没有老师和领导,还让同学打了掩护,顾非离才将电话接起来。
  “喂,晨。”
  “非离呀,干吗呢?”电话那头是杨晨悠闲中透着一丝慵懒的声音,极具魅力。
  杨晨是国内有名的一家软件公司“承康”的总经理。
  两个月前,承康举办了一个原创软件大赛,获得奖项的人除了有奖金之外还有机会免试进入公司工作,而冠军得主更是总经理杨晨亲自联系,那人就是顾非离。
  当杨晨知道顾非离只是一名高中生之后,着实吃惊了一下。
  其实这没什么,上一世的顾非离在大学并不是软工专业,那个人是,三年前,顾非离就决定开始研究这方面的知识,为的就是将来和那个人读一个专业。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用三年时间称得上勤奋地去研究一门学科,相信他也会有不小的成就。
  杨晨对顾非离十分欣赏,并问他要不要来公司工作,说他本人可以不亲自到公司,薪水照常,参与软件开发时会尽量让他做小组的项目经理,当然项目做完会有分红。
  顾非离同意了。公司除了杨晨之外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别人只知道他作为代号的一个网名:璃璟。
  这个“璃璟”,杨晨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还非常谦虚地“请教”顾非离他是怎么想到的。
  顾非离的回答是,一想就想到了。
  “璃”自然是用来代替“离”,而“璟”则是用来代替“瑾”。
  后来,杨晨和顾非离成了好友,每日联系不断,因为杨晨比顾非离大了二十岁,按年龄应该被称为“叔叔”,不过杨晨觉得这种称呼太无趣,就让顾非离直接喊他的名字,“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