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王妃要反攻 作者:顾颜笙

字体:[ ]

 
 
文案
 
昔日警官一朝穿越,被父亲利用嫁入宫门,第一眼便爱上了那个让他疼的撕心裂肺的年轻王爷。
身处异世,孩子,空间,奇怪的能量,且看昔日小警帽儿如何在异世翻手为云覆手雨,帮助夫君夺天下。
达奚炎泽:啥?帮助夫君夺天下?我家夫君可能耐着呢,用不着我帮。
小顾:那要你作何用!!!
达奚炎泽:你就看着吧。
 
俗话说,不想反攻的小受不是好小受。
俗话又说,两攻相遇必有一受。 
本文互宠,有空间,有包子。
木有虐,木有心计,因为不会虐,不会心计,总体轻松。
穿越反攻未果受PK宠你疼你王爷攻
 
想写一篇有逻有辑的甜死人不偿命的看完得糖尿病系列的甜宠文,巴特!!!!感觉写着写着逻辑就被狗吃了。。。
 
内容标签:生子 随身空间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轩辕煜恒,达奚炎泽 ┃ 配角:慕容锦上,骆子慎 ┃ 其它:男男生子,HE,双CP
 
 
  ☆、【修改】大婚夜
 
  入夜,轩辕王府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今日乃轩辕王朝皇七子轩辕煜恒大喜之日,轩辕王朝帝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对于皇家喜事轩辕子民们都想沾一沾皇家喜气,而轩辕帝皇七子的婚事百姓却是谈之面露厌恶之色,原因无他,只因那皇七子所娶之人是一名男子,唤作达奚炎泽。
  达奚炎泽乃是轩辕王朝帝都达奚家的第三子,而达奚家,便是轩辕王朝第一大盐商,垄断了整个轩辕王朝的食盐业。据《轩辕大典》①记载,达奚家族始于轩辕430年,兴于轩辕556年,猖獗于轩辕600年,覆没于轩辕606年。
  达奚家族的老祖宗达奚罗丹是南方靠海的小国灵都国人,于轩辕430年迁徙至轩辕王朝,从此便定居了下来,也已有了上百年历史。灵都国人皮肤白皙,眼窝深邃,眼球也是不同于轩辕子民的黑,而是淡淡的蓝色,无论男女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达奚家族驻扎在轩辕便与轩辕子民通婚,如此下来灵都国人的样貌便也不那么明显,只是眼球还是异于轩辕子民的淡蓝色。
  此时便是轩辕603年,达奚家族正是猖獗时期,到了达奚农钴这一代,也已是第三代,达奚农钴便是达奚家族现任家主,也是那达奚炎泽的爹。
  灵都国靠海,百姓们都以贩卖海盐为生,达奚家族便是把盐卖到内陆第一大国轩辕的第一人,只是达奚家的老祖宗不知,他的子子孙孙是如何败坏他达奚家的名声。
  轩辕王朝乃内陆第一大国,往北有小国秦安,缙云,往南有小国丽水,泽雅,往西有庆林,东边便是靠海的灵都,几个小国围绕一个大国,战事不断却也不是什么大乱。
  当今轩辕帝登基便着手平定不安分的秦安以及庆林,两国实力相当,又是邻国,于是年年联合起来生事端。轩辕新帝登基便用了两年整顿了两国,两国国君安生,便成了轩辕国附属,年年进贡与轩辕。
  南热北冷,轩辕王朝坐东朝西,每每到了冬季穿堂风一路北下,着实冻人。轩辕东边有山,山峦叠嶂,从灵都过来着实不易。
  此时达奚府内,一个不大的暗室,达奚老爷达奚农钴正端坐于石凳之上,胡子些微有些花白,淡蓝的眸子里泛着寒光。
  暗室机关轻启,一黑影闪身入内,石桌上烛火轻晃。屋内老者抚摸胡须,“可办妥了?”
  “大人请放心。”
  “哼,好。下去吧。”
  “是。”
  机关再启,黑影闪身离去,桌上烛光晃动,只留达奚农钴一人,附手而立于石桌之前,“可别让爹失望。”
  轩辕王府内丝竹声依旧,轩辕皇帝已经携了皇后娘娘离开,省的自己生闷气,那么出色的儿子偏偏要在无奈之下娶一男子。 
  轩辕皇帝离开,那些宾客大臣们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欢声笑语仍在继续,即便那轩辕王爷为世人不齿娶了男妻,这朝廷之上也不乏想要巴结奉承的大臣官员,即便心中不齿,脸面上也要装作恭喜之至,那副可恶的嘴脸着实让人看着心生厌恶之感。
  宾客们你言我语,觥筹交错,却不见了那本该出现在席间的新郎官。
  有人调笑,“王爷莫不是等不及要去一亲芳泽了……”,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却不知这几分笑容里有多少是真,又有多少是假。
  轩辕王爷的卧室处于王府最里端,轩辕王爷轩辕煜恒,乃轩辕皇帝爱妃珞妃嫡子,从小便才华出众,能文善武,人又非常乖巧,小小年纪便能很好的克制自己,责任心也是极强,十分讨轩辕皇帝喜爱,十二岁便出宫自己建了府邸,府邸也是轩辕皇帝亲自派了人自打三年前就着手修建的,如今轩辕煜恒独自居住也已有八年之久。
  府上老管家乔述,自从轩辕煜恒独自出宫便一直跟着上下打理,轩辕煜恒尊他敬他称他一声乔叔。
  而此刻的乔叔正守在轩辕煜恒卧室门外,没有王爷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内。
  卧室内□□声不断,若不是那门板的隔音效果极佳,此时门外的乔叔想必也会面红 耳赤。
  轩辕煜恒双目发红,额头青筋暴起,紧咬着牙关,竟然敢对他下药,果真是等不及了。
  轩辕煜恒的头埋在那人肩头,体内那股不受控制的感觉又席卷着他的全身,他紧握拳头,张口便对着身下之人的肩膀狠咬一口,血 腥味充满了口腔他还是不松口。
  汗水浸湿了他的头发,也打湿了盖在身下人脸上的红纱帐。
  轩辕煜恒不愿看清那人相貌,他本也不愿与他有什么牵扯,只是这人是那达奚老狐狸心心念念要送来的,他也想看看那老狐狸是如何打的好算盘。顶着世人唾骂,轩辕煜恒娶了男人回来,本想将他安置在王府角落让人暗中看守,却怎么也没想到有人敢在王爷大婚之日下药。
  那时候轩辕煜恒感到不妙,即刻便丢下前厅众宾客横冲直撞的来到后院,半路上碰见老管家乔叔,乔叔见状就着人去请王府的侍妾,却被轩辕煜恒拦下,直接去了被仆从们装饰一番的寝殿,他到要看看那老狐狸还有什么花样耍。
  屋子里香炉上烟雾袅袅,有香味扑鼻而来,原本淡淡的味道被轩辕煜恒吸进鼻子里却放大了好几倍,桌上红绸子盖着桌面,红绸上有精致的点心,上好的美酒,两根蜡烛偶尔发出噼啪声。
  轩辕煜恒遣走守在房里的婢女,直直走向那张大床。床上便是那达奚家的三儿子,达奚炎泽,红纱幛遮住视线看不清里边场景,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更加勾人心。
  轩辕煜恒欲望难耐,一把扯下红纱,随意丢在床上之人的脸上,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轩辕煜恒虽说出宫建府早,轩辕帝也早早便赏了侍妾,可说这性事却也真真实实的是第一次,还不说对方是一个男子。
  宫里皇子大多满了十四便开 了荤,说来这轩辕煜恒也是委屈,犹记得他刚出宫那一年,父皇赏了他两个侍妾,均是大他两岁的女子,女子十四便发育良好,白白的胸脯,纤细的腰身。
  也不知那两人受了谁的指示,一日夜间,小小的少年睡得正香,那两个侍妾便赤身裸体的爬上了他的床,十二岁的少年三更半夜被两具□□的身体吓坏了,从那以后轩辕煜恒便对大胸细腰的姑娘见之远之。
  那时候慕容将军家的小儿子,从小与他交好的慕容锦上在他府上作客,夜间听见他大声哭嚎便携了仆从赶去他的住处,推门而进绕过屏风便见了一副让人捧腹的场面。轩辕煜恒身着中衣坐在大床中央嚎啕大哭,床边有哄着他的奶娘,床下便跪着两个衣着不整的侍妾。从此这边成了慕容锦上嘲笑轩辕煜恒的资本,每每说到这些,无论何时,轩辕煜恒必然面红 耳赤。
  欲望褪去,轩辕煜恒大拇指指腹抚摸着达奚炎泽的喉结,眼神有些放空,“你爹究竟作何想,他也忍心让达奚家的小崽子在人身下□□求欢……”
  轩辕煜恒不明白,下药为何要下□□,怎不下个能一下子毒死他的药。哼轩辕王府的守卫也该加强了!
  退出身体 ,随意的披上袍子,轩辕煜恒看也不看那床上的达奚炎泽,开了门便走了出去。
  “乔叔,让陪嫁来的小厮去打理打理,再去请了大夫,可别让人死在府里,打理好了便送去西边儿院里厢房,让人好生看着。”
  “是。”
  乔叔往门口看了一眼便去做事,轩辕煜恒则迈开大步往卧室旁边的略小一些的屋子走去。
  原来那里是一处浴室,轩辕王府后方有山,山上有温泉,当初轩辕帝修建这宅子选址在此处也是有这方面原因的。
  初尝 □□的王爷 泡在热气氤氲的温泉池子里闭着眼睛,刚刚那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脑子里不断放大……达奚炎泽,味道真是不错。
  ①:《轩辕大典》,记录轩辕王朝大事件的历史书。
作者有话要说:  我我我我我,终于攒够字数了!!!!!〒_〒哭瞎!!!!!我来改锁章不要嫌弃我!!!!!呜呜呜第三次修改了我全删了求审过呜呜呜〒_〒
 
  ☆、失宠的王妃
 
  繁星满天,预示着明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梆梆梆”,更夫尽职尽责的打着更,已是三更天了。
  轩辕王府西面一个不大的院落,一间厢房里,此时里面还燃着一根蜡烛,烛火闪耀,人的影子也在墙上晃晃悠悠。
  厢房内陈设简单,一桌一床一柜,四条长凳围桌而放,桌上放有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
  而此时,床上躺了一人,正是在主厢房被轩辕煜恒折腾过的达奚炎泽,轩辕煜恒的正妃。床边坐一少年,十三四岁大小,拿着冰冷的湿帕子为床上的人敷着额头,床上的人依旧浑身烫的厉害。
  少年一边注意帕子的温度是否又高了一边抹着眼泪,嘴里念念有词。
  “小九只当那王爷是一好人,从此便有人待公子真心,却不想……却不想……”
  少年说到这处已是泣不成声。
  少年名叫小九,是达奚家陪嫁过来的小厮,这少年是干净人家的孩子,也是不久前才与达奚家签了卖身契,达奚老爷也算还有良心,没派人来时时刻刻紧盯小儿子,却让这少年来好生照应。
  达奚炎泽出嫁前十天,小九就在跟前伺候了,他也不是傻子,怎么都能看出来一点,达奚家里没人是真心待达奚炎泽好,直到那日轩辕王府差人送来了聘礼,喜服。
  小九对于主子要嫁一个男人并没有什么过多想法,只要能对他家主子好就行,小九以为轩辕王爷该是那个对他主子好的人。白天成婚,晚间便让自家主子侍寝,想必自家主子以后便能过上好日子了,谁知道老管家叫自己照顾主子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那么一个场景。
  上身全是吻痕,下身更是惨不忍睹。老管家让人送了浴桶跟沐浴的热水,小九抖着手为自家公子清理了伤口。伤口清理妥当,穿上干净衣服,小九将人扶上了已经被仆从收拾干净的床铺上。
  大夫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男男之事本就看不得,奈何这人是王爷家新娶的王妃,再怎么厌恶也不能摆脸色给王府的人看,但态度也是不佳,于是只草草的看了外伤,那还趟着血的菊穴问也没问一句,临走留了句若是熬不过今夜便准备后事吧。
  大夫开了药,乔管家遣人跟去取药回来,轩辕王府的下人一个个也是十分的有教养,该干嘛干嘛,绝不多事。
  下人取药的空挡,达奚炎泽也被人转移到了这偏僻的西边厢房。老管家乔叔临走时留了一瓶药给小九,说是止血的金疮药。
  小九煎了药,可无论如何也给达奚炎泽喂不下去,索性也顾不得主仆有别,捏着他的嘴硬往进灌,最终也是灌了一半,撒了一半。
  喝了药也给菊穴伤口上了药,达奚炎泽躺在床上开始发烧,小九也没法子只有坐在床边抹眼泪。
  “公子,公子你快些醒来吧,醒来了我们去找那狗屁王爷报仇!他把公子害成如今模样真是该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