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炮灰公子 作者:熙雨澄歌(上)

字体:[ ]

 
 
文案
 
被人算计枉死也就算了,死后还被泼了一大盆脏水,名声尽毁
死后家业败落也就算了,败完妹妹们还被种马拐走,一生不幸
当了几十年飘飘围观了种马后院的各种宅斗生活简直不能更糟心
以为终于可以随着妹妹们一起轮回转世时却被告知,自己是某种马话本故事里的小炮灰,而妹妹们则是种马后宫里的双胞胎小家碧玉女,简直不能忍!
好不容易活过来了,报仇神马的都得延后,先要护住妹妹们不能被狼叼走!!!
话说,那个大反派,咱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长云,柳栖雁 ┃ 配角:江昊阳,慕长思,慕长忆,其他众亲友仇敌 ┃ 其它:公子如玉,一世重生
 
==================
 
☆、1|楔子
 
  云国。
  东部临海的古城千苍。
  城南的凤竹县,是个山美水美的地方。
  慕家是这一带最有名望的家族,而慕家老宅就坐落在这里,临湖而建,依山傍水。
  七月的清晨,湖岸边的荷花含苞欲放,濯濯而立,幽香浮动,微风轻拂,天气并不闷热。
  主院的屋舍里,青年正闭目靠在雾气氤氲的香柏木浴桶中。
  刚刚趁着起床后的例行练剑让自己冷静下来,如今该好好理一理思绪了。
  昨夜入睡时的他,和今早醒来时的他,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或者说,是同一个人,却隔着数十载的光阴。
  他依然是慕长云,凤竹慕家的主人,人称凤竹公子的慕长云。
  他也是那个,本会在几个月后意外死去,却作为毫无用处的鬼魂,飘荡在自己两个妹妹身边经历了二十多年岁月的慕长云。
  当他今早睁开双眼时,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能够流出泪水。
  那心如刀绞的感觉,仿若实质。
  那是他无力阻止妹妹们走向注定不幸婚姻时的心酸与爱怜。
  那是他不能挽救慕家家业败落祖宅变卖时的空茫与惋惜。
  那是他看到妹妹们在后宅的阴谋算计中挣扎却无能为力时的悲伤与愤懑。
  那是他旁观叔祖一家遭陷败落最终自尽而亡却无法救助时的无奈与伤感。
  那是他目睹痛苦活着的妹妹们最终又痛苦死去时的激痛与绝望。
  可每当他想要伸出手,半透明的指尖都在嘲笑着他的不死心。
  当他站在妹妹们荒凉的墓前,而她们的混蛋丈夫却早已将她们遗忘而沉浸在那些害死妹妹们的女人织就的温柔乡中的时候,他只觉恨意滔天,满眼都是刺目的血红。
  若不是他的不慎早亡,这一切又怎么会发生!
  他知道,他最恨的人,是自己。
  终于,在死后他第一次感到了疼痛。
  是啊,最后一个亲人也已经死去了,而他又有什么理由还在这里?大概也要消散了吧。
  但他不甘!
  如果真有神明,如果真有命运,为什么要他的亲人经历这样的人生?他们没有恶人,从无恶行,妹妹们更是善良而美好,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
  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似乎听到风中传来的叹息。
  “在江昊阳的传奇故事里,你只是个出场很早,死得也很早的小炮灰罢了,却竟有如此执念!罢了,吾便助你一回,望你能达成心愿……”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脑海里便多了一些奇怪的信息,比如说,江昊阳是一个种马升级流话本里的主角,比如自己,是这个话本中毫不起眼的炮灰,也是江昊阳种马之路上的第一块绊脚石。
  种马,呵呵,想想江昊阳在他消失时后院里女人的数量,这个词真是合适。
  抱着被子看着主屋里熟悉的摆设,这是他多年没能归来的家。
  各种滋味涌上心头,一时间竟不知言语。
  他回来了。
  回到了一切发生之前。
  不论是谁给了他这个机会,他感激他!
  如今泡在热热的水里,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这是十几年不曾有过的享受了,让他从骨头里开始犯懒。
  真是难得的悠闲时光……可惜过不了多久,一切就会变了。
  作者有话要说:
 
☆、2|第一章
 
  慕和作为慕家家主的小厮,已经好几年了。
  这天他如往常一样打算伺候他光辉伟大的家主大人起床,可惜房门敲了半天,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
  家主大人的护卫慕江抱着刀坐在廊下,依然面无表情当他不存在。
  叹气。
  家主大人一定是练完剑又倒回去睡了。
  家主大人平时又严肃又理智还厉害,但就是早晨的时候,总是跟梦游似的不清醒,偏偏还风雨无阻的每天都要晨起练武,真是让人理解不了。
  唯一能理解的大概是旁边这位武痴护卫,不过显然他和他沟通有障碍。
  高手的世界他不懂啊不懂。
  虽然对于自己端茶送水伺候起居的工作并没什么不满,但慕和以为,家主不喜欢有丫鬟伺候他的真正原因,肯定不是什么所谓的怕影响清修,而是不想让可爱的妹子们看到自己毁形象的晨起时刻。
  又敲了一次门无果后,慕和只得万分无奈地不请自入。
  这么做本是不合规矩的,奈何,家主大人在理智清醒又厉害的时候,特命自己在他不理智不清醒不厉害的时候把他从床上拖起来,所以慕和直接推门而入毫无压力。
  但今早的情况格外不同,往日里这个时候,家主早该练完剑浑身汗味地倒在床上继续一睡不起,今日却竟是只穿着里衣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发呆。
  家主大人竟然没有去练剑(⊙o⊙)!?
  这种风雨无阻从无例外的规律突然被打破了!慕和一时怔楞完全没有了反应。
  倒是家主大人见他进来便自己起床穿衣,略过杵在门口的慕和拉上外面的慕江练武去了。
  更神奇的是,练完武的家主大人,居然没有回来继续睡,而是指使着他去预备热水沐浴更衣。
  小小的慕和觉得自己神圣而一成不变的工作在这一个清晨颠覆了!果然,他距离一个万能完美小厮还太远太远……
  慕长云从头到脚把自己重新打理了一遍,终于真切的感受到他确实活过来了。
  看着一边还傻愣愣的慕和,慕长云知道自己今天的反常吓到这小孩了。
  上一世在他死后,慕和并着护卫慕江,管家慕卓三人,为了护着自己遗留下来的慕家与两个妹妹,与那些个人苦苦周旋,而年仅十四的慕和更是死在去叔祖家求救的路上!他们三人疲累绝望的眼神,让他至今难忘。
  如今,眼前的慕和还是那个忠心耿耿,却单纯傻乐的小家伙,慕长云忍不住,便对他笑了一下。
  而后这个笑容立刻终结在对方不可置信犹如见鬼的表情下。
  哼,对你笑还挑剔!
  冷着脸的慕长云看到对方一脸——家主大人终于恢复正常了松了口气啊好开心——的表情,顿时气势就冷冽神情更严肃了。
  出了正屋,慕长云带着慕和与慕江两人去了书房。寻常时候,他上午都会在书房处理生意上的事务直至正午,下午则视情况而定活动。
  刚进书房前院,就见慕卓捧着不少账目册子恭敬地站在院门口等他。
  慕卓眼中的神情一如往昔,清朗坚定,让慕长云心中又是一暖。
  身边这三人是除了两个妹妹外,与他最亲近的人,慕卓睿智平和,慕江耿直少言,慕和单纯活泼,几人几乎从小一起长大,与他不止有主仆之谊,更有兄弟之情。
  上一世这些忠于慕家的人,大都没能有个善终,如今再次见到,慕长云心中感慨。
  当初那么多针对慕家的小动作,他死后浑浑噩噩,并不很清楚究竟是谁下的手,但可以肯定不是江昊阳这个明面上最后接手了自家所有“烂摊子”的人。一方面是这么多年,他早已看透江昊阳此人的秉性,虽花心薄情,却并无大恶之心;另一方面则是,彼时的江昊阳,根本没有任何势力,做不了这么多小动作。
  对于这个躲在暗处算计自家的人,慕长云心里隐隐有些猜测。可惜飘飘荡荡多年,他并不能远离两个妹妹去多做探查,由此猜测也仅只是猜测罢了。
  只如今得幸重来一次,他心里多少有了防备,必定可查到线索。
  慕卓管家一见到慕长云,便躬身行礼,温声道早。
  “嗯。”慕长云并不是多言的性子,这个慕卓这么多年对自己越来越多礼拘谨,他内心也很无奈,但劝之无用,他实在不想让自己化身鸡婆,只能随他去了。
  抬眼看到自家家主撑着严肃冷淡的面容看向自己却是无奈郁闷的眼神,慕卓的嘴角几不可见的勾了勾。
  进了书房,慕江依然守在门外廊下,慕和则在外间收拾,慕卓与慕长云进去里间,而后便开始汇报今日的要务。
  “宋家那边不需多花心思,这般短视的人家,必不长久。”这是关于宋家大公子想联合新来的县尉坑慕家新运到的海外器物的消息,当然,这只是明面上不去理会的借口罢了。跟自己的一条命和整个慕家的安危比起来,这点子货品真不算什么,甚至不会让慕家有多少亏损。
  慕家旗下生意众多,海贸铺子是多年前自家爷爷出门历练时一手创立的,从船队到航线到商品,爷爷几乎亲力亲为,铺子虽有风险,却进项颇丰,一直是慕家的招牌产业。当初的自己,就是为了不坠这招牌,愣愣地就进了对方的圈套。
  要说这些海外器物多么与众不同高人一等,在慕长云看来,并不。海外的器物也多为琉璃玻璃金属香料制品,只是因着对方文化与本土大相径庭,因此器物常常有些出人意料之处,加上远道而来实属不易,物稀为贵,才让不少人热衷此道罢了。而每次自家送到海对面去卖的那些货品,才是挣钱的大头。
  至于城北宋家,本不是多有传承的家族,如今宋家大公子往上数三代时,正遇上云国霄国与羽国因边境处的影移山矿又起冲突,私下里便有人将影移山的稀矿流落了出来,众人便称之为私矿,而这宋家的前三代,就是靠着倒贩私矿暴富的,而后因局势逐步稳定,风声日紧,便及时收了手,回来家乡千苍,起了宋家。
  要说这人也是个心思灵活手段繁多的主儿,硬是把一个毫无底蕴的宋家,短短十几年里经营成了一个颇有名望的大户人家。
  只可惜,宋家旺了两代,便开始颓废了,如今的宋大公子与他爹一般,只是个眼高于顶志大才疏的人。
  可笑的是,恰恰是这个不入流的角色,在上一世坑死了自己。一时的疏忽大意,让他痛悔多年,死不安宁。
  这辈子,他完全不打算跟宋家死磕,他们也不过是被利用的出头椽子罢了,这般角色不过多时便会自取灭亡,而他的时间,则要好好把握,挣来命保护至亲之人,保护这个家。
  处理这些七七八八的琐事,慕长云也丝毫没有觉得不耐。
  活着的感觉实在太好,这种一切都尚可挽回,一切将尽在掌握的错觉,让他身心舒爽、浑然忘我。
  直至慕和提醒他,到膳点了。
  愉悦地翻滚了半晌的内心,才终于从空中重新回到了地面。
  慕家只有他们兄妹三人,平时只要慕长云没出门,一直是与妹妹们一同用餐的。
  他的妹妹们……
  一路走,慕长云忍不住又想起了许多不好的回忆,脸色都有点发青。
  慕和跟在他身后,虽见不到他脸色,却也总觉得气氛莫名的凝重。
  直到踏进屋里,听到两个妹妹一声“哥哥”,慕长云才回过神来,入目便是两张年轻而未经世事的俏脸,望向他的美眸中带着一丝担忧,想来自己刚才的表情估计不太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