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夫夫 作者:老衲不懂爱

字体:[ ]

 
《穿越之夫夫》作者:老衲不懂爱
 
    文案
    冷心冷肺的现代医生穿到古代成为哥儿,刚解决了极品大伯,没想到却被一大一小赖上。且看高冷医生和古代腹黑男双双携手从农村奋斗到庙堂的故事。
 
   扫雷:
    1哥儿汉子的世界,接受不了的勿进
    2有生子情节,小包子出没
 
内容标签: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锦刘展修 ┃ 配角:秦明旬张穆青 ┃ 其它:哥儿汉子
 
    第1章 举刀
    
    大玉朝,京城城郊的柳月村,夏季的酷热终于在傍晚散下了余热,柳月河边阵阵河风吹过,岸边的柳树轻轻摆扶。
    劳作了一天的汉子们三三两两聚在河边摆龙门阵,间或听见几句荤话,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哥儿们在把自家收拾好之后,则挎着针线篮子围坐在村里的打谷场上,聊聊自家的娃,说说自家的汉子。知了不断声的鸣叫,孩子们奔跑打闹,好一副农家悠闲图。
    “  啊,杀人啦……”,一声尖利的嗓音划破了村里的平静。众人哗然,忙朝声音传来的地方奔去。走到半路,就见到杨信家的连滚带爬的跑来,看见村里的人就像见着了救星,连忙跑到众人身后,在他之后,一个瘦小的身影举着一把柴刀飞快地跑了过来,披头散发,状若癫狂。
    人群里发出惊呼声:“这不是杨锦吗,前几天才说他不傻了,没想到竟然疯了。”
    “疯了,不会吧!”
    “ 什么不会,你看他那样子,就可怜英子了。”
    躲在人群后的唐芳连忙出声:“杨锦疯了,他要杀我啊。”
    眼看着杨锦就要冲进人群,众人忙四下逃开,生怕被误伤。唐芳眼看没有了遮蔽,忙惊叫出声:“救命啊、救命啊,文秀,你阿姆要被杀了啊,啊……、”,在他出声之际,杨锦已奔到他面前,举刀就要砍,唐芳双眼一翻,晕倒在地,几个汉子看真要闹出人命了,连忙制住杨锦夺下了柴刀。
    “锦儿啊,你怎么了,不能啊”,正在纠缠之际,远处跌跌撞撞的跑来一个中年哥儿,此人便是杨锦的阿姆季英。由于最近的伤心加上生活上的拮据,真真是一阵风都能吹倒。他跑过来搂住杨锦,就是一阵嚎啕大哭。
    孩子他父亲和大儿子的去世,小哥儿的反常,让这个老实带点软弱的中年哥儿已接近崩溃的边缘。
    “你不能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阿姆怎么办啊,我只有你了啊,孩子,阿姆只有你了……,呜呜呜呜……”
    周围的人都显露出动容,有心软者甚至抹了眼泪。这季英的命真的太苦了。汉子和长子都在上山打猎时被猎物咬死,家里的小哥儿原来是个傻的,前几天听说清醒了,没想到现在又疯了,还不如一直傻下去呢,至少不会举刀杀人不是?
    被季英搂着,杨锦翻了翻白眼,无奈的叹了口气。正要说话,就被打断了。
    “杨锦,你对我阿姆做了什么?,杨文秀站在人群里冷着脸质问。
    “啊,阿姆,你怎么了啊,你别吓我啊。”,杨玉叫着就要去扶地上的唐芳。奈何他单薄的身子实在支撑不起唐芳肥硕的身体。“哥,你快来帮帮我。”
    杨文秀这才转身去搀扶地上的唐芳。
    杨锦的大伯杨信也到了,见唐芳没有大碍便松了口气。他转身看着抱在一起的杨锦和季英。
    “杨季氏,我弟弟虽然去了,但是你依然有教养他后辈的责任,这就是你教养的孩子,让他学会举着刀杀人,还反了天不成?你若是无法教育他,给我罢,我关到村庙去,也算除了一个祸害。”
    季英听了,疯狂的摇头。泣不成声道:“他大伯,不要啊,孩子这么弱,进去他会受不住的。”村庙里关的都是在村里犯了大错的人,进去后不光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整天不停的干活,挨打受饿更是家常便饭。许多人进去不到一年便受不住疯了,有的更是自我了断。
    “不要?,你看他这疯疯癫癫的样子,现在敢举刀杀他大伯姆,后面还指不定要杀谁呢?”
    众人一听,都纷纷点头,虽然他们也同情这孤儿寡姆的,但是自家的安危更重要啊,特别是孩子,要是不注意有个什么意外,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这里这么大的动静,村里的里正也到了,此时大半个村子的人都围在这,毕竟杀人这样的事情在这个村子里实在是太罕见了。村里的几个族老也由子辈搀着,站在一边围观。
    杨锦心里正窝火呢,很好。他安抚性的拍了拍季英,让他放开自己,然后站到杨信的面前,便是一阵讥讽的大笑。
    “杨信,你口口声声说要把我关到村庙里,我有何错?”
    “放肆,我是你大伯,岂可直呼我姓名,你都要举刀杀人了,你还没错?”
    “哼”,他嘲讽的看了一眼杨信,便走到里正和几位族老面前,躬身道:“还请族老和里正做见证,今日之事我会给出一个解释。“然后走到杨文秀面前,定定的看着他。杨文秀被他平静无波的双眼盯着,竟有一种后退的冲动,恼羞成怒道:“你看着我作甚?”
    杨锦扯了扯嘴角,“看你脸皮有多厚,害死了至亲之人竟然还敢腆着脸站在这里。”杨文秀心里一虚,他知道了?不可能,那事除了告诉了父亲之外,没有人知道。复又故意的挺了挺胸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很快你就会听懂了,那rì你来我家里,让我父亲和哥哥带你去山上打猎,是也不是?”
    “是又怎么样?”,这事村里人都知道。
    “你回来说,你跟着他们走到半路,还没进山就回来了是不是?”
    “是啊,我是这么说的。”
    “你撒谎”,杨锦陡然提高声音,“你找我父亲和大哥,是因为听村里人说山上近来来了老虎,而你想跟着我父亲和哥哥借他们技术猎到老虎,到了山上之后,你们果然碰到了老虎,你不顾他们的劝阻,出手射了那畜生,我父亲和哥哥为了救你,不得已合力绞杀老虎,虽然打死了大虫,但也身受重伤。你不顾我父亲与大哥的重伤,将老虎剥了皮,拿着皮就跑。没想到后面又来了老虎,有我父亲和大哥挡在后面,你才能安然无恙的回来,是也不是?”
    杨锦每说一句,杨文秀的脸就白一分。在杨锦厉声问后面的话时,反射性的说了句:“你怎么知道?”
    众人哗然,没想到是这样。杨信见儿子竟然就这样承认了,深恨他不中用。忙厉声道:“杨锦,你怎可胡说。”
    杨锦不理他,只盯着杨文秀。杨文秀反应过来,忙道:“你胡说,不是这样的,他们是自己招惹老虎才被咬死的?“你怎知道,你亲眼看见了?”
    “对,我亲眼看见的。”,杨文秀擦擦头上急出的汗,笃定的说:“我亲眼看见的,他们对老虎射箭,老虎才咬他们的。”
    杨锦在心里翻了翻白眼,就这头脑和心理素质,还装。立刻问道:“你不是说你没跟我父亲和我哥哥他们进山吗?”
    “我……我、”众人看他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杨信看儿子这样,急死了,连忙道:“他躲起来了,这事他和我说过,他第一次上山,太害怕了,文秀有劝过你父亲和你哥哥,可他们执意要猎老虎,才被咬死了。”
    杨文秀急道:“就是这样的,我太害怕了,所以我躲起来了。”
    杨锦瞥他一眼:“那你卖给镇上永和店铺的虎皮哪来的?”
    “我、我。”,他实在编不出来了,又下意识的去看杨信。杨信正要开口,杨锦厉声道:“编不出来了!你害死你的亲二叔和堂哥,现在竟然能厚着脸皮站在这里,简直不是人!”
    杨锦走到里正和族老面前,“还请里正和族老给我们孤儿寡姆一个公道。”季英在杨锦质问杨文秀时就呆住了,他的小儿子竟然也有这样聪明的一天。而后来明白丈夫和大儿子竟然是被杨文秀害死的时候,怒从中来,温和了半辈子的人竟然冲到杨文秀面前要和他拼命。
    “好了,杨二娃,制住他”,被点名的汉子忙把状若疯狂的季英制住。里正走到杨文秀面前,严肃的问:“文秀,锦哥儿说的可是事实?”
    杨文秀在杨锦分毫不差的描述下,心理防线早就被击溃了,现在着实编不出什么借口来,里正见他支支吾吾的,明白这恐怕就是事实了。
    里正又看向杨锦,“文秀因为一时大意害死你父亲和堂哥,确实是他的不对,而你就因为怀恨在心便对你大伯姆举刀相向?杨锦这就是你的教养?”
    杨锦明白这死老头是要向着杨文秀一家了。
    这时,唐芳也悠悠转醒了,看大家都在这里,他底气又足了,忙尖叫道:“杨锦要杀死我呀,把他送到村庙里去。”
    不得不说,他和杨信还真是一家人,动不动就把人送到村庙。
    杨锦面对里正的质问毫不退让:“里正伯伯,你怎知我是怀恨在心,你为何不问我就妄下决断,大伯姆为什么会从我家里跑出来,难道您没有疑问吗?”
    众人一听,对呀,确实是这样,里正怎么可以问都不问就认为是杨锦不对在先呢。人群里一位中年哥儿扯了另外一位的依角,瞟了瞟里正和唐芳。被扯的那位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嘲讽的笑了笑。
    
    第2章 争辩
    
    原来这唐芳便是里正的亲弟弟,平日里仗着里正的关系没少在村里作威作福,又喜欢占小便宜,所以村里除了那些刻意捧臭脚的确实没多少人喜欢他。看里正这样子是又要偏袒自家人了呀。
    里正没想到一个小辈敢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质问他,脸上的恼怒一闪而过,但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下,他没法不让杨锦说话,村里的族老对自己近年的不公已经略有微词。
    “那你便说罢。”
    杨锦抖了抖依角,脸上还带着微笑。“想必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拜我的好堂哥所赐,我父亲和哥哥在山上枉死了,可以说,我父亲和哥哥是因为救我堂哥而死,他们去世后,我阿姆便被人撺掇着卖了家里的地和房子为我父亲和哥哥做了后事。”
    众人都窃窃私语,无非是在讨论杨锦话里的意思。
    杨信听到这里,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杨锦,你怎可胡言乱语,你头脑才清醒,莫说胡话。”
    杨锦看着杨信:“大伯,你在怕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出来?”
    杨信恨的咬牙切齿,可恶,这小崽子为何变得这么难缠。“我什么时候不让你说话了,我是叫你不要胡说。”
    杨锦故作惊奇:“我还没说呢,大伯怎知道我在胡说?”
    这时,一位族老出声了,“好了,大娃,让锦哥儿把话说完。”族老发话,连里正都不敢有任何异议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