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巨星范儿[古穿今] 作者:寒实(上)

字体:[ ]

 
 
巨星范儿[古穿今]
作者:寒实
 
文案
 
想做厨师、不想做相师、偶尔兼职神探、的准学霸,不是好影帝!
 
此文又名《影帝犯二》,主要讲述影帝&影帝他男人在犯二,最后称霸娱乐圈的传奇故事!
 
非专业科学狂人X半吊子神棍+神厨
 
PS:所有的所有都是胡说八道,谢绝考究!ORZ
 
 
内容标签:娱乐圈 古穿今 豪门世家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以言&袁镜 ┃ 配角:2333 ┃ 其它:一锅大杂烩
 
==================
 
☆、第1章 温宝
 
温宝的脑袋里似乎有一群马蜂在嗡嗡叫,吵得他头痛欲裂,眼冒金星,他痛苦地想要呵斥这些恼人的声音,却连睁开双眼都做不到。
    他无奈地放弃所有动作,老老实实地躺着,瞬间,记忆的片段如洪水奔涌而来,冲撞着他的大脑。
    温宝是个弃婴,是他的神棍师父养大了他。
    神棍师父江湖人称“黄大仙”,究竟是他真的姓黄,还是乡亲们使用了嘲讽技能,这都已经不可考。总之,神棍师父的江湖称号,充分表明了师徒两的生存技能——天桥底下算命的。
    神棍师父给这个小小的婴儿取名“温宝”,因为——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一生顺遂,温饱足以。
    神棍师父自称是大隐隐于市的玄门第五百五十一代传人,靠着一本《柳衣相法》招摇过市,忽悠忽悠外乡人,混口饭吃。还真是应了他徒弟的名字,日子只能过个温饱。
    而在温宝十二岁那年,神棍师父不知撞到了哪路神仙,他眼疾手快,从马蹄下救下一名孩童,自己却英勇就义了。
    温宝首先是深深的震惊,他的师父不可能是一个这么舍己救人的好人!他平日不做任何好事!
    然后才是接踵而来伤心和委屈,师父您老老实实的和平日一样不就好了,为何突然想不开要救人?这不,偶尔一次的善举就感动了道祖,把人带回去近距离关照了,留下小徒弟独自一人。
    在乡亲们的帮助下,神棍师父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块风水宝地,温宝也开始了新的学徒生活。
    没错,他点亮了新技能——厨艺!
    神棍师父只有温宝一个弟子,说是当儿子养的也不为过,对温宝自然是倾囊相授,唯一的秘籍就是《柳衣相法》。然而他自己都是个混吃混喝的半吊子,温宝自然学不到什么真本事,甚至悲催的他从来蒙都蒙不准。
    在寻找掌门令牌、师门秘籍、同门师兄弟无果后,温宝果断将职业改为兴趣,另谋了一个厨房学徒的工作,几年下来,厨艺略有小成。
    温宝最大的愿望就是升职加薪,买房娶妻,或者不娶也没关系,总之他的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
    然而他的好日子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戛然而止——黑衣人潜入他的狗窝,干脆利落的打晕带走,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浓重的血腥味、簌簌风声呼啸而过、曲曲折折的枝桠像张牙舞爪的怪兽向他袭来……这是温宝印象深刻的最后一幕。
    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杀他,真的想不明白,难道是因为嫉妒自己聪明机灵长得帅气?
    温宝略有纠结的回忆着,渐渐进入了梦乡。
    他做了个十分奇怪的梦,梦中,他摆脱了温宝这个土鳖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比较书卷气的名字——温以言。
    周围是一群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忙忙碌碌地做着奇奇怪怪的事情。温宝自动带入温以言的视角,即使从来没见过,但是神奇地,他清清楚楚的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
    世界安静的仿佛按下了静音键,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穿透手机而出,吓了温宝一跳。
    “以言啊,你又推了李总的饭局?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再这样下去你连恶毒男配都捞不到!你还当自己是两年前的炸子鸡?就算那时候你也没资格挑三拣四!你快醒醒看看这个圈圈吧……”
    一大堆罗里吧嗦的抱怨过后,经纪人徐改改以一句“老子再也不管你了”作为总结陈词。
    梦中的温以言沉默地收好手机,沉默地走到镜头前,沉默地做伸展运动,为接下来的拍摄做准备。
    在这场戏中,温以言扮演的是一个赵高式的佞幸权臣,他跟着本剧中的反派*oss作威作福,继而发动政变,最后被火冒三丈的护国神兽一口咬死,毫无悬念的领了便当。
    下面要拍摄的,就是全剧高|潮部分——正义经历千难万险,最终战胜了邪恶,就包括温以言被咬死的一幕。
    这本电影本来就是小制作,没有高端的技术支持,为避免3d的神兽太假太掉价,剧组决定在真兽的基础上,增加部分的特效,这样真假参半的神兽,至少不会太吸引板砖吧。
    温以言不得不在剧组的yín威,以及马戏团的帮助下,表演虎口脱险。虽然据说这头老虎已经老得啃不了肉,已经在马戏团颐养天年了,但是,据说……
    导演一声,温以言仓皇地开跑,还要跑得猥琐,跑得滑稽,跑得人见人厌,这样他死的时候才能大快人心。
    温以言是边跑边演,满满的都是泪,而马戏团的老虎却是本色出演,它游刃有余。于是,温以言被虎王一爪子一挥,再奋力一扑,当下就送进了icu病房。
    温宝立即觉得自己浑身都疼,骨头就快散架了,即使在梦中也一样。
    不知过了多少天,温宝才悠悠转醒,温暖的阳光照在脸颊上,暖洋洋的。就着阳光,他细细地观察这双与自己全然不同的手,每一道纹路都不放过。最后,温宝举起手虚挡双眼,嘿嘿的笑出声来,他无法形容这是怎样神奇的状况,但是,活着真好!
    一直淡定的、无牵无挂的、不热爱生活、同时也不惧怕死亡的温以言,以后就让温宝来代替他生活吧!
    作为新上任的温以言,在养伤期间已经融合了前任从小到大的所有记忆——父不详,母早死,靠着一张不错的脸蛋被星探挖进娱乐圈,可惜他一没学历、二没靠山、三没运气,又不让潜,不会来事儿,甚至不太努力。
    混日子的结果就是,在小红过后,他渐渐销声匿迹,如今经纪公司只给他安排一些恶毒男配的角色,甚至一些连男配都称不上的炮灰酱油党。
    “哎~”叹口气,现任温以言无语凝噎。
    好在前任的社会关系简单,他确信自己可以成功地应对这个与众不同的时代,只是可能反应有点儿慢,不过谁然他进过icu呢,剧烈脑震荡神马的,病人总是有些特权的嘛。
    温以言就这样躺着躺着,偶尔和病友、护士阿姨聊聊天,虽然个个都夸他长得帅,怜悯他没有亲友照顾,但是居然没有人把他和娱乐新闻里出事故的小演员联系在一起,他这是该有多过气啊!
    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期间只有剧组的副导带着助手来看望过他。
    副导是这样说的:“以言啊,你也知道我们剧组有多困难,前有大制作,后有暑期档,时间紧迫得很,所以这次你住院,我们找了其他人顶替你的角色。你就安安心心地养病,放心,医药费剧组包了,这些是营养费你拿着,出了院就给自己买些好吃的补补。下次有机会,我们剧组会优先考虑跟你合作的。我们这就走了,剧组忙……”然后留下一水果篮溜了。
    从前的温宝不懂,根据前任的记忆来看,他还是不懂,现任温以言拿着一沓红色票子,总觉得自己这是吃亏了吧。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温以言出院了,一个人。
    他循着记忆中的路线,七拐八拐的回了家。那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不是很破,至少还有防盗的大铁门,但也不算新,不是小高层也没有电梯。
    但是温以言很满足,他不用奋斗就完成了买房的目标,真是走了狗屎运。
    温以言东摸摸西看看,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后,才开始认真地思考今后的生活。他的经纪人徐改改已经放下狠话,扬言今后再也不管他,那就只能靠自己了啊,略有小郁闷。
    温大厨抓了抓脑袋上的鸟窝,决定还是先解决温饱问题再想其他,可是研究了一遍厨房构造之后,无奈地发现从前的温以言根本没有下厨的经历,所以现在他也没办法点亮厨艺技能。
    好在泡面是个神奇的存在!加上鸡蛋和泡面搭档,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晚餐soeasy!
    “这是什么?”温以言翻遍整个屋子,也就只有手上的这枚龙纹玉佩值些钱。再细细一观察,这哪里是值钱,已经价值连城了好么!
    血玉分两种,一种是自然血玉,产自西藏的雪域高原,因色彩殷红而得名天下。它有一个很美的名字——贡觉玛之歌,意为女神歌临天下。
    另一种就有些恐怖了,是泛指那些渗透了血进去的宝石。温以言曾经听他师父讲过,这类血玉要在血液中久置千年,血丝才会渗透到玉心,它们也因此暗含死气、戾气、煞气、怨气。
    别看样子华美瑰丽,戴着何止整个人都不好,妥妥的祖宗十八代都讨不了好!
    而他手上的这枚,内里,纹理清晰的金色“萝卜纹”若隐若现,居然是一枚金丝血玉!外在,还是霸气威武的精致龙纹!手一抖,差点摔地板上。
    心有戚戚地安置好这枚“宝物”,温以言倒在温暖的被窝里,就连睡着了,还不忘咕哝“留不得,留不得”!
 
☆、第2章 新生活
 
温以言的身体随着晃动的车厢左摇右摆,胃里的饱腹感让他觉得很不适,那是因为昨晚清点了自己所有财产,最终发现只有少得可怜的两万多块钱,于是决定今天早上就吃个白馒头加无限量供应的白开水。
    事实证明,他还有两万多块钱,省哪儿也绝对不能省在吃的上面啊!
    温以言就这样胡思乱想的来到他的目的地。
    眼前是一个很普通的古玩铺子,古旧昏暗的屋子,五花八门的物拾……而今天,他就是来找这儿的老板闵哥,也就是那枚龙形金丝血玉的前主人。
    温以言深吸一口气,礼貌地敲门跨进古玩店。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清俊男子坐在桌边,安静地看着报纸。
    他穿着随处可见的牛仔裤加t恤,手上拿着烟,不是时下大众的香烟,而是一个木制的烟斗。
    这些元素搭配在一起,想来应该是极为怪异的,但是在闵哥身上却意外的和谐。他就像是从民国走来的贵公子,经历了大时代下必然的悲欢离合,等一切烟消云散,他依旧在这,坚韧如竹。
    温以言此行的目的有二。其一,自然就是还君宝物;其二,其实是来毛遂自荐的。
    他抽取了前任的记忆,闵老板是这样说的:“你很干净,我喜欢像你这样的人,要是有需要就来找我。”然后递来一个地址,另加一枚黑漆漆的“宝物”。
    前任似乎没有与闵哥进一步发展的想法,名片和玉佩被他随手放在抽屉里,自然就没有发现玉佩其实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然而自己发现了,温以言坚定地认为,此行必不可少,且迫在眉睫。笑话,这种“重口味”的“宝物”,谁敢留在家里,等克吗?没准前任就是被它克死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