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巨星范儿[古穿今] 作者:寒实(下)

字体:[ ]

 
    温以言的便宜生物学父亲带着他的真爱,以及和真爱的儿子回来了。
    事情的源头是袁家二叔袁万兴。
    《绿苑》上映后一个月,各大媒体毫无预兆的爆出猪脚温以言被砸伤住院的消息,警方介入调查。
    突然发现总裁大人才是真正的执棋高手,维持着一副良好市民受到迫害的样子,借用国家行政机关之手,为民为己除害,同时强势引领着社会舆论的走向。
    果然是高智商统治世界!
    当然这些内-幕外人是不知道的,乱民只知道,袁万兴是个人渣,他的儿子陷害温天师不成反去蹲坑。他不借此反省自己的教育问题,反而凶残的想置温天师于死地——不是人!他简直不是人!
    袁万兴威逼利诱,买通剧组的道具师,让其在破庙的木椽上动手脚,试图在片场来个意外事故。砸到别人算他倒霉,要是能把温以言,或者常去剧组报道的袁镜砸死,他做梦都会笑醒!
    对于这种谋害男神的举动,网友深深震惊了——简直不把人命当命!人渣毙了他!
    就在袁万兴被请去警局喝茶的时候,两沓匿名信也随之送进了警局,内容是举报他职务侵占罪,以及食品安全生产罪。
    原来他除了在天原集团私设小金库,还以他人名义在外成立食品公司,吃死了人不说,官商勾结将大事直接化了,害得人家破人亡,赚尽了黑心钱。
    更加糟糕的是,他幸运(?)地步上他儿子的后尘——江湖再现肉肉照,娇嫩欲滴小明星、风韵犹存贵妇人、初出茅庐年轻人……男哒女哒荤素不忌来者不拒!
    他儿子跟他比起来,那叫一个小巫见大巫,完全low到负十三层!
    热心网友将父子两的肉肉照对比,神奇的发现他们的表情出奇的相似,一样的疯狂可怖,像只凶残的野兽在各式各样肉-体上做着最原始的运动。
    太恶心了好么!必须给那些提供洞洞的对象竖一个大拇指,这不是人人都能忍受的酷刑!
    这些人,他们或许有一颗包容万丑的坚强的心,或许有着生无可恋又极度拜金的气质,又或许有一对激光手术都救不回的高度近视……但不管怎样,他们都必须为这些缺点付出惨痛的代价!
    并且,黄瓜新品压旧品,狭路相逢新者胜,跟了父亲的显然更加悲催。
    话题又扯远了,总之袁万兴这次是跌得头破血流,绝无翻身的希望,这辈子都要在铁栅栏里度过余生了。
    网友笑称,这下袁三金再不用担心来不及给他爸送终!
    袁万兴进去了,他哥袁家和闻风而来,为了给真爱和真爱的儿子抢占袁万兴的那部分利益。
    因此,当温以言打开大门,就看见一个弱柳扶风少妇,挽着神色萎靡的中年美大叔,一旁站着一个纤细白皙的少年……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坐在客厅里,一时无人开口。
    “大哥,二哥,三哥!”没想到是少年最先打破沉默。他轻柔的嗓音让温以言掉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个词叫什么来着,对了,就是娘-炮!
    好吧,他的节操和下限早就被自己吃掉了。
    温以言处于神游状态,袁镜和袁铮居然也没答应,少年脸色苍白摇摇欲坠,仿佛死了亲爹娘。
    “宝儿跟你们说话呢!怎么不应?”袁家和虎着脸质问三人。
    宝儿?难道少年名叫袁宝?真是……真是人间何处不撞名,撞名何必都撞“宝”!
    “老爷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小维想,他们兄弟三人许是想念亲生母亲,我……我……”女子泣不成声。
    温以言惊呆了,他真的是第一次了解这个世界,它是如此不可理喻&丧心病狂!
    老爷袁家和一脸痛心疾首,他握着小维女士伸过来的纤纤玉手,一下一下地轻抚,“小维你就是太善良了,这两个孩子从小没有母亲照顾,难免有些不知礼。”
    说完深深叹了口气,“以后就辛苦你了。”
    这是什么神转折?他们母亲还没死好么?原配尚在人间,就要把儿砸托付给小三,不带这么刷人下限的!
    小维女士泪眼朦胧,抱住她老爷痛哭流涕,感谢老爷对她的信任,她定会将两个孩子当做亲子照顾的云云。娘-炮弟弟也熊扑过来,三人包做一团,哭的稀里哗啦。
    “神经病!”袁二少出奇的冷静,丢下三个字转身上楼。
    袁镜也起身,拉着石化的温以言就要离开。
    “站住!”袁老爷走拥右抱还不忘关注袁镜的动向,“这是你母亲和弟弟,还不过来打招呼!”
    “我母亲在m国,也没有这么会哭的弟弟。”袁镜头也不回。
    娘-炮弟弟哭得更加伤心了,因为他感受到了来自大哥的别扭的关心——大哥说,哭多了对眼睛、对嗓子、对身体各方面都不好,要少哭!
    大哥果然也是爱他的,他就知道!
    温以言看着娘-炮弟弟欲语还休的伪娘脸,默默地转过脑袋,心中草泥万马奔腾!
    袁老爷见儿子如此忤逆自己,怒了,“我已经和叶绯云离婚,小维就是你母亲!”
    “哦?”袁镜转过身挑了挑眉,“离婚证我看看。”
    袁老爷不由自主的心虚气短,“我说离了就离了,骗你做什么!”
    “回来!”见袁镜不理他,袁老爷拼了,“宝儿是你的亲弟弟,你明天带他去公司熟悉熟悉业务。”
    “呵!”冷笑,“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往家里带。”
    “宝儿是你爸的孩子,我,我可以对天发誓!”小维女士是一朵风中摇曳的小白花,“你,你要证据是吗?我们马上就去做dna鉴定,宝儿真是你亲弟弟啊!”
    “随你。”
    袁老爷表示,dna鉴定简直是豪门认亲必走之路,并且补充,“既然都要验,温以言是吧,你明天也一起去。”
    “砰!”
    哎呀,总裁大人是怪力金刚么,他只手就把手机捏得碎成了渣渣!
    “你是不是要把我的dna也检验一下,嗯?”邪魅狷狂酷霸帅,温以言表示他爱死总裁大人这个表情了。
    三人讷讷不再多言。
    ……
    自从袁渣男带着白莲花和娘炮弟弟上门打秋风,袁镜三人直接视其无物,连华叔也不给好脸色。
    “哥~我已经全好了,不信你看!”温以言这只单蠢的小白兔就这样主动的掀起上衣,大灰狼hold不住了你造吗?
    大灰狼毫不犹豫伸出色爪,略带凉意的指尖在小白兔的腹部流连,反复抚摸,似乎还有越摸越往下的趋势。
    温以言肚皮一缩一缩,忍不住咯咯咯笑起来,他一把抓住大灰狼的色爪,“哥你干嘛?很痒的!”
    “检查咯!”袁镜的神色越发幽暗,大步朝洗手间走去,背影略显急躁。
    “哎呦我去!”温以言气得砸枕头,“说重点知道不?你要说——哥~我已经好的透透的,我要回自己房间睡!傻叉!”说完狠狠戳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真的糟糕透了好么!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蜷在大哥胸口,而他大哥揽着他的腰,贴的紧紧地。明明是k-size的豪华大床,为毛生生睡出了0.9米宿舍床的味道?
    借用总裁大人的座右铭——这!不!科!学!虽然总裁大人已经越来越少说出这句话了。
    ……
    某一天晚上,总裁大人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连带的温以言也睡不了。
    “哥~你怎么还不睡,明天还要上班的。”
    “嗯,我睡不着。”某人叹气。
    “那你想怎么样?我给你倒杯牛奶吧?”温以言没有接到新剧本,但是公司给他安排了声乐老师,唱歌这项技能对于全能的温天师来说,必须手到擒来!妥妥哒!所以明天也要早起。
    温以言打着呵欠就要起身,却被总裁大人一扯,又落入怀中。
    “给我念个睡前故事吧!”袁镜不知从哪个角落拿出一本笔记本。
    “哦!”打开封面,里面是苍劲有棱角的钢笔字,非常霸气威武、笔走龙蛇,“外面大雪纷飞,我说,出去吗?你沉默。我说,去散步吧?你依旧沉默。”
    温以言咽了咽口水,这是什么睡前鬼故事!
    “我真的真的很想和你在大雪纷飞的天空下散步……因为一不小心,我们就白了头……”
    温以言看向袁镜,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好吧,关灯睡觉晚安,只是——失眠的人似乎成了自己。
    恶狠狠瞪着做魁祸首,再踹一脚,未醒!凸(艹皿艹)
 
☆、第40章 兄弟
 
午时三刻,一天之中阳气最为旺盛的时刻,胆大包天的温以言也不禁抖下一身鸡皮疙瘩。
    奢华又静谧的私人会所里,他和他便宜爹靳四海坐在上首,另一边,是被打手汉纸死死压趴在地上的——何寅平大影帝!
    靳四海若无其事的喝着茶。
    看那毛尖叶似鹊嘴,形如秀柳,汤呈青绿,仿若幽潭。水面茉莉花沉沉浮浮,似点点白雪——好一盏清香淡雅的碧潭飘雪!
    茶是好茶,温以言却喝得漫不经心,他低头凝望着茶盏,不知想些什么。
    靳四海缓缓放下茶盏,朝打手汉纸们挥挥手。
    打手汉纸心领神会,粗鲁地扯出何寅平嘴巴里的布团。
    “啊呸!”何寅平不遗余力地拉着仇恨值,根本没有身在刀俎之下的觉悟。
    “温以言!你别得意!袁镜迟早会看清你的真面目的!”喝一瓶被打手汉纸一巴掌,脸歪了,“混蛋!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靳四海淡定地又挥一挥手,打手汉纸秒懂,瞬间将破布塞回喝一瓶嘴巴。
    温以言皱着眉,一言不发。
    靳四海笑得温柔,就像普通的慈爱长辈一样关心着后辈,“以言怕吗?”
    温以言摇头。
    这是大实话,他其实并没有多少法制观念,他可是从阶级森严的封-建社会穿来的,祖祖辈辈作为统治者的冷情多多少少遗传到一些。
    啊!当然更多的是身为底层小市民的趋利避害——他就是矛盾的集合体!
    此时,他更是恨不得仰天大笑——喝一瓶经过首映会风波,简直被黑出了翔。活该他倒霉!
    家世背景,学历经历,连他有几次违章停车,有几任女朋友,开过几次房……都被热心网友人肉了出来,事无巨细!
    一张张整容前的玉照红遍整个网络,简直可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喝一瓶的纯天然玉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