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系统]国士无双+番外 作者:黎明尽头

字体:[ ]

 
 
《[系统]国士无双》作者:黎明尽头
 
文案: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这个世界,文人至上!
写文写诗可长生!文人可杀魔灭妖平天下!
没有李白!没有杜甫!没有唐宋元明清!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百家学说,还有哪里,比得上五千年的大中华?
当云渊穿来的那一刻,一个传奇,便已诞生!
还有谁,比他更能担得上——国士无双?
升级流,纯爱风。爽文一枚,金手指大开,所以怕苏的勿进,免得戳雷点。
云渊颜值高,枭雄潜质+国士无双。互攻偏受,结局1VS1。
跟风《儒道至圣》之作,博君一笑尔,不必较真。
 
贴士:
生命之火等级:红、橙、黄、绿、青、蓝、紫。
天雷等级:一重雷潜龙,三重雷见龙,六重雷战龙,九重雷亢龙、世俗雷、心魔雷、归一雷。
诗词歌赋异象:青云蔽日、刀山血海、紫气东来、幻境成真、龙凤和鸣等。
文人等级:童生、秀才、举人、进士、翰林、大儒、半圣、亚圣、圣人。
 
内容标签:强强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渊 ┃ 配角:陆危楼,墨天工,夜孤城,齐光 ┃ 其它:穿越,国士,升级流
  
    第一卷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1章 一首名诗惊天下
  
  狭小的考房一排排并立,凝神细听,还能感觉到毛笔柔软的尖端划过纸张的淅淅声响。几乎所有考生都在奋笔疾书!
  寒窗十载,只在今朝!然而在这片静谧的氛围中,巡考的考官站在一个考房前,一派正气的脸上透着愠怒。他注视的人一袭黑衣,在一片白衣、青衣的素雅学生中,十分显眼。
  少年未及弱冠,相貌却已俊得逼人。那一头乌黑的长发高束,衬得面容白皙如玉。其色如春晓之花,未开口就让人觉得似有清风拂过,而最出色的那双眼却半阖着,看不分明。姣好的薄唇轻微拉下,略微露出一个不屑的高洁弧度。
  在这庄重的考场上,只有这个少年不执笔、不疾书,脊背挺直,一副身负傲骨的狂生姿态。
  谁也不知道闭眼的云渊内心波动有多大。他压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是机缘巧合穿到了正在同样叫云渊的人身上,此时他正消化着少年的记忆。
  少年所处的世界是古代,却不是云渊所熟知的古代——这是个能够长生的世界!几乎是无数人追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长生啊!竟然只要吟唱出诗词歌赋,就能做到!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可灭魔!可成圣!关键每一部作品,都能点燃体内的生命之火,增长寿元!甚至能引起天降雷霆,渡劫飞升!
  这个世界,真正的口诛笔伐!文人可以在谈笑间,让一切灰飞烟灭!
  这里有妖鬼,有神魔,更有——国士无双!
  这个世界,孔子着《春秋》后,生出异象,黑龙久旋空中!同时天降雷劫极致——归一劫,七日之后,他成了此界唯一圣人,飞升而去。而百家争鸣中,最着名的几家也出了供后人瞻仰的人物。如道家的老子,着《道德经》后,紫气东来三千里!渡心魔劫成亚圣!更兼有以琴棋书画引动各自异象,度雷劫封半圣者。
  这是只要有才学,就能通天地的世界!
  圣人可活千年!亚圣可活八百年!这还是基础的生命力。若是吟诗作对,抚琴弄画,生命之火会更加旺盛,活得一万年,也并非不可能!
  长生与力量的诱惑,神秘莫测的功德,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兵家!杂家!农家!阴阳家!纵横家!这是此界最出名的九家!文人举人前重诗词歌赋,举人后走上圣道!选择百家中的某一道,即可获得该家之伟力。儒家的“以文乱法”、“杀身成仁”,纵横家的“合纵连横”、“进退自如”……一切都不是纸上写写而已,真的能搅动世间风云!
  最关键的是,这里没有李白!没有杜甫!没有唐宋元明清!晋朝之后,不是南朝北朝,而是平分七国,与战国一样,仍是齐楚燕韩赵魏秦,七国却各自拥立了帝王,且这等局势已僵持了上千年!完全架空的世界!只要云渊愿意,“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绝对不是梦!而那些各家学说的名篇,也是信手拈来!
  他所穿越的少年在常人看来,算是个可怜人。
  少年生于秦国幽州的大梁,靠着“狂生”的姿态,小有名气。他幼时父母俱亡,上有一姐,姐姐为了供他读书,偿还家中债务,成了清倌。
  云渊考取童生之时,正是最悲痛之际,灵感迸发做出一首远超自身水平之词,点燃了体内的生命之火,踏上文道之路。同时成就自身独特异象——青云蔽日,引动一重雷劫潜龙劫。这个少年竟然幸运地挺过去!经过雷劫的洗精伐髓,真真的前途无量。
  个人作品伴有的不同异象代表天赋福缘,当年刘邦蛟龙于上,孙权云气五色……史籍皆有记载。如果说诗词成就异象是百里挑一,那引动天劫的更是寥寥无几,只有惊世的诗词歌赋出现才能引起天道兴趣,对应的七种天劫可以衡量他们的等级。说是万里挑一也不为过!
  幼龄的第一首诗竟然引起天道注意,云渊因此一举成名。也许是因为忌惮云渊的天赋,一些宵小之徒没有妄动他的姐姐。
  只是他随着年龄的增长,如今不过16岁,虽苦读十载,博览群书,却失去了最重要的灵感,到如今唯一做出的一首诗,便是幼年那篇。换句话说,他江郎才尽了。只能整日装出一副狂生做派,并豪言:“真名士,自风流。风花雪月本就庸俗,琴棋书画又斤斤计较,本公子从此不吟诗作对,不抚琴伴歌。自乡试之后,必连中三元,鸣州镇国,天下惊!”
  这段豪言,配上他的美姿仪,确实唬住了一些人。他姐姐美貌动人,唯一能倚靠的男人,只有年幼的他。姐姐已是桃李之年,早该嫁人,那些追求者有权有势,唯独没有真心。如今他只能在乡试上一搏,只要中了头名,成了秀才,他就能拥有地位,护姐姐周全。
  就算是用生命来耗,他也要耗死他们。
  云渊基础扎实,狂生表象下刻苦读书,可还是没用。当写完乡试前面基础背诵的知识,看到考题“作诗词,与‘秋’相关即可”时,再也坚持不住。
  他先是在空白纸张上写下“春夏秋冬,风花雪月,不过尔尔。今偶感圣人召唤,羽化登仙,不入俗世。”然后就闭上眼,绝望中用竟消亡了意识,云渊就这样穿来了。
  穿来的云渊是个中文系的大学生,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没有嫉世愤俗,没有心怀梦想,更没有什么莫大的遗憾想要挽回。所以对于穿越算不上高兴的,也算不上不高兴,随遇而安罢了。他练过几年毛笔字,临摹的是柳体楷书,却不会在这场考试中用。
  云渊并不傻,他没有张狂到因为想到展现柳体的爽利挺秀,而弄出一个字迹前后不一的把柄来,他要做的是模仿少年的笔迹。
  云渊继承了少年的记忆,能凭着本能写出相似的字来,但对诗词歌赋实在称不上精通。
  “秋?”他斟酌着这个字,他并不是不会,而是能抄的诗词太多,反而不知从何下手。
  是的,抄。他那点水平自己清楚,背诵的名篇倒是不少。中华上下五千年,怎么着也能混个头名。
  曾经的云渊过了县试,是当时的案首,成了童生。县试在春天,现在是乡试,是在秋天,府试在年末。如今出与秋相关的题目倒也合适。而之后还有州试、国试,府试考取举人,州试国试是进士之争,三元便是三者的头名。
  州试两年一次,国试更是三年一次,这也就造就了高位文人的稀少。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临沙,满城尽带黄金甲。”云渊脑海里突兀地浮现出唐代黄巢的一首挺有名的诗,鬼使神差地写了下来。最后不忘潇洒地添上了一个诗题——《赋菊》。
  秋?与秋相关的,除了花朵、秋收,更多的便是——战事!不止是外战,更是内战!那些妖怪屡屡在秋收之日进犯,秋收并不意味着富饶,更意味着富人们的剥削与内斗。身为21世纪的一员,眼界也好,思想也好,绝对比这些文人要看得高远。
  “我花开后百花杀……我花开后百花杀……狂生啊!真是狂生!赋菊?哪里赋得是菊?”
  “这诗……这诗……”考官先是愣了一下神,不由自主地说出“狂生”二字,只不过这次是赞赏的。随即细细想来,惊得一身冷汗。
  他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一片幽深遥远的菊花香气摄人心魄,少年身后萦绕着刀山血海的异象,在宁静的考场中不由令人胆寒!耀金色的花瓣大片大片在血色中浮现,舒展着纤细的姿体,看似娇柔的花瓣却带着争鸣的锐意,或者说是,暗伏杀机。
  但这透着杀意的菊花正乖巧地立在云渊白皙的指尖,忽卷忽舒,像是在和云渊嬉戏。
  云渊不由笑了出来,轻轻逗弄着指尖的花瓣,完全不在乎它有多危险。
  此诗成就了异象!平凡的纸张上金光外溢,连考官被这诗词影响,一股豪气油然而生!
  杀杀杀!杀尽妖鬼,纵是神魔,亦可一战!
  云渊另一只手还拿着毛笔,慢慢垂下了幽暗的眼。他知道这个世界的神奇,却第一次亲身经历,难免有些震撼。
  这首诗是黄巢所作,黄巢主要是用菊花来暗示农民起义,包围长安的气势。他讨了个巧,诗词本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他将黄金甲比作秦国的黄金卫,临沙处于幽州边境,正是妖蛮入侵之地,暗指秋日加强防守,力斩妖蛮。既歌咏了菊花,显示自身的狂傲,又暗合考题中深层的战事,主战主击杀,展现抱负。
  拿一个头名,实在是绰绰有余。
  “善!”满场的异象慢慢消失,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
  下一秒,他觉得体内的生命之火旺盛了些许,原本晴朗的天空阴云遍布,一道红色雷霆从他头顶没入。云渊表伏在宽大黑袍下的身体猛然抽搐着,痛的说不出话来,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意识脱离了身体!
  以前的云渊知道经历过雷劫,才穿来的他就算继承记忆,却没能体会那样让人崩溃的苦痛。
  他在痛苦中看向体内,红色的生命之火漂浮胸中,与他脸上的苍白不同,火焰越发旺盛!雷霆在滋养着他的生命,撑过去就多活十年不止!
  “呵!我花开后,百花杀!”云渊忍了片刻后,浑身竟是说不出的舒适,连皮肤都透着如玉的温润感觉浊气离身体而去了。他遗憾地盯着空空的指尖,随后漫不经心地暼过了考官,扔开毛笔,起身就走,袖袍挥动间,自成一派风度。
  少年的面容清丽至极,因为年幼还未长开,正是最美的时刻。纵使是无意间的一眼,也够动人的。
  “呼。”考官松了口气,收了他的试卷,止住了目睹一切的考生的喧哗。他一边捧着卷子,一边想着,以云渊的才华,再过几年,大概可以上七国的国士榜了。
  他本人不注重容貌,可时下还有魏晋遗风,连女子都光明正大地欣赏男子容颜,那少年的面容,真是平生仅见,又是一副最受少女追捧的狂生姿态,不知将来会有多少人遗落芳心。
  这首诗很实用。菊花暗含杀伐之气,要是真的显化出来,杀敌并不难。同时“黄金甲”三字更是有防御的作用,可谓攻防一体。
  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生命之火旺盛时少年的神情。经历过雷劫的人都知道,那种疼痛宛如万针齐刺,可少年却未开口呼号,扭曲着脸硬生生忍了下来。
  这份毅力,真是个了不得。
  考官永远不会知道,不是云渊不想开口痛呼,而是灵魂和身体未完全交融,身体跟不上节拍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看到不少文人修仙的小说,也算是跟风之作吧。
  云渊颜值高智商高,没心没肺,抄诗词歌赋毫无负罪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