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攻略人物要黑化 作者:小阿三(上)

字体:[ ]

 
 
乔林是个默默无闻的快穿网站系统维护员,致力于为广大快穿同胞(玛丽苏们)提供个性化的快穿体验,
然而他穿了,(没错就是在好不容易有人介绍相亲对象却还没见到相亲对象就被苏妹纸投诉被穿到自己的系统了)
穿成刚死爹的13(??)小骚年就算了,起码有钱~
穿成没存档剧情和攻略任务连剧情和金手指都不知道的主角就算了,起码这里有妹子~(雾~)
但是…………卧槽这都是些什么金手指啊!他是直的啊!!!有话好好说~别黑化了行不行?!~~
 
内容标签: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林,容玺 ┃ 配角:白叶 ┃ 其它:养成
 
 
☆、楔子
 
?  乔林表示,没有比每天挂黑眼圈加班领着拖人均收入后腿的工资还遭用户指明投诉的系统维护员更苦逼的事儿了。
  而且这年代没有比每天宅家里流着口水看YY小说还自动带入玛丽苏女主的宅女们更可怕的生物了!!!高贵的出身、足以傲视快穿系统的颜、花不完的钱以及各种什么自带诱人体香啦、遇到危险必被英雄救美啊等各项金手指全开,再加上颜值爆表的后宫和自主设置情节,菇凉们,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为何还要到网站管理大人(网管大人)那里投诉我,55555,
  人家一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为广大体验快穿同胞服务的好么,嘤嘤嘤,人家周末还有相亲呢,人家是正直耿直直爽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直的直男,不想当快穿主角享受玛丽苏光环啊嘤嘤嘤,“网管大人呀,我以后一定会响应群众的号召,把客户体验放首位哒,我已经28啦,再不找个妹子就要孤独终老啦,哥的相亲大计不能胎死腹中啊~~~网管大人~~~~”
  然而这个世界还是太不友爱了,不等他吐槽完,就被网管大人的金脚…不!是臭脚踢进了快穿系统!!!尼玛我还没设置情节啊!我还没有看剧本啊!能不能先告诉我个梗概再踢啊啊啊啊!!!?
 
☆、第一章
 
?  乔林看看屋顶,雕梁画栋,不错~看看身上的被子,绫罗绸缎,不错~看看身边的丫鬟,眉清目秀,不错?!“小公子!你可算是醒了!”说完便以帕掩面,跑向门外“林管家!林管家!小公子醒了,快让张大夫过来瞧!”乔林表示,没看剧本,理解无能……
  房间顿时呜啦啦涌进一大批人,端茶端汤的,把脉问诊的,还有叽里呱啦问这说那的,对于从小就是孤儿的乔林来说……:-O麻麻好恐怖!我要回家!
  乔林紧张的到处瞄,突然看到门边扒着一个矮小的身影,因为逆着光,乔林看不清楚,心下有有些奇怪,便称起身子伸长脖子去看,那小身影发现乔林的动作,身体便颤抖起来,一个晃神,便溜不见了。
  林管家一直关心着乔林,便把这原委看得清楚,当下便开口,“小公子莫要忧愤,身子当紧,待会下去,我便叫人把这晦气东西挪到偏院去,小公子你仔细养好身子,老爷虽去了,但老爷毕生心血所系的家业还在,诺大的乔家,小公子得担起来~”
  说完便招手刚刚那个丫鬟端来一盅汤药,乔林正好也饿了,便不再对话,在丫鬟的服侍下喝完汤便借口休息,将房间里的人打发得一干二净,揪出系统君便开始打听情况。
  乔父乃一城首富,年近不惑才得一子乔林,而今乔父年事渐高,便有意培养乔林打理乔家事务,乔林表现也极为出色,乔父深感欣慰,便决定暂让乔林独当一面考验一番,自己去金龙寺斋戒一番,调养身体,乔林送父去金龙寺,为表诚意,只随身带了两名侍卫,其余暗卫待命山下,却不想半路撞上一群蒙面人与几个粗布装扮的人打斗,乔父身边无人,便要避开,却不想那粗布衣衫见形势不妙,便向乔家马车赶来,把怀中护着的小男孩扔进马车便狠挥马鞭,乔家父子并不会武,山路遥远暗卫一时半会儿也赶不来两名侍卫便有些捉襟见肘,黑衣人见状便一窝蜂的朝马车扑过来,目标显然是那个小男孩。马车上打成一团,马儿早已受了惊,于是……马车便从山路侧边滚了下去。慌乱之下乔父也无从分别,一把把两个孩子护在身下,混乱中头撞上马车,不幸身亡……
  乔林有些唏嘘,现实中是个没爹的,穿越过来还是个没爹的……不过这个爹明显有义气多了,想到小时候他妈因为受不了他爹把他送去孤儿院时,他爹还追到孤儿院把他妈留给他的三百块钱劫走……摸摸身上软滑的锦被,乔林心里有点膈应,他决定去祭拜祭拜乔父,毕竟这么大家产呢……
  “咳……那个……有有人么……”“小公子可是叫我?”门口传来清脆的女声,乔林一看,刚刚那丫鬟正推门进来。
  “那大夫说小公子伤感过度,于精神有些损伤,怕是醒来有些混乱,看来是说对了,翠儿是从小服侍你的,小公子召翠儿有什么吩咐?”默默为自己的系统自动完善剧情功能点个赞,这么完善的系统还遭投诉没天理有木有?!
  “我想去看看乔……咳咳咳……爹爹~”那丫鬟悄悄抬起头看他,似乎有点诧异,“林管家阻了下人们的嘴,怕下人嘴碎惹小公子复起哀情,也交待翠儿小公子才醒,少爷从来疼惜小公子,这会儿不急着祭拜,老爷在天之灵定不会怪罪。”翠儿盯着乔林看了一会,“我观小公子忧思渐消,小公子自小便是孝顺的,不去怕是反而心里不爽,翠儿引公子去祠堂,只是小公子要答应翠儿,切莫再哀恸过度了。”乔林自是点头答应,低着头在翠儿的服侍下换好衣服出门……
  乔府修建的很是辉煌,不同于现实中那些早已泛黄损伤的古建筑群,乔府砖红瓦绿、梁枋彩画,桥上廊里偶有下人鱼贯而过,整个府里很有生气,只那檐下素绫颇有些沉重,乔林脑海里突然出现那日马车滚下山坡的情境,乔家父子都不会武,很是惊惶,当下情况紧急,乔父便一把把两个孩子都护在身下,乔林不过十三岁,虽然自小聪慧但并未遇过这般险境,他紧紧闭着眼,脑子一片空白,突然脸上感到湿润的温热,心下一颤,刚睁开眼,一片猩红便砸到乔林脸上,乔父清雅的脸被血染得很是狰狞,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乔父却依旧伏在乔林身上一动不动……乔林有些哽咽,他现实的父亲从未尽到一天父亲的责任,但乔林从来没恨过他。
  站在祠堂门口他却不敢进去了,乔林穿越过来有了乔林的记忆,他记起乔父那日把他护在怀里时在他耳边喊了一句“林儿”,即使明白这只是那个投诉的用户设置的虚拟剧情而已,但乔林依旧不自然,就像偷了什么东西,很珍贵的东西。翠儿发现了乔林的犹豫,她在一旁立了一会,感到乔林情绪颇有些不稳,“小公子病体未愈,翠儿来的匆忙也未作准备,如此进祠堂颇不庄重,不如明早小公子再来?”乔林自是点头,“我去随意逛逛,不必伺候,你自去休息吧。”
  ?
 
☆、第二章
 
?  乔林并不习惯别人向他行礼,现实世界他在孤儿院长大,上大学期间忙着做兼职赚生活费,工作也是系统维护,与别人交流甚少,也不喜欢热闹,是以随便走着却是越走越偏了。毫无预兆地被网管大人踹进系统,乔林孑然一身也没有什么牵挂,只是可惜他的相亲……虽然这里的乔林是13岁的小少年一枚,但现实中他已经是老男人了,而且还是连异性的小手都没摸过的老处男,想到这里乔林一脸血==~果然还是早点回去比较靠谱……
  乔林:系统君?
  系统:嗯哼?
  乔林:(……脑补的一脸傲娇样是怎么回事?)那个……接下来的剧情是什么?
  系统:不知道
  
  乔林:(o.o)那……我要攻略的人物是谁?
  系统:不知道
  乔林:(o.o)(o.o)那我的金手指有那些?
  系统:还没触发,不知道
  乔林:==那你知道什么?
  系统:不知道……你进来时没有把这些数据存档到系统,我自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乔林:==我是无辜的……什么提示都没有,我还怎么回去……
  系统:提示还是有的……虽然我这里没有你存档的攻略,不过你触发了剧情,系统还是有基础的提示的,还能点亮你的金手指!
  乔林:……(看我的系统多么贴心,即使哥什么准备工作都没有,也能正常运行剧情,菇凉你是何等丧心病狂要投诉我嘤嘤嘤~~)
  想想快穿系统里那些地方触发剧情指数最高?!大街上的酒楼门口算一个~不知名的树林算一个~额~青楼也算一个……明天开始溜大街去吧!(虽然对青楼比较感兴趣,又好不容易有这么一张不错的脸皮和万贯家产,但…十三岁逛青楼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好不容易规划好自己的快穿生涯的攻略大计,乔林转了几条游廊,赏了会儿景色,即便他是个没啥艺术细胞的理工男,也觉得这园子着实美,清新丽质,像在炎夏时卧在铺满光滑鹅卵石的清澈河底,实在令人身心舒爽,乔林又逛了一会,腿有些酸了,大病初愈的确容易乏力,但是……TNND好像迷路了!!!…我嘞个大C,能不能来个导航或地图啊,哥在现实生活中从来不迷路但中国的古建筑太有迷惑性了有木有?!(明明是你自己专心和系统君对话不记路=.=)
  乔林暗暗觉得自己不让人跟着还往偏处逛的行为实在和脑子进水没多大区别,没了力气,乔林便掀了袍子靠坐在廊柱边,只希望翠儿能在天色暗下前派人来寻他,身子很是沉重,又是大病初愈,乔林靠着廊柱也睡了过去,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拉扯他,才幽幽转醒,他实在是不舒服,轻声哼了句“冷”。拉扯他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心下满足了些,抱紧温暖的“抱枕”,往温暖的地方钻了钻,迷糊中似乎听到系统的声音,却因这副身体的虚弱被睡意夺去了意识。
  容玺也被怀中人的动作吓到了,双手揽着乔林的肩背,一时忘了动作。
  容玺记忆中几乎没有被人拥抱的经历,在那个地方的时候,从没有人愿意走近他,他就蜷在那栋破阁楼的角落里,墙角那边时常三五天都没食物丢过来,他饿得受不了就会爬出阁楼去花坛揪那灌木上的花瓣吃,直到那天浓烟呛醒了他,他反应过来时在别人的背上,抬头便是大火冲天。他从未出过阁楼,也未曾窥得那破阁楼的全貌,在那火光和浓烟下的建筑里呆了十三年,他在那一刻仍觉得陌生。
  那几日他一直在那几人的庇护下躲避追杀,他根本不知道那些人为何追杀他们,带他出火海的那几人也从未与他说话,直到那日那人塞给他一枚玉佩把他推入马车,被那温雅的男子护在怀中滚下山坡。他看着那男子头撞上木几却依旧护着他们两人,他听到那男子喊“林儿”。他们被救出马车时他才看到那个“林儿”,他呆呆的用衣袖给那男子擦额头的血迹,一旁的下人流着泪不敢上前劝阻,却都咬牙切齿的看着容玺。他缩在一旁静静看着,直到“林儿”转过身来,苍白的脸上没有泪水,眼睛却透亮,他走到容玺身边,“你叫什么名字?”
  容玺没有名字,便还是直愣愣仰头瞧着“林儿“。
  “小公子,这小子多半是个傻的,你身体要紧,府里的大夫已经候着了……”
  容玺自然不是傻的,看情形也知道自己为“林儿”一家招了多大的灾难,没有犹豫,他便在乔林转身之时掏出玉珮放到他手里。他听见众人拥护下的少年温和的声线,“容玺,你叫做容玺么?”
  他听言仍是沉默,只微微抬头看了眼躺在那少年清瘦手掌心的玉珮,把玉上“容玺”两字的形状记下,又在心里重复少年那温和的声音,“容玺”。
  那日乔林受了些惊吓,轻靠着身边的丫鬟,与自己说话时还微微低头,而今他伏在自己怀里,却看不出他比自己高了。容玺想到自己躲在花坛边看到的画面,才将病愈的少年独自倚着廊柱睁大眼睛看着檐角挂着的素白灯笼,神情恍惚,身影单薄……他并没有多余的温暖,却想要为怀中的人减去几分寒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