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攻略人物要黑化 作者:小阿三(下)

字体:[ ]

 
☆、第五十章
 
?  白叶一路气势汹汹地抱着乔林回了府,径直去往乔林曾休息过的卧室,将醉的浑身发软的他放在床上。
  乔林虽然酒量不好,但毕竟他喝的也少,现下这副模样,不过是系统的金手指作祟罢了,他努力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多……多谢,白少主……相……相救……”
  白叶的怒气还未消散,此刻也不接话,立在床榻旁,神色不明地望着眼前的人。
  白叶本就逆着光而站,阴影投在趴坐的乔林身上,让此刻眼神迷糊的乔林更是看不清楚。乔林等了半晌都没见他回答,便支撑身子起来,伸出手要去拽身前的白叶一把,表明自己此时智商不够,行动来凑的坚决态度。
  虽然这个动作难度系数并不大,但对于此时看人都有重影的乔林来说,难度系数绝对算得上星级了。只见他爪子晃动几下,还未够着白叶的衣衫,整个人就如同风中杨柳摆动几下,眼看着就要栽下床去。
  白叶见此,眉头皱得更紧,一把接住了快要栽倒的那人,顺势坐到床边,将人揽在怀里。乔林却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还傻乎乎地仰起头来冲白叶笑。
  白叶心里重重地叹口气,都不知如何评价怀中人是好了。说他心思单纯,人情世故他又懂得很,做人做事恪守规矩,不越雷池一步,但若说他聪明,他却又总犯些傻事儿,平白地叫人心慌着急。
  指尖轻划上怀中人的眉间,拂过脸庞,流连忘返,心中却升起一股无奈。如今容玺忙着登基,短时间内怕是顾不上乔林,就算等他回过神,自己也早已托王副将打理好一切,只要他敢对乔林再起心思,流言四散,怕是连皇位也保不住,孰轻孰重,容玺若是有脑子,自然能分辨。但这人,这人他……
  白叶的心一阵苦涩。好容易等得这人开了窍,明白了自己的心思,自己也准备充分,能安心守着他,让他慢慢接受自己。却不料这人还存着迎娶他人的心思,对自己也是避而不见。这人明明不喜欢白琼,却要为了一句承诺非娶她不可,而自己等了这么多年,筹谋甚广,又怎能甘心于此?
  乔林这人胆子小,又容易多想,借了商齐的名义约他见面,也不过是想与他安静谈谈罢了,却不了那商齐如此谨慎的一个人,事情却办得这么糊涂,地点定在花楼就罢了,若是自己未及时赶去,怕是怀中人都要被…………
  他活了二十多年,也只有这人能让他生出这般无力感。白叶搂紧乔林,万般珍重,如同失而复得的珍宝,又如同深入他骨血的□□,无论舍与得,都免不了一番疼痛。
  夜里的白府很静,夜风徐来,纱缦轻舞,灯罩里的烛火如蛇龙舞。白叶搂着人靠在床柱上,纹丝未动,像是深思什么,又像是在发呆。
  乔林头靠在白叶宽阔温暖的胸膛上,嗅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晕晕沉沉地似要昏睡过去,但还未等得他的意识全部散去,一股热意便从他的身体最深处涌出来,那热力流经他的经脉,快速地灼热了他松散的神经,一丝一缕的麻痒混着热度跑遍他的全身。他只觉得像是被人扔进了深海,漂浮无依;又似被人夺去了呼吸,胸腔因窒息而鼓动着濒临爆炸般的慌乱节奏,不自觉地锁住了眉,用力挣扎起来,嗓子里也露出几声绵软的呻、吟。
  白叶初只觉着怀中人身体慢慢热起来了,当他是热了,还体贴地替他脱了外衫。但不过一会儿,他便差察觉到不对劲儿了。乔林的身子越来越热,时不时还发出一两声轻喃,虽然动作微弱,但他也能感觉到怀中的人似乎不太舒适。
  轻柔地调整了一下怀抱的动作,乔林已是绯红的脸露了出来,鼻尖上还沁着汗。凌乱的发跑出几丝来,黏在他细腻的脸庞上。白叶的心慌了几分,赶忙将手放在乔林的额头上,这人是发热了?
  但还未等他下定论,乔林的动作便告诉了他答案。
  额头上冰凉的触感如同甘霖,润得乔林浑身一颤,气息不稳,连嘴里的呻、吟也有些变调。他此刻也没多余的智商去多想,只顾得将额头往那凉爽的地方凑过去,两只手也下意识地攀上白叶的手臂,紧接着,整个人都往白叶所处的方向贴,每触到白叶的皮肤,他便从喉中吟出一声舒服的喟叹,如同餍足而慵懒的猫。
  白叶稳住挂在自己身上的人儿,防止他掉下床去,便开始回想,乔林是在何时中了这……药的。商齐虽晓得自己的心思,但未必敢做如此举动,乔林出府便去了醉春风,只能是在醉春风里中的药……脑海里闪过自己在那楼中看到两名妓子扒着乔林喂酒的画面,白叶神情一顿,是那两人……
  还未等他相好如何处置那楼中人,乔林的动作便打断了他。白叶气息不稳地拉下勾住自己颈项、用唇颊磨蹭自己耳畔的乔林,眼里闪着无奈,又暗火丛生。
  乔林早被酒和药物迷了心智,哪里肯放过他。察觉到令他舒适的来源移走,马上便追了上去,光蹭蹭脖子还不够,索性将自己中衣的领口也扯松散了,冲着白叶的方向便贴过去。
  白叶此时的心情真是难以言喻。遭钟意之人如此热情对待,是个正常人都得起反应,但乔林毕竟是经药物控制,就算今晚能酣畅一番,明日乔林清醒过来,定要将自己恨上,真到那时候,自己与他怕是真就全无可能了。
  乔林可不管白叶的纠结,揽住白叶颈项的手顺着白叶的领口爬进衣服里,掌心贴着白叶的脊背来回游走,似乎是感受到舒爽,另一只手也不觉地将白叶的衣领往一旁扯去,寻了个缝隙,钻进白叶的前胸去了。
  白叶像是被这动作抽去了筋骨,抽着冷气,身子一下瘫软下来,怕压着乔林,还特意抱着乔林仰倒下去,眼里也逐渐升起火热的情、欲来。
  乔林并不知自己此时的危险境地,仍旧坚持不解地去磨蹭白叶胸口松散的衣物,但随着体内的药物愈演愈烈,简单的磨蹭也缓解不了他的燥热来,身下的物什渐渐抬起头,而喉中的轻喃却渐渐染上痛苦的情绪。
  白叶早已起了反应,不敢强行也不敢贸然推开伤了这人,便只能躺在乔林身下,一边享受一边痛苦,一边还得努力转动此刻明显变迟钝的脑子寻求解决此困境的办法。
  中了春、药若想解决,无非是通过那种事儿泄掉药力。他此时虽不能对乔林做些什么,但让乔林泻掉药力却并不困难,动动五指兄弟便行了。想到这里,白叶万年的冰山脸终于涌上几分尴尬,耳尖也染上了颜色。自己虽然有过……这般经验,但还真没想过有一天会替别人……白叶侧头瞅了一眼伏在自己身上的人,若是替这人……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白叶努力调整呼吸,将手搭上乔林的腰部,心里却隐约生出几许期待的躁动来。
  手上微一用力,两人的位置便立即对调过来,昏黄的烛光印在乔林的脸上,白叶能清楚地瞧见他眼睫上颤动的露珠。白叶稳住身下人扭动的身躯,凑近乔林的面庞,将鼻尖对上乔林的,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乔林急促的呼吸和蒸腾的热气,引得他自己好容易平复的呼吸也开始狂乱起来。
  白叶也有些怕自己把持不住,只得加快了动作,分开身下人磨蹭的双腿,顺着松散的衣摆摸上了乔林细腻的腰腹。指尖的触感让他浑身一震,眼睛都泛出几丝红色来。白叶的身子猛地一沉,原本紧抿的唇也微微张开,吐着浊气。
  乔林显然也被这动作爽到了,重重地软吟一声,还伸出一截尖尖的舌尖,添了下殷虹的下唇。
  就这一个细小的动作,却似燎原大火,瞬间席卷了白叶的神智,白叶无暇多想,猛地含住了乔林的唇,一顿横冲直撞,想要缠住乔林那柔软的舌尖。底下的右手也没忘记自己的使命,随着白叶的动作径直伸进亵裤里,握住了乔林的高昂所在。
  两人皆是浑身一颤,紧接着,暴风骤雨席卷而来,房间里的温度顿时升高,明灭的烛火似乎也在彰示着床、帐内的激、烈。
  感觉太过强烈,乔林的神智此刻也被激了几分回来,但最重要的地方受他人控制,即便他有心转醒,也抵不过这浮浮沉沉的,如同溺水一般感觉,只能被动地随着身上人的动作,放纵又沉迷。乔林毕竟身子弱,又好长时间无心这种事儿,不过几番功夫便出来了,只是早已瘫软的神经还回味着,一时半会儿还清醒不过来。
  乔林是舒服了,但白叶却还在兴头上呢。两人的衣服此刻早已全然散乱,身躯胶着在一起,白叶早已忘乎所以,嘴唇沿着乔林修长的脖、颈下来,落到他精致的锁、骨上,而右手却流连在腰、臀处,弓着身子,蓄势待发。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动作,门外便传来一阵急切地敲门声,紧接着是白青焦急的高喊声,“少主!内院走水了!”
  ?
 
☆、第五十一章
 
?  白叶简直想骂娘,但以他的涵养,是绝对骂不出这种话的。所以他只吼了一个字,“滚!”
  但白青没有滚,“少主……城主和小姐的住所此时都在火海里,恐怕……少主还是去看看吧!”
  白叶此时还喘着粗气,伏在乔林身上,不上不下的,吊得他几欲发狂,“滚!就是人烧成灰了也不要来烦我!再敢多讲一个字,我就让你下去陪那些死人!”
  白青自然明白白叶此时在做什么,也知晓里面引得白叶如此失态的人是谁,但他无能为力。只要一谈到乔林,白叶就如同领地被侵犯的狮子,一反平常的冷静自制,变得易怒又暴躁,而在遇到乔林之前,他也从未想到,向来深密高岸的黎城少城主的身上,会出现如此情绪。情之一字,就那般厉害吗?
  白青垂下头,低低叹了口气,看向远处冲天的火光,飞奔而去。
  白叶刚刚的怒吼声十分大,远在门外的白青都听得那般分明,在他身边的乔林自然也能听到。只是乔林的神经到底还有些迷糊,白叶那般怒吼,也只是将将唤醒他而已,并未使他受到分毫惊吓。
  眼睫微动,乔林紧闭的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儿,明显是一副不甚清醒的样子。只是还未等他完全清醒过来,注意力便被身上异样的感觉给吸走了。是什么湿热又温软的东西在自己的胸口来回扫过,是什么炙热又咯人的硬物在腿侧轻撞,前者让他舒服得喟叹出声,但后者,却让他不适地皱起了眉。
  他努力地将眼睛瞪得大些,身体用力想移动自己的腿,以躲避令他不适的东西。但身上沉重得像压着巨石,他努力了好久,也没能将腿抽出来。
  察觉到身下人的挣扎,白叶有些不愉,连忙腿用力固定了乔林的身体,顺便一口裹上乔林胸前的朱果,又是舔吮又是撕咬,像是惩罚他的不乖,又带着无限的怜爱。如此刺激的动作立马让乔林吟喊一声,元神迅速归位,仰了脖子一脸迷茫地看向压在自己身上的人。
  这人在做什么?
  这人是……白叶??
  这…………乔林瞳孔瞬间放大,顿时浑身充满的力气,朝着伏在自己身上的人猛力一推!
  …………没推动……
  乔林只得慌张地推搡着从白叶身下挪开,身上的人也终于反应过来。
  抬头看向乔林惊惧的脸,白叶的眼里还带着未褪的情、欲和……一丝不知所措。
  乔林摸索着杂乱的衣物和被子裹住自己,哆嗦着嘴唇看向白叶,“白少主,你……这是在做什么……”
  白叶看着乔林脸上瞬间消褪的血色,抿唇不语,身上的燥热也如潮水退去。
  乔林问了这一句,没听到回答,也不知说什么好了。他现在脑子里面乱得很,除了闪过自己在醉春风里时被灌酒的画面,白叶突然出现在醉春风的房间里为自己解围的情景也穿插其中,以及,刚刚被金手指控制的时候,自己迷糊之中被他……的感觉……想到这里,他的呼吸立马又凌乱起来,只得甩了甩头,散去这些令人颤栗的景象,努力去压下自己心慌的情绪。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乔林还不忘扭动几下 暗自查看自己的状况,身下有些黏糊糊的,很是令人尴尬,但后面没有什么感觉。乔林忍住心中的膈应与恐慌,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白叶,辛亏自己醒得及时……
  白叶看着他的动作,自然也能明白他的心思,他也不解释,本就是他未控制住自己,也亏得乔林此时醒来,他才未酿得大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