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田园风光+番外 作者:莫如归(上)

字体:[ ]

 
    书名:穿越田园风光
    作者:莫如归
    文案
    富二代宋景微穿越到男多女少的古代。渣姐设计他失身,怀孕,遭人唾骂。
    宋景微坦然下嫁乡村,生活大转变。对方是个世代耕读农家子,读书种田样样通。
    沈家大房的独子沈君熙又穷又哑,二十四岁还是单身。一场意外让他娶了梨花镇的首富少爷,全村轰动。
    沈君熙知道自己不够好,留不住宋景微。但是在一起的日子里,仍用尽心机爱他,宠他,尊重他。
    梗概:穿越男和古代剩男的乡村日常生活。
    ①:生子,甜宠,双洁,1V1,HE。
    ②:关键字:穿越、田园、治愈、暖文、家长里短③:作者脑洞大智商低,慎阅。
    ④:小受真的不坏,请相信他会变好。
    内容标签:种田文 甜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景微,沈君熙 ┃ 配角:一大波配角路过…… ┃ 其它:重口小清新←_←
晋江编辑评价
    宋景微穿越男多女少的古代,被陷害下嫁乡村。对方是个又穷又哑的农家读书郎,家徒四壁兼一堆极品亲戚。沈君熙二十四岁方娶亲,得来的媳妇怕留不住。他尽力爱媳妇疼媳妇对媳妇万般好,可媳妇依然不爱他。
    此文是篇温馨种田文,作者文笔流畅,行文大方,不乏细腻。用朴素的语言,描述出一幅生机勃勃的田园景象。文中有主角宋景微努力发家致富的强势,也有主角沈君熙对媳妇呵护备至的温柔。再添上一个可爱的小宝贝,田园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期待看温柔的古代剩男,如何捕捉冷冰冰的穿越男主。
    
    第一章
    
    天气晴好的四月天里,江城梨花镇,宋满家的小花园里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儿声响。
    宋家的大小姐宋金梅从怀里掏出二十两银子,光明正大地塞给小书童米豆,“我说小兔崽子,你到底有没有给我办好事儿?”昨天就说办来着,也是个不靠谱的小滑头。
    米豆把银子揣在手里,只觉得这银子烫手。要不是家里的不肖哥哥等着救命,他是不肯能出卖主子的。他内疚地抹了一把冷汗,磕磕巴巴地道:“办……办好了,大小姐,您给少爷喝的那是什么水,他会不会死?”
    “呸!不过是孕子河的河水罢了,死不了人的。“宋金梅低声诅咒了几句,诅咒宋景微那个不得好死的男丁,小男人养的贱种,凭他也想继承她爹宋满的家业,”哼!个小男人养的贱种。“冷哼了声,她竖着眉毛对米豆说道:“你拿了银子就赶紧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这种出卖主子的贱奴,不在宋府待着最好。
    整个宋府就数大小姐宋金梅最凶悍,动辄就打骂奴才,拿人出气。米豆算是怕了她,拿了她的银子就连爬带滚地出了宋府。他做了天大的亏心事,这辈子是不会再回来的了。
    宋景微刚刚醒来,尝到嘴里有一股儿淡淡的腥味,像什么来着,他一时想不起。凭着经年养成的谨慎性格,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身患胃癌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正经食物了,怎么嘴里会有如此奇怪的味道。
    与此同时,每天折磨他的疼痛也不见了。现在的他,感到身体很健康,很轻松,甚至有一种久违的冲动……不……这不对……
    恍惚间听到一把女孩的嗓音,那女孩用十分厌恶的语气说道:“这男人是哪里找来的,怎么穿得这么干净,我不是叫你们随便找个乞丐回来吗?”
    丁家把扛在肩上的男人放下来,露出一张年轻素净的脸孔,他道:“您催得太急,咱们哥几个一出门就看见他了,是个哑巴来着,不是正好吗?“大小姐这是存心糟蹋人,他们到底有些良心,不敢找个真正的乞丐回来。
    宋金梅很不满意,特别是这个男人还这么干净,她说道:“你们出去再给我找一个,一定要乞丐!越脏越丑越好!”她就是存心糟践宋景微,自然是越脏越好。
    “大小姐……这……”家丁们对宋景微满心可怜,景微少爷平时对他们也不错的,这时候怎么着也要劝上两句话。
    这些奴才居然不听话,宋金梅就要发火,但是听到床上传来宋景微的动静,她两厢为难,一个是不愿意就这么便宜了宋景微,一个是怕夜长梦多,再拖下去办不成事。
    她咬牙道:“算了,快把这人弄醒,给他灌点药,千万不要出岔子!我要宋景微怀上这个男人的野种,从此永不翻身!”一个自甘堕落和男人苟且的宋家子,她爹一定不会重用的。
    家丁手脚麻利,把地上的男子弄醒来,强行灌药。
    “把他送到床上去。”宋金梅解恨地看着,她就不信过了今天,宋景微还能抬起头来做人。
    “大小姐,请您回避一下。”家丁们扒二人衣服的时候,对宋金梅说道。
    宋金梅到底是没有出嫁的大姑娘,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俩个男人办事,“呸!恶心!”她晦气地呸了一声,对家丁道:“给我好好看着,事成之后过来回禀。”
    “哎!大小姐放心吧。”家丁们应道,手上也没闲着,继续摆弄那个随便找回来的男人。
    这个男人年约二十三四,穿着算是干净整齐,但是身上那件长衫已经洗得发白,有些地方还隐约缝补过,可见也不是什么有钱人。然而这个年纪,说不定家里已经有了妻子。
    家丁们正在为宋景微可惜,手中的男人就差不多清醒了。
    其实沈君熙被人灌药的时候就是醒了的,隐约知道自己遇上了坏事。并不是不想反抗,而是反抗不了。沈君熙读了十几年书,虽然也做一些农活,但是身上的书卷气还很浓重,怎么看也不是那俩彪形大汉的对手。
    所幸对方只是灌了药,扒了衣服,将他扔上某个人的床,就没再管他。
    床上的另一个人宋景微,正在忍受着药力的折磨。突然身边多了一具温热的躯体,他不知道那是谁,但是身体的强烈需求不容他多想,本能促使他进一步行动——伸手将那人一把揽了过来。
    沈君熙怎么说也是个二十四岁的成年男子,察觉到宋景微的意图之后,他怎么也不可能乖乖就范。倒是身上越来越滚烫,脑子发热,心跳加速,有一把火在下腹烧着了。偏偏那人的皮肤毫无间隔地与他贴近着,使得他推不开胸前这温热的肌肤相触。
    “……”沈君熙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药物带来的刺激使他脑子昏昏沉沉地,一时间忘了自己不能说话。他只好在心里默默地说:对不住了,你我皆是无辜,我却仗着几分力气将你……
    修长的身躯覆盖上去,沈君熙低头吻住宋景微,衣衫在彼此的厮磨中尽数剥落,扔在拨步床的脚踏上。
    宋景微被温柔细软的唇,亲吻得很舒服,渐渐忘记了夺取主动权。等到身体下方传来钝痛的时候,他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被个男人进入了。
    身体因疼痛而绷紧,薄薄的汗雾在额头上散开,难耐而又难忍的滋味。
    沈君熙也不好受的,那处被紧致的地方所夹持,进退两难。所幸药物发作,宋景微疼了一会儿之后,依然用双tui盘上沈君熙的腰,无声催促。
    这真是个要人命的动作,使得初次开荤的沈君熙手忙脚乱。若是个粗莽的汉子恐怕就会让宋景微受罪了,然而沈君熙是个十足温柔的人,再难忍也不会粗鲁对待。他待宋景微犹如叶上滴露,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看好,护好。
    这一次二人具是迷迷糊糊,犹如小马过河,全凭着一股本能慢慢摸索。他们一个是长年禁欲的冷漠男人,一个是清苦生活之下不得已单身的大龄剩男,在阴差阳错之下,跨越千年的距离,才有了这一次亲密无间。
    三番五次热烈的欢爱之后,宋景微因身体不适的缘故沉沉睡去。沈君熙在黑暗中慢慢地摸索起来,点起油灯,来到床前。
    在不算很亮的灯火下,沈君熙看到了一张清俊无暇的面容。他约莫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得唇红齿白,身上肌肤细腻,明明是个养尊处优的富贵公子,眉宇间却微微紧蹙,看起来透着几分成熟和忧虑。简言之,此人是个顶好看的富家少爷。
    沈君熙瞧了几眼,便知道自己和对方云泥之别。如果没有那么多意外徒生,他和床上这位少爷永远也没有相见的机会,更别说那等……羞煞人的肌肤之亲。
    与此同时,屋外传来稳重有力的脚步声。
    那应该是这府里的家丁,沈君熙想着,微微皱起眉头,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无力感。
    他匆匆替楚宋景微穿上里衣,不多时,门外的家丁推门进来。屋里的油灯点上了,所有事物一目了然。他们发现那个哑巴男人已经清醒,而宋景微衣衫不整地躺在一片凌乱的被褥上。
    家丁并不敢多看宋景微的现状,倒是恶声恶气地对沈君熙说道:“你快出来,我们送你出府!“夜色降临,城门即将关闭,这个穷酸男人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土包子。
    沈君熙一手提着灯,一手指着宋景微,摇了摇头,脸色不是十分好。他心中唾弃这些家丁,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竟是些卖主的刁奴。
    家丁心里想道,哑巴就是这点好,至少他只会指手画脚,却不会随便囔囔:“好了,那不是你该管的!你还是先顾好你自个吧,要是再不老实,咱们哥几个就把你横着抬出去!“打算吓一吓那哑巴,没得让他以为自个交了好运。
    沈君熙蹙了蹙眉,似乎有点生气,可恨他口不能言,比划的手势那俩汉子完全看不懂。面对家丁们的一脸不解,他依然认真地比划了几下,表达自己的意思,他是想让这些人找人来照顾床上的宋景微。
    家丁们还是看不懂他的比划,不耐烦地道:“你他妈的别再犯倔了,信不信老子真的打晕你?”说罢撸起袖子来,要是沈君熙再不过来,他们就真的过去打人了。
    沈君熙平日里性子很淡,几乎不与人生气,此刻却硬生生地气红了脸。可他人单力薄,不是那汉子的对手,便只能识时务为俊杰。
    家丁看他终于把油灯放下,乖乖地走了过来,便骂骂咧咧地道:“真是头驴,走了狗屎运了……”宋府的大少爷有才有貌,那是整个梨花镇都追捧的人物。
    二人把沈君熙连夜送出宋府,又好不容易套了沈君熙的名字和住址,接着便去了宋金梅处禀报,说是事情办妥了,人也送出去了。
    宋金梅道:“叫你们问他的名字和住地,可问清楚了没有?”
    一家丁回道:“都问清楚了,是茶山村的农户。”
    宋金梅听说那男人是个泥腿子,心情顿时转好,她问道:“那小贱种呢,怎么样?”
    二家丁道:“他……貌似是睡了,咱们进去的时候没清醒。”当时扫了一眼的,那衣衫不整的身子,他没敢多看。
    宋金梅满意地点头道:“很好,明天再去看看,我亲自去。”末了,她犹觉得不放心:“宋景微到底能不能怀孕,要是他怀不上,那岂不是白忙活?”皱眉,她不能让这件事有任何差错。
    这两天她爹宋满去隔壁镇参加酒宴了,不日就会回来。要是这一次不成功,以后只怕找不到更好的下手机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