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田园风光+番外 作者:莫如归(中)

字体:[ ]

 
    “沈伯父,不辛苦。”裴鸿轩说道,一切都挺好的,他就是不给吴喜好脸色罢了。
    宋景微也道:“假如辛苦的话,我再给请一个夫子。”前阵子又招收了十个学生,以后书社的学生会越来越多。
    “宋少爷,我俩就够了吧?”吴喜有点慌,他们现在负责四五十个学生刚刚好,要是再来一个夫子,分薄了工作,他感到不踏实。
    “没事,以后学生会更多。”宋景微说道,有很多乡亲都在观望中,等这一季的学生读好了,以后不怕没有学生来。
    “……”原来是这样,吴喜便不说话了,一边吃一边观察裴鸿轩的脸色,一边叹气一边鼓励自己,一天哄不好就哄一辈子,一辈子给他做牛做马也愿意。
    这俩冤家,沈家大房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还是那句话,慢慢来吧。
    此话用在宋景微身上也适合,瞧着这俩闹心的人,他在心里想,还是慢慢来吧。说不定过不了多久,裴鸿轩就有孕了。有他当先锋,宋景微觉得好开口了不少。
    吃罢了早饭,该上学的上学去,该下地的下地去。裴鸿轩和吴喜去书社上学了,沈东明扛着锄头下地了,沈君熙有些不舍得出门,可是他也有事要忙。
    杨氏哪儿都不去,可偌大的四合院里,要忙的东西太多了,她简直没闲工夫。最闲的还得是宋景微,没事就院子里散散步,出去吹吹风。
    金秋十月,天气不冷不热,确实挺好的。
    在屋门口站了一会儿,远远地看到两个女人的身影,竟是从没见过的陌生人。宋景微有些奇怪,一般生人不到这里来,除非是来找长工们。
    等那两个人走过来,就看清楚了,是一个和杨氏一般年纪的妇人,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她们是冲着宋景微这边来的,妇人拉着小姑娘,笑吟吟地上前来问道:“小伙子,这里是沈东明家吗?”
    宋景微道:“是,你们是哪位?来找谁?”
    杨双娇上下打量眼前这少年,年纪瞧着不大,可一开口那气势不得了,让她有种自己在跟家里的嫡少爷说话的感觉,她道:“是这沈东明媳妇的姐姐,我姓杨,这是我女儿妞妞。”
    “这样吗?”宋景微听是杨氏的姐姐,面上好看了点,说道:“我进去叫她,你们在门外稍等。”
    杨双娇道:“不用不用,咱们一道进去吧,她在里面是吧?”说着就拉着儿女上前来,想进门。
    “且慢。”宋景微定定地看着她说:“还是请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此种不冷不热,又不能算失礼的态度,令杨双娇感到讪讪地,说道:“我是她亲姐姐,来她家还要这么讲究,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虽说她们娘俩刚打听到沈家大房发财了的时候,开心得不知如何是好,眼下见到这座大房子也是,恨不得马上就住进去。
    “……”宋景微对她们仅有的一点好感,在她抱怨的时候就没了。他反身回了屋里,关上门去找杨氏。
    杨氏在琢磨着家里那块地用来种菜,发现儿媳妇来了,笑道:“景微快来瞧瞧,这边儿适合做个菜园子不?”
    宋景微瞥了一眼,那是他预计留出来做花坛的,不过杨氏喜欢就罢了:“可以,您种吧。”
    杨氏笑着点头:“哎。”总算决定了,还是儿媳妇的话管用。
    “外面来了一堆母女,说是您的亲姐姐。”
    “哎?”杨氏吃了一惊,接着就沉默了,好半晌才说:“在外面呢,我出去看看。”
    “您和他们关系怎么样?”宋景微和她一起去,边走边问道。
    “年轻时,有些矛盾,不过也都过去了。”杨氏笑道:“你不也说了吗,她女儿都生了,她是个好命的。”大杨氏从小就聪明伶俐,比自己的木讷内向好多了,长大也是大杨氏出众些。
    人们夸奖起大杨氏来,是赞不绝口,提起小杨氏就只有一句温柔贤淑。可男人的口味谁说得准呢,没准就是喜欢温柔这一口,而不喜欢大杨氏那种张扬的。
    宋景微想到那对母女,心里道,恐怕不见得好命,一看那双闪烁的眼神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人。
    自宋景微关门进去以后,被挡在门外的杨双娇和女儿妞妞不是滋味地抱怨:“啧啧,你瞧瞧你那小姨妈,什么德行,刚有了点钱就开始装腔作势。”
    妞妞的名字不叫妞妞,她的大名叫做王春杏,是个挺骄傲的姑娘。之前听说母亲要来探望穷亲戚,她一点都不愿意,还不如在家里卖力点讨她爹欢心,让她爹给她更多银子买衣服首饰。
    后来不知她娘从哪里打听出来的,她妹子家发财了。又恰逢家里发生了一件说不出口的丑事,她们就出来躲一躲。
    谁知母亲这个亲妹子脾气这么大,连亲姐姐来了也不让进门。
    “刚才那人是谁?瞧着不像杨双巧的儿子呀?”杨双娇拉着脸说道:“没准是家里的帮工?仆人?”家里有钱了,请个帮工也不是不可能,这样的好生活竟然让杨双巧过生了,杨双娇心里不是滋味儿:“呸!一会儿看我教训他。”
    王春杏说道:“娘,什么都没搞清楚就教训教训,万一人家不是仆人呢?”她娘的脑子越来越蠢了,怪不得斗不过她大娘。
    “我这不是说说嘛,我肯定会弄清楚的呀。”杨双娇不服气地辩解道。
    王春杏抱着胳膊没理会她,要不是她娘自己脑子蠢,她何必出来乡下躲日子。
    没多少会,杨氏和宋景微出来了。杨氏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的那个妇人,脸庞又熟悉又陌生,是杨双娇没错。她愣愣地望着杨双娇,杨双娇也愣愣地望着她。
    “亲妹子,我是你姐姐呀,你还记得吗?”杨双娇的眼睛说红就红了,哭咽道:“我的妹子哟!二十几年不见了!”
    杨氏哪里忍得住,哇地一声也哭了,“大姐……”俩人在门外抱头痛哭,二十几年不见了,以前的那些矛盾哪还记得,哪还往心里去。啥重要都没有亲情重要呀。
    “亲妹子,我这些年可想你了,就是一直没寻着机会来找你。”杨双娇声泪俱下地道:“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杨氏抹着眼泪哭道:“都好都好,我也很想回去见见你们,也是没寻着机会……”当初和娘家闹得太僵,开头七八年还憋着气呢,后来是顾不上,家里接二连三地出事儿。一转眼,就二十几年过去了。
    “傻妹子,你还在记恨娘亲和大姐吗?”杨双娇难过道:“我以为你早就忘了,我和娘哪里是真的生你的气,不过是希望你过得罢了。”
    “大姐别说了,我哪里还生气,我也忘了呀。”杨氏抱着亲姐的手臂,赶紧道:“快进来再说,屋里去。”
    “哎!”杨双娇赶紧拉上女儿,对杨氏介绍道:“这是我女儿,王春杏,今年十八了。”
    杨氏爱怜地看了看王春杏,连连道:“好好好,是个漂亮的姑娘,长得像大姐你。”她连忙从怀里淘来淘去,掏出一代铜板,给王春杏道:“姨妈第一次见你,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些钱你拿去买点零食吃着。”
    王春杏见是一个旧扑扑的钱袋,里面估计也没有多少钱,脸上便冷冷地,接过说:“谢谢小小姨妈。”
    杨氏笑道:“哎,不客气。”然后把宋景微介绍给她们认识:“这是我家熙哥儿他媳妇,五月份进的门,当时还想给娘发个帖子,唉……”
    “原来他是你儿媳妇?”杨双娇听闻宋景微是杨氏的儿媳妇,便笑了,说道:“妹子呀,你这儿媳妇什么都好,就是不太会做人了些。”在杨双娇眼中,婆婆跟儿媳妇都是不对付的,还别说宋景微是个男媳妇,一抓一大把的那种。
    可是杨氏的脸色马上就不好了,不过她疑惑道:“大姐这话怎么说的?”要是大姐有理,还好说,要是他大姐不咧咧,不是委屈了儿媳妇吗?
    “他呀,刚才见到我们俩,问清楚我们是谁,就把我们关在门外了,有他这样对待长辈的吗?”杨双娇笑道:“我不是来教训你儿媳妇的,我只是随便说说,以后要是对别人也这样,说出去不好听。我们倒是无所谓。”
    杨氏道:“景微他不认识你们,先让你们在门外等一等也没错,倒不是他成心的。”家里现在放着一堆值钱的东西,又没有男人在家,这样谨慎是应该的。
    “这话说得,我们孤儿寡母的,难道还能吃了你们不成?”杨双娇说完,被女儿拼命地拉了拉,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笑道:“嗨,开个玩笑,别往心里去,我就是觉得你儿媳妇不够圆滑而已,也不是啥毛病。”
    王春杏死命地扯着母亲,让她少说两句。
    亲姐总是抓住她儿媳妇说个不停,杨氏感到有点不高兴,连亲姐妹见面的煽情场面都消退了不少。也许过了这么多年,她大姐还是没有改变,还是像当初那样自私自利。
    杨氏把她们母女俩请进屋里,倒上茶水,便听宋景微说道:“您招呼她们,我去外面走走。”
    “哎,你去吧。”杨氏点头,她害怕宋景微再待下去,会被大姐气到。还有刚才那几句话,也不知道儿媳妇往心里去了没有。
    “外甥媳妇怎么就走了?”杨双娇说道,心中不大高兴,她大老远地过来,竟然让一个外甥媳妇给她脸色看。刚刚说了那么多,那人也是不冷不热的,完全不把她放在心上。
    “那啥,景微出去走走,他最近精神不太好。”杨氏给她解释道,并不叫住宋景微。
    所以杨双娇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宋景微离开。
    姐妹俩坐下来,虽说隔阂还是有一些,但是聊起来也很能聊,从小时候说到现在,可聊的东西多了去了。
    王春杏渐渐不耐烦,便说道:“娘,姨妈,我想出去走走。”
    杨氏以为小姑娘待着烦了,连忙道:“行啊,你出去逛一逛吧,不过那边有个书社,孩子们在读书不方便打扰,你没事就往这边逛吧。”
    “嗯,我知道了。”王春杏应了一句,起身出了屋子。
    “这姑娘长得真像你,跟你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杨氏再次感概道,其实严格说起来,王春杏长得比杨双娇年轻的时候还要漂亮几分。
    “可不是,长得就是像我年轻的时候。”杨双娇很自豪,王春杏这个女儿给她带来了不少荣誉。
    “她十八了,给她定亲了没有?”杨氏随口道,一般闺女长到十八岁,就算不嫁人也订了亲。
    “还没。”提起这个问题,杨双娇讪讪地,不想多聊地说道:“你那儿媳妇是哪里人?瞧着不是乡下出身呀?”长得细皮嫩肉地。
    “哦,景微呀,他是梨花镇的人。”杨氏笑着道,没有说出宋景微是梨花镇首富宋府的少爷。她很清楚她大姐的德行,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
    “这样啊。”杨双娇抬头看着周围的摆设,要么精致要么大气,她感到怪怪地,沈家大房怎么突然就富贵了?这座大房子,这些东西,明明就跟沈家大房格格不入才对。他们怎么能住这样的大房子,怎么能拥有这么多精美值钱的东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