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民俗系列之华彩+番外 作者:馥柳虫/雪萤冰月

字体:[ ]

 
书名:民俗系列之华彩
作者:馥柳虫
 
越华彩瓷,是南大门楚越的代表性精美艺术陶瓷。然而它却面临着重重窘境。
重活一世,他能否扭转这个窘境?咦?他不止重活了,还……?
 
本文又名《四个葬礼一个婚礼》(什么鬼!)或名《酱油也能当主角》(喂!)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近水楼台 重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石玉衡 ┃ 配角:廖祺昀,前篇的众人 ┃ 其它:
==================
 
  ☆、重生?
 
  家里正上小学的龙凤胎放学回到家,放下书包洗了手,马上帮正在做饭的妈妈洗菜拿碗。只是往日双口相声般说着一天经历的兄妹俩,今天却只有妹妹在说个不停,哥哥则面无表情的摆放着碗筷。
  正忙碌着,爸爸下班回来了,跟孩子们打了招呼,每人亲了额头一下后便转进厨房给妈妈打下手,没人注意到此时男孩眼里的诧异。
  都是自家人,也没有什么“食不言”,往常一家四口会互相打趣,或说说一天的趣事,又或者兄妹俩逗逗嘴。可今天,儿子一改往日活跃的表现,整顿饭都只沉默地埋头扒饭,唯有父母给他挟菜时,才抬起头看给他挟菜的人一眼,抿抿唇轻声道谢,接着埋头扒饭。
  石蕴寒心底奇怪,平日儿子在饭前偷菜吃、饭中只挟自已喜欢的菜、遇到父母挟过去的不喜欢的菜会耍赖不吃推回给父母;今天一反常态,客气得像是在别人家里做客一样!这是怎么了?他不由得开始担心。
  石家饭后的整理是一家四口轮流做的,今天轮到儿子。等他整理好碗筷,准备回自已房间,石蕴寒说道:“玉衡,跟我来一下。”
  早在他出声的一瞬间,石玉衡身体微不可见的僵了僵,听到后面的话,他悄悄握了握拳,转身应:“是。”
  父子俩一前一后进了书房关上门,外面两位女性对视一眼,小的那个道:“今天放学的时候哥哥就一直没有说话,连我挠他痒痒都不肯笑一下。”
  妈妈先是斥责女儿:“你们是骑自行车回来的吧?是不是在车上挠他痒痒?难怪哥哥不理你,不然你们都会受伤!”
  女儿急道:“我没有!只在取车时看哥哥还是那样,所以才去挠他的!而且当时……”她努力模仿哥哥的表情接着说:“他说:‘别闹!’……妈妈,那时的哥哥好可怕!好像爸爸生气时的模样!”
  看女儿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妈妈安抚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别担心,爸爸会解决的。”转头看着书房门,眼带担忧。
  书房里,父子俩相对而立。石蕴寒越发奇怪,以前儿子性子顽皮,不太听管教,从不肯像刚才那样乖乖跟进书房,即使来了,说教的话也是左耳进右耳出。说狠了,还会撒娇耍赖卖萌,令他心软。
  他从不知道,原来自家儿子也能这样笔直端正的站在他面前,态度严谨。皱着眉问:“你怎么了,似乎心事重重的?”
  小少年一顿,垂目敛下眼内疑惑,“没什么,午休时做了个恶梦,大概受到些影响。”
  石蕴寒眉头更紧,他自认教育方法不错,从未有体罚或相似的对身体心灵不好的惩罚,为什么儿子好像很抗拒与他相处?“玉衡,若真有事,不妨说出来,爸爸虽然不会帮你解决,但或许可以提点一下。”
  石玉衡摇摇头,像是为了肯定自已的话:“真的没什么,父亲。”
  儿子居然对他以“父亲”相称!这简直是前所未有过的情况,石蕴寒眉头已经紧得能夹住一条发丝了,思来想去,又明白儿子是决不肯说了,只能叹道:“算了,如果确实是恶梦所致,就早点休息吧。”
  石玉衡点点头,“父亲晚安!”微微向后缩,躲过对方伸过来要揉他头发的手。
  石蕴寒的手僵在半空,看着儿子转身离去,半晌,听到妻子的问话:“谈得怎样?”
  将人搂入怀里,很委屈的道:“儿子跟我不亲了!怎么办啊老婆,儿子才十岁,难道这么早就已经进入叛逆期了吗?”
  抬手拍拍埋在颈侧的脑袋,赵云玉安抚道:“刚才看玉衡的神色就知道不行,已经让女儿去跟他谈谈了,他们是双胞胎,玉衡应该会说的。”
  也只能寄望于此了,石蕴寒搂着妻子将刚才父子俩相处的情形一一告诉她,赵云玉的神色也是越听越严肃。
  夫妻俩自孩子们出生后,便很注意关心他们各方面的成长,自认都没有落下,照理说儿子在丈夫的循循善诱下,应该不会隐瞒自已身上发生的事情,……除非某些方面的醒觉,然后觉得不好意思?
  与书房里温情脉脉中带着担忧的夫妻俩不同,石玉衡的房间里,石瑶光双手叉腰气势十足的站在自家哥哥面前,“坦白从宽!快!给我说清楚发生什么事了?!”
  石玉衡无辜的看着她,抬手揉她头发,“小燕儿,我真的没事,不用担心。”堂妹石瑶光与他出生相差一年,两人很小开始直到初中毕业都住在一起,可能因为这样,兄妹俩感情十分好。
  石玉衡的小叔是名出色的骨伤科医生,更从事着无国界医生这种极其危险的职业,妻子因受不了长期被忽视与担惊受怕愤而离婚。离婚后才检查出自已怀孕了,生下女儿后本想自已带,却遇上了后来的丈夫,因着丈夫的不喜,便将女儿扔给前夫抚养。
  然而小叔医术虽了得,却不会照顾孩子,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将女儿交由兄长夫妻照顾。
  石瑶光到伯父家时,正好遇上燕子在屋檐下筑巢,所以得了个“小燕儿”的小名,直到石玉衡死前,都一直在用。
  石瑶光顿时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哥哥你不喜欢我了!为什么有心事都不和我说?!”她不明白怎么回事,以往万试万灵的双胞胎之间的特殊心灵感应,自中午起就失效了,她惊慌起来急忙跑去哥哥教室找人,见他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
  石玉衡笑着说:“放心,我只是午休时做了噩梦,一下子回不过神来。真不用担心。乖,回去做作业吧。”
  石瑶光惊恐的看他,“哥你不是吧?那么点作业竟然还没做完?”伸手去探他额头,以确认自家哥哥没有发烧。
  两人都是四年级,虽然要学的东西多了,但学习上发现的问题多在学校里就能解决,而且老师们从不会多留课外作业,所以两人的作业基本都能在上课时跟着老师的指导完成。石玉衡以前极少会带作业回家做,今天是怎么了?
  石玉衡一愣,迅速回神,“不是说了吗,午休时做了噩梦,没精神做作业,所以……乖乖回去吧,我要做作业了!”好说歹说,终于将人哄了回去。
  石瑶光无奈地退走,关上门一转身,便看到自家爸妈眼巴巴的看着她,她摇摇头,“哥他不肯说,……妈妈,我觉得哥像是心里有事。”双胞胎的特殊感应有些微的复苏,她只能得出这么个结论。
  夫妻俩对看一眼,“最近你哥遇上什么事了吗?”
  石瑶光还是摇头,每天上学放学兄妹俩都是同进同出,再加上心灵感应,她完全感觉不到哥哥遇上过什么事。
  不知道房间外的家人在猜测他遇过什么事,石玉衡送走堂妹后没去翻书包,而是躺下来整理自已的情况。
  中午醒来时,发现身处小学时的教室已经够吃惊了,接下来看见小学时的老师仍是那么年轻,身边的同学们也是那稚嫩的模样,他生长于信息爆炸的年代,又经堂妹多年荼毒,也猜到自已是重生了!重生到了自已十岁的时候!
  这样想着,眼帘慢慢阖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男人一句比一句刺人的辱骂声、什么东西重重摔在地上的碎裂声、女人絮絮叨叨的声音……
  石玉衡木然站着,双手维持着抱住什么的姿势。看着对面怒火冲天的男人和满地的碎块,一言不发。
  作为妻子,女人一点也没有劝阻丈夫的意思,反而一脸理所当然地道:“你整天不是对着这些冷冰冰的东西,就是拿那些脏兮兮的泥巴当宝贝。怕是已经忘记还有父母要怎样回报了?真是个不孝子!”
  男人瞪着石玉衡,“我们养了你那么多年,居然对这些冷冰冰没有生命的东西比对我们还好?现在好了,全摔碎了,你也别想再回去重做,我看到一次砸一次!乖乖的给我去找份正经的工作,而不是对着这些朝夕不保的东西!”
  “说够了吗?”石玉衡淡淡地,似乎不知道这两个人责骂的对象是他。
  男人哼了声,“这是什么语气?这是儿子该有的吗?”
  儿子?呵,石玉衡心里冷笑,他忍了那么多年,就是因为“儿子”这个身份。他以为全心全意的孝顺尊敬,除了瓷器这一样,其它全对这对男女几乎言听计从,就能够避免父亲的打骂嘲讽和母亲的泪眼攻势,结果呢?
  一步步的忍让退避,果然还是让这对男女认为他是个可任两人又捏又搓的泥娃娃了。
  看他没有回答,男人显然还认为面前站着的还是那个只要他脱下皮鞋、拿出竹条,就会害怕得缩成一团的孩子,扬起大手照着那张俊秀的脸庞用力扇下去——!
  石玉衡看也不看,抬手一把攥住,“石先生,这是公众场所,刚才你的所为已经有人报到警局,很快就会有人来,你还留在这做什么?”
  “……你这个……不孝子!”手被牢牢攥着,本来就怒火的男人此刻更是满脸涨红,“快放手!”
  还在温情“劝说”的女人终于黑了脸,冲上前用力去掰儿子的手,“你干什么?怎可以这样对父亲?放手!”
  石玉衡看了眼女人,终是慢慢放手。只是才稍稍放开,就被女人用力推倒地上,骂道:“我们生你养你,到头来,你就这样回报我们?报警抓父亲?是不是连我也被抓进去,你会更开心?”
  手传来阵阵剧痛,比不上心里的痛,石玉衡垂着头“哼……哈哈哈哈……”轻轻哼笑一下,突然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亲生父母……这么多年,他极少听到母亲会这么说,每次说都是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他来撑面子,才能听到。
  小时候,这对男女常常说他是捡来的,他从不信到将信将疑,再到深信不疑而痛哭,直至此时母亲才“大发慈悲”的表示那只是开玩笑的,因为他总不听话,所以这样惩罚他。
  ……他想,莫不是这种谎话说多了,到最后连这对男女都相信了?于是从小到大,男的对他非打即骂,没事时还言必带刺,刺得石玉衡都要怀疑自已是不是如话里所说,全身毫无优点,走出去只会是社会的累赘?
  门外突然传来警号声,杂乱的脚步声随即响起,一名女子神色焦急的出现在门外。不行,“不要进来!”
  猛地睁开眼,想抬手抹去满头的冷汗,却发现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脑袋被扶进宽阔的胸膛,低沉带着安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又做恶梦了?别怕,爸爸在这陪着你,喝杯牛奶再睡?”端着一杯牛奶递过来。
  石玉衡挣扎出这个怀抱,疑惑的看了坐在身边的男人好久,直到杯子在眼前晃了晃,又看了看他,才接了过来。一入口,又惊讶地看了眼男人,牛奶的温度刚好能入口,而且还稍微有些甜味……是加了糖?
  等他喝完,石蕴寒抬手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好些了吗?”
  石玉衡僵着身子默了默,“我还没刷牙。”逃也似的翻身下来,跑去洗漱。
  石父皱眉看着儿子离开的方向,这到底怎么回事?那孩子竟然没有像以往那样趁机撒娇?
  石玉衡磨磨蹭蹭的洗漱完回房间,以为男人必定会不耐烦而离去,谁知一到门口,就看到那道身影正坐在床边。“父亲。”喊了声便沉默,等待着怒骂或者嘲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