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那个护法老想弄死我怎么办 作者:MGMGMG

字体:[ ]

 
《重生之那个护法老想弄死我怎么办》作者:MGMGMG
 
文案:
     自己本是一个文弱的书生,被继母推下水之后竟然成了魔教教主!而且那个传说中喜欢喝人血护法总是盯着自己看,虽然是在微笑但是比自己的继母还让自己感觉毛骨悚然,难道他看出自己不是真的教主了?
 
士可杀不可辱,面对护法的目光,教主还是可耻的辱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瑾亓官邵璟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苏瑾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有很多人在说话,不悦的皱眉之后就没有声音了,苏瑾继续沉沉的睡去。苏瑾一觉睡醒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屋顶,屋顶怎么变样了?金光闪闪的,苏瑾再看看四周,四周的装饰全部都是金光闪闪的,这是什么情况?屋子中间坐了四个人,这些人是谁?屋子中间的人看到苏瑾醒来高兴的围过来七嘴八舌问道:“教主你醒了?教主你怎么样?教主你没事吧?”
  苏瑾茫然的问道:“你们,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叫我教主?”
  一个娃娃脸的男人委屈的说道:“教主你失忆了?你可是我们红莲教的教主啊!”
  什么?红莲教!那个传说中吃人肉喝人血还会把人灵魂抓走的红莲教?苏瑾一下昏睡过去,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会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苏瑾是一个文弱的书生,母亲去世的早,因为祖上的余荫,家境相对殷实,父亲很快就娶了后母,后母自然是看自己这个长子千般不顺眼,在生了弟弟妹妹以后更是给父亲吹耳边风,父亲的注意力也慢慢的转移到了弟弟妹妹身上,对苏瑾也是越来越不在意。苏瑾无意间撞见了继母和管家的私会,继母当即苦求苏瑾说自己是被鬼迷了心窍请自觉不要告诉父亲。苏瑾自然知道这种事情是要被浸猪笼的,上天有好生之德,苏瑾也希望家庭能和睦,于是答应继母会保守秘密。但是没想到继母竟是存着把自己害死的心思,继母把苏瑾骗到了湖边把苏瑾退进了水里,苏瑾不会水就这么在水里淹死了,在水里窒息前苏瑾想着自己可怜的父亲还被蒙在鼓里。
  苏瑾再次睁开眼睛仔细打量周围的坏境,还是这个地方!自己不是被继母推进水里了?怎么醒来之后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人竟然叫自己教主!难道这里真的是红莲教?自己该不会是在做梦吧!苏瑾狠狠的掐一下自己,疼的直咧嘴,会疼,这是真的!
  一个身穿白衣的翩翩身影走了进来,黑色柔顺的长发没有竖起,柔顺的披散下来,胸前垂着俩缕,星眸,薄唇,嘴角带着笑意。好漂亮的女子,苏瑾不禁在心里称赞。
  来人笑意加深对苏瑾说:“教主?我端了碗参汤给你,需要我喂你吗?”
  苏瑾连连摆手说:“谢谢姑娘,我自己可以。”
  “姑娘?”来人微笑着轻摇头说:“我是男人。”
  “嗯?!!!”
  “容许在下自我介绍,我是红莲教的左护法。”
  左护法?!相传红莲教一共有左右两个护法,左护法喜喝人血,右护法喜食人肉。苏瑾惊恐的看向攻说:“你。”
  这时候跑出来一个娃娃脸的男人打断了苏瑾要说的话,娃娃脸男人跑过来说:“教主,你终于醒了。你还记得我是谁不?”
  苏瑾轻轻摇头,娃娃脸失望的说:“原来神医说的是对的,教主你真的失忆了,我是小右啊,红莲教的右护法。”
  喜食人肉的右护法?苏瑾感觉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神情呆滞双眼放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上天要这样惩罚自己,要让自己和魔鬼待在一起。
  “教主?教主?”小右看到苏瑾一脸呆滞赶紧呼喊苏瑾,无果才想到要去找神医,于是用上轻功飞奔出去大老远的就喊道:“神医神医,教主忽然变傻了,你快来救救他。”
  三天后,苏瑾坐在亭子里沉思:上天欲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乐其体肤枯乏其身,这难道士上天对自己的考验?可是自己最大的愿望是找一个温柔的妻子一家和睦,这和魔教没有关系吧。虽然这里的人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但是自己没有了武功时间长了那些人一定会生疑,而且还有每天在自己眼前晃悠的左护法。
  “教主,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这里风大教主身体刚好还是快进屋吧。”左护法依旧是满脸笑容,身边还跟着三个人,自己唯一认识的右护法就在其中。在苏瑾醒来的三天里见的最多的就是左护法,其次就是娃娃脸的右护法,苏瑾感觉右护法就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并不像传说中喜食人肉的大魔头。
  娃娃脸的右护法也劝说道:“对呀教主,你的身体还么复原受凉就不好了。”
  苏瑾看看万里无云的晴空听话的转身走回屋里,虽然这个人总是一脸笑容,但是还是给自己一种危险的感觉,比继母看自己的眼神还要毛骨悚然。
  左护法满意的跟着苏瑾走进屋里,苏瑾坐在桌子旁边,左护法拿起水壶给苏瑾倒水,然后给其他三人也倒上才坐下。
  苏瑾打量自己没见过的两人,一人身穿红袍一人身穿黑袍,红袍男子长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眉间有一粒朱砂痣,很漂亮,但是不是左护法那种雌雄难辨的美,一看上去就知道这是个男子,但是又带着女子的柔弱让人忍不住产生保护欲。黑袍的男人倒是长相平常,脸上从一道从眼角划到脸颊的刀疤,刀疤看上去并不可怕,反而给男人带来一丝神秘的气息。
  红袍男人皱眉喊道:“教主?”
  苏瑾看向红袍男人。
  黑袍男人也微微皱眉。
  走护法向两人解释道:“教主前几天练功走火入魔,醒来之后失去记忆性情大变。”然后又向苏瑾介绍说:“这两位是副教主,也是您的结拜兄弟。红衣这位名叫红骨是您的二哥,黑衣这位名叫稷是您的大哥。”
  原来是原身的兄弟,苏瑾喊道:“大哥二哥好。”
  两人担忧的看着苏瑾。
  左护法说道:“教主的记忆神医说需要适当的刺激才会恢复,我想帮助教主寻找恢复记忆的办法,请教主应允。”
  苏瑾犹豫的回答:“可是…”自己是苏瑾,苏城苏家的长子,根本不是什么教主,都没有失忆怎么找回记忆。
  三人纷纷劝说:“教主,你答应吧,平日阿左与您最亲近,由阿左帮您在合适不过了。”
  左护法也静静的笑着注视着苏瑾,苏瑾感觉到了压迫,在心里不停的在对自己说: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于是果断的说道:“那就劳烦左护法了。”苏瑾还是可耻的屈了。                        
作者有话要说:  忽然就萌上腹黑梗了,左护法是绝对的腹黑,还是笑面腹黑
 
  ☆、杀心还是错觉
 
  第二天清晨,苏瑾坎坷的在亭子里走来走去,左护法会怎么帮自己恢复记忆呢?自己是肯定不会想起来的,要是他怀疑怎么办,这些人要是知道自己是顶了教主壳子的幽魂不知道会怎么做,相传红莲教的人可是能控制人的灵魂,他们会把自己的灵魂抽出来吗?如果这样自己就没命了,那么父亲岂不是…继母和管家会对自己下手,万一他们也把父亲谋害了怎么办?
  “教主,您不累吗?”右护法看着苏瑾转来转去看的头都晕了。
  苏瑾幽怨的看着右护法,这不是担心吗,万一被看出来什么自己就…
  右护法看着苏瑾幽怨的眼神说道:“教主你比以前好玩多了。”
  “我以前是什么样的?”知道这个教主以前的喜好伪装起来应该不容易被人发现,毕竟这个身份还是原装的。
  右护法扁扁嘴说:“以前你的眼里只有练武,除了练武就只会注意到阿左,很少给我说话。”
  ……难道自己要远离这个看起来无害的右护法吗?要不还是先套套近乎再远离好了,除了右护法也没人能告诉自己以前的事情。传说红莲教的总舵很神秘,从来没有人见过,苏瑾只想说,这丫的建在深山之中,连采药打猎的人都不来,怎么可能会有人发现。红莲教不是在山顶,而是在半山腰,有了树木的遮挡就更难看到红莲教的存在了。在这里了四天,苏瑾只见过左右两个护法,还有到饭点送完饭就离开的侍卫,左护法给自己的感觉很危险,侍卫又是放下东西就走,右护法是唯一一个可以陪自己说话的人。
  说曹操曹操到,左护法带着温和的笑容对两人说道:“教主,小右早。”
  苏瑾身体一震,这个人果然来了。
  “阿左早,今天教主不知怎么了一早上就走来走去的。”
  “教主估计是急着想要恢复记忆,是吧教主?”
  “是,是。”左护法依然是满脸笑容,不知为何苏瑾总感觉这人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让自己毛骨悚然的。
  右护法想起昨天的事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苏瑾目送右护法离开直到身影消失不见,左护法感觉自己一阵不悦,这人自从醒来之后就开始无故的害怕自己,每次见面都巴不得让自己离开,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以前来找他只不过是为了骗取他的信任,自从他醒来以后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小白兔看到大灰狼一样躲躲闪闪的,这样的教主反而让自己兴趣大增,这人变的有趣多了。越是不悦脸上的笑容就越是灿烂:“教主?我们可以走了吗?”
  “去哪?”自从离开这里苏瑾还没出去过。
  “自然是去教主平时练武的后山,教主失去记忆想必武功也想不起来了,属下斗胆教教主几招,一是可以激发记忆,二来如果遇到什么意外教主也可自保。”
  苏瑾跟着左护法往后院走去,穿过偌大后院就到了一个后门,后门打开里面是一条漆黑的通道,左护法拿出怀里的火折子把墙上的火把点燃交给后面的苏瑾。左护法在前面带路,走出通道就到了一个美丽的山谷。
  苏瑾称赞道:“好漂亮。”苏瑾很小的时候家里就请了先生开始读书认字,苏瑾的童年是在书案前度过的,别说是游玩,就是家门也很少出。
  “教主对这里有印象吗?”
  苏瑾刚想摇头,转念一想说道:“有一点。”这人说了是带自己来每天练武的地方,如果自己说没有一点印象会不会引来怀疑。
  苏瑾眼里的犹豫左护法自然是看在眼里,也不戳破,继续说道:“我舞一段教主您交给我剑法怎么样?”
  “好。”苏瑾自小对练武有很大的兴趣,只是迫于父亲不同意,在提出要学武的第二天父亲就找了教书先生教自己识字,这习武的想法算是夭折了。
  苏瑾兴致勃勃的看着左护法舞剑,这剑舞的真好,比小时候看的杂耍还好看,正在苏瑾看的起劲的时候,剑头一转刺向苏瑾,苏瑾闭上眼睛心道:完了。
  因为害怕苏瑾的双眼紧闭,扇子一样的眼睫毛因为紧张的表情微微颤动,就像是受惊的小动物,这人很漂亮,这是左护法第一次认真的打量教主的长相。“教主?”
  苏瑾睁眼惊恐的看着左护法,这人还是一脸的笑容,刚才感觉到了杀意已经没有了。左护法收回剑,只见剑尖上有一只蜜蜂,蜜蜂的翅膀被斩断还在坚强的用腿撑起身体在剑上走动,蜜蜂没了翅膀身体不能保持平衡,没走几步就会支撑不住倒下,然后继续爬起。
  苏瑾忍不住说道:“太残忍了,蜜蜂没了翅膀就没办法生存了。”
  左护法把剑尖朝下,蜜蜂从剑上滑落到了地上,看着苏瑾漏出玩味的笑:“属下不知原来教主这么的仁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