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卫的天王之路[穿越] 作者:梦七乡

字体:[ ]

 
 
影卫的天王之路[穿越]
作者:梦七乡
 
文案
 
#号外!号外!特大号外!怜菊阁的弄情公子被人追杀跳崖啦!#
身为曜皇影卫的杜瑾瑜是个悲催货,其他同行在工作岗位上发光发热的时候,他被送进了那个什么狗屁“怜菊阁”卖菊花!
这都什么事儿啊我去!堂堂杜影卫竟然要去卖菊花!说出去一定会笑死隔壁家的旺财!
但是杜影卫到底不是普通人,所以他一边悲催着一边暗搓搓的给自家老板通风报信。
直到某一天,悲催的杜影卫被老鸨抓到了小辫子!
然后,某·弄情·杜·公子再一次悲催了!
他中毒了!
他被追杀了!!
他竟然跳崖隔屁了!!!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霸道总裁你酷爱放手啊喂!!!
刚重生的杜影卫一脸血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恨不得仰天长叹——
我虽然想过卖菊花,但我真的不是断袖啊喂总裁求放手!QAQ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古代影卫(小倌)死后重生到现代娱乐圈顺便勾走一只霸道总裁的♂美好故事!
你确定不戳一下?
 
作者有话说
1.本文主受,有金手指。
2.本文前期发展剧情,后期甜宠
 
内容标签:古穿今 娱乐圈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瑾瑜,墨箫 ┃ 配角:宋祁,司蕴 ┃ 其它:
==================
 
☆、前世
 
  闪烁的星晨点缀着静谧的夜空,整个赵国帝都锦城全部安静了下来,仿佛一夜之间热闹全都消失了一般,可锦城有一条白天安静夜晚热闹非凡的街道,那就是锦城有名的花街。
  美轮美奂、香粉四溢、奢华糜烂的花街此时人来人往,华灯高高挂起,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此时此刻整条花街户户大门都敞开着,门前都挂着各式各样的花灯,灯下站着形态各异的女子。
  有的女子衣着光鲜亮丽有的女子衣着暴露,有的女子罗裙半褪,裸/露着细腻光滑的香肩,这些女子挥动着娇嫩的胳膊甜腻的呼唤着来往的行人。与之对比的,却是那阁楼上方站着都是一些清秀可人的男子。
  这些男子有的身材高大容貌俊郎,有的身材娇小玲珑容貌清秀,有的身材纤瘦容貌艳丽不输女子,他们不像隔壁那些女子一般大声的招呼着过往的行人,他们互相聊天打趣着,等到有客人来的时候,他们会走出两个人陪伴在客人左右。
  这是一座三层的高的清幽小楼,门前挂着两盏描绘着美人的花灯,这是一座名叫怜菊阁的小倌楼,怜菊阁是锦城唯一一座小倌阁,也是整个赵国最出名的小倌阁。
  在怜菊阁中不不论是想要找楚楚动人的、美艳绝伦的、妖娆妩媚的,还是俊秀挺拔、高大威猛的男子,怜菊阁中都能找的到,更别提怜菊阁中还有一位名动一方的弄情公子了。
  这是一间面积空旷屋子,屋内的环境很是清幽静谧,屋中心仅仅只有两根镂空雕花顶梁红柱,层层叠叠的淡蓝色的帷幔从柱子旁边轻轻的飘逸着。
  帷幔外面是两把檀香木制成的太师椅,椅子中心是一张圆形的雕花茶桌,茶桌上放着一套青花瓷印花茶具,桌前不远处放着一张绣着盛开的各色牡丹花屏风隔断着屋外人的视线。
  帷幔内是一张雕花拔步床,拔步床的四周悬挂着水青色的丝绸帷幔,拔步床的不远处放着一张坐榻,坐榻前放着一张琴桌,此时琴桌上正放着一把七弦古琴,古琴放着一只焚香炉,炉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此时一名男子端坐在琴桌前,他一头乌黑的秀发紧紧用一根紫色玉带束缚住,鬓发两边松散的垂在脸庞,身穿一袭宽大的红衣,衣襟处锁着金色的丝线,腰间系着一条黑色镶金边的玉带,他的眸子淡雅如雾,嘴唇优美如樱花,细致如美瓷的肌肤。
  他似笑非笑的勾着唇角甚是迷人,青葱般的玉手轻轻的抚着眼前的古琴,暗红色的琴身衬着白嫩的手指,让人看了有一种想要上前亲吻他的指尖,有道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男子也就是弄情公子,他原本不叫这个名字,他当然记得他以前的名字,他叫杜瑾瑜,周国人氏。
  在这之外他还有一个隐藏的身份——周国曜皇的影卫。当然那是他自以为的,毕竟他在刚刚进入影卫的时候,就因为长相俊秀,便被影一提出来亲自调/教。
  指尖从琴弦上划过,他看着渺渺的青烟,依稀想起了以前的父母、亲人。
  那个时候他的亲人肯定想不到自己在逃离他们的魔爪之后会再次为了报答影十的知遇之恩自愿来到了怜菊阁,真是天意弄人啊。
  他记得才七八岁的年纪时,他的父母双亲就去世了,他的那些极品的亲戚在夺取了他父母的遗物之后还不满足的想要把他卖进小倌楼,得到消息的他逃离了那个家,之后他变成为了一个流浪街头乞讨的小乞丐。
  但是他很幸运,幸运的是他并没有乞讨多久就被出任务的影十发现。他也很不幸,不幸的当时曜皇的探子探听到赵国暝皇在锦城开了一个小倌楼,曜皇以为暝皇有什么阴谋,但是曜皇哪里知道那是暝皇故意让他得到的这个消息。
  之后曜皇便吩咐影一从影卫当中挑选几个当时他便派人在影卫当中找几好苗子,当然其中一个就有一个是他。
  当然这些也是他后来的时候才知道的,想来当时影十见到他后觉得他是当影卫的料子,是一个好苗子,所以才把他带回来的吧。
  当时影一为了调/教他们,甚至还找到了一些师父来教导他们,希望可以让他们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甚至还在宫中挑选出最出名的歌姬来教导他们舞蹈,甚至让影一这位武功高强的影卫来教导他们一些拳脚功夫。
  那个时候他真傻,哪里知道一个影卫需要学习歌舞,就因为他不知道这些事,所以他一直拼命的学习,导致他是这几个人当中学的最好最快的一个。
  他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几个伙伴走了,只有一个人留下来,那个时候他还很开心,以为自己不会被淘汰。
  想到这里弄情嘲笑着自己傻,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表现的中庸一些,哪里回来到这里。但是那又怎么样,谁让他的父亲教导他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这个想法已经根深蒂固了,哎……罢了,罢了,这一切都是为了报恩。
  随后影一带着当时已经学习了差不多几年的他来到赵国的帝都演了一出戏,装作绑匪的样子绑架了他,想方设法的把他卖给了怜菊阁。
  虽然老鸨李妈妈在看到他的长相时,被他的长相惊艳到,但是李妈妈也没有同意留下他。他不知发生了什么,李妈妈居然反悔同意了。
  以后的日子里,李妈妈找花魁来教导他一些魅惑男人的手段,想来也是因为他出色的表现让李妈妈把怜菊阁最好的房间给他住吧。
  其实弄情并不知道李妈妈派人打听过他的身世,跟他所说相差无几,李妈妈才会慢慢的接受他的。更甚至李妈妈还派人偷偷的在弄情的茶点里面下了毒,只因为李妈妈看着越来越出色的弄情,感觉还是不放心。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屋中一直回荡着琴声骤然停顿了下来。
  “公子!公子!!!快快开门。”门外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琴声,还未停歇紧接着响起一道焦急的声音。
  被打断回忆的弄情轻颦眉宇,他缓缓的站起身,正要前去开门的弄情听到门外那熟悉的声音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暖意,他轻启朱唇,略带清冷的嗓音响起:“玉溪,别急,我马上过来开门,不可再次敲门。”
  门外的玉溪听见回答顿时停下了敲门的动作,脑海中想起刚刚在李妈妈的门外听到的消息,此时心下越发的忐忑不安。
  弄情打开房后看着门外的男子,心下不由得感叹,那曾经自己救下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其实他早就有放玉溪离开的想法,决定等下问问他是否想要离开怜菊阁。
  玉溪的身世跟自己差不多,只不过自己是没有亲戚收留,而玉溪则是一个亲戚都没有。但是自己比玉溪幸运的是自己并没有行乞多久就被带回了宫中,而玉溪则是一直行乞,直到自己把他带回来为止。
  幸而玉溪长相并不出众,再加上当时自己的恳求,所以他并未卖身于怜菊阁,玉溪才会一直保持着自由之身。
  玉溪看着面前的公子,他心中充满对公子的感激,如果不是公子,他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的。奈何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想到刚刚听到的消息,连忙拉着弄情公子飘逸宽阔的衣袖,快步的走进屋中,甚至他在进屋之前环顾着四周,看到没有他人经过才放心的关上房门。
  走进屋中的玉溪松开弄情公子的衣袖,他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即使面露疑惑也很动人的公子,他焦急的说道:“公子,刚刚路过李妈妈房门口时,我听到里面的人跟李妈妈说公子的身份可疑,还说之前被偷的东西可能是被公子偷的,想要把公子抓起来好好拷问。”
  当然弄情并没有告诉过玉溪自己的身份,所以玉溪一直不知道他的身份,不是他不相信玉溪,而是他的身份确实是不能告诉他人。想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玉溪听到这个消息后才会一直替他担忧吧。
  等待了片刻没有听到答复的玉溪抬头看向弄情,他发现眼前的男子正在低头沉思着什么,眼中甚至闪过一丝丝的精光。
  玉溪觉得公子并不像是之前所说的身份,但是只要是公子说的,他都相信。上天真的不公啊,为何如此俊秀如此善良的公子的命运如此多桀。只要一想到公子那未知的命运,他心紧紧一揪。
  时间不等人,他不能让公子在这样沉思下去了,他伸手轻轻扯着弄情的衣袖,一脸的焦急:“公子,别想了,时间不等人,咱们还是赶紧想办法吧。”
  “玉溪,你刚刚说什么?”
  回过神来的弄情看着面前焦急的玉溪,并没有听清玉溪刚刚说些什么,他不由的开口问道,他的心中却想着是不是之前自己偷东西的时候哪里漏出了马脚,让李妈妈他们怀疑到了自己,他一边看着玉溪一边轻揉着自己的额头。
  玉溪听到弄情的话,再次开口说道:“公子,我刚刚是想问公子有何打算。”
  “让我想想。”
  玉溪看着再次露出一副沉思的样子,他连忙闭上了嘴巴,“公子,小心!!!”可是随后他便发现公子的身体就要碰到身后的太师椅,他连忙一边向着弄情喊道一边伸手想要安拉住他,奈何他还是慢了一步。
  “嘭——”
  弄情的腿碰到了椅子,一下子就摔倒在椅子上。他就像是没有感觉到疼痛似得,垂着头微微闭着双眼。
  “公子,你没事吧!”玉溪看到跌倒在椅子上的弄情,他连忙跑到弄情身旁,蹲下单膝下跪在地,他一边掀起弄情的衣摆一边焦急的说道。
  玉溪并没有听到回答,他只好低头看向弄情赤/裸的足踝,看到在弄情白皙的皮肤衬托下更是狰狞吓人的青紫,他伸出指尖轻轻的揉捏着。
  “嘶……”感觉到疼痛的弄情回过神来,他看着低头轻揉着自己腿肚的玉溪,他摇摇头,低沉着嗓音对着玉溪说道:“玉溪,我无事,玉溪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
  “公子,什么都别说了,玉溪什么都不想知道,玉溪只知道当初是公子救了玉溪,玉溪的这条命是公子的。在玉溪的心中公子乃是仙人之姿,不管公子是什么身份,玉溪都愿意相信公子所做的一切。”抬头看着弄情,玉溪说着一直以来自己心中的感觉。“不过……公子,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公子想到办法了吗?”
  “玉溪,我要离开这里。”
  弄情想着既然李妈妈已经怀疑到自己的身份了,他要回到周国去,把之前得到的东西交给曜皇。此时的弄情一心想要回到周国的弄情并不知道他已经没有机会回到郓城这个他心心念念的周国帝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