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左护法演技一流 作者:守子琦(上)

字体:[ ]

 
 
文案:
#本文古穿今!古穿今!古穿今!#
#这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小娘炮寻找转世情人,顺便拍戏当巨星的故事#
 
上一世,杜念原是南馆的清倌,为魔教教主欧明聿所救。两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终成眷属,杜念又苦练修成一身武功,得任神教左护法,辅佐爱人统领江湖。然而教主为叛徒所害,杜念只得携少主逃亡,颠沛十年,这才杀回神教,为爱人之子夺回教主之位,自己却也力竭而亡。
 
但是,等杜念再睁眼一看,却已是另一个世界,他没在黄泉路上看到自己思念了十年的爱人,却看到了头发染得乱七八糟,短的好像刚还俗的和尚的少主。而且这一世的少主还有个年长十岁的哥哥,长得和教主一模一样!
 
杜念:~(≧▽≦)/~少主都转世到这里了,教主大人一定也来了!
少主:-_-#这个娘娘腔最近看我的眼神好有母爱……
 
教主/欧明聿:( ﹁ ﹁ ) 弟弟的这位杜同学,看起来有点眼熟……但我不记得见过他……
杜念:(っ╥╯﹏╰╥c)上邪啊!聿郎!你还记得当年神月山上我们一起睡过的那架雕花大床吗?!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念;欧明聿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这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小娘炮寻找转世情人,顺便拍戏当巨星的故事。上一世,杜念原是清倌,为魔教教主欧明聿所救,两人日久生情,终成眷属,杜念又练成武功,得任左护法。后教主为叛徒所害,杜念携少主逃亡,颠沛十年才夺回教主之位,自己也力竭而亡。然而再睁眼一看,杜念没在黄泉路上看到爱人,却看到了头发五颜六色,短得好像和尚刚还俗的少主。 
本文人设新颖,塑造了一个不一样的娘炮受,他武功高强,坚强独立,坦率不做作,敢于追求爱情,娘得大大方方。本文剧情轻松幽默,攻受相处温馨甜蜜,主角在攻君面前身娇体弱好推倒、在外人面前酷帅狂霸吊炸天的反差萌是一大看点,而主角对冰山属性攻君狂热的痴汉追求模式亦让人捧腹不止,是一篇不容错过的好文。
 
 
  第 1 章
 
  一口血喷了出来,杜念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倒了下来。
  他以一己之力力战五位堂主和左右护法,为欧定宸与伪教主的决斗争取时间,车轮战打了整整两天两夜,如今欧定宸已砍下杀父仇人的脑袋,大仇得报,拿到了神月令,收回了神月教,成为了新任教主,他也已是强弩之末,胸中那口气一松,便是吐血不止,内力骤失,丹田尽废,眼看着命不久矣,已然无力回天了。
  “爹爹!”欧定宸抱着杜念,失声痛哭,“莫要离开定宸,定宸还未报答养育之恩啊!”
  杜念的手艰难的攀上青年与爱人有七八分相似的脸庞,又咳出一口血,气若游丝道:“定宸莫哭……其实,我早就,不想活了……我与你父亲,约好了,不能同生,必要同死,同死不得,也要在,黄泉路上,等着,一起喝,孟婆汤,过,奈何桥……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
  “爹爹!”欧定宸泣不成声,“定宸已经没了父亲,不想再失去爹爹啊!爹爹!别走!别走!”
  “好孩子……”杜念的目光留恋地徘徊在这个他一手养大的孩子的脸上,心中千种叮咛,万分不舍,可他实在等不下去了,十年前痛失所爱,这十年间他过得如同行尸走肉,活下去的理由,也不过是为了将爱人欧明聿唯一的子嗣抚养长大,报仇雪恨。如今大限将至,他虽有不舍,但更多的却是释然和轻松,最后,只留下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便闭了眼,撒手而去了。
  这一闭眼,杜念只听着那耳边凄凄哀哀的哭号声渐行渐远,自己的身子也越来越轻,也越来越冷,仿佛正躺在一叶扁舟之上,在昏暗无光的混沌中摇摇晃晃,随波逐流,渐渐地陷入一片死寂。杜念不知身在何处,不过想来总是往黄泉路上去的。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爱人欧明聿,杜念不由得欢欣鼓舞了起来,身上的伤痛寒冷和这在黑暗中似乎无穷无止的飘荡也不足挂齿了。
  他不知道自己飘荡了多久,渐渐的,眼前又逐渐亮了起来,喧哗声从遥远的某处朦朦胧胧地传到耳朵里,一股温热的清风拂过他的身体,带来些许凉意,他这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而身上的那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和如炙如焚的内伤也不再疼痛,除了四肢疲软,后脑胀痛,略有些恶心外,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接着,他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这不是任何香料的味道,混杂着果香花香还有麝香,浓郁激烈,颇为呛鼻。杜念皱起了眉头,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装的吧!都他妈的会皱眉毛了还装晕!”一个听起来颇为熟悉的声音不耐烦地响了起来,接着他感到自己躺着的这张床狠狠地震了一下,好像被人用力地踢了一脚似的,“赶紧给我起来,少跟那儿装林妹妹!再陷害老子,信不信老子真把你打住院去?”
  虽被人恶语相向,然而杜念尚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也不觉得生气,况且如果是地府,他初来乍到,也不好跟管事的小鬼发生冲突,俗话说阎王好送小鬼难缠,他可不想给自己和聿郎惹麻烦,届时给这人陪个小心、道个不是,先低个头也就算了。
  此时,杜念觉得身上有了点力气,便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情况。刚一睁眼,明亮的光线闯进眼帘,晃得他双目涩痛,他想抬起手挡一下光,却看到一个人影恍恍惚惚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隐约见到这人头顶五颜六色的,而刚才那呛鼻的香味,也似乎是从这人身上传来的。
  “醒了?不装了?”那人恶狠狠地说,猛地揪住杜念的领子把他从床上拖了起来,“敢陷害我!老子今天非把你打成脑震荡不可!”
  杜念这才看清这人,顿时愣住了,这头发头短得好像刚还俗的和尚,还染成了五颜六色,身上香味浓得呛人的人,竟长得和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儿子欧定宸一模一样,连发怒的表情也分毫不差。
  “定、定宸?”他忍不住喃喃唤道,又忽的觉得头晕目眩,胃挤压扭动着,传来阵阵呕意。
  而眼前这和欧定宸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还在晃动着他的衣领:“谁准你叫我的名字的?少他妈的跟我套近乎,现在知道少爷我的厉害了?我告诉你,敢陷害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杜念忍不住抓住这人的手,想推开他,却发现四肢虚软无力,竟推不动这人。恶心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最后,他终于忍不住,竭力侧过头去,哇的一声吐了出来。那揪着他衣领的人吓得大叫了一声,狠狠地推开他,杜念维持不住身体平衡,腿一软,再一次摔倒在地上,脑袋磕在了地板上,头一晕,跟着就昏过去了在昏迷之前,他感到自己好像被人抱了起来,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个人在尖叫:“欧同学!你在干什么!杜同学都摔成脑震荡了,你这是要弄死他吗?”
  杜念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时分了,昏黄中带着些艳红的夕阳照在病房洁白的墙壁上,晃得整个房间都泛着一层温馨的红光。
  他昏迷了大半天,却已是将这身体的记忆快速地浏览了一遍,消化吸收了。根据这身体的记忆,他才知道,自己现在的这种情况,并非来到了阴曹地府,而是穿越时空。而睁开眼后所看到的这一切原本对他来说是天方夜谭的事物,也因为吸收了原身的记忆,蒙上了一层熟悉的外衣,本质上,却还是令他感到陌生而惊骇的,这种感觉着实诡异。
  杜念撑起身子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却又感到一阵头晕,只好靠在床头上喘气,缓过劲儿来后,便开始小心地打量着这间宽大的单人病房,目光最后落在了病房里唯二的那个人的身上。
  病床边,那个昏迷前揪着自己衣领的男孩儿,正四仰八叉地坐在沙发上睡觉,他两条腿向两侧敞开,直直的伸着,一只手从扶手上垂下来,另一只手握着一个似乎是叫手机的东西,放在肚子上,头向后歪斜着仰靠在靠背上,嘴巴大大地张开,一丝晶莹的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
  杜念忍不住轻声地笑了起来,这气势嚣张的男孩儿,不仅名字和长相与自己的儿子一模一样,连睡觉的姿势也完全相同。想起儿子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没心没肺的,坐在哪儿都能睡着,每次睡觉都会张着嘴巴流口水,像小猪一样。可自从欧明聿为奸人所害,他们不得不流亡西域,躲避追杀后,他便再也没有这样放松的姿态了,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一般,严肃、不苟言笑,冷静得近乎冷漠,除了杜念,再也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想到已不在同一个世界了的儿子,和早已阴阳两隔的爱人,杜念顿时感到胸口一闷,剧烈地喘了两口气,后脑勺便又疼了起来,刚刚压下去的那股眩晕也再一次袭来。
  自从欧明聿为叛徒所害后,杜念便心存死志,等了十年,才迎来解脱之日。他原以为自己这一死,便能去阴曹地府与聿郎团聚,谁知竟来到这等异世,将一个无辜的男孩儿夺了舍。也不知这个世界的黄泉路和他上一世的黄泉路还是不是同一条,他若死了,还能不能见到聿郎,又想到,若这黄泉路不是同一条,那聿郎岂不是要在奈何桥上一直这样等下去?聿郎最是一言九鼎,言出必行,等不到自己绝不先走,如此一来,岂不是耽误了他投胎转世?
  想到这儿,杜念忍不住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欧定宸被一阵压抑的哭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睛,有那么几秒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脖子酸腰疼腿麻,舌头发干,脸上湿乎乎的,好像又流口水了。他迅速的抬起发麻的胳膊把脸擦干净,龇牙咧嘴地坐了起来,等看到了靠坐在床头,泪眼朦胧低声啜泣的杜念,这才想起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纠结了起来,看上去想发脾气,又隐隐的有些愧疚。
  “喂,”他低声道,“别哭了。不就磕了一下脑袋吗,至于娘们儿兮兮地掉眼泪吗?”
  杜念不理他,只是用手捂住了脸,声音更为压抑,却也显得更加楚楚可怜。欧定宸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在房间里转了几个圈。
  今天,他和几个哥们儿跟高三年级的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在天台打架,结果阵势刚摆开,班主任和年级主任就从天而将,几个大小伙子被叫到办公室写检查,还要请家长,丢人丢到了极点。
  欧定宸上的这个高中,虽然是私立的贵族学校,学生都是些有权有势的二代三代,可学校也格外的硬气,早就和学生家长沟通好了,该管就管,该骂就骂,该惩罚就惩罚。欧定宸被大哥在电话里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被停了三个月的零花钱,气得七窍生烟。打架的事情他们从未传出过任何消息,怎么就被老师发现了,又忽然想到那天他们在走廊里商量的时候,杜念曾经路过他们,还看了他们几眼。
  杜念是个沉默寡言,内向怯懦,独来独往的娘娘腔,一个朋友也没有,很不招人喜欢,欧定宸最讨厌这种细声细气、扭扭捏捏、被别人欺负了也不敢吭声的假男人,总觉得这种不合群的人都是那种会在背后暗害别人的阴险小人,便下意识地认为是杜念打的小报告,立刻去找他算账,推搡间,不小心将杜念推得摔了一跤,头磕在了走廊的墙壁上,昏了过去。
  欧定宸平时打打闹闹的,也没少磕磕碰碰,见自己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杜念就晕过去了,便认为对方是在装病博同情,陷害自己,因而才发生了校医院的那一幕。而现在他已经知道,打架的事是哥们儿女朋友怕出事,这才通知了老师的,自己误伤了无辜的人,还伤上加伤,把对方又摔晕了一次,心中过意不去,便主动留下来照顾他。
  欧定宸不是个好学生,每天上蹿下跳,惹是生非,可也不是个坏人,很讲“江湖义气”,虽然打架,却从不欺负弱小,也敢做敢当,他冤枉了杜念,还误伤了对方,那就要好好地弥补过失,赔礼道歉。
  可现在,杜念醒了过来,什么都不说,却哭个不停,欧定宸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干巴巴的劝了两句,见对方理都不理,气得只想甩门而去,又觉得自己这样太不负责任,只好气呼呼地坐下来,从床头拿了个苹果,想削个苹果给杜念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