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随身空间之种田 作者:竹篮摇曳

字体:[ ]

 
文案
 
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的项雨,坐在之前一直认为是最安全快捷的交通工具上,他很放心的抱着自己的行李呼呼大睡,结果悲剧来了
 
世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他追尾了......
 
然后,他穿越了,而且还带着别人的空间戒指穿了.......
 
 
内容标签:种田文 布衣生活 随身空间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项雨 ┃ 配角:竹悠然、竹笑笑 ┃ 其它:穿越、随身空间、种田、1V1
==================
 
☆、第一章
 
火车一直被认为是目前所有交通工具中最为安全的了,而且现在还开通了子弹头,这样的的设计寓意着子弹一样的速度,让火车一度成为出家旅行最必要的交通工具。
    世事难料啊,谁知道就是这让人最放心的交通工具,关键时刻就这么不给力,他居然----撞上了......
    撞上了啊,谁能想得到啊,火车撞啊,它不是自行车、不是电瓶车、更不是四个轮子的汽车啊,它居然就这么不可思议地在自己的轨道上撞上了......
    高速行驶中的火车撞击力有多大可想而知,剧烈的声响和撞击力度,使得好梦正酣的项雨,一头撞在向身前的桌子,而好死不巧的,对面不知道坐着的是谁,那半个身子都趴在桌子上,手指更是死死地抱住桌沿,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暴发户,那手指上居然带着一个硕大的玉扳指,而项雨就刚好撞在了那坚硬的玉石上,他整个人都被撞懵了,脑袋一阵剧痛,鲜红的液体顺着额头滑落带着微微的温热,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因为相对比那差点把头骨都撞碎的力度,那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抱在怀里的背包,而另一只本来准备摸摸被撞额头的手也因为又一次的晃动而抓住了旁边的东西......
    撞击使得车厢被挤压变形,瞬间窒息的感觉让项雨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劫难逃了,他脑袋里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去想什么,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而同时也没有人看到那个暴发户带着的玉石扳指在把项雨的头磕破的同时,那额头上的血也瞬间染红了扳指,而那扳指在项雨昏过去以后就嗖地一下隐没在了项雨的身体里,同时在车厢被挤压的时候,项雨的身上围绕着一层浅浅的光圈,像是阳光照射下的光晕一样,带着项雨瞬间消失无踪。
    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自己这是还活着吗?他得救了?现在他脑子里全部都是这个念头,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感觉,什么都不想,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没死,他还活着......
    过了好一会,脑袋终于清醒过来了,大脑也恢复工作了,耳朵能听到了,鼻子也能闻到了,眼睛也能看到了;没有嘈杂的人声,没有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也不是医院特有的到处都是白色的单调房间,这里居然是野外,鸟鸣、花香还有高大的树木。
    他有些疑惑了,难道没把他送医院而是随手丢在路边?他有些吃力的爬起来,想看看,是不是在出事的火车附近?
    事与愿违,他四周除了青草树木之外,绝对没有一丝tl、火车的痕迹,那这里是哪里?
    他第一次觉得空旷的没有人迹野外也如此让人恐慌,而他的身体也开始叫嚣着疼痛,好似快要散架了一样,额头更是火辣辣的疼,抬手一抹,早就干涸的血迹带着一丝粘连着汗毛的疼痛被擦了下来。
    “靠,有没有搞错,居然见红了?”手上那干涸的红色血块,看着真他妈碍眼。
    “喂,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啊......”项雨放声大喊,希望在附近的救援人员可以听到,他还以为自己是被甩出火车外,才落的比较远。
    猛地放松身体躺在草地上休息一下,保存体力,等一下如果没有救援人员发现自己,那他还得靠自己走出去呐。
    现在他的身体差点被撞散架,这一躺下来感觉每根骨头都不是他自己的了,闭上眼睛休息,可是大脑却还在高速运转中。
    火车居然会撞上,还把他甩出车外,而且还没死,这真不知道是自己倒霉坐了这班车,还是幸运自己居然被甩出车外都没死,而且居然也没残;看来回去之后一定要用艾草洗澡,去去晦气还要去投诉那个gt,什么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啊,简直就是坑爹啊。
    正在项雨想着怎么回去,回去以后怎么怎么样的时候,就听到远处传来细细碎碎的哭声,那声音若有若无的钻入耳朵里,激的的猛的坐起来,四下张望,妈妈的,不会是闹鬼吧?抬头看看头顶正盛的太阳,恩,不可能的,哪里有鬼在大白天出来的;啊,不管了,反正有哭声就有人,有人就有救,有救就可以回家了......想到这里他赶紧一骨碌站起来,并大声喊着“喂,这里有人啊,我在这里啊.,快来救我啊.......”
    喊道后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喊的是什么了,只知道让人赶快发现自己然后来救自己一下啊,他快要累死了,痛死了
    项雨想拿起旁边的行李,可是提了一下,居然没提动,这包里是什么啊,怎么这么重啊,他记得自己包没这么重,后知后觉的他现在才想起来看自己手里拖着的是什么,啊,怎么回事,这个好像不是他的包啊,这么大的一个旅行袋,没一百斤也有个五十斤了,这里面装的什么啊,怎么会在他旁边啊?而且他的包哪里去了,他可记得为了睡得舒服一点,自己可是是一直把包抱在胸前趴在上面睡的,而且后来出车祸的时候他也抓着没松手的啊,怎么找不到了?
    项雨转身四处看了看,不远处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正在草丛中,他赶紧跑过去,拿起来,唔,还好,没破......那里面的东西应该也没破吧,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可千万别摔破了啊,里面的东西可是他省吃俭用了好久才买到的啊。
    正在项雨想打开包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给摔破了的时候,有人叫了他一声“喂,你怎么了......”
    项雨赶紧把包背好,包里的东西等会再看好了,等他转过脸看到身后叫他的人时,他整个人都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一个长发乱糟糟的,穿着粗布衣服的大概十岁左右的男孩,手里还抱着一个大概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项雨有些抓狂,而那个男孩子看到他瞬间变得有些“狰狞”的脸,明显也不敢靠近,这个人穿的衣服好怪啊,短短的衣服连胳膊都遮不住,难道他也很穷,连能蔽体的衣服都买不起,虽然他家也很穷,衣服上也都是补丁,可是最起码还能遮住身子,胳膊也不会露出来,这个人比他家还穷啊........
 
☆、第二章
 
竹悠然今年十二岁了,住在青木村,青木村名字叫的好听,也不知道是哪一代取的,大概是因为这里靠近山而山上又多树木吧,山不大,并不是那种名山大山,只是几个连绵的矮山,说矮,其实也不矮,只是相对比那些名山就显矮了,也就成了小山了。
    山原是个无名山,但因为叫着不顺耳,也就跟着村名一起叫,青木山,山上多树,草木茂盛,倒也因着靠近村子,山里也没有什么大型的凶猛野兽,再加上,山上因环境清幽,风水不错,所以村里的墓地基本都在山上的一个大坡地上。
    竹悠然别看名字取得文雅,听着像是哪家公子的名字,可实际上他却是土生土长的土里刨食的农村娃,父母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只是当时竹悠然刚出生的时候,父母让村里有学问的秀才给取的,本着对读书人的尊敬,他们给了秀才一只老母鸡和攒了一篮子的鸡蛋,只是为了给儿子取个好名字。
    秀才是个老秀才了,考了一辈子的功名也就只能停留在秀才这个阶段了,考的多了也心灰意冷了,干脆回到村子里来教书了。而即使他只是个秀才,但是对于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子来说也是大有学问的人了,也是全村里最有学问的人了,在村里得到的尊敬,可比在外面好多了,而
    且教书得来的束脩和平时给村里写个信,年底写个春联,红白喜事的时候帮帮忙记个账目什么的也足够他生活了,慢慢的想考功名的心也就淡了,专心的在村子里教书,曾经竹悠然也是他的学生之一。
    可那也只是曾经而已,自从半年前竹悠然的父母意外落水死亡之后,竹悠然就不曾再来过了,即使他想他也不能来,因为他还有一个刚满月的弟弟要照顾,而竹悠然他们家除了他们兄弟两个也没有什么亲人了,只有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带着一个刚满月的宝宝,那日子怎一个苦可说。
    庄稼人本就是靠地吃饭,虽说竹悠然也是早就跟随过父母下地,可是毕竟人小力薄,像是翻地耕土这些活他是没有做过的,不过,也还好,现在庄稼父母亲都早已栽种下,再过十几天也就能收割了,地里的活也不多,他也有时间带着笑笑。
    笑笑已经七个月了,两颗小门牙也已经长出来了,不用再像前面几个月只能吃一些面糊糊了;刚开始的时候小悠然并不知道这么小的宝宝只能喝奶或者面糊糊,有一次他煮了一点点粥,庄稼人烧稀饭并不是单纯的放点米煮出来的白粥,而是只放一点点的米,然后再快煮开的时候调点面糊糊进去,这样既浓稠又抗饿,也不至于只有一点米而太稀,偶尔还放点野菜什么的,调味一下,烧好之后,他小心翼翼的吹凉了给宝宝吃,刚开始还好,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宝宝好像被卡到了,一直咳嗽,小脸都憋得通红,眼泪更是扑簌簌的往下掉,悠然吓坏了,他赶紧抱着宝宝到邻居方大哥家里,方大嫂也在,看到悠然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而宝宝更是咳得人心疼,赶紧把宝宝抱过来,微微前倾身子并拍拍他的后背终于咳出来一小粒米;自那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宝宝太小了,没有牙齿咬东西是不能吃硬东西的。
    而今天竹悠然正带着宝宝上山去看看父母,虽然他们的父母现在只是两块冰冷的墓碑,可是他还是想告诉爹娘,笑笑已经长牙了,可以吃硬点的东西了,他会好好照顾弟弟的;而且现在麦子快要熟了,再过十几天他就会很忙了,可能没时间来看他们了。
    竹悠然抱着宝宝跪坐在父母的墓前,叙叙的说着心里话和宝宝的点点滴滴,他看着宝宝稚嫩的脸蛋,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来,一开始只是细碎的小声的哭着,可能是他悲伤的情绪宝宝也察觉了,于是本来还笑呵呵的宝宝,也露出只有两个门牙的嘴大哭起来,竹悠然赶紧擦擦眼泪,抱着弟弟轻哄着,正在宝宝马上就要不哭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大喊声,虽然在他听来声音并不大,那应该是隔着有点远的吧!
    他有些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毕竟这里并没有其他人,万一是坏人怎么办?不过,一想,也没什么,村子里靠着山,如果有陌生人进村然后爬到山里墓地的位置,应该会有人拦着或者跟着的,想着就又壮起胆子,抱着宝宝悄悄地朝着声音的位置走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比他还穷的、打扮怪异的人,头发短短的,“衣不蔽体”(如果项雨知道他的t桖居然被人说成是衣不蔽体,不知道会不会吐血),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黑黑的东西,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个更大的花花绿绿的、鼓鼓的包。
    “喂,小孩,附近最近的tl在哪里你知道吗?”虽然心头隐约知道自己已经不在tl附近了,可项雨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只是自己错误的妄想症。
    “tl?是什么?我知道这附近有一条山路”竹悠然老实的回答,这个人真奇怪,什么tl啊,铁做的路?那得多少钱啊?那么多铁能做多少锅啊?
    竹悠然在心里慢慢地算着,如果有铁做的路,哪天就带人去挖一点回来,也省得花钱去买铁了,啊,说不定还能赚好多钱,这样自己和弟弟就不用挨饿了,越想越觉得这主意不错,想着等一下问问那个怪人看看他知不知道那条铁路在哪里,带他去看看,他真的很好奇,铁做的路是什么样的?
    而这边项雨听到竹悠然的回答,差点吐血,这是神马情况,山路?有米有搞错啊,“大哥,我问的不是山路,是铁路啊?你到底知不知道啊,你爸爸妈妈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