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仍有艳阳天 作者:我爱艳阳天

字体:[ ]

 
 
文案 
重生一世,陈黎只想要一份简单平实的感情,一个温暖顺达的人生,一个健康快乐的家庭,不要像上一世的磕磕碰碰和暧昧纠葛。本想男女配,一下笔成了男男。就这样继续吧。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黎,宋文烨 ┃ 配角:叶琛,周瑞安,邓明宇 ┃ 其它:不要虐恋,不要暧昧,重生只要简单的爱
 
  ☆、重生
 
  陈黎睁眼的时候,头脑还是一片晕眩,记性中仿佛自己被推了一下,入眼的是一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伴随着令人头昏脑涨的嘈杂和尖叫,还有大片的鲜红,就在恍惚的最后,他仍然忆起了叶琛的脸。大脑空白了一阵,陈黎摸了摸自己现在的脸,感觉奇异,居然还活着。打量了下四周,熟悉而陌生,平房、木窗、雕花大木床,明显不是自己死前的2015年。走到房间中央的大立柜跟前,镜子里映出小孩儿清瘦的身影,大眼迷茫,薄唇紧闭,分明是自己7岁时候的模样!环顾四周,小小的单间布置简单,入门一张四方桌配木椅,大立柜一个,木床一张,床头一个大大的方头置物柜,墙上简单的日历年画,从木窗望出去是一个大大的家属院,种着几树梅花,中央是种着万年青、月季和仙人掌的花坛,这里是母亲周小兰当老师时候的那个小院子,“原来我回到了1985年!”
  坐在床边,陈黎看到床头结婚照上母亲幸福的笑脸,那时的母亲梳着大辫子,还那么的年轻漂亮,想想自己重生前折腾了36年,好强、孤傲,磕磕碰碰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含辛茹苦陪了自己一路的妈妈。陈黎正陷入过往的回忆中发呆,“黎黎,你怎么起来了,休息好了吗,好了就赶快去给唐叔叔道歉,妈妈还要感谢他,你再倔脾气的话妈就要抽你了哈!”抬头看着母亲一脸又是心疼又是恼怒的表情,陈黎一下记起来今天是他人生中多么“重要的日子”。这天上午他和院子里的小孩儿私下跑去学校外面的河边划船,结果遇到同院子的唐叔叔,唐叔叔把一群小屁孩儿教育了一顿打发回家,把他也给逮了回来。回家后母亲教训他,他还大骂唐叔叔多管闲事,导致被罚跪锁在家里,母亲上课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晕倒在屋里,扶上床休息睡醒后就如此这般了。
  上辈子的自己脾气不好,小时候家里环境好,顺利惯了,性格倔强又尖锐,也没有体会到父亲常年忙碌,母亲一个人带自己的艰辛。后来家里落魄了,人也没有变得圆滑一点点,生活工作处处不算顺利,这辈子重来,可不能这样了。陈黎这样想着,赶紧爬了起来,跟着母亲一起去道歉,猛地又忆起来还有一个月,父亲就会从东北的办事处调回来,而他们也要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从妈妈的老家搬到县城。回忆起重生前的种种,不求大富大贵,至少身体要健康、经济要过得去,这样想来,有两件事情就迫在眉睫了,一是跟院子里这些发小和老师家属们的关系。小时候因为父亲常年出差,母亲自己带着他教书很是辛苦。母亲性格勤劳善良,跟院子里的老师和家属都相处很好。即使后来家里没落了,和母亲的朋友、母亲家里的兄弟姐妹关系也一直很好,记得母亲家亲戚大多是医生和老师,大姨父后来还成为县城师范学校的校长,院子里的熟人里后来也很有几个在政府和教育系统混的不错的。只是他们搬家后大家往来愈来愈少,自己前世也是个冷淡的人,这些关系和资源并没有充分利用,要想重走一辈子稳稳当当,离开前的一个月把这些发小和资源维系好是必须的啊!还有一件事必须改变,这事可以说对家里以后的影响很大。85年那会儿乃至很长一段时间,教师的待遇都没有很大的提高。但随着国家对教育的重视,尤其到了□□那会儿,待遇和福利可不止翻了几番。前世搬到县城后,父亲觉得教师清苦,没让母亲继续教书,把母亲的工作调动到了木材厂,后来国企大批改制破产,木材厂、父亲的公司都破产了,长达八年的时间,家里的收入就靠母亲车祸病退后的几百块,连上大学的钱都是借的,说起来真不是一般的辛酸。说服母亲让爸爸找关系调动到县城的学校继续教书是必须的,陈黎还记得自己的小学同学、妈妈的同乡的老婆后来可是县城小学的校长!
  斟酌了半天,自己毕竟还是6岁多的小孩儿,不可能对着母亲讲大道理,也不可能让母亲去问现在只是普通教师的姨妈姨父。对了,可以打感情牌,这样想着,于是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陈黎就对周小兰开口了:“妈妈,我下个月就要去县城读书了吗?”“对啊,爸爸已经联系好了,那个小学是县城最好的小学,不过你要重新读一次一年级,县城的小学说教学方式和要求和这里不一样,不能从二年级直接读。”“妈妈,你还会在学校里陪我吗?”周小兰顿了顿,“妈妈的工作爸爸还没有安排,不过爸爸想安排个收入高些不那么辛苦的。”“妈妈,我转过去一个朋友也没有,妈妈也不在学校陪我吗?”陈黎努力忽闪眼睛装可怜。“.......妈妈想想吧。”这一晚,周小兰想了很久,丈夫的工作收入还不错,又经常很忙不在家,自己如果继续教书的话,虽然清苦,但是离孩子近也可以更了解、关注孩子,同时自己当老师的话对孩子的教育和成长无疑是更有利的,反正现在看来近些年家里的收入也不靠她。这样盘算着,那就等着丈夫回来跟他谈谈吧。感受着妈妈亲亲抚过自己的脸颊,陈黎微翘着嘴巴幸福入睡。
  日子一天天过得很快,这一个月里,陈黎把院子里的发小走了个遍,走前反复叮嘱要多写信多联系。终于到了搬离的日子。头晚父亲陈元就回到了家,彼时父亲是物资系统的销售经理,权力大大,能量多多,第二天一早就用联系好的公车搬运家什,等全家下午忙完的时候,陈黎猛的想起了叶琛,对啊,差点忘了,就是搬到县城的第一晚,县城首富叶家就到访,那晚,也就是上学前的头一晚,他遇见了年幼的叶琛。这个竹马,一直同班到初三叶琛出国,后来重遇、叶琛告白,暧昧纠缠,直至36岁自己死亡。这辈子自己也想清楚了,叶琛是绝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他的家庭注定了要继承家业,成婚生子,自己也要好好的规划自己的未来。无论如何,再次见面,还是洗个澡先,身上到处黑黑脏脏的,现在这个鬼样子是不能见人的。
 
  ☆、再遇竹马
 
  浴室阵阵白雾迷蒙,看着镜子中的模糊的自己,陈黎不由的又发起呆来。80年代那会儿自己家正经过得不错。大小爸爸也算县里的名人,那时候的物资系统很是吃香,钢材生意做得很大,首钢、宝钢这些都是常来常往的客户,还有香港的客人来家。说实话自己小时候并不太关注父亲这个人。他太忙,每个月总是只有几天在家。记事起陪着他的总是母亲。只是记得很早爸爸就去过美国、日本、香港等地方考察;别人兜里还不知道零花钱是何物的时候,自己就能每天揣着几元请客了;从小学到初中,好几次学校的典礼会议都专门给爸爸发帖;逢年过节的家里人不断,亲戚朋友父母的同事跟个走马灯式的.转.....搬家到县城后直到小学父亲都一直很顺,后来父亲的同学--县长大人把父亲调动到了外经贸局做局长,再后来去兼管县上外经局下面的工厂。权大势大下,父亲后来居然有了外遇,母亲终于知道实情时父亲已经要求到法院离婚,爷爷坚决制止了父亲。直到高一母亲车祸后病退,随即工厂破产,家里的日子开始越发难过。县长倒台,父亲半瘫痪,一直破败下去。直至后来自己上了大学,父亲一次性解决破产遗留问题并办理退休,日子才渐渐平顺,那时自己已经22岁了。说起来认识叶琛就是在父亲尚且意气风发的时候。重获新生,不能再在感情上跟叶琛有所纠缠是必然的,但是成为陌路似乎也不可能。而且明知道叶琛一路顺风顺水,怎么也可以做个朋友借个势吧。这样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听到母亲在外叫:“黎黎,怎么还没有洗完,呆会儿家里还要来客人,快出来厨房帮忙洗碗筷!”“唉,这就出来”,陈黎迅速檫洗干净,推门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穿好衣服,到厨房里帮忙起来。
  忙活了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伴随着一个“老陈,开个门哈”的大粗嗓门叫,紧跟着一声稚气的“陈叔叔好”,陈黎不由轻轻哆嗦起来。尽管在厨房里看不到人,那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仍然让人如坐针毡,心里阵阵发热发紧。“黎黎,你脸怎么这么红?没事吧?”周小兰摸了摸陈黎的额头,没发烧啊?难道是厨房里太闷了?“来,跟妈妈出去跟客人打个招呼。”
  跨出厨房门,陈黎一眼看见叶琛,还是记忆中的阳光小男孩。现在的叶琛虽然不到8岁,已经依稀看到以后俊朗洒脱的模样。说起来自己小时候真的是什么也不明白的度过了学生时代,到底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生,好像是大学毕业遇见周瑞安以后。又是怎样跟叶琛不明不白的扯在一起那么久呢,陈黎不觉又恍惚起来。”“小黎,发什么呆,叫叶叔叔。”陈元拉过陈黎说道,“叶叔叔好”。“陈黎你好”,仍旧是印象中永远一派笑眯眯的叶叔叔。“这是叶琛,你叶叔叔的儿子,也是你的同班同学哈,你们好好一起玩儿。”陈元接着说。“陈黎,我比你大,是哥哥”,对面的小孩儿伸出手来,一本正经的说,“我们下楼去玩儿吧”。“去吧,好好玩儿!”周小兰叮嘱了一声。
  陈黎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晕晕乎乎的被叶琛手拉手顺到了楼下的院坝子。路灯昏黄的影射下,叶琛的侧面小小的脸竟跟前世清朗的面目重叠起来,愈发迷离,陈黎的手不觉微微有些颤抖。虽然前世两人有过很多年的失联,后来也是叶琛主动告白,但总算也是二十年的竹马纠葛,自己毕竟也是喜欢过他才会纠缠不清的吧。还有最后的车祸,应该也跟这人有所关联......。陈黎失神的档儿,小身板被微微晃动,“你冷吗?手好冰,还有点抖,要不我们回楼上吧!陈黎!”看着小孩儿认真询问的样子,陈黎在心里低叹一口气: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对着一个7岁半点的小屁孩子胡思乱想起来,不管怎样,今世的他们才是初次见面,以后彼此会怎样未免思虑过早啊。“我们丢石头玩儿吧。”陈黎立马接口,两眼笑成了小月牙。叶琛看着小孩弯弯的眉眼,怔了一下,“好啊......。”两个小孩儿在楼下哥俩好的玩儿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周小兰从二楼阳台探出头来,“黎黎、小琛,快上来啦。叶叔叔叫回家了”。“来啦。”,两小孩儿异口同声回答,互相看了看,叶琛又笑眯眯的拉了陈黎的小手朝楼上走去。陈黎注视着叶琛略为超前的小身板儿,再看看拉着的小手,不禁有点羞涩,活了四十多岁的人扮起小孩来居然一点也不违和,咳咳。
  “陈叔叔再见!”、“周阿姨再见”、““叶叔叔再见!”,一片寒暄声中,叶琛突然推了推陈黎的肩膀,“我们是好朋友了吧?”,陈黎看着小孩儿亮晶晶的大眼笑着说:“当然,叶琛哥哥。”“那,明天学校见啦!”小孩儿高兴的跟陈黎挥了挥手,跟着父亲离开。随着一大一小渐行渐远,隐约还能听到“儿子,你很喜欢小黎啊?”“是啊,爸爸,小黎很好玩儿。”“走吧,该回去睡觉啦,黎黎。”......
  不知道是不是终于见到了前世最重要的人,心中反而放下大石,陈黎这一夜睡得格外熟,一夜无梦直至清晨。
 
  ☆、初进县小
 
  第一天上学,大清早陈黎就被周小兰从被窝里揪了出来,匆匆吃过早饭,父母就郑重其事的一起送小孩儿去了县城二小。这是一所全国重点小学,一路走来,环境、老师和学生都不是镇小学可以比的。陈黎还好,到底是重活一世的人,好的学校见过不少,现今的学校跟后来的相比,还谈不上什么打造教育产业的某某某,软硬件什么的都还没有概念,人际关系也简单的多。周小兰却明显被打击到了,自己那十五年的镇小学经历在这里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不一会儿班主任梁老师就客气的和家长交代完注意事项,陈黎跟父母再见后紧随着老师来到了自己要就读的一班。
  站在讲台上,梁老师示意正在早读的同学们安静,“现在我们来介绍一下新同学。”梁老师点头示意陈黎走前一步,给全班做自我介绍。四十多个小不点儿中,陈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教室中间对他笑眯眯的叶琛,紧张的心情也不觉平静了下来,“大家好,我叫陈黎,希望能跟大家做朋友。”梁老师诧异的给陈黎分配了座位,真看不出来这个秀气斯文的小孩儿完全没有一般乡下孩子的怯生哟。好容易一堂课过去了,陈黎大出口气扒在桌上,让一个36岁的大男人来听7岁小孩子的课,这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啊,申请跳级什么的按照自己一贯的智商来看也是扯淡,何况更没有理由说服爸妈,看来以后有得挨了。陈黎正扒在桌子上唉声叹气,叶琛就带着几个小孩儿过来跟陈黎打招呼了。“陈黎,这是徐晓波、陈涛、刘昂;陈黎跟我家是世交哈。”暗地里瘪瘪嘴,父母认识就是世交,这家伙真能吹。介绍的几个小不点儿前世陈黎都认识,徐晓波是最熟悉的,从小到大都跟在叶琛的屁股后面。前世的陈黎与徐晓波一直关系都是淡淡的,若不是因着叶琛的关系,两人肯定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徐父是邮政局的员工,母亲在百货公司。陈黎死前徐已经从收费站跑到叶琛的公司了。其他两个,记得陈涛去了航空公司,刘昂是去了部队的,前世并没有太多的交道。上学的第一天,陈黎就在结识新朋友和无聊听课中混完了钟点。接下来的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