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升棺发财 作者:王老吉(下)

字体:[ ]

 
 
 
 
 
    他好像很厌恶这件事情似的,随手把官方设定集放回了书架上面,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了起来,伸手按住了纨贝勒的肩膀。
    “我问过医生,只要不碰到头部的伤口是可以洗澡的,你泡个澡放松一下吧,住了差不多一个礼拜的医院,也该洗洗了。”
    纨贝勒摇了摇头道:“你先洗吧,你都忙了一天了,身上弄得都是油烟味儿,我妈也真是的,不知道跟你见外。”
    夏无争有点儿诧异,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么窝心的话来,他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房间里自带的盥洗室。
    等到夏无争走了之后,纨贝勒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松了一口气似的,侧耳倾听了一下,听到浴室里传来了水声,才小心翼翼地又从书架上抽出了那本官方设定集,翻到了刺客写真的那一页,眯起眼睛仔细寻找了起来,终于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演员的名字:金文玲。
    金文玲……
    纨贝勒在心里诵经似的默念了好几遍,心里都是甜的,在他的认知之中他们并不认识,好像恍恍惚惚的也曾经听说过这个十八线小明星的一点儿不名誉的花边儿新闻,可是为什么只是吟诵着他的名字就会觉得很幸福。
    “文玲,文玲……”
    他低低的声音重复了几次,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了肾六,点开了自己的渣浪围脖,按下了那个放大镜的图标,搜索着金文玲的名字。
    很快系统就匹配了出来:金文玲,皇朝娱乐签约艺人,目前因为夜店绯闻事件疑似被公司雪藏中。
    纨贝勒看了看那个加V的头像,毫不犹豫地点了关注,很快收到了一条感谢私信,上面很公式化地写着:感谢您的关注,工作方面请咨询我的助理金某,联系电话:182XXXXXXXX的字样。
    纨贝勒试探着发了一条私信,系统显示已经被拦截,看来对方设置了拒绝接受陌生人私信的偏好,这也难怪,就算是个十八线小明星,也肯定是有自己的粉丝群体的,如果不过滤信息的话,一天也不知道会被多少条私信给轰炸了。
    纨贝勒心里虽然这么安慰自己,可是看到屏幕上被退回来的私信图标,心里还是抽痛了一下。
    玉良纨,你这是怎么了?谁给你封的情圣啊,偶然在电视里看见了一面而已,就这么魂牵梦绕的,你是结了婚有媳妇的人,更不用说还是个貌美如花三从四德的媳妇……
    纨贝勒理智上这么想着,就按上了锁屏键,他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要再越雷池,就在他再次打开肾六的围脖界面,想要取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粉丝数量上面多了一个人,点开一看,不出所料,金文玲几乎在第一时间双向关注了自己……
    
    第86章 私信
    
    “那个地方是傀的世界,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东西都会出现在那里,换句话说,那个世界是按照他们的喜好重新洗牌的,即使是圣上你,到了那个世界,也要遵守夏无争的游戏规则。”
    苏杭叹了口气说道,上次纨贝勒趁着夏无争欺身的时候在他身上放了一枚水银钉,那件法宝竟然穿透了三界,跟随着夏无争回到了傀的世界里,所以苏杭才得以看到整个儿平行世界的真面目。
    在那个世界里夏无争竟然桃代李僵,取代了金文玲的一切,还把他塑造成了一个负面新闻缠身,混迹娱乐圈多年却依旧混得半红不黑的十八线小演员,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脸。
    现在因为水银钉的关系,苏杭并不是没有能力把金文玲送到那个平行世界去,可是这样一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心高气傲的圣上就得全盘接收夏无争那个贱婢给他安排的新身份,他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吗……
    金文玲盯着镜子里折射出的平行世界,他看到纨贝勒被夏无争牢牢地控制在手里,虽然他的人生被洗牌了,世家公子,影帝下嫁,外人看去何等风光体面。
    可是他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却常常发呆,脸上的神情就好像一个走丢了的孩子,迷惑而无助,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期盼着什么人可以把自己从这个陌生的地方带走。
    金文玲伸手触摸着镜子里纨贝勒的脸,画面中的他正在看着金文玲的剧照,忽然间他也伸手摸了摸书页上面的他的脸。
    金文玲深吸了一口气,回过头来对苏杭说道:“我知道了,你送我过去吧。”
    ……
    听到夏无争从浴室里出来,纨贝勒很快地锁上了手机,塞在枕头下面,拿起床上准备好的毛巾迎了上去递给他。
    夏无争深看了他一眼,笑着问道:“我放好水了,你去洗吧,需要帮忙吗?”
    纨贝勒摇了摇头,独自走进了浴室里。
    夏无争眯起了眼睛看着他关上了门,伸手就往他的枕头下面探去,摸到了肾六,划开锁屏键一看,竟然还设着四位数的密码。他“啧”了一声,并不敢轻易尝试,又把手机放回了原处。
    纨贝勒这个澡洗得很慢,倒不是他个性温吞,主要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夏无争,他确实漂亮,刚刚洗完澡的样子清爽干净,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可是纨贝勒这会儿却有点儿怕他,就想躲在浴室里永远不出去才好,他不知道该怎样履行一个男人的义务,因为他从刚才开始,心里就一直想着另外一件事。
    直到浴缸的水都变冷了,夏无争也在门外催促了一两次,纨贝勒才不情愿地穿上了浴衣推门出去,他看到夏无争已经换上了睡衣躺在床上,身边空出了一个位置,不言而喻。
    他低头看着剧本儿,清爽的短发已经吹干,眼帘低垂,睫毛很长,随着他读书的动作忽闪忽闪的,哪怕是直男看了也会怦然心动,可是纨贝勒这会儿就好像上刑场一样,三步一摇两步一晃,好不容易才蹭到了床边。
    夏无争抬头看了看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纨贝勒有点儿局促地坐下,与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夏无争也没有见怪,伸手就抽开了纨贝勒浴袍上的腰带,他浑身一哆嗦,好像觉得这个动作很突兀似的。当夏无争看到他浴袍下面已经穿上了内裤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有点儿不自然。
    他还是替他脱下了浴衣,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裤。摸到床头柜上的遥控器,熄灭了房间里的最后一盏灯。
    纨贝勒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受刑似的一动也不敢动,黑暗之中他感觉到夏无争的手摸索了过来,牵住了自己的手,他的手很凉,与温暖的房间显得格格不入。
    “冷……冷吗?”
    纨贝勒觉得自己的舌头都打结了,可是他是他的伴侣,他应该在床上满足他的任何欲望,这就是婚姻的意义,一种约定俗成的社会契约。
    “有点儿。”夏无争很自觉地靠了过来,柔软的身体都缩进了纨贝勒的怀里。
    他动作僵硬地抱着他,总觉得他们的尺寸哪里不对,他觉得自己曾经无数次这样拥抱过一个人,可是身体的触感却略有差别。
    也许是很细微的差别,可是他却好像做了亏心事一样,试探着想从夏无争的身下抽走自己被他枕着的胳膊,不过试探了几下,又觉得徒劳无功,因为夏无争的身体缠他缠得很紧,自己又不能太用力,怕弄伤了他。
    纨贝勒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理智与情感正在天人交战,可是与其他想要控制住自己心猿意马的男子不同的是,他倒是在努力地唤起自己身为男人原本就低人一等的下流的欲望,因为这是他出院之后第一次与妻子同床,虽然身体并不情愿,可是理智上却又不愿意辜负了一直对他不离不弃的枕边人。
    夏无争的眼睛在黑暗之中幽幽地反射着月光,他的手不停地摩挲着纨贝勒了结实漂亮的胸膛,摸他滚烫的腹肌,然后一路向下,非常熟练地摸到了那个地方,握在手里颠了颠,含蓄地笑了一声。
    纨贝勒倒吸一口凉气,挣脱了他的手,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无争,我……”他的眼神闪烁,很努力地寻找着适当的说辞。
    “我可能是一直用药的关系,我没办法……”他的声音之中含混着自责、排斥,和一种莫名其妙的委屈。
    不等夏无争说话,纨贝勒从枕头底下摸出了肾六,系好了自己的睡衣,拿起枕头离开了床铺。
    “我去书房。”
    他逃离似的冲出了房间,留下夏无争一个人在房间里,他的脸上失去了善解人意的笑意,表情怨毒地盯着那扇被关上的门。
    纨贝勒躲进了书房里,有点儿神经质地把门反锁了起来,这个房间原来是他二哥玉良将常用的,后来他出国读博之后就成了玉良纨码字的好地方。
    他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夏无争没有跟过来,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他隐约觉得自己和恋人之前一定有过很美好的回忆,他的身体已经痊愈,身为男性的部分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早晨醒过来的时候还是生机勃勃的。
    他也并不否认夏无争真的很漂亮,气质干净文雅,可是在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他只是觉得他好像一件艺术品,他、残破的女神的雕像、文艺复兴时期油画中带着神秘微笑的女郎,在纨贝勒眼里都是一样的,只是美的象征,他并不希望占有他们,就好像路边的风景,并不足以让白马银枪的少年放弃自己的远征。
    然而他骨子里却又那么渴望爱情,他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急需一个恋人的爱抚和慰藉,可是那个人并不是夏无争……
    纨贝勒叹了口气,把枕头往沙发上一丢,百无聊赖地躺在了上面,他不敢开灯,生怕惊动了隔壁房间的夏无争和一楼的长辈们,就在黑暗之中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又睁开,心里有点儿期待天已经亮了,他发现自己不过是做了一个荒谬没有逻辑的梦。
    反复几次还是睡不着,就在朦朦胧胧的时候,枕边的肾六自己亮了起来,划开一看,渣浪围脖有一个消息提示的红色图标。
    纨贝勒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的心砰砰直跳,若是没有胸骨的遮拦,简直就要跳出腔子外面去了。
    深吸了一口气,点进了私信,是金文玲发来的。
    “玉老师,谢谢您能关注我。”是很公式化,生疏客气的语气。
    纨贝勒下意识看了看时间点,午夜十二点整,这条私信的语气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却选在了一个相对私密的时间段,这是王子爱上辛德瑞拉的时候,在他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褪去了公主的光环,变成贫苦无依的孤女的情况下,依然爱上了她的时候。
    玉良纨最近一直忙着剧本儿的事情,原本有一二百度的假性近视,这几天好像更为严重了一些,他在黑暗中眯起了眼睛,把脸跟手机屏幕贴的很近,私信对话框上面,金文玲的头像依旧亮着,他的表情泠然骄傲,就好像那个被严刑峻法所折磨的刺客一样,仿佛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使他屈服。
    他离着他的头像很近,甚至想亲一亲他的脸,就在他鬼使神差快要那么做的时候,提示音又响了起来。
    “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
    虽然他们不认识,可是纨贝勒却有一种下意识的认知,金文玲不是一个会伏低做小,等不到回应还一而再再而三发信息确认的人,除非……自己在他的心目中是特别的。
    他像个初恋的男孩子那样,双手颤抖地捧着肾六,很迅速地打出了好几行字迹,想了想,又删了一多半,又加进去几句话,又改了好几处标点符号,好像是编辑审稿那样,仔仔细细地通读了一遍,又怕对方等急了,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发送按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