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蛮荒之天命太子 作者:夏祁慕

字体:[ ]

 
 
书名:蛮荒之天命太子
作者:夏祁慕
 
楚昭宇觉得这辈子有亲人宠,有好基友,有萌妹子,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唯一的瑕疵是剧情走向总有点不对。
总在被刷新三观和下限肿么破?!
1,苏爽小白文,甜文,无CP
又名《软萌太子养成记》
2,新文《男神的逆袭》喜欢便先收藏吧~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昭宇 ┃ 配角:楚昭宸,颜锦睿等 ┃ 其它:我有奇怪的金手指,甜宠文
 
 
☆、第一章:出场简直不要太狗血
 
?  月舞盛世707年三月十七日清晨,太阳还未升起,隐约可见天边云霞满天,大楚帝京一片祥和之气。
  朝堂之上,众大臣只觉得他们一向冷静自持的景帝楚景煦今日眉宇间隐约可见焦急之色,因离上朝还有一段时间,众臣不由在下面小声议论,很快,皇后颜城歌要诞下龙儿的消息便传遍大殿,楚景煦听着殿下细小的声音,眉头微微皱起,却并未出声责怪。
  内侍尹卓看着楚景煦难掩焦急的神色,上前一步,说道:“有事快奏,无事退朝!”
  看着众臣欲言又止的样子,丞相沈振国眼神幽暗,对礼部尚书陈轲微微示意,已过中年的陈轲便出列躬身到:“皇上,臣有事启奏。”
  “准奏。”楚景煦随意挥挥衣袖,但眼神却若有若无的掠过丞相,心中冷笑,不过想到他早已安排北野和萧烬在凤倾宫保护,心中也放心不少。
  ……
  此时的凤倾宫则是人心惶惶,从清晨到现在已有一个多时辰,任颜夫人凌若水怎么努力颜城歌腹中的孩子都没有动静。
  “城儿,别急,放松。有娘在,啊。”
  太上皇后苏晴看着颜城歌愈发苍白的脸色,心中不免惶急起来,双手紧握,绕着屏风不停地走来走去,端起案几上早已冷却的凉茶一饮而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淡紫色纱帐内,精致典雅的紫檀木床上,颜城歌的鬓发已被汗水浸湿,摸着肚中的孩子,心中一片暖意,感觉流失的气力慢慢回复。
  太阳渐渐升起,光芒照过大地,凤倾宫内的樱花一时间竞相开放,淡淡的香味随风飘散,粉色的花瓣似乎隐隐有流光,美得不似凡间景色;突然间正殿一片紫光,隐约可听见凤鸣声,天边传来琴瑟声。
  “城儿……再加把力,产道已经打开了……啊,我看到孩子的头了,是顺产,城儿,挺住。”
  苏晴松了一口气,一阵漫长的安静后,伴随着“哇哇哇”的大哭声终于听到凌若水喜悦的声音:“城儿!是个男孩,脉象很稳。城儿,来,你看看……”
  颜城歌看着被抱在眼前的孩子,打开襁褓看了看,眉头轻轻皱起:“怎么真的是男孩……唉。”
  “城儿,娘知道你是不愿意这孩子落入权力争斗,但就算是女孩,难道就能避开吗?男孩子总比女孩子好养活。”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时候襁褓中的婴儿抖了抖。
  “娘,只是……”
  “城儿,如今局势已然这样。沈家现在已经堪比十大家族了,而你这次已经伤及身体根本,玄力仅剩一成,恐怕以后再难……是个男孩,至少在外人看来,我们楚颜两族有了新的继承人,那些大臣们的心思该歇歇了。对你和煦儿都好。”凌若水满眼心疼将颜城歌搂入怀中,轻轻地为她擦拭额头的冷汗。
  苏晴坐在床边握紧颜城歌的手,说道:“是啊。城儿,这皇宫有一个芸妃已经让我不能忍了,难道你愿意看到煦儿再纳妃不成?”
  “母亲……是我魔障了。”
  “城儿放心,这个孩子得来不易,我们都会好好保护,绝不会让十年前的悲剧重演。你放宽心。”
  “城儿,娘先帮你把身体清理干净,煦儿也快下朝了。就麻烦晴姐姐为这孩子清洗了。”
  “好。”
  直到这时襁褓中的婴儿才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
  因为是刚出生的缘故,楚辞并没有睁开眼睛,任谁刚恢复意识便听到母亲说“怎么真的是男孩”都会觉得精神一震。
  楚辞把脸埋进襁褓轻轻叹了一口气,只听说女扮男装这个简直不能太熟悉并且最后肯定会用上的梗!
  没想到轮到他穿越时竟然会出现男扮女装这个梗,万幸没有直接换性别而且现在看来男扮女装也不会用上。
  楚辞确定自己穿越了,但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除了楚辞这个名字外其他的都没有记忆,楚辞猜想应该是因为去世时没有什么执念。
  “恩,面相很像城儿,长大后肯定是个美男子,倒是这双眼睛和煦儿像极了,不免让人看呆了去。来,若水妹妹,你也看看。”
  “果然是煦儿和城儿的孩子,不知道待到长成这帝京多少女子会为之倾心呐。”
  “恭迎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殿外话音未落在床边坐下将颜城歌轻轻揽入怀中,吻了吻颜城歌的额头,眼中全是疼爱之色:“城儿,还好你没事,辛苦你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身子本就未大好,如今又……”
  “阿煦,我没事,只是身体有点虚弱。娘和母亲一直在这里,这孩子也听话,我倒没受多大苦。”
  “那便好。我们的孩子呢?”
  “煦儿你可算还记得你儿子。来,抱抱。”
  楚辞调整了一下身体,这皇帝一看就是个新手,连孩子都不会抱。
  “是儿子?城儿,太好了,谢谢你,城儿……”楚景煦手抖的厉害,将怀中的小团子变换了好几种姿态,然后笑着说,“看上去倒是很健壮的。看来是和城儿你抢食过度了。呵呵。”
  “城儿,我们的孩子……”
  让楚景煦卡壳的原因是楚辞张开眼睛对他翻了个白眼。楚景煦虽然哭笑不得却起了逗弄的心思。
  “城儿,这孩子怎么不哭不闹呢?”
  苏晴和凌若水看着楚景煦难得一见的孩子气,摇摇头,相视一笑。
  “啊!啊!啊!……”
  楚辞非常配合的尖叫了三声。然后感觉抱着自己的手又抖了抖,不由得担心自己会不会掉到地上。这皇帝有点恶趣味啊。
  随着婴儿清脆的声音落下整个凤倾宫静了一静。
  “哈哈哈~”
  “煦儿,这孩子和你真是投缘啊!”苏晴笑着说。
  “老远就听到了这孩子的哭声,哈哈,不愧是我楚青云的孙儿,有气魄!煦儿,还不快将孩子抱出来给老夫瞧瞧。”
  “哈哈哈,长得真像老夫,墨渊老弟,快看看。”
  楚辞偷偷翻了个白眼,虽然婴儿是个远视眼但是楚青云明显就是个糙汉子,还未细想便听到一道低醇的声音:“脉象很稳,看城儿孕期的样子,我到担心这孩子气血不足,看来是这孩子太会抢食了。”
  “哈哈哈,那是,我楚氏子弟哪能连这点本事都没有?!”
  妈蛋,你是在说姓楚的都是吃货吗??楚辞毫不吝啬给了个白眼。
  “小晴,看,我们的孙子,长的多像老夫啊。”
  “你个死老头子,这孩子哪里和你像了?!”
  “煦儿,你可为这孩子想好名字了?今日大家都在,倒是好定夺。”颜墨渊看了眼内殿屏风上的精致的刺绣,将视线转向眼角眉梢都是遮不住笑意的楚景煦。
  “先前倒是有想过几个,但此时看着这孩子却总觉得不大适合。”
  “还需要想什么名字,今日这孩子出生时天现异象,隐约有凤鸣声,明显是帝王之象,便叫宸宇吧!”楚青云说完豪迈的挥了挥衣袖。
  “恩,宸,帝王之居也;宇,天下为吾也。只是这一辈应是‘昭’字辈,而‘宸’是……不如取名昭宇。不知岳父以为如何?”
  “昭宇……确实比宸宇二字要好。那便这么定下来吧。”
  楚辞表示楚昭宇还可以接受。况且没有前尘记忆,那么对于楚辞二字自然不会有很深的留恋,不过倒是可以用作表字。念头转过间,楚辞便接受了自己这一世的名字。
  “昭宇昭宇,这名字好!煦儿,待满月之宴时告知的天下,宇儿便是我大楚皇太子。哼,这次我倒要看沈振国那老匹夫还有什么话说!”
  楚昭宇表示惊呆了。满月就成皇太子是不是太拉仇恨了?千万别!
  “是啊,煦儿,这可是我们楚颜两家的血脉啊,依城儿现在的身体恐怕再难怀上,所以,宇儿定要是太子。”
  奶奶您就不要再神助了啊!求不要啊!
  “爹、娘,放心吧,我和城儿的孩子当然要得到最好的。”
  楚昭宇:太子之位就这么轻易的决定你这个皇帝真的合格吗?对这个刚出生就拉满了仇恨的世界绝望了。再见。
  “煦儿,你能这么想我们便放心了,城儿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这孩子,我们先带回颜家吧,等满月宴再送回来。”
  楚景煦正要回答被内侍的跪问声打断。
  “皇上,芸妃娘娘在殿外等候,不知是否宣进来?”?
 
☆、殿下拉的一手好仇恨(二更)
 
?  楚景煦眼中闪过一丝幽暗,看了眼内殿纱幔后的人,刚抬步向外走去就听到苏晴带着嘲讽的声音响起:“尹公公,宣进来吧,本宫倒很是好奇这芸妃又有何事非要在这时候来凤倾宫。”
  感受到母亲的不满,楚景煦唇角勾起一抹苦笑,但还是走到上座坐下。
  沈芸烟一袭海棠红的宫装,肤如凝脂,一双翦水瞳中流光宛转,使得整张脸妩媚而娇艳,盈盈走来,如春风拂袖,只不过殿内却无人观赏她的美貌。
  沈芸烟看到殿内的人,面上闪过惊讶,竟然连太上皇都来了,但还是快速收敛情绪跪下行礼。
  楚景煦端起茶,轻抿一口,看向跪在殿下的人,语气平淡:“平身吧,芸妃有何事?”
  沈芸烟站起身恭敬的说:“回皇上,臣妾新酿的桃花酒今日开封,本打算请皇上和姐姐一起去品尝。正巧听闻姐姐诞下龙儿,便带了一壶过来,这桃花酒有活血润肤之效,倒是正适合姐姐。”说完便见一名着绿色宫裙的女子端着盘子跪下行礼,精致的白玉壶中便是桃花酒,一时间,殿内清香四溢。
  苏晴眼中闪过了然,让身旁的宫女接了下来,笑着说:“哦?芸妃倒是有心了。只不过皇后刚诞下皇子,身体不适,不宜饮酒,这酒就给我这老太婆罢。”
  沈芸烟袖内的手紧紧绞在一起,没想到颜城歌诞下的竟然是皇子,而且看皇上也很喜欢,那她岂不……心思流转,沈芸烟露出得体的笑容说:“姐姐诞下了皇子?呵呵~恭喜皇上,这真是我大楚之福啊!不知臣妾可否看一看大皇子?”
  苏晴让身旁的侍女将孩子抱给沈芸烟,殿内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苏晴到不担心沈芸烟会使什么诡计,不过沈芸烟的心理她多多少少都能猜到一些,颜城歌怀孕以来的身体状况极差,苏晴甚至都担心不能顺利产下孩子,更想过若生的是公主便瞒天过海当皇子养大,没想到上天保佑,不仅母子平安,而且真的是皇子。所以沈芸烟会怀疑孩子的性别到无可厚非。
  沈芸烟满脸笑容的接过孩子,身子往前微微倾了倾,心中讶异孩子分量这么沉,感受到落在身上的几道视线,眼中闪过恶毒与怀疑,细长的手指看似轻抚婴儿的脸蛋,实则已探到襁褓中,由于已是春天,这襁褓只有两层薄薄的锦缎,加上她身着宽袖的百褶裙,更是很好的挡住他人的视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