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派重生计划 作者:青色的鱼

字体:[ ]

 
    【文案】
    杜阮廷是个反派,还是个被男主坑死的反派。
    重活一世,杜阮廷决定在男主霸气侧漏之前把他干掉。
    然而,复仇之路似乎有点不顺——
    #恐女症反派伤不起#
    #圈养在身边的萌小弟变成男主了肿么破#
    #男主非要和我谈恋爱#
    祁凛:我想让你给我生好多好多孩子!
    杜阮廷:呵呵。
    本文重点:
    忠犬腹黑攻X孤僻狠毒受,反派重生到同人小说和“仇人”相爱相杀的故事,后期有包子情节
    内容标签:重生 仙侠修真 系统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阮廷,祁凛 ┃ 配角:段之淳,齐非连,杜阮云,黄谛,小白龙 ┃ 其它:重生,反派,相爱相杀,黑化
    ==================
    ☆、
 
第001章 -重生是为了报复男主
    黑鞭从胸口穿过,溅出一片血花。
    杜阮廷死死地盯着眼前的黑衣男子,眸中尽是不甘。
    黑衣男子嗤笑一声,道:“就凭你,也敢与我争权夺势。如今我赏你一个痛快,你也不枉此生了。”
    杜阮廷嘴角动了动,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失去了意识。
    黑衣男子抽出黑鞭,不再看地上的那具尸体,转身离去。
    一个米分衣的女孩从山石后跳了出来,美目中还带着一丝恐惧,娇羞地依偎进了黑衣男子的怀中。
    黑衣男子嘴角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脸上尽是满足。
    ******
    黑暗中,一双白皙的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点击鼠标,关闭了《麒麟魔尊》的小说页面,露出了终点小说网的首页。
    食指轻敲下巴,嘴角忽而弯起一抹邪恶的笑容。他新建文档,在第一行打下了一排字——[麒魔同人]邪魅反派:腹黑男主你别跑。
    ******
    杜阮廷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从小便被家族抛弃,误入魔道,待他小有所成之后,又被一个所谓的正道新秀盯上。自从遇上了那人,他的人生便成了一个悲剧——被抢去未婚妻,被在众人面前出丑,甚至是被诬陷断袖,在被对方坑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他终于被坑死了。
    可是,既然他已经死了,为什么现在还能有知觉呢?
    【欢迎来到[绝世反派养成系统],恭喜杜阮廷先生成为本系统的第一位宿主。】
    【本系统由[搞基王道同人万岁部门]诚信出品,为第三代试验品。在本系统帮助下,您可以成功成为一名阴险毒辣鬼见鬼逃的反派。】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杜阮廷不得不睁开眼。
    他这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未知的奇异空间——整个空间混沌一片,只有面前的两扇门是能够看得见的,一扇写了农场,一扇写了药室。
    不等杜阮廷多想,那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鉴于宿主的本体已经消亡,请选择穿越或者重生。】
    杜阮廷眼眸中寒光一闪,据他所知,穿越就是前往另一个时空,而重生……顾名思义,就是再活一次!杜阮廷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决定了,他要重生!
    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反派养成系统究竟是什么东西,又是什么来历,但是只要能回去,只要能找到那人报仇,他宁可米分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我选择……重生!”
    一阵晕眩袭来,杜阮廷失去了意识。
    杜阮廷从寒冷中醒来,猛然打了一个喷嚏。
    冷冽的寒风让他忍不住直打冷颤。
    杜阮廷想要揉揉发痒的鼻子,却发现自己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他吃力地撑开眼皮,入眼一片白茫茫,四肢已几乎没有知觉——自他到达剑尊级别之后,有多久没有如此孱弱的感觉了?
    不等他多想,一个熟悉的女声哭泣着靠近。
    “老爷他怎么这么狠的心,少爷你好歹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杜阮廷认出了这是照顾了他十四年的乳母刘婶的声音。
    可他还没来得及有力气做出回应,便再次昏迷了过去。
    杜阮廷觉得自己躺在一片软绵绵的白云上,随着微风起伏波荡,身上没有一处不是火辣辣地疼着,又热得有些难以忍受,却没有力气抬起哪怕一根手指。
    迷迷糊糊间,刘婶的声音再次从不远处传来。
    “大夫,你到底看的怎么样了?少爷他有没有事啊?什么时候会醒?他都已经烧了一天一夜了,真的不会有事吗?”
    刘婶一连串的问号让杜家的御用老大夫头疼不已,捋着胡子无奈地叹息,“刘婶,我知道你关心少爷,可你还信不过我老胡吗?虽说少爷先前被老爷鞭打,又在雪地里跪了一个小时,现在发热也只是把寒气发出来。待少爷服下老夫配置的药,再休息几天,保管又生龙活虎的了。”
    杜阮廷闻言,也不禁在心底赞同。
    是啊,鞭伤和发烧在他前世的确算不了什么。虽说现在他的体内剑气还不是很充沛,恢复起来可能会慢上许多,却也不是什么严重的大伤。就凭杜家药剂世家的地位,他是怎么也不会轻易病死的。只是……他被杜岳峰毒打?
    那段几乎要被他遗忘的记忆再次被勾起。
    这一年,他十四岁。从小不被父亲重视的他不知多少次被同父异母的弟弟杜阮云戏弄,这是他第一次反击,第一次用毒,却被对方恶人先告状,遭到了杜岳峰的毒打。在雪地里跪了一个多小时,被刘婶救起后却又因杜岳峰的态度而没能用上好的药材,从此落下了病根,再也无缘剑者巅峰。
    杜阮廷有时候在想,杜岳峰到底是有多恨他?
    他从小顺从,从不叛逆,并且天赋异禀,十四岁就臻及大剑师巅峰,比起杜阮云这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败家子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可是杜岳峰就是不喜欢他,甚至说讨厌他。
    从七岁不让他入学剑灵学院开始,他们之间的父子之情就在被不断地消磨,直到十六岁杜岳峰对他起了杀心,他不得不逃往魔域,杜阮廷才明白,他之前十几年所眷顾的父子之情,简直就是个笑话!
    现如今他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是断不会再被杜岳峰毁了他的一生的!
    然而光有雄心壮志却是不够的。
    杜阮廷深知自己如今的处境。他受了重伤,却不会得到上好的药材治疗,想要完全恢复,必须用上特殊的手段。
    杜阮廷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偷。
    作为杜家的长子嫡孙,虽然不受宠,但是该知道的还是能知道一些的,比如说……药材放置的地方。他前世擅毒,自然也知道如何炼制药物,如今最大的问题就是,虚弱得连床都不一定下得了的他,要怎么去隐秘的药材室偷东西?
    杜阮廷突然想起了重生前听到的那个声音。
    他不知如何进入那个空间,只得在脑海中不断冥想,虽然是抱着一试的态度,竟然真的成功了。看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两扇门,杜阮廷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
 
第002章 -炼药是为了报复男主
    经过了一夜的修整,杜阮廷总算恢复了些许元气。
    昨天他走进了那扇名为药室的门,收获着实不小。药室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八个炉鼎,每一个下面都燃烧着一味火焰,仿佛生生不息永不熄灭。而不远处的架子上还摆放着不少的书籍,记录的全都是药方和丹方,连曾经失传的也有。
    而后他又走进了所谓的农场。走过那扇门,内里竟然真的是一片广阔的田地,周围还有不少茂密的树林。农场的地里长着几株已经成熟的药草,树林里竟还有年幼的魔兽在奔跑。
    杜阮廷霎时惊喜不已。
    虽然他没有找到想要的丹药,可是这农场里目前有的几株草药正是他所需要的。
    他的一身伤说轻不轻,说重也不是十分严重。换了普通人,可能十天半个月都下不了地。可对于修炼剑气的剑者来说,却是只要有药就能很快恢复得了的。自然,他所需要的那几味药,虽然珍贵却也并不罕见,主要是用来修复那些被寒气侵蚀的经脉的。所以,他很快从那片药草地中找出了自己所需要的五味药草,而后进入了药室。
    有了前世的经验,杜阮廷很快就炼制出了一瓶二十颗的药。
    杜阮廷的意识回归到现实,感觉到自己手中拿着一个药瓶,才终于确定刚才的一切不是梦境——他竟然真的拥有了一个宝物!
    他吃力地抬起手臂,送了两粒药丸到口中,分泌了些许唾液将其咽下。
    不出一分钟,一股热流便从气海涌出,蔓延至全身的经脉,让杜阮廷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不过杜阮廷也不敢懈怠,他趁此机会,将剑气修炼了两个周天,欣喜地发现自己体内的剑元外围的紫色光圈竟隐隐有变向紫红的趋势,相信再过一两个月,他就能晋级剑将。
    喜悦之余,浓重的疲惫也让杜阮廷在这十多年来的第一个笑容中沉沉睡去。
    杜阮廷一直睡到次日中午才自然醒过来。
    还未睁开眼睛,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阵他熟悉又厌恶的女声。
    “哟,这都几点了还没起呢?不愧是杜家大少爷,才在雪地里跪了多久就变得这么娇弱。不过也是,据说没有亲娘喂养长大的孩子都会比平常人娇弱些,倒也是怪不得他了,呵呵呵……”
    任惠的声音让杜阮廷内心的火噌的一下子就起来了。
    毋庸置疑,他恨这个女人,比恨杜岳峰还要恨。
    若不是这个女人,他怎么会连进入剑灵学院学习的机会都没有?若不是这个女人,他怎么会误入魔道,背井离乡?若不是这个女人生的好女儿,他又怎么会被那人重伤,死不瞑目?
    他悲剧的一声,这个女人就是始作俑者!
    杜阮廷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跳下了床,也不顾自己期间因为虚弱而摔倒的两次。他蹭的拉开房门,一双黑眸死死地盯着任惠。
    刘婶的愤愤不平也被突然跑出来的杜阮廷给打断了,她慌忙地扶住有些站不稳的杜阮廷,担忧道:“大少爷,你出来做什么?”
    杜阮廷不答,眼神一动不动。
    任惠被盯得后背有些发麻。
    她不由得想起了十四年前,那个女人看她的眼神,好似毒蛇盯上了猎物……这两人不愧是母子!
    任惠只是个普通人,她治不了杜阮廷,可她背后撑腰的人却治得了。杜阮廷的眼神让她极不舒服,她当下冷笑一声,色厉内荏道:“你不愧是你娘的好儿子,你们的眼神都是这么的让人恶心。”
    任惠对他母亲的谩骂让杜阮廷的瞳孔猛地一缩,紧紧握住了拳头,却始终忍着没有动。他知道,自己不能冲动,他如今的身体可经不起二次折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