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咱们走着瞧 作者:沐湫/风定打叶生

字体:[ ]

 
 
书名:重生之咱们走着瞧
作者:沐湫
 
林启明重生了,身体换了,被XXOO了,女朋友跑了,好基友歪了,还能再悲催一点嘛?当然必须一定啊!这是一个纯良邻家少男被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无情伤害,终于醒悟要奋起反抗的时候,故事却已经end的故事。
如果出现反自然反科学反人类欢迎和俺讨论。
1V1√
HE?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启明、封刀 ┃ 配角:封戈、楚昊、孙立常 ┃ 其它:重生、情有独钟
 
 
 
☆、浴猪重生
 
?  12:00。
  上海市市立医院某单人病房。
  室内很安静,飘散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白色的地板,白色的墙,白色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惨白的少年,大半张脸都被氧气罩盖住,身上盖了一层薄薄的白色被子。病床左边的台子上摆着一台心电图机,对面的墙上挂了一台27寸黑色液晶电视,右边的软式靠椅上坐着一个黑西装的男人,头上抹了厚厚的发胶,手上戴着一块劳力士金表。此人名叫劳力士,正在环手低头打瞌睡。
  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发出连续的滴滴声。劳力士被惊醒,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喷嚏。
  心电图又恢复正常的波动。
  劳力士站起来伸展四肢,瞥了一眼尚未苏醒的少年,拿起遥控器。
  12:10。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则新闻。
  主播正襟危坐,“上海市黄浦江松江段水域大量漂浮死猪的情况,本台正在做跟进报道。请导播为我们连线现场记者。赵蕊你好,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吗?”
  一个眉目清秀,头发及肩的女子出现在画面正中心,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浸湿。
  “主持人,你好。”
  声音甜甜的,透着一丝胆怯,想来还是新手。
  远镜头看,现场环境很恶劣,死猪漂浮在江面上,已经发黑,散发阵阵异味。
  “昨夜下了一场暴雨,水位提高,水速加快,漂浮聚集的死猪数量明显增多。”
  赵蕊正准备引导镜头拉近,突然发现了不寻常的情况,记者的敏感使她当机立断,暂时不能拍!
  连线切断。
  “可能是器材出现问题,现场连线结束。我们回到演播室,通过刚才的现场连线,可以看到此次事件.....”
  劳力士关了电视,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年头真是什么破事都有。”
  他坐回椅子,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12:20。
  劳力士转过椅子,面对病床,无奈叹息,无奈再叹息,“兄弟,哥们早上到现在就吃了两个包子一碗豆浆,跟你耗到现在早就饿了。老大说了,除非你醒,否则哥们就得在这守着。你是死是活给个明白话,哥们跟这瞎耗也没啥意思,是不?要不这样,咱们商量一下,凑个整,12点半。到了点,要是不醒,哥们就掀罩子。别怪哥们无情,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能耽误哥们吃饭不是?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现在倒计时。”
  “还剩最后十秒。”劳力士的手已经伸向了少年氧气罩,两眼发光,报起数来颇有顿挫感,“五、四、三、二、一!”
  电光火石间,神智回到大脑,林启明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大口喘气,胸口像灌石般生疼。?
 
☆、磨枪霍霍
 
?  劳力士收回手,一脸震惊,“这也忒准了!”赶紧拨通一个号码,“老大,醒了!”
  封刀挂了手机,握紧拳头,手背青筋暴起,无辜的手机被捏碎,扭曲的金属外壳躺在地上。出了门,开着黄色法拉利,一路火急火燎。封刀咬牙切齿,“小骗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一脚踹开病房门,劳力士和小骗子两个拉拉扯扯。劳力士吓得直哆嗦,看封刀的眼神就知道眼前情况对自己相当不妙,一脸无辜,“老大,他疯了!”
  林启明和劳力士说了一大通,劳力士看他的眼神却越发惊恐,听劳力士喊老大,知道正主来了。
  林启明松开手,微笑着,缓缓走到封刀跟前,友好的伸出右手,见封刀没什么回应,尴尬道:“你好,我是林启明,谢谢你们救了我,医药费方面我会尽数偿还。请问有纸笔吗?我可以写下我的联系方式。哈哈,没有没关系,我随身带着的包里有。请问我的包在哪里?没有包也没关系,手机可以借我打个电话吗?”他还是有点不舒服,说完这一大通话,太阳穴突突的疼。
  封刀早已见怪不怪,眯着眼,凑近打量,“你小子究竟有几副面孔?”小骗子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只不过眼神变了,以前是害怕中狡黠,现在是纯粹干净,透彻发亮。还带着满满的疑惑,在封刀看来这疑惑肯定是用演技装出来的。
  眼前这人西装革履,生的很好看。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身材高大,自带一股子盛气凌人的一股压迫感。林启明打第一眼看他就觉得他不像好人。
  “带走。”
  劳力士二话不说,上前扳过林启明的手。
  “先生,不好意思,你可能认错人了。”
  “下次记住行骗的时候把姓换掉。”封刀一说完,转身朝外走。
  “先生,我并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林启明左一个先生,右一个先生,显然没有弄清楚情况,他以为自己失足掉下黄浦江,被人救了在医院醒过来,好好道谢,偿还医药费就可以离开了。但是为什么他要被人粗鲁的带走?
  林启明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变了,比以前清朗许多,他以为是被水呛了嗓子,根本不会想到他重生了。他本尊此时正在黄浦江里和一群死猪泡着,成了一具浮肿看不清长相的浮尸。
  医护人员一见封刀自动脸贴墙面窃窃私语,当没看见,以特殊的形式恭送煞星。
  林启明扒拉着车门,“先生,你怎么能不讲理?”
  封刀毫不客气一脚踢到他的屁股,林启明的头砸在真皮座椅上。头没事,但屁股疼。他摸索着想要开车门。
  
  “再乱动,老子废了你!”封刀面色阴狠,跟后坐了进来,林启明抖着嘴说不出话,他怕了。
  车子停在了市中心的某栋高级公寓前。林启明和赵蕊以前路过这,那个时候赵蕊挽着他一脸向往,憧憬将来能住在这里。林启明简单的盘算了一下,这里的房价八万一个平方,他的工资小半年才能买一个平方,如果赵蕊少买最好不买各类名牌,他再努力多办点辅导班,或许10年后他们能够首付。林启明委婉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赵蕊一听,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林启明当时不懂,再次来到这里脑中一片清明,赵蕊想要的生活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他给不了她想要的。
  林启明被拖出车子,拽进了电梯。一定发生了什么误会,他觉得很有必要再解释一下,“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或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封刀不耐烦道:“翻来覆去就这一句,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认识你就行。”
  电梯到达顶层,封刀刷卡开门,一脚把林启明踹进玄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趴在地上的林启明看到地板反射出的自己的脸,惊呆了,这不是他。
  他爬了起来,捏捏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
  封刀挑眉,“小骗子,你究竟耍什么花样?”
  林启明很不淡定,但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多年的社会经验让他能够很好的应对突发状况,目前的局面解释清楚误会才是最重要的。他深吸一口气,声音还在不住的颤抖,“先生......我接下来的话听起来可能匪夷所思,但的确是事实。我原来不长这样,在我失足落水之后可能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我的脸被换了,身体也被换了。所以......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与你之间的恩怨不该由我来承担。”
  封刀饶有兴味看着他不说话,半晌哼笑一声,“你脑子坏了是不是?”
  林启明有些着急,“先生,讲话要讲道理,你不能全凭自己所想否定我说的话。”
  封刀笑了,“你要道理,好,我给你道理。”麻利的上前扒林启明的裤子,他穿着的病号服是松紧裤,一扯,露出一半屁股。封刀狼眼放光,起了反应,小骗子真是尤物。
  林启明一脸惊恐,“你干嘛?”
  “你说我干嘛。”
  “我是男人。”
  “我长了眼。”
  同性恋三个字蹦出脑海。
  林启明哆嗦着连连摆手,步步后退,“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先生,有话我们好好说。”
  行动说明一切,封刀抽出皮带,有节奏的击打着,微笑着。
  林启明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威胁道:“你再靠近,别怪我不客气。”逼急的绵羊也是会拿头顶人的。
  封刀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重。
  林启明扔出烟灰缸,推开封刀,大步朝门口跑。
  林启明不按常理出牌,扔烟灰缸缺了准头,封刀估摸错了方向,这一下歪打正着,擦封刀眉角而过,破了块皮,封刀怒了。
  林启明碰到门把手,他仿佛看到彼端的光明在召唤。封刀猛的把林启明拦腰一抱,往地板上里一扔,然后屈起一条腿抵在他身上以防他逃跑。
  光明趋向黑暗......
  “你他妈敢拿烟灰缸砸老子!”
  林启明乱踢乱蹬,封刀压住他的双腿,朝他的肚子就是一拳,这一拳用封刀三分力气,却要了林启明半条命。
  林启明捂着被狠狠踢了一脚的肚子,吃痛道:“先生......有话好好说,不要动粗。”
  封刀怒道:“老子跟你无话可说。”
  扒了裤子脱褂子,封刀嫌太麻烦,用力一扯,林启明给剥了个干干净净,虽然不是自己的身体,但是意识还是自己的。林启明疼的打颤,脑门往封刀胸口砸去,封刀毫发无伤,他倒疼的眼冒金星。
  封刀又给了他一拳,这下林启明彻底失去反抗的能力。
  急不可耐,磨枪霍霍向沟壑,封刀进去的时候。林启明睁大了眼睛,晕了过去。
  封刀爽翻了,苦了林启明,他又被送进了医院。封刀下手没个轻重,林启明除了多处软组织挫伤,肠壁出血内脏也没少遭殃.外伤内伤一应俱全。
  看急诊的还是李医生,短短三天他们已经见过两次面。
  第一次是酒精中毒,福大命大,幸好没事。第二次情况不妙,得送手术室。
  “你是他什么人?”
  “男人。”
  “……”
  “同意书需要直系亲属来签。”封刀一把抢过签上自己的大名,“我签,我负责。能治就治,死了不找医院。”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医生也不好说什么了,眼前这位明显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
  李医生埋头写病例,一边说道:“这次醒了,也得修养个把礼拜。修养期间,不要发生xing生活。”
  封刀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沉默了半晌,才说:“你们这谁能看脑子?”
  “神经外科,挂号出门左拐交费。不谢。”
  “他醒了,直接送那,看看是不是头次喝酒把脑子喝坏了。”
  “......”
  劳力士吃完午饭,坐在饭馆里悠闲地剔牙,老式大屁股电视机,图像画质不佳,声音却大的可以:打捞人员于黄浦江捞上一具男性死尸,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有效身份的证件。据现场法医估计,此男子在25周岁左右......
  “还让不让人吃饭了,换台!换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