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喜欢的人是超级英雄 作者:domoto1987(下)

字体:[ ]

 
 
 
 
 
☆、第五十一章
 
51.
    说完话,柳纹擦过两人,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靠靠靠靠,早知道一号体的那里被设置了那种功能,他死活也要搞一个一模一样的!都怪罗梦海当时瞒着他,根本没告诉他还能把配置体设置出那么高端的生活技能。
    罗梦海是怕他太大太厉害把他艹晕吗?
    “你别再给柳纹做危险的事情,大不了……现在这样就现在这样呗。”潘小老板慢吞吞地把夏佐的衣服给合上,虽然很纠结,但他还是更担心夏佐的人身安全:“再说我大哥说要你二十四小时跟着我,可没让你偷偷跑出去干别的。”
    “他告诉你了?”夏佐温柔地摸摸潘升的头。
    “?哦,对啊。”潘升反应过来夏佐说的是说他和柳纹的交易这事。
    夏佐笑道:“没事。只不过是些小角色,对我来说这笔交易很划算。”
    “可是我很担心诶。”潘升问:“他要你给他做多久的事啊?”
    “看心情。”
    “哈?”
    “看他的心情。”
    “靠——他会不会在耍你啊!”什么鬼?看心情?
    “不会。”夏佐低头看着潘升,眼里流淌出柔和却让人内心坚定的光芒来:“放心。”
    潘升可纠结了。
    他这辈子没怎么和人交往过,传说中的温柔宠溺攻他也没遇到过,虽然他常常都会幻想被人、严格地说,是被明睿捧在手心里甜出水的那种感觉。
    他当然是喜欢的,明睿私底下是外冷内热的类型、还是内外都温柔的类型,或者是只对特别的人温柔的类型……不管哪一种他觉得自己都会喜欢。
    那只是因为,当初他也错把崇拜当成爱恋。
    自从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夏佐后,潘升才知道真正地、恋爱一样地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而这一次夏佐从霸道的无耻之徒变成了温柔体贴好男人,潘升却突然发现,并不是每一种类型的“夏佐”都会让他心跳不已、让他偶尔气恼、偶尔羞耻,却又常常心跳加快,甜蜜而很是欢喜。
    此时夏佐就在眼前,潘升抬头看着对方英俊无双的脸,心里有点堵。
    这个男人又帅又强大,还会为了他而拼尽一切,世界还能找得出第二个完美而只属于他的存在吗?
    可是,他却偏偏没法迫使自己像以前那么喜欢他了。他努力地试过,他以为只要是同一个人他就可以。但是,内心的感觉永远骗不了人。
    怎么办啊。潘升愧疚地想,他真的对不起这么好的夏佐。
    男人的笑里有温柔如水,他也许不知道潘升在想什么,只是又摸了一把潘升的头,而后扫了一眼茶几,说道:“剩了那么多,要继续吃吗?”
    “吃。”潘升说,“你辛苦了,你多吃一点。”
    潘升转身朝茶几那边走。
    “嗯。”男人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头顶几根乱翘的呆毛,眼中的笑意轻轻地流走了。
    潘升虽然被勒令住院,但其实他屁事没有,下午他的头还痛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好了起来。
    傍晚医生又过来给潘升检查了一遍,晚上潘升和夏佐挨着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他觉得有点无聊,刚想说下楼去转转,刘南晨突然电话来约他玩。
    “玩什么玩,我在住院。”潘升没好气地说。玩个毛线,他都不能出医院的大门。
    “住院?!”刘南晨立刻抬高了声调:“你这是咋了我的升儿弟弟?没啥事吧?”
    “没事,”潘升哼道:“还不是我大哥非要我在这呆着。”
    听到潘升没事,刘南晨顿时放下了心,笑嘻嘻地问:“要哥来看你吗?”
    “……”潘升想了想:“要不你过来,我们打麻将。”
    “行啊,哥我正好报前一次的仇,今晚非得赢你个内裤都不剩。”上一次刘南晨跟潘升打牌输了个精光不说,潘升几个人让他脱衣服抵债,最后他脱得屁股凉飕飕的,还是潘升好心地给他留了条内裤。虽然如此,潘升却又拍了他不少只穿内裤的照片“以作纪念”。
    你说这仇他怎么能不报呢?
    潘升冷笑道:“来啊,谁怕谁?”
    “那我跟茂儿一起过来看你啊,你再叫个人。”刘南晨挂了电话就去约罗小茂,潘升对正在给他削水果的夏佐说:“待会儿我们打麻将,你得跟我联合起来对付刘南晨那混蛋啊。”
    夏佐抿嘴一笑:“你这不是作弊吗。”
    潘小老板马上教训起夏佐来:“你老实别人才不会老实呢,刘南晨和罗小茂肯定想联手整我。他们想看我脱光出糗,我怎么能如他们的愿?放心,我的技术很好的,你只要配合好我就行。对了,你会打麻将吗?”
    夏佐把切好的一瓣苹果塞到潘升喋喋不休的嘴里,说道:“为了不让你被人看光,我怎么能不会打麻将?”
    不过等上桌子的时候,阵容却变成了潘升、刘南晨、罗小茂跟柳纹。
    原本潘升刚刚和刘南晨约好不久柳纹就来了医院。
    听说要打麻将,柳纹说:“我做牛郎的时候号称我们店里的雀神,打麻将这种事怎么能少了我?”
    柳纹夺走了夏佐手里给潘升削的果子,咬了一口对潘升说:“要让他们脱光?我帮你就是了。”
    于是潘升和柳纹对视一眼,各自阴险一笑。夏佐看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一会儿刘南晨跟罗小茂就到了医院。
    看到柳纹居然在,刘南晨站在门口大大地真惊了一下。潘升跟柳纹怎么……
    “你们还真的搞上了啊?!”刘南晨指着柳纹大叫。他刚问完,却发现夏佐好好地坐在病房里呢。听到他这么一问,夏佐立刻把眼神射向了他。
    “你胡说八道个屁!”潘升骂了声“艹”,把刘南晨拉了进来。他都愁死夏佐的事了,哪有心思出轨!
    刘南晨卷起袖子,磨刀霍霍向潘升:“今晚只脱衣服不给钱,脱光了就喝水。”
    潘升傲慢地竖起中指。谁被脱光还不知道。
    最后四个无耻之徒坐上了临时搬到病房里的麻将桌。
    第一圈摸牌,刘南晨羡慕地咬咬牙盯潘升:“vip病房就是好啊,弄得跟豪宅似的。”
    潘升“呵”地一笑:“瓜了吧唧,这不叫vip病房,这叫总统病房。”
    他这房间比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还豪华,整个房间还都是加固过的,连玻璃据说都是最先进的防爆防震玻璃,外边看起来没什么特别,走进来一个金碧辉煌,床也是双人床,一切生活设施齐备,哪里像是病房。
    这病房一个高档,就算是刘南晨这种见过不少世面的也叹为观止。
    刘南晨说:“好好,你们城里人会玩,我乡下来的只知道vip而不知总统。”
    两人还欲斗嘴,坐在潘升正对面的罗小茂突然兴奋地大叫:“我擦擦!我这是——天胡啊!!”
    罗小茂把手里的牌一推,潘升不可置信地凑上去一看——还真是天胡!
    “……”
    潘小老板不情不愿地脱了最外面的围裙。幸好他英明,之前就穿了无数层在身上。
    刘南晨恨恨地说:“第一手天胡,后边肯定输得妈都不认识。”
    柳纹优雅脱掉外套,再随手一扔:“脱衣麻将就是要脱得多才有意思。”就是脱个衣服柳纹也气场强大,他再赠送一个魅惑一笑,看得另外三人齐齐吞口水。
    潘升以为第二轮才是征战的开始,凭他高超的技艺,加上柳纹的配合,他一定可以再次让刘南晨脱个精光。谁知道今晚他的运气简直倒霉到了姥姥家,就是柳纹中间不断地放水,给他创造胡牌机会,竟然也没能挽救潘升一路输光的命运。
    潘升终于只剩了一条四角裤和里面的骚包内裤。
    柳纹盯着潘升白嫩嫩的小肌肉: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潘升觉得不能再脱了,不是他怕被看,而是他要是成了第一个被脱光的人那多丢脸啊。于是潘小老板不加犹豫,在下一轮开启之前捶着桌子一跳而起:“夏佐!给我报仇!”
    “靠你这是作弊啊,哪有两个人上的,要上也得脱光之后上啊!”刘南晨出手阻拦换人。
    “我是病号,你要怎样?”潘升蛮横地离开了麻将桌,刘南晨和罗小茂咬牙切齿却无能为力。
    夏佐没有拒绝潘升的要求,他从背后的床上捡起了潘升的衣服,招招手:“那你先把衣服穿上,别感冒了。”虽然开了暖气,然而一会儿捂一会儿脱特别容易感冒。
    潘升“嘿嘿”地笑着,乖乖地走到夏佐跟前。夏佐伺候潘升把衣服穿好,而后就代替潘升上了桌子。
    夏佐坐下来说:“抱歉,他就是这么任性。”
    “你这表情哪里像抱歉?”柳纹看了夏佐一眼,然后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继续吧。”
    不过夏佐的手气也不太好,第一圈拿了一手超烂的牌。
    潘升坐在夏佐身侧快要把银牙咬碎,他和夏佐的运气怎么都这么烂……
    就在潘升郁闷得很的时候,夏佐不经意地抬起头看了看窗户外。
    “咦?”夏佐不知是看到了什么,他突然蹙了一下眉头。另外几个人不知所以,不约而同地转头朝向了窗户的位置,就连潘升也疑惑地看了过去。
    “怎么了?什么东西?”
    他们看过去,外面是一片黑乎乎的,再来就是灯光点点,什么都没有啊。
    “没事,也许是我看错了吧。”夏佐笑道,而后他开始低头理自己的牌。
    潘升回头看夏佐打牌。
    “咦?!”望着夏佐跟前的牌,潘升捂嘴大叫。
    “叫什么啊,你们俩一惊一乍的烦不烦。”刘南晨挥了一下手:“去给哥倒点水,少叫。”
    潘升说:“靠!”
    然后他偷偷摸摸地赞赏地看了夏佐一眼。正巧夏佐也回头看他。潘升对着夏佐笑得格外灿烂。就趁着他们都齐刷刷去看窗户的那一刹那,夏佐竟然换掉了好几张不要的牌。
    夏佐这么不老实,潘升很是欣赏。
    潘升起身去给其他人添水,轮到给柳纹倒水时,柳纹转过头,给了潘升一个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眼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