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门越来越小[快穿]+番外 作者:西西特

字体:[ ]

 
    书名: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
    作者:西西特
    【文案】
    ——攻略悲情系列——
    陆慎行被系统选中,在一个个世界穿梭,去改变他人的悲惨命运。
    同时也获得一扇门,可以尽情在门内游玩。
    但某一天,陆慎行发现获得的门越来越小,他感受到了来自大世界的恶意。
    本文主攻,主攻,主攻,无反攻!!!!!!!
    一对一,受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作者丧心病狂,逻辑死,口味重,神转折,一生爱狗血,节操从来么有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慎行 ┃ 配角: ┃ 其它:主攻,快穿,系统,西西特,不HE你打我!
    晋江银牌推荐:陆慎行是个阔少爷,随心所欲惯了,小日子过的舒坦肆意,直到一天莫名其妙被一个自称是系统222的东西选中,开始了无私奉献爱心,拯救悲情主角的漫长之路。在一个世界又一个世界的穿梭,陆慎行发现他每次的任务目标身上都有共同点,熟悉的悸动牵引他发觉到所有目标都是同一个人。他和那个人的故事还在继续,离结束还早,至于结局,他也很期待。
    本文剧情随着主角陆慎行的奇妙旅程一路发展,整个叙述推动流畅自然,语言幽默风趣,字里行间都流露着真实的情感,作者用直白简练的文笔贯穿全文,勾勒出一个个生动鲜明的人物,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故事。无论是亲情,友情,爱情,还是喜怒哀乐,恩怨情仇,悲欢离合,生离死别,都在这篇文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
    
    第1章 我的军师是个瞎子
    
    长元九年,大将军常州带兵坐镇西狼城,阻挡敌国库亥入侵,保国泰民安,安全无虞。
    常州此人义薄云天,甚得军心,但他雄勇无谋,嗜酒易怒。
    陆慎行就是在他猝死后占了他的身体。
    “将军可有在听?”
    耳侧传来清冷的声音,陆慎行思绪瞬间回笼,他两撇浓眉上挑,“有啊。”
    立在一侧的湛蓝儒衫青年双目被黑布蒙住,生的清秀,他闻言轻轻抿了抿唇,淡淡道,“那库亥此次若非有万全之策,定不会前来生事,将军只要领兵前去与他们对阵,想办法给属下争取一炷香时辰便可。”
    陆慎行站起身来回踱步,“让他们退兵的方法有很多,一定要全部抹杀吗?”
    仿佛知道他所想,辛凉黑布后的眼眸周围抽了一下,“属下从来不是光明磊落之辈。”
    陆慎行眯了眯眼,问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违背良心和道义?”
    辛凉神情漠然道,“正是。”
    对方明明是个瞎子,陆慎行依然有被盯紧的错觉,他干脆一拍桌子,大声道,“好!”
    随着意念,他的正前方凭空出现一本书《王爷,微臣还要》,书名一看就很有深度,晋江出品,那上面记录着辛凉的生平。
    辛家庶出,幼年丧母,父亲冷落,遭兄长所害毁了双目,后机缘巧合下跟了男主角景王,成为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利刃,后助景王拿下王位。
    而书中另一位主角是辛凉的三弟辛苇尘,从小体弱多病,得尽景王宠爱。
    男人大多都是下半身动物,景王舍不得弄伤辛苇尘,就找上了和他有几分相似的哥哥辛凉。
    在辛苇尘和景王洞房花烛,帐内缠绵时,辛凉遇害,死在冰冷的街巷,尸体被野狗叼去。
    从始至终他就是一枚棋子。
    辛凉功高盖主,以他的谋略,早就知道景王会做鸟尽弓藏之事,他完全可以轻松抽身离去,但他没有。
    从一开始的感激一命之恩到后来的心有不甘,把他送进地狱的不过一个爱字。
    如果说常州是书里的炮灰,那辛凉就是炮灰中的炮灰王,他的描写比辛苇尘还多,可见作者对他爱的多么深沉。
    陆慎行看完后咽了口口水,都这么惨了,悲情指数竟然才三颗星。
    说起来他才是真的很惨,莫名其妙被卷入一个异空间,绑定了一个自称222的系统,在挑选任务分类时一不小心选了悲情系列。
    他扮演的就是一粒老鼠屎,所有人的命运都在他出现后翻天覆地。
    陆慎行再次打量起面前的辛凉,虽无与敌厮杀血溅五步之能,但有经天纬地之才,善出谋定计,可利用只字片语令一支军队丢盔卸甲,在军队里的威望颇高。
    难怪能在常州死后快速稳定军心,被景王看中。
    不过现在常州没死,王城不会派新的将军过来,那么辛凉的命运就变了 。
    陆慎行觉得系统漏洞百出,如果目标的心愿是毁灭地球,或者维护世界和平,往小了说想长生不老,那他怎么完成?
    外面突有阵阵战鼓声,辽阔低沉的号角声里夹杂着士兵们整齐有力的呐喊,这是出征前的讯号,陆慎行心里都快抓成蜂窝了,我才刚穿过来没几天就要上战场,为什么这么突然?
    辛凉耳朵轻动,他幽幽的问道,“将军可是害怕?”
    “我怕……”陆慎行套铠甲的动作一顿,硬是拐了回来,“个屁!”
    辛凉眉心轻蹙,没有再开口。
    好不容易把铠甲穿上,陆慎行已经满头大汗,他扯扯粗硬的长发,“军师,你过来给本将军梳头。”
    辛凉一愣,他沉下神色道,“将军,恕属下不能从命。”
    “……”陆慎行嘴角抽搐,我只是让你给我梳个头,又不是要睡你。
    把头发随意绑起来,陆慎行走到辛凉面前,抬手在他眼睛那里挥动,正琢磨着书里写的内容就听见一句“将军,好玩吗?”
    陆慎行尴尬的收回手,他忘了这人虽然看不见,却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
    “军师,你脸色好像不太好。”
    “将军,你踩到属下的脚了。”
    “哦。”
    陆慎行一脸若无其事的把自己的脚从辛凉鞋子上拿开,“回头命人给军师做双新鞋子。”
    辛凉的眉心蹙的越发紧了些,若有所思。
    城楼上有十多个士兵在那敲打着缶,声音震天。
    陆慎行穿着一身沉重的黑色铠甲,绷着一张脸,漆黑的眼眸散发着锐利的光芒,杀气腾腾。
    他深呼吸,伸手去握住长枪,五指扣紧,另一只手揪住缰绳,动作潇洒的上马,大手一挥,“出发。”
    整装待发的士兵们齐声吼道,“是!”
    辛凉做了个手势,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在城门口昂首道,“祝将军凯旋而归。”
    随他之后,留在城里防护的所有士兵和百姓们都扯着喉咙一遍遍地高声喊道,“祝将军凯旋而归!”
    烈日当空,在这样肃杀的氛围之下,陆慎行浑身血液沸腾,也跟着紧张起来,谁知马蹄声才响了几下,他就接到系统的声音。
    “叮,请陆先生在一分钟内逗笑目标,60秒倒计时。”
    逗他笑?你当我是猴吗?
    还不熟悉系统的陆慎行试图商量,“我能拒绝吗?”
    “叮,58,57……”
    抗议了几秒,陆慎行拉着缰绳回来,居高临下的俯视辛凉,沉声命令道,“军师,你咧开嘴让本将军看看你的牙齿上面有没有韭菜?”
    辛凉额角隐约跳动,“属下从不碰韭菜。”
    倒计时进入10,陆慎行想吐血,他快速翻身下马,低头凑近,贴着辛凉的耳朵压低声音道,“军师,你给本将军笑一个。”
    呼在颈侧的气息湿热,辛凉不自在的偏身,抿着的嘴唇纹丝不动,从头到脚都是一副“属下做不到”的姿态。
    倒计时已经到了5,陆慎行被逼的都快暴走了,他直接用手把辛凉的唇角往两边拉开一个弧度。
    周围士兵们的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
    将军你中邪了吗?
    
    第2章 我的军师是个瞎子
    
    辛凉浅色的唇微张,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将军,可否把手从属下脸上拿开?”
    陆慎行在系统提示任务完成时就立刻退后一步,他哈哈哈哈哈大笑着上马,背过身的瞬间面部表情就变了,类似蛋很疼。
    “我应该有拒绝的权利吧?”
    “叮,陆先生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错觉?”
    陆慎行在心里冷笑,“老子不玩了。”
    “叮,陆先生别闹。”系统机械的音调继续,“相信222,你很快就能体会到什么是天堂。”
    陆慎行莫名一抖,“天堂就算了,我恐高。”
    马蹄声已远,渐渐被飞扬的尘土模糊,城门口的众人还一头雾水。
    有士兵管不住自己的舌根子,“将军莫不是在逗军师玩?”
    辛凉脚步慢了半拍,又不动声色的接上。
    西狼这座小城是大央国的最后一道要塞,被库亥当做一块必须要吃下去的肥肉,隔三差五的就跑门口闹闹。
    漫天飞舞的灰尘堵住口鼻,陆慎行骑在最前面,被热风吹的都想流泪,他望着远处的一片红,眯起了双眼。
    越来越近,陆慎行看清了那片红都是人,穿的跟喇嘛一样,真打起来也不怕绊倒。
    两军对阵,弥漫着极度压抑的气氛,连马都在焦躁的踢土。
    陆慎行吐了口气,一炷香时辰应该很快就会过去,他朝中间的库亥大将军吼道,“我叫你一声你敢不敢答应?”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库亥的大将军扭头跟一个老头叽里咕噜说了一会,他喊道,“不敢!”
    “……”
    计划一失败,陆慎行低喝一声,“谁愿往?”
    士兵们还没缓过来神,左将第一个反应过来,他面无表情地上前抱拳道,“末将愿往!”
    陆慎行瞥了眼,“去吧。”
    他记得常州之所以能屡立战功,是因为身边的一文一武两个奇才,文是辛凉,武就是左将军康石复。
    所以这次稳赢。
    康石复持枪骑马逼近,库亥出来的是个身材彪悍的光头大汉,手持月牙弯刀。
    急促的鼓声和号角声响起,马发出一声嘶鸣,两人同时向对方冲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