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觉醒来发现我变成了大大家的汪星人!求问怎么做才能显得不痴汉

字体:[ ]

 
《一觉醒来发现我变成了大大家的汪星人!求问怎么做才能显得不痴汉!》作者:顾临方
 
文案:
     痴汉粉丝攻X游戏区大大男神受
 
就是一个一觉醒来发现变成了大大家的汪星人,只想prprpr扑倒他的短萌文
 
我郑重发誓本文并没有指代任何一个游戏区up主,当然虽然写的时候我痴痴的想着的是他,是他,还是他_(:з」∠)_
 
上帝保佑不要再和谐我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让,大苏牧 ┃ 配角: ┃ 其它:
 
 
==================
 
  ☆、01汪……汪汪?!!
 
  沈让敏锐的发现他家的大苏牧麻药劲刚过反应就有点不正常,不仅难以自制的在淌口水,身体还像痉挛了一样抽搐个不停。沈让抱紧了大苏牧原地半蹲下,从衣兜里掏出干净的手绢,毫不嫌弃的给它擦干净了它长嘴周围略带异味的口水,还小心翼翼的掰开它的牙,仔细的观察了下它舌苔的颜色,最后把手指伸了进去,碰了碰有神经痛病史的那几颗牙。几乎是同时,大苏牧的身体像通电了那样又剧烈的抽搐了一下,随即颤抖的幅度更大了些,沈让不明所以,只好擦干净自己的手,靠着大苏牧还套在伊丽莎白圈里的头,担心的问,“怎么了?你是疼?还是冷?”
  大苏牧呜咽了一声,可怜兮兮的用水润的黑眼睛和沈让对视,随即在沈让怀里用力挣扎着转了个身,闭紧眼,颤抖着张开嘴舔了一下沈让的手指。
  沈让常年被他家大苏牧舔惯了,根本不差这一口,因此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反而是因为大苏牧的行为和僵硬的身子以为它是真的冷。他谨慎的把裹着大苏牧的羽绒服拉开了一条细缝,捏着迷你体温计,将手探了进去,顺着它脊背上油光水滑的长毛,摸到了被剃的只有短绒绒细毛的肚皮上。
  大苏牧低低的呜咽了一声。
  “对不起我的手是有点凉……”沈让用力抱紧大苏牧,还在它的毛脸上亲了一下,防止它挣扎。“马上就好,只是给你量体温。”
  大苏牧的身体暖呼呼的,肚皮更是高热到了滚烫,怎么看都不像是冷。沈让凭记忆绕开刀口,把体温计夹在了它后腿的腿窝处。
  37.8℃
  如果发烧的话就很有可能是别的什么问题了,沈让皱起眉,凝重的盯着大苏牧仍然湿漉漉的鼻头,随即当机立断把大苏牧重新严严实实的裹成了一个大粽子,以标准的公主抱抱稳它,迈开长腿撒腿就往宠物医院跑。大苏牧这下连头都被罩进了羽绒服的帽子里,一点冷风都吹不到,仅有的视野范围里只有沈让的下巴和好看的脖颈。它把头矜持的靠在沈让的肩窝里,在沈让逐渐粗重的喘息声中小小的汪了一声。
  兽医见到走了半个小时都不到的沈让一身寒气表情活似要踢馆似的冲进来简直要被惊呆了,当然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于是在没有再预约的情况下,他还是仔细的给大苏牧重新检查了一遍,开了一针消炎药。
  “不是什么大问题,沈先生,你要知道,它毕竟上了年纪,关节手术后恢复期间多少要受些影响。”
  沈让一脸心疼的摁住大苏牧,看着助手拿着吊瓶走过来,艰难的接受了对方的安慰。
  “麻烦……轻一点。”
  “当然。”对方俏皮一笑,说,“看在您是爱狗的中国人的份上。”
  沈让懒得和对方去辩解这个问题,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大苏牧身上,准备和另外一个男助手一起镇压它的挣扎。大型犬发起疯来别说断针头了,他家这只都能把诊疗台拆了。
  不过今天大苏牧可能是被折磨得蔫到还没有精力闹,不但毛被剃的时候没有叫,就连针头扎进去的时候也只是有气无力的汪汪了两声。沈让大苏牧枕在自己身上,心碎的把手盖在大苏牧扎了点滴的脖子上,帮它暖着因为药剂注入犹显冰凉的皮肤。
  “回去给你买新口味的磨牙棒,所以你乖一点,赶快好起来啊,好起来就带你散步。”沈让摸着大苏牧的爪子,轻轻捏它的肉垫,“不过以后不能玩飞盘了,你年纪大了你知道吗,要听医生的话,不要再给我甩脸子了……等等,现在几点了?”
  沈让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一下子就斯巴达了。
  屏幕展示9:21,也就是说现在国内是21:21。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答应了星期六晚上八点要直播的……
  晚了一个半小时诶。
  沈让一脸惨不忍睹的点开了微博,果不其然评论区哀嚎遍野,他又点开□□,发现约好要联机的几个小伙伴在呼唤自己未果后已经在准备跨国报警给他收尸了。当然,他们早就等不及玩耍了起来,毫不留情的抛弃了他。
  他先匆匆跟小伙伴们解释了一下,随即发了条微博。
  【因为我家大苏牧出了点状况所以我又跑回医院去了,原计划泡汤,现在在陪它打针,今天的直播联机无论如何是赶不上了,延期到明天。另外既然无故放了大家鸽子,那么相应的会满足一些你们的要求。我保证今天不虐粉,】
  此条微博一出,下面的评论大部分在嗷嗷叫着在让他爆高清□□照,说是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接受。当然还有一小撮要求直播恐怖游戏的,求做某个指定游戏攻略的(嗯,也是恐怖游戏),求明天直播唱歌的,求晒狗的,五花八门,段子手横行。
  沈让刷着评论,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一直在盯着他手机屏幕的大苏牧应声抬起头,摇了摇尾巴,似乎是在问他笑什么。
  “这样大概会很有趣……”沈让强忍着笑,把相机调成自拍模式后拿远对着自己照了一张。大苏牧瞪圆了眼睛,扭动着把硕大的狗头凑了过来,然后它看到了自己的侧身,以及半件马赛克花纹的套头衫。
  大苏牧诡异的哽咽了一下。
  照片实在是没有打码,胜似打码,因为画面宽度和角度限制,这连人的胖瘦都看不出来。
  【是不可能的。】(图片)
  评论区已经成群结队的刷起了“意料之中”“标准结局”“虐粉狂魔”“人与狗”“质疑穿衣品位”“就知道不加句号会神转折”“标记花纹求美帝党组团围捕”这样的字样,沈让看的乐不可支,仿佛看到一大群抖m在躺平任鞭挞,他忍不住撮了撮大苏牧的脑袋愉快的宣布。
  “我们今晚就来加餐吧。”
  大苏牧内心剧场:我好像大概也许可能穿成了心爱大大的狗!还是大型犬!我可以抱他大腿吗!可以舔他吗!可以扑倒他吗!
  
 
  ☆、02 汪汪汪汪!!!
 
  沈让本来以为大苏牧是因为不舒服所以才精力不济的,为此他特地在宠物医院买了新的咬咬胶给它转移注意力,但是大苏牧却只是兴致缺缺的摇了摇尾巴,连认真敷衍一下都不肯。可是当他抱着大苏牧走到停车场打开车门后,它从沈让怀里挣脱出来,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牢牢占据了副驾驶的位置,尾巴欢快的摇得跟风扇似的。
  “……所以你是想回家了?”沈让扶着车门目瞪口呆的看着它,揉了揉自己的脸,声明道,“但是你不能坐在这。”
  大苏牧摇了摇尾巴,趴在座位上挠了挠爪子。
  “我是认真的。”沈让发动车打开了车内空调,然后绕车一圈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企图把大苏牧抱出来,结果它嗷汪一声咬住了椅垫的边缘。沈让脱掉了外套,活动了一下肩膀,“你想都不要想,我还不想吃罚单,去后面的箱子里待着。”
  大苏牧闻言绷紧了身体。
  但是对于一个能公主抱着36公斤的苏牧快速跑上一千米,拥有长期饲养大型犬并与其斗争经验的青年来说,任何负隅顽抗的行为都是纸老虎。
  大苏牧超委屈的被塞进了它的航空箱里,虽然箱子里被沈让特意放上了羽毛垫,可它还是耷拉着耳朵,一脸累爱的样子,沈让叫它它也不理,只留一个屁股对着他。
  沈让深深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真是拿他的狗儿子没辙了。
  这算什么,现世报吗?
  他打开了笼子,低声警告,“一会在椅子上趴好,不许爬起来,否则一个月内你的肉类特供就没有了。”大苏牧的尾巴顿时翘了起来,在沈让没有反应过来前,已经化作了一道残影,顺着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中间的缝隙,在前排落地扎根,稳如泰山。
  沈让把之前用来裹大苏牧的羽绒服叠了叠,盖在大苏牧身上,作出副驾驶上扔了一件衣服的伪装。车里的空调温度打的有点高,再盖一件羽绒服估计挺热的,可大苏牧老老实实的趴着一动不动,每次沈让低头去看它总能对上它水润的黑眼睛,看的他有点莫名其妙。终于,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沈让忍不住在后视镜里照了照自己的脸。
  “你总盯着我看干什么?”沈让问大苏牧,大苏牧冲他摇了摇尾巴,以示开心。沈让笑着揉揉它的头,说,“好吧好吧,想看就看吧。”
  大苏牧的尾巴更欢快的摇了摇,作出一副温驯良善的样子。
  当然只是表象。
  沈让刚把车停好,打开了车门锁,大苏牧不知道怎么一扒拉,副驾驶的门就被它打开了。在沈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苏牧就像一只脱缰的野狗一般冲下了车,扑进了院子撒欢。
  “卧、卧槽!!”沈让车门都没关撒腿就往下跑,他家大苏牧才做了手术医生强调不能剧烈运动的!他临走前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了的!这不是秒打脸这是什么!
  幸好大苏牧虽然奔跑时速感人,但是今天它就跟没见过自己家一样,没有顺着篱笆往树林里的小河边跑,而是绕着家里的房子又吼又叫的,吃错了药一样,很轻易就被沈让摁倒在地。
  “又不听话!”沈让狠狠拍了下大苏牧的屁股,直接抓着大苏牧的前爪把它扛在了肩上,就像扛腊肉一样,“禁足!禁足一周!我看你还怎么乱跑!”
  大苏牧蔫蔫的耷下了耳朵。
  沈让像个老妈子似的给大苏牧洗了爪子,吹干毛,灌了药又喂了水,劳心劳力的给它做好营养餐,才总算能坐下来休息会了。他在电脑前坐下,摁了摁键盘,唤醒了待机中的电脑,结果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临走前没有剪完的视频,顿时头大如斗。
  不管重打多少次怎么剪都不尽人意,虽然知道很多小细节看视频的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但是沈让没法说服自己把这样的东西发上去。然后也就导致了基本过一阵就会进入像现在这样三天剪不好一个视频的瓶颈期,这次格外严重,都严重到他破天荒跳票了。
  沈让拿起旁边的手柄砸了下键盘,根据现在的状态预感自己今天也要心塞无比的卡在瓶颈期了。
  好烦躁。
  沈让看了眼时间,觉得那几个夜猫子应该还没散摊,大概还能玩一会,坑坑队友减减压,于是他登录了YY。
  “呦,我回来了。”
  “大腿!!大腿回来了!!!”“hello柯神~”“柯利,你伺候好你狗儿子了?”
  “哪能啊。”沈让调小了音箱的音量,懒洋洋的登录了游戏平台,“一回家就撒丫子给我到处狂飙,我肺都快喘出来了。你们玩啥呢?”
  “求生之路呗,这俩坑逼!打了一晚上了这张地图还没过!”
  “柯神,快,大腿求拯救,给直播间里撑到现在的观众展示一下你的技术。”
  “算了吧,那种丧尸半恐怖类的我才不玩呢,今早上光跑了,肺活量要跪。”
  “于是今天柯利还在当他的追风扛狗少年。”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追风扛狗少年?”
  “你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