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再嫁小夫郎+番外 作者:SJ姣儿(上)

字体:[ ]

 
    书名:再嫁小夫郎
    作者:SJ姣儿
    【文案】
    继母让堂堂嫡子娶个被大将军休回家的麟儿,还比自己大了那么几岁。
    洞房花烛夜曹振淩瞅着自己这新媳妇觉得挺奇妙,这世界居然有这种男儿身还能产崽子的。
    不过前儿那大将军是脑子有病呢还是脑子有病,放着天纵奇才不要,青梅竹马不要,帮他建功立业的也不要,非得要个楼里跑出的东西,看那东西的模样都没他媳妇俊俏。
    新媳妇啥都好,就是智商上天天碾压自己略头疼。他一带兵打仗的,最烦读书人叨叨叨叨个没完没了,所以只要他媳妇一拿起先生的款,力拔山河兮的曹振淩就和只耗子似的。
    虞琇沔觉得,这小丈夫智商捉急…自己该让他多读几本书,多练字…
    正常社会,就多了个麟儿能嫁能娶。
    这是一个武将和一个文科状元的故事,有包容有宅斗有虐渣,曹振淩放飞自家媳妇爬的比他高,才华比他出众,名气也比他大,不介意自个儿比不上自家媳妇,却同时也努力与他所爱的人并肩。
    文名废…真对不起QAQ这文超级正儿八经还挺给劲…应该…此外作者智商捉急,请勿较真,谢谢配合。
    
 
    第 1 章
 
    曹振淩倒抽了口冷气赫然睁开双眼,错愕不解的看着四周满眼的正红,忽然感觉身旁有人,曹振淩还没想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便把目光投向睡在自己身旁却身着喜服的男子。
    对方面容俊秀,精致,仙姿玉貌,眉目如画,只是在红色喜服衬托下眼下青黑,脸色苍白。就算现在熟睡,可也能瞧出对方的不安。
    恩,这是个有故事的人,曹振淩想,然后利索的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压压惊。
    他知道自己应该早就死的干干净净,怎么转眼跑到这了?这是哪儿?他妹子呢?亲妹子呢?掉哪儿了?
    便在这时脑海中呼啸而来密密麻麻的记忆…和蟑螂一样密集,真烦。曹振淩头疼的趴在桌上消化记忆,晕乎乎的恶心。
    这身体的主人也叫曹振淩,是曹家嫡子,但他母亲,曹家当家曹志浩的正房在曹振淩三岁时就故去,第二年曹志浩便把家中唯一一个平妻刘秋莲扶正。
    曹家固然家大业大,但这两代开始没落,不复当年繁华。现在当家的曹志浩也就四品,还是顶了天了,当今天子瞧着曹家几代人勤勤恳恳,忠君爱国,固然没多大用处,但对保皇党这种生物,哪任天子瞅着都挺舒服,不是?
    刘秋莲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曹志浩一共四个儿子,六个女儿,还有个麟儿,曹振淩的亲生母嫁入曹家多年无处便给曹志浩纳了几个妾,许妾先生,故而曹家长子是个庶子,第二年入夏,庶长子满月,正妻怀嫡子,而家里这微妙的平妻刘秋莲便是在这时爬上曹志浩床的,固然来路不好看,可当时知道的人不多,而且刘秋莲的身份也不低,是当时正四品的庶女。那时曹志浩才从五品,刘秋莲长得也好,人也温柔善解人意,小情小意之下哪个男人不心动?
    所以刘秋莲以平妻嫁入曹家,还带着肚子里的三子,熬死了正妻,借着娘家的势力坐上窥视已久的正妻后,更是温柔娴淑对才三岁的曹志浩好的不得了,瞧上去比对自己亲生的都好,可是宠爱,就连曹志浩责备几句,刘秋莲都会又哭又闹的求情。
    因着曹家曹老太十年前就去了,曹家后院的事儿便落到刘秋莲身上,对她亲身儿子曹圭贤吃用一律按规矩来,可曹振淩吃用比他老爷子都好。
    别家后院的都知道刘秋莲这是捧杀,可曹老爷子不知道啊,只知道自己喜欢的正妻心善宠前妻之子,觉得家里和和美美,几个妾室也年轻貌美本分受礼。
    可哪知他那美好的刘氏却是歹毒心肠的?明知道曹振淩被他养的喜怒无常,倔强又无礼,书读不好几本还喜欢漂亮的娘们,虽然没出去鬼混过,但家里调戏的却是不少,把风流当率性,没脑子的。这世界的人文历史,哪怕地理环境都不同,最大不同便是这多了一种人,麟儿。
    男身,却在眉心带红痣,婚后便消。可嫁可娶,但只可选一,若娶便只能与女子生育子嗣,若嫁却也能为男子怀胎,无法更改。只是麟儿难以受孕,亦难以让女子受孕,肋骨。
    但身为男身的麟儿多是俊秀美貌,最为稀少,约五六百来人中都不定有一个。南方稍多,北方更少,莫约千有一。
    而躺在他身旁的却是赵国了不得的人物,虞琇沔,虞家嫡子,却是麟儿之身,但就算如此,却也是京城富有盛民的才子,不单单外貌出众,更是才华横溢,三岁识字,四岁书背论语,八岁秀才,十二岁举人,乃是世人口中的状元之才。
    便是如此,虞家也没真打算让他娶妻生子,虞家固然有了如此出众的嫡子却只是书香门第,其父辈这一代却又不是读书的料,科举进士的都没一人。按理说虞家本该好好培养嫡子,可虞琇沔却与将军府唯一一个子嗣林景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共同成长,十三岁后更是被林家定下,几年来都感情和睦,一文一武到是被世人称赞。林景辉常年征战边疆乃是赵国赫赫有名的年轻将军,所到之处无往不利,能征善战,而每每战后便毫不居功的把虞琇沔献计献策道出,天子笑谈林景辉不居功但也不吃亏,论功行赏的赏最后还是落到他林家。便因虞琇沔不单单出不少惊为天人的诗词歌赋,更因其足智多谋而被世人赞叹才华横溢,被读书人瞻仰。三年前虞琇沔与林景辉大婚,林景辉意气奋发,虞琇沔满腹锦纶不提受人追捧的外貌单是那气韵都难让人移目。
    但本是被人羡慕津津热道的婚姻却连三年都没持续到。林景辉一年前救了个被逼买入楼中的麟儿,后被对方设计同床共枕,林景辉本就有几分正气又见对方哭的可怜满是爱意便懂了恻隐之心,带回京城,那可真是狠狠扇了虞琇沔的巴掌。
    而那麟儿也不是安分的,就算到将军府虞琇沔见他厌烦,但那麟儿却一直往前凑,一边装可怜耍手段一边博取同情。
    虞琇沔在学识上的确过人可在后院的事儿还真不行,几次被栽赃陷害,而那不安分的安夕瑶却口中说着不要因自己生气,自己只是可有可无,只要留在将军身边就够了这种废话,装的又可怜楚楚,但便是这种姿态却让原本对他不感兴趣的林景辉把目光意向安夕瑶。婚姻遥遥可破,而爱人背叛,又被陷害设计,这倒也罢了,爱人不信任还背叛当初的誓言。
    虞琇沔也是心高气傲之人,自然不屑与对方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手腕,可谁知这些见不得光的手腕管用极了。而安夕瑶更是个野心大的,在制造两人矛盾多时后假装被虞琇沔暗害胎儿,使之两人感情最终破裂,争吵之中林景辉根本不信虞琇沔的说辞,也不顾手下的劝说,而虞琇沔心灰意冷觉得两人感情多年却抵不过对方才一年的,林景辉一怒之下休了虞琇沔,此事还弄的天下皆知。
    虞琇沔承受打击,险些一蹶不振。可回家后才三个月不到,便又被别有用心的刘秋莲给曹振淩定下,不出一个月便娶进门,而虞家不知何原因居然也同意把这么个优秀的子嗣推入火坑,所以才有了这幕。
    自然,曹振淩不同意他喜欢的是女人,对男儿身一点没兴趣,哪怕对方长得好,可曹振淩死活不稀罕还觉得对方是个二手的,自己曹家怎么说都是大官,自己这个嫡子凭啥娶个被休回来的麟儿?当自己捡破烂啊,还有这虞什么,比自己大四岁!大了足足四岁!现在曹振淩不过17,大婚刚好,而虞琇沔已经21。一般而言妻总归比夫小,富贵人家更多是如此,就算偶有偏差那也在一岁内的,哪会想现在这样,一差就足足差了四岁?
    但刘秋莲却以对方才华横溢,能为曹振淩将来铺路为借口说服曹志浩,曹振淩今后稀罕谁,一个被休过,还被指责不贤的麟儿若不怕第二次被休,就该安安分分本本分分的伺候他们家的曹振淩。
    这么一来,曹振淩就算心里不满却也没在反对,只可惜大婚之日却被眼下这个曹振淩代替。
    现在的曹振淩会看不出刘秋莲肮脏的心思?麻痹,不外乎是想让自己竖敌林景辉!还被天下才子看不起,也让虞琇沔心灰意冷最后还不知道会落得什么下场。
    这林景辉除了一个识大体的虞琇沔外压根没见过别的娘们和麟儿,才会碰见一个有点手段的就被迷得昏头转向,连陪在他身旁替他铺路的功臣都能甩了,没脑子的废物!他压根就忘了虞琇沔为他做的事儿,也不怕自己的手下心寒,就因为一个半路插进来的狗屁!
    有脑子的就算不爱虞琇沔,也该把他放在上位供着,敬着,哪能把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东西和这么个人物相提评论?这不是找死?等着瞧吧,这劲头很快便会退下,对林景辉,天下读书人骂都能骂死,喷都能喷死。
 
    第 2 章
 
    武将最烦的就是读书人,还有朝廷里那些文官,本有个虞琇沔,朝廷中那些文官怎么说也要给他三分薄面,更何况历史上军粮哪次不是百般催讨才到?也就林景辉从来没碰上过?为啥?还不是娶了个好媳妇,替他分忧?现在?呵呵,下次上战场他就能吃到苦头!
    说实话那种麟儿玩玩就算了,压根不能当个人,脸长得不如虞琇沔,脑子,手腕,人品等等等等样样不如。林景辉也挺瞎,真不知道眼珠子怎么长的,等他去玉佛寺静修的奶奶回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个天翻地覆。
    不过人都又嫁了,就算后悔他林景辉也没处要人。
    但…曹振淩想,自己得等会儿试探下,瞧瞧他到底心里怎么想,若还心存希望自己立马准备休书免得给自己带绿帽子。
    接受完记忆,理清思路后,曹振淩晃了晃头见天色蒙蒙亮,怕是该去拜见父母。
    想到这,便不痛快的眯了眯眼,这曹家长子和他关系还不错,四子身体不好,而且性子懦弱构不成威胁,反倒是他那三弟…读书到是不错。而且论身份还是个继嫡子,啧,上有个虎视眈眈随时随地算计自己的继姆,下有个视自己碍眼的弟弟,左边有个瞧不上自己的父亲,右边连宗族都瞧不起自己这嫡子,最烦的还是这新娶进门的大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一条心,左右都不好处理,烦得要死。
    “二少爷,二少夫人,该起了,让奴婢伺候两位梳洗吧。”门外,清亮的女声传来,还推了推门,可曹振淩先前顺手给插上了,没推开。
    “滚滚滚滚滚,烦都烦死爷了,去准备燕窝粥给爷备着,现在不劳你这丫头片子烦!”曹振淩挥挥手呵斥道。
    外面的人也没反对,毕竟整个曹家甚至大半的京城都知道曹家二少爷脾气暴躁,喜怒无常。只是,这大半京城谁传出来的还真不值得推敲。
    门外的侍女乖乖站着唯恐出错,而先前的动静自然吵醒了虞琇沔,原本沉睡时的容颜便已经足够曹振淩震惊,而当他睁开那双黑不见底的眼眸时,曹振淩依旧还是被震惊了下。
    此刻那双清澈而乌黑的眼眸中闪跃着警惕,戒备却又有着厌烦与不安,曹振淩被看着微微有些不耐烦,人长得好看的确有些优势,若平时他定然有心思迁就,可现在连他都没搞清状况,谈何安慰人?
    “自己梳洗。”说着仰头喝了杯昨夜剩下的酒水。
    虞琇沔见状心里闪过一丝不喜,刚醒就喝酒,果然如传言中一样不学无术。自己这一辈子已经被毁了一次,还在乎第二次?此生真是了无生趣,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多年的感情,说背叛就背叛,说不信任便不信任,而他自己又有什么可坚持的?
    想着,默不作声下床去屏障后换了一套白衫,再出来时曹振淩已经换好往日穿的绫罗绸缎,还深紫色!
    曹振淩看到满衣柜的深紫色都快跪了,前任真有脸说自己是直男!没听说过基佬紫?还喜欢白腰带,紫色的外套上配白腰带,真够瞎眼的…站在虞琇沔身旁,那不是个人,而是一堆在走路的SHI!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