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再嫁小夫郎+番外 作者:SJ姣儿 (下)

字体:[ ]

 
    “啊?薯条?”曹振淩看着书压根没反应过来,自己先前说啥了?媳妇这么激动……
    还有自知之明的曹振淩心里清楚,绝非那点吸引了虞琇沔而是…没说欠揍的话就好,惹夫人不开心,那是爬不了床的。
    “活字印刷!那是什么?”这单单四个字其实已经能概括许多,可虞琇沔需要更详细,更清晰的细节。
    如今还处于书籍靠手抄,多数书籍都是孤本,流通不光。若有更便捷,更迅速的方法,如何让人不兴奋?
    “我说行,但这功劳我可不要。”曹振淩懒洋洋的放下书,靠在软榻上瞧着虞琇沔那张精致的脸庞。
    曹振淩的意思他懂,固然担心天子的猜忌,可到底抵抗不了这份诱惑“好!”算他头上就算他头上,反正债多不愁。
    “我若说了,那,有什么其他好处?”曹振淩坏笑着用犯贱的爪子蹭了蹭虞琇沔的腰。
    料事如神、博古通今、出类拔萃、誉满天下、学贯中西、博大精深、神机妙算、足智多谋、融会贯通、才华横溢、集思广益、举一反三、足智多谋、神机妙算的虞先生一愣,随即心中升起一股勃然而发的…微妙。
    才一顿肉,就把这蠢东西的胆子养得这么大?这么大?!这么大…还得了?这是爬他头上的节奏?
    虞琇沔心里奔腾不息,表面风清云涌,神情神圣,傲然,自带圣光系统max。
    果然,刚才还一脸贱样的曹振淩顿时浑身不自在的缩了缩爪子。
    “振淩,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懂。”说着还一脸遗憾,一脸不解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小夫郎。
    “不,不懂…”就算了,这三个字在嘴里滚了圈又吞了下去,曹振淩忽然脑子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他想啊,这自带圣光的媳妇,糟蹋起来不是更给劲??
    所以…
    虞琇沔觉得,自己要好好静静,他到底做了什么,把这蠢东西养这么大胆不说,脑回路还异于常人?!
    “哼哼,反正~要知道那东西的话,就~~”一个颜色,一切竟在不言中。
    虞琇沔挣扎了一息“我去问思慕。”反正丫头铁定也知道。
    “思慕毕竟是我亲妹子~”为了他哥的肉,妹子怎么可能背叛自己呢?
    …糟心!虞琇沔从所未有的糟心!他觉得自己真的要好好静静!到底为了什么,把曹振淩的狗胆喂成熊胆的?!
    最后,在虞琇沔默默拿起直尺三息后如愿以偿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活字印刷术,非常详细的版本。
    自觉重得家庭地位的虞琇沔一边被曹思慕伺候着吃那些从所未见的食物,一边看着对将来,乃至这个世界有着重要意义的活字应刷,心情前所未有的愉悦。
    “要有些酸。”看了眼又神兜兜的曹振淩,虞琇沔便忍不住打击下。
    曹振淩麻溜的狗腿状凑过来“我帮你捏捏。”
    “恩~”片刻“茶凉了。”
    “我帮夫人换。”
    “哎,太烫了。”
    “我来我来~”
    “这味道很好,奶香十足。”
    “丫头,奶油土豆泥那个再来份,还有芝士土豆虾球也要两份!”
    “好咧~”
    土豆一亩地能有两千斤的丰收几乎隔天就传遍了吕安,但多数人都不信。
    这无法相信啊,他们中的好,也就几百,一千斤那是笑疯过去,那会有两千斤?!
    可看着从虞琇沔那几个庄子里一车车运出的土豆,又,又有着浓浓的期盼。
    如果是虞先生,如果是虞先生说的话,他铁定是真的!
    不说底下的老百姓,就是知府知县也连夜赶往州府,拜见虞琇沔。
    后者自然是打开大门迎客“土豆,的确有两千斤每亩,这几日我与我那夫君和妹妹天天食用,并无不妥之处,本还想再过两日待几个庄子全部收割,分配好种子再告知各位,谁想你们到是消息灵通。”
    几个知府有些不好意思笑笑,虞琇沔第一次被放出京城,不是为了谋取大事,而是料理一个州府,这早已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便想知道,惊天才华的虞琇沔能否和谋取天下一般,治理好吕安。
    天底下,不知有多少眼睛看着他呢。
    “那,这土豆是何神物?居然有这么大的产量?”一个知县早已按耐不住,他本是农家出身,比寻常当官的更知道田里的事儿。
    能出产两千斤,可是个奇迹“料理起来可有什么讲究?吕安旱,可否耐旱?”
    虞琇沔对这一连串的疑问笑笑,耐心一一解答“土豆极为容易生存,耐旱,没什么讲究,此外无需良田,寻常的杂田便可。待我庄子里的土豆收割后,分成种子,会给各位县里拍去,并有专人讲解,辅导各位如何种植这土豆。此外还有这玉米,固然每亩千斤,可比寻常粮食耐旱许多,产量也大,一同与土豆传播吧,抓紧时间,或许能在开春前收割。”
    在做的顿时一震,只有三四个月便能收获?太,太不可思议了!
    这下吕安不用担心饥荒,实在是天下大幸!
    
     第74章
    
    天子赵赫池收到吕安八百里奏折时,已经过去五天。
    吕安每隔半月一份例行公事的奏折,让赵赫池已经能瞧出吕安逐渐归于平静。那些叛乱在曹振淩眼里不算事儿,安抚百姓,抽调当地有名望,品性高尚的协助官员对虞琇沔而言也轻而易举。
    只是,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加急,是怎么回事?
    赵赫池刚入睡便听见门外禀报,说是吕安虞琇沔虞先生的奏折,当即便翻身下床,连今儿好不容易翻拍抽到的小应答都不理睬,披上衣服匆匆往外跑。
    深秋的风,刺骨寒冷。赵赫池接过奏折翻阅时还打了个冷颤,一边急步想御书房走。
    可越看越不可思议,越看越错愕“虞,虞琇沔这家伙!真是,真是要我说什么好?!”
    一旁太监不敢过多干涉朝政,只是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伺候着的天子“皇上?虞先生可是又来禀报什么重要消息?难道好事儿?”
    赵赫池合上奏折,仰头望着那轮明月“好事,好事啊,不过也给朕出了个小难题。”
    “皇上?”那太监不解,但心里还是偏袒着虞琇沔“皇上乃是真龙天子,皇上都说小事,怕是根本不打紧吧?”
    这马屁拍的恰当好处,赵赫池哈哈大笑“的确是不打紧的小事,就是廖家那窝囊废可是要郁闷死喽,到是曹鹌鹑又能出来得瑟得瑟。”
    身旁的太监陪着哈哈大笑,一时间,皇宫中似乎从所未有的宁静。
    “张艾啊,你也跟着朕二十多年,过去家里是做什么的?”赵赫池笑过后忽然好奇道。
    张艾压低了身子恭敬道“家里务农,后来遭灾,这不就把我买到宫里,每个月还有月钱能寄回家呢。”言辞中难掩的苦涩。
    谁好好的男人不想做,做这太监?
    赵赫池“恩,”了声,缓缓点头“那你可知,这一亩两千斤的粮食代表什么?”
    “什么?!”张艾失声,瞪大双目错愕的看着赵赫池,随即发现自己失态,立马跪下“还请皇上赎罪,奴才,奴才一时太激动了。”
    “无碍,起来吧。回朕的话。”赵赫池不在意的摆摆手。
    “若,若当年能有一亩田两千斤的粮食,奴才也不用,不用进宫了,奴才原本在宫外还有个青梅竹马呢,后来奴才进了宫,她就,她就嫁给奴才的弟弟了。”张艾说着失声痛哭。
    赵赫池并未惩罚张艾,而是难得拍拍他的肩“是啊,若有这一亩两千斤,怕是今后就不会有人饿死了。”说着重叹“虞琇沔这份奏折便是告诉朕,曹家收养的义女乃是曹振淩的师妹,这土豆,一亩两千斤,玉米一亩一千斤,三个多月,四个月便可成熟,耐旱,易储藏,便是曹振淩那师妹无意间找到的。”
    赵赫池自然知道虞琇沔的为人绝不可能冒领军功,可这一刻他到希望虞琇沔能领了一个女子的功劳。虞琇沔是麟儿,但到底也能当男儿来对待,可若一个女子,行男子之事,做得好,甚至做的比男子都好!会不会对这天下有着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为赵国天子,赵赫池明锐的从这奏折里感觉到了些什么,心里稍稍不安,但并未真正放在心里。
    能有这番气魄的女子,天底下,可没几个。
    不过想来还挺有趣,曹家娶了个麟儿比自己儿子大,能力非凡,旷世之才,后又认了个义女,也是独领风骚的人物,他曹家到真是走了狗屎运。
    仔细想想,曹家的转折似乎就是从虞琇沔嫁进去后?“你说,虞先生是不是旺夫?”过去林景辉跟他一起时就事事顺心,而如今不说之前的海战,就如今他攻打多年的北蛮,如今都没摸到对方的边。
    “呵呵,皇上说笑了。”张艾脑子可是清新,若没虞琇沔,曹振淩也能飞黄腾达,只是时间问题。
    而曹振淩一旦能自保,势必会把自己的小师妹从廖家接出,获得自由后的曹思慕那会心甘平凡?
    “皇上您该庆幸,幸好虞先生嫁给曹将军。”若非嫁给曹将军,虞先生势必因林景辉而情殇,无法从自己画的圈中走出,赵国便少了一大助力。
    赵赫池缓缓点头,无人知道他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第二日天子命人把虞琇沔的奏折当众读出,朝中哗然一亩两千斤,到也没人真质疑虞琇沔是否属实。
    赵赫池并当众奖赏了“发现”这两种高产量又耐旱的曹思慕,褒奖赏赐络绎不绝的流向曹家。
    当天听闻这消息的廖家顿时不敢置信,和许多人一样,认为虞琇沔自觉自己过于耀眼,遮了天子之光,而把功劳归在一个女人身上。
    但不论真假,廖家却三天两头的往曹家跑,开始说要见廖兮慕,后被告知没这个人,才老老实实的说,拜见曹思慕。
    被曹家的人告知,曹思慕早已跟随虞先生和他们家的二少爷去吕安,廖晓义站在曹家大门不快的跺了跺脚,心里暗恨。
    这丫头片子居然有这能耐怎么不会告诉他?这功劳怎么能给曹家人?真是个女人,胳膊肘总向外拐,才到曹家几天?就被哄得神魂颠倒,都不知道谁生养她的了!
    等那不知好歹的丫头片子回来后,他势必要好好教导教导!没他廖家在背后撑腰,她算个屁!
    另一边,虞琇沔从收割,分发种子,教导如何种植都非常顺利。
    就是天气开始严寒,在曹思慕和几个老农的共同努力下,很快便以最便宜方便的法子解决了这个问题。
    只是,几个知府还犹犹豫豫的跑来找虞琇沔“虞先生,你看如今一切都往好的地方走,可吕安遭了灾,又把暴民迁出,下一批人还要开春后才来,吕安本来就是地广人稀。现在好多良田都空着呢,看着就让人心疼啊。而且,吕安现在有各方救济,开春后又有土豆,可到底没多少存粮,心里不安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