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过眼云烟+番外 作者:菊一文字RX78

字体:[ ]

 
 
 
书名:重生之过眼云烟
作者:菊一文字RX78
 
“这就是真相?”
“这就是真相。”
被自己的爱人害死?这比谎言还来的更加让人绝望的真相。
“寥家已经落败,寥大少爷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父母,公司,包括自己的命。
我最爱的爱人,我拿一切来爱你,那么你也要用一切来弥补我。
(本文属于上部城海子弟篇,但如果出现时间不符合的问题,请直接无视,那都不是事儿...其实我个人比较排斥重生文,主要是感觉不科学,但是写文也就不要追究科学和逻辑了,图个乐呵)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重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寥云/杜海川 ┃ 配角:杜海洋/俞垣风/白逸城 ┃ 其它:作者是天下第一炮
 
 
 
 
☆、人复生,淡定接受反而不正常
 
?  “好冷...”寥云挣扎着起身,头脑一片浑浊,睁开眼睛,陌生的天花板出现在眼前。医院?不像。昏暗的橙黄色灯光柔和的让他昏昏欲睡,但是太冷了,根本睡不着...寥云抬起左手,盖住眼,一阵阵的刺痛让他清醒了不少,手腕的温热液体滴落在脸上,减少他身体寒冷的同时,让他心更寒了,他这是刚割腕?
  寥云也不管什么身体失去力气了,他强行支起身,眼神迅速的环顾四周,没人监视,自己不是被绑架,躺在床上,床头柜上除了几根扎头发用的橡皮筋和一直亮着的手机以外寥云看不见其他东西。他拿过电话,接通后急忙说道:“帮我联系120,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割脉了...”
  对面的女声让他很是陌生,可是这也无所谓了。女人听到自己割脉的消息后也很是震惊“寥云,再等等,做点应急措施,一个小时坚持的了么?现在路上堵车...”
  寥云关掉电话,眼里闪过一丝绝望:“一个小时。天要绝我?”自己现在还不能死,在看到那个人之前,自己答应过他要把公司过户给他,现在他一定很着急吧...
  血流不止,但不是喷射式的流淌,看样是割破的静脉。寥云将淌血的手伸进橡皮筋里,橡皮筋摩擦着伤口痛的寥云眼睛都眯起来了。踉跄的冲进厨房,寥云打开冰箱,“墨鱼骨粉..妈、的!这什么鬼地方。”将冰箱里所有的蔬菜全扫到地上,寥云第一次有种快崩溃的感受...自己要死在这个地方?寥云看着还狂流不止的血,心知单纯的用橡皮筋绑住手臂起的作用微妙,不能堵住伤口也是徒劳。在自己绝望之际,寥云看见了摆在灶台上的材料盒,他在盒里的粉末状淀粉里看到了希望。
  一只手插在冰箱的冷藏柜里,右手用碗里少量的水融化着淀粉,浇在血流不止的伤口上,淀粉混合物顺着血水一起流了下去,融在伤口上的只有少量...粘合度尽管不如墨鱼粉,但也勉勉强强,再融一小碗,再倒上去,终于看见血流的减少,而接近伤口的地方也因为温度稍高开始结晶,是个好开端...不过还没等到他松口气,他就已经晕倒在了这个陌生的厨房。
  “寥云..你醒了?”
  又是陌生的天花板,但这次寥云敢确定自己是在医院了。他看着眼前泪眼朦胧的女孩子,对的女孩子,应该比自己还小许多,二十出头的模样。这是自己的秘书?敢这样叫自己?笑笑呢?听着周围喧杂的声音,寥云皱了皱眉,六人病房...居然把自己安排在这种地方!
  芃芃见寥云惨白的脸,露出盛气凌人的气息,她被吓了一跳的问到:“医生说你失血过多昏迷,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你是怎么了?”
  “你是谁?”寥云倒不关心自己的问题他只关心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割脉,杜海川人在哪,是不是还在那个咖啡厅等他,为什么自己割脉了杜海川没来,为什么自己会被安排在这种底层的六人病房!“杜海川人呢?”
  芃芃发现寥云割了腕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凌厉了,最可怕的是居然不认识自己了!芃芃摸了摸寥云的额头,发现对方并没有发烧,而寥云那眼神就像要吃了自己一样。芃芃冷静下来,回答到:“寥云,你是失忆了?但你失忆了你还记得杜总的名字啊!”
  “你还知道我叫寥云?寥云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吗?叫笑笑过来,我要转病房。”
  芃芃这时感觉寥云真是糊涂了,秘书长怎么会关心公司一个已经被冷藏的小艺人割腕不割腕,而且这语气真是让人厌恶啊“寥云,你醒醒神,你现在已经被封了,公司不会管你这种人了。”
  被封了?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人在说什么胡话“你..我是谁?”尽管这样问出来很奇怪,但是寥云还是想询问这个女人。而那些被自己强制压下去的记忆,寥云也一点一滴的回想了起来...杜海川约自己出来将公司过户,自己答应后开车出门,然后,然后自己见到杜海川了?没有...自己一直在路上,在弯道时,被一辆载物货车...压倒了。自己没有见到杜海川,自己是...
  寥云不敢想那个字眼,自己不可能死,自己还好好生生的躺在医院病床上,并且连之前的割脉...然而自己为什么要割脉?自己还没把公司过户,还没有签名!公司还是自己的,笑笑居然把自己安排在这种病房?感觉大势以定吗!寥云想起自己秘书活泼的性格,常常引得自己发笑,那个说一心一意向着自己的秘书会这样对自己?
  “你是谁,你把杜海川给我叫来,我要找他确认...我是寥云,我才是...”寥娱的董事长。这样的落差我接受不了!
  芃芃见寥云这副失心疯的模样,也被吓了一跳,但这些年的历练还是让她知道如何应对:“寥云,你冷静下来...你可能是间接性失忆,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你是寥娱旗下的一个三线明星...但如今的状况可能三线都及不了,我是你的经纪人芃芃。”
  让一个经纪人看到自己如此失态的模样,寥云感觉脸面都没有地方放了,不过自己怎么成明星了?那么公司的现状是什么?“公司现在的董事长是谁?”
  “是杜总啊,你不是知道么?”
  “上一届的呢?怎么样。”
  “啊....”芃芃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我来公司四年了,董事长就一阵是杜总...以前的寥董事好像...”
  出车祸死了。
  死了。
  死了?
  寥云第一次如此慌乱,甚至连拖鞋都没有穿就四处寻觅找镜子...他听到了吊瓶打碎的声音,知道针断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不过这些都抵挡不住他的惊慌失措。直到他看见医院反光镜上那张陌生的脸时...他颓然的跌坐在了冰冷的碎石地砖上“我...死了。”
  ?
 
☆、面对所有事都要以平静的心去对待
 
?  “寥云,你疯了?”芃芃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寥云,和周围被寥云所作所为吓到的护士和病人,她感觉自己脸都丢完了,也就完全没对寥云放缓语气:“你放疯回家放!为了那个垃圾割腕自杀,现在又莫名其妙发疯,你怎么不去死了算了!”在芃芃眼里,寥云找杜海川主要还是为了报复?尽管在这之前寥云一直都没有什么刻意的报复行为,是个极其温和的人...不过兔子急了也咬人,更何况被逼上绝路的人。
  上天让我在这个毫无生存希望的人的肉体里重生的意思是什么?让自己替这个人好好活下去。那么自己又怎么回去送死...寥云坐了起来,他看了看腕部的伤痕,已经被纱布一层层包好,但是那种刺痛还是如此的鲜明,能让这样一个青年舍弃生命去送死的原因,寥云想知道,然后彻底把所有能致自己死亡的事物与自己隔绝。寥云爬了起来,他看着愠怒的女人,没有任何表情的说到:“医院太脏,我要回家。办出院手续吧...顺便,我想问你些问题。”
  寥云回到这具肉体的青年家后,直接走进浴室拿出水盆接着水冲洗着自己,怕染湿伤口,他的行动都变得小心翼翼,洗个澡都着实费了些时间。当他看着镜子里自己那陌生的模样时,他还是感到有些不习惯。镜子里的青年长相温润,皮肤也不知是保养的还是天生的,手感和色泽都非常的好,当然青年现在的状况也不可能去保养。姿色不错,不过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娱乐圈,长得好的都多的去了。能让寥云认出自我得到就只有那张温润皮相下上那双冒着寒气的眸子了。
  待他出来时,看了眼被自己翻乱的厨房,已经被收拾好,而那个叫芃芃的女人已经坐在沙发上端着冷牛奶大口大口的喝了,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寥云心里想。不过看在这个女人把厨房收拾干净的份上,寥云也就懒得和她计较了:“芃芃。”
  芃芃抬起头,看了眼腰部只裹了个浴巾就出来的寥云,就算她心理素质再强,看到这幅美男出浴图,都会忍不住心跳加速,就算这个美男是个gay。
  寥云眯起眼看了眼满脸绯红的经纪人,心照不宣的走进了卧室,裹上了那件低俗到了极点的浴衣。全身的兔子花纹让寥云走出卧室时都黑着脸,而睡衣本来的萌点在遇上如此强大的煞气时也就会自动被人忽视了。
  嘴上沾了一圈牛奶的芃芃看着头发还在滴水的寥云,尽管此刻的寥云很带美感,但也不敢上前搭话,自杀前自杀后简直就是属性都变了!自杀居然能让暖男变得如此高冷,自己干脆也自杀一次,杀出女神范算了。
  芃芃咕噜着眼的表情不落的全入了寥云的眼,寥云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想的什么,不过依旧尽量温和的问到:“他怎么样了?”
  芃芃愣了愣,发现高冷的寥云忽然一下子变得温情起来居然是为了那个人渣,心里瞬间不爽了:“俞垣风那个人渣那样害你你居然还想着他怎么样了?当然...公司肯定会选择人气高的那个补救,但如果不是他将责任全推卸在你身上,你也就不会人气一落千丈了。”
  寥云看着这个向着自己说话的女人,心里还是有些感动。尽管只是向着自己肉体的主人。现在知道这个他是谁了,寥云也就懒得再多问,他点了点头,心里默念了让自己差点又死了的人的名字,随后对经纪人说到:“在这里吃饭吗?”
  “诶,可以吗!”芃芃双眼闪光,她知道寥云的手艺那是一比,立即点头答应了。
  寥云看了眼这个女人,心想今天的晚饭有着落了,随后说到:“你去做吧。”
  “好嘞....诶?诶!”芃芃吓了一跳“你叫我去做饭?不是你做吗?”
  寥云没有摇头,他审视的看了眼芃芃“你在我家吃饭,我出原料你做饭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很公平。”
  芃芃的菜味道实在是一般,要么盐多了,要么盐少了,要么没加味精,要么多加了糖。寥云看了眼蹬着高跟鞋出门的芃芃,心想以后做饭还是得换个人。
  打开电脑,登陆度娘,寥云输入了那个俞垣风的名字后自己的名字立即就紧跟其后,一条条出柜的新闻占据了版面,还包括道歉会...不过道歉的不再是俞垣风,而是自己。视频里的寥云眼角还带着泪光,把所有的罪行全部包揽了,还了那个俞垣风一个清白。“愚蠢。”寥云轻轻的说到,嘴角勾起了讽刺又渗人的笑容,视频里的寥云依旧是一副温和样,因为这副温和样所以被记者欺负的一脸懦弱。去年七月的?这五个月寥云可以想象到这个青年是怎么度过的,身败名裂,在讥讽嘲笑中度过。所以想到要寻死?到底还是个年轻人。
  寥云查询着杜海川的资料,只言片语,却将他这跌宕起伏的一生给概括了,如今的他很少出现于公司里,传话全由笑笑,这样最好,至少不会再看见他,寥云只想平静的结束自己这一生。
  手机亮着,寥云接通后,芃芃那不算粗却装着粗的别扭声音传入自己耳里“寥云,元旦公司举行年会噢,记得自己去啊。”
  “几点?”
  “晚上六点吃晚饭啦,早点去哦,去晚了懒得落人口舌。”
  ......................
  黑色的风衣里配套着白色的衬衣下套着黑色的收腰长裤,看起来挺炫酷,且将寥云的皮肤呈现的更加白皙。寥云看了试衣镜里的自己,这些天每天冲着自己看,都看习惯了,也渐渐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当然不排除这是一场梦的可能性,可能现在的自己还躺在医院里,等待治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