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靠山吃山 作者:彦平方(上)

字体:[ ]

 
 
 
《重生之靠山吃山》作者:彦平方
 
文案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现代人重生到一个没有女人的世界,娶个小哥儿种田养家的故事。
 
PS:
 
1、本文主攻,绝对1VS1
 
2、文章是作者辛苦写就,花费心血无数,请尊重所有作者的劳动,谢绝转载,谢谢~~~
 
 
内容标签:生子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如宝宋初 ┃ 配角:安轩、秦风、宋亦、安如玉等 ┃ 其它:无
 
 
 第1章
 
    旭日初升。
 
    由镇上至青山村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慢悠悠的行来。马车非常朴素,拉车的马一看年岁不小,走起路来慢吞吞的,赶车的人也不催促,虚拉着缰绳,目光看着前方,眉头微皱。
 
    前方就是青山村。
 
    青山村在安平镇来说,算是个不小的村落,共有一百多户,五百人上下。整个村子四面环山,只一条不算宽的官道通向外面。村子正中一条街道,将整个村子分为南北两村。一条长河从村东坏绕着迤逦而过,倒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此刻,位于北村正中的广场上,围满了村民,大家七嘴八舌的,正为某事争论不休,而人群正中,站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大的那个,年约十一二岁,身量未长,却十分瘦削,五官清秀,面无表情的听着旁边村民的议论。他旁边矮了他快一个头的小孩儿则满脸怒容地瞪着前面的中年汉子。
 
    那中年汉子被这孩子瞪得有些心虚,当即环顾四周,大喝一声道:“大家安静。”
 
    四周的声音消了下去,只偶尔传来一两声耳语。只听那中年汉子对那大一些的孩子道:“宋家小哥儿,你看大家都很忙,一早就聚在这儿,都不容易。你就表个态吧。这个态早晚得表,拖也没用。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愿意,就奉给安春做夫郎,从此安安稳稳的在咱们村生活。要么,你就离开青山村,自己带着你第爱去哪儿去哪儿。你已经考虑了三天了,考虑的咋样?”
 
    宋家小哥儿冷笑一声,刚要说话,旁边走来一个中年夫郎,一拉他的手,道:“宋家小哥儿你可要想清了。这离开村子可不是小事儿。你阿爹阿么都走了,你和你弟都还小,也没个谋生的手段。你也罢了,左右是个哥儿,你弟可是个爷儿,难道以后让他连个夫郎都说不上么?要我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安春也……也不错,你可别犯傻,啊……”
 
    宋家小哥儿还没答言,他旁边的小爷儿字可不干了,冲着那中年夫郎就撞了过去,引得那人连连后退,边道:“诶诶诶,臭小子,你要干啥……我这不是为……诶……快住手!”
 
    宋家小哥儿伸手拉过如小牛犊一般的小弟,摸摸他的头道:“小亦,好了,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宋亦红着眼眶对自家哥哥道:“哥哥,你别听他们胡说。安春是个啥东西,想要迎你,没门!他们这群人都是坏人,都逼着咱们。你不要顾着我,我大了,可以养活自己,也可以养活你,我们走!离开这儿!”
 
    宋家小哥儿一直面无表情的脸,有些动容,微微一笑道:“好。”
 
    一旁的中年汉子见状,皱眉道:“宋家小哥儿要清楚了,出了咱们这村,左近村子也不会收留你们兄弟。你阿爹走得时候,家里能卖的都卖了给他治病,你们手里怕是半个子儿都没得吧。你们要靠啥活着?要我说,奉给安春也不算埋没你,怎么说安春他……他……咳,反正,要我说,你想清楚再决定的好。”
 
    宋亦气的跳脚,骂道:“你放屁……你……你……”一时竟气的说不出话来。
 
    宋家小哥儿倒是一脸平静,看着村长道:“奉给安春不算埋没了我?!是了,再怎么说安春也姓安,姓安的自然都是好的。我记得村长家的绍哥哥今年成年了吧?我看他与安春更合适,你既觉得安春不错,不如就把绍哥哥奉给他咋样?照理也不算埋没他。”
 
    村长面上先是一红,后又一黑,冷下脸来道:“我好言好语劝你,你却这个态度。也罢,你既铁了心要走,我也不拦你,你们兄弟马上收拾东西即刻离开村子吧!”
 
    宋家小哥儿闻言一笑,领着小弟就向外走。围在四周的村民忙给他们让开路,一边在旁指指点点。宋家小哥儿面上虽平静,心里却是怒火翻腾,既气愤又委屈,头也不抬的就向外冲。忽听人圈外一人道:“等一下!”
 
    这声音温润清雅,十分好听。众人循声望过去,方才发现,场子里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马车,车厢上蒙着青布,毫不起眼,车厢后面大大小小大的捆着几个箱子。此时,赶车的中年汉子已经下了车,站在一旁低着头。但见车辕站着一位未成年的小爷儿,身着青布长衫,个头高挑,身材清瘦。头顶梳着发辫,露出俊美的五官,一双黑黢黢的眼睛在人圈上一转,冲着村民们道:“晚辈初来此地,见人群聚集在此,就过来看看。我所知不多,看了这多时候,还有诸多不解,望各位叔伯给我解解惑。”
 
    人群中不管年轻哥儿还是年长的夫郎,见了眼前的小爷儿都红了脸。一个年轻胆子大的哥儿,在人群中问道:“请问你是哪个?”
 
    车上的爷儿愣了一下,道:“是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安如宝,祖辈也是青山村的人。此次随阿爹阿么和弟弟是来青山村定居的。”
 
    宋家兄弟本来对这个新来的人甚有好感,一听又是个姓安的,不由皱起了眉头。村长端详了车上人一番,问道:“你祖上是哪一家?”
 
    一旁垂首的中年汉子抬头道:“安万义是我阿爹,。”
 
    村长甚是吃惊,道:“啊,原来是安善人家的,听闻你们在玉兴城内做大买卖,咋回来了?”
 
    中年汉子名叫安轩,早年阿爹做生意赚了钱,在外迎了夫郎,定居玉兴城。几年前,安万义病故,生意全都交予独子之手。谁知,安轩这个人能力有限,不擅经营,铺子生意一落千丈,半年前支撑不住,铺子和家中大部分财物都拿去抵了债,偌大的安家就此败落。
 
    安轩与夫郎生有一哥儿一爷儿。小爷儿安如宝,今年十四岁,再过三年便成年了。本与城中富户丁本檀家的小哥儿定了亲,谁知丁本檀见安家一倒,马上以家中哥儿年纪还小退了。安如宝大受打击,当即大病不起,一多月前方好转。好在,他阿爹是土生土长的乡下人,对土地情有独钟。在世时,在祖籍青山村买了一些土地,建的宅子也时常修缮,并未出卖,算是为子孙留了一条后路。安轩与夫郎秦风一商量,索性卖掉家中大宅与家具等重物,遣散侍仆使役,带着自家的小哥儿安如玉和安如宝回到了青山村。
 
    安轩见村长如此问,干笑一声道:“买卖没了,这不,我阿爹给我留了一些土地房屋,我回来种地来了。”村长张嘴怔了一怔。他还记的当年安万义回村时是何等风光,这才几年家就败了?!不由暗叹道:“果然做生意不如种田来的稳妥哦。”
 
    村长不再往下问,转而对安如宝道:“你想要知道啥?”
 
    安如宝指着宋家兄弟,不解地道:“你们因何赶他们走?他们还都未成年,何况其中还有一个哥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有条文是专门保护未成年人特别是小哥儿的权益……咳……那甚么的,你们这样明目张胆的赶他二人,难道不怕触犯律条么?”
 
    村民们哄然大笑。他们世代居于此处,种地养家,只知朝代更迭,哪知甚么律法律条?甚至有人不知为何物。当下不由都看向村长,在他们看来,村长是无所不知的。
 
    村长在心里腹诽:“原来是个书呆子。”脸上却半点儿不显,一本正经地道:“你从小在城里长大,不知咱们这乡下的习俗。景律也好,这个法那个律也罢,到了咱们这儿是不顶用的。每个村子有每个村子的村规,每个家族有每个家族的族律,律法也是管不到的。至于你说的这两兄弟,他们姓宋,族规对他们是没约束的,只能用村规了。他们的阿爹阿么十几年前从外地迁到咱们村,村民厚道,分给他们田地房屋,给他们活路。他们阿爹阿么倒是好的,只是几年前他们阿么走了,一个多月前他们阿爹也病故。村民们怜他们兄弟年纪小可怜,能帮就帮一把。谁知道,这宋家小哥儿恩将仇报,前几日将去帮忙的安春伤了!至今,安春还躺在炕上起不来。按照村规,无故伤害村民就是要赶出村的。我们倒也不是非撵他们走,是他们硬要走不可的。”
 
    宋家小爷儿在旁怒道:“你们要我哥哥奉给安春那个流氓,我们能不走么?”
 
    安如宝看向宋家小哥儿,见他听村长讲述,表情十分平静,问他道:“你叫甚么?你为何要伤那个叫安……安甚么……啊安春的?”宋家小哥儿抿嘴不语。宋亦按耐不住,嚷道:“村长撒谎,安春根本不是去帮忙的。他半夜爬我家的窗子,被我哥哥看到,才打他的。”
 
    安如宝闻言长眉一挑,“哦”了一声,冲村长道:“因何村长刚才未说明此事呢?”
 
    村长瞪一眼宋亦,道:“啥半夜爬窗,安春也是……也是好意,那不是……不是怕你们害怕……那个……那个帮忙去守夜的么……”村长愈说愈有些心虚,安如宝倒是明了了其中原委,暗中皱了皱眉头,表面上却正色道:“村长,我是一个小辈,这里本没有我说话的余地。只是,凡是讲个理字。你说咱村有村规,村规也是要有理的。宋家一个未成年的小哥儿,外加一个年幼的小爷儿,安春一个成年的爷儿,不管什么理由,半夜三更,爬人家窗户……虽说是他是出于好心,去那个……那个帮忙啊,可对人家小哥儿的名声终究不好。安春夜闯民宅,宋家小哥儿下手是重了点儿,但也无可厚非。您刚才也说了,‘无故’伤害村民才被赶出,他们兄弟也不算无故吧?”
 
    安村长眯起眼睛,盯着安如宝道:“我说过了,这里是青山村,青山村有青山村的规矩。安春就算犯错,还有族里在,也轮不到他一个外姓人教训。要咋办村民说了算,我还是那句话,宋家兄弟今日非离开不可。”
 
    安如宝点点头道:“也对,既是村民说了算,那撵走宋家兄弟也是村民决议的了?其实我挺纳闷的,那个安春应该是个爷儿了吧。你们看看眼前的两个孩子,他们一个小哥儿一个小爷儿,还这么小,他们是怎么伤的那个安……安春的呢?我是这么想的,许是安春半夜正爬人家窗户……啊,去帮……那个忙,被宋家小哥儿发现,以为是贼人,方才下的重手,对不对宋家小弟?对啊……我就说么。这就是了,他们兄弟年纪小,刚没了阿爹,警惕心重一点儿总是有的,又恰好这个时候安春去……那个帮忙,因而误伤了安春,应该算是意外吧?乡亲们,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