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靠山吃山 作者:彦平方(下)

字体:[ ]

 
 
    他这会儿忽地想起自己放信的小木盒昨晚忘了没带回家,站起身就往外跑,宋初忙拿了把伞追了出去,不一会儿两人又一同撑着伞回来,楚离几步走到安华面前,将怀里的木盒递给安华,仰着头道:“华的信,小离……要会读。”
 
    安华接过木盒打开,看到里面都是信纸,都被叠的四四方方的,放的整整齐齐,足有多半盒,心里顿时暖融融的。这个木盒是他临走时送给楚离的,本意是安抚他,他从未想过楚离居然会记得他说的话。
 
    安华轻轻的将盒盖盖好,俯身在楚离额头上亲了一口,楚离眨眨眼睛,摸摸额头,弯了弯嘴角,绕过他又坐回桌前继续描字。
 
    何阳坐在一边,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脸上神色莫辩。
 
    三个孩子学的认真,其他人也不好打扰,安如宝、安华、宋初和何阳呆了一会儿就结伴回了西屋,留下安轩和秦风看着三个孩子。
 
    安华不好进入内室,进了屋,就和安如宝坐在外面的套间里聊天,而宋初和何阳则径直走进卧室,他二人实在不熟,坐在一起也无甚话可说,宋初只得拿出之前看了一半没看完的书,歪在炕角看了起来。何阳坐在另一边,侧耳听屋外安华与安如宝谈话,无外就是安华再讲这一路见闻,虽他在信上曾有提及,但限于篇幅,所说不多,这会儿讲的绘声绘色。
 
    何阳听了一会儿,低头沉思片刻,抬眼看向宋初,道:“小初,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宋初把目光自书上挪开,支起身子道:“啥事,何阳哥哥你说吧。”
 
    何阳扯了扯嘴角,道:“我和华哥从南平来到这里,一路多蒙他照顾,心中对他十分感激。我想要报答他,却对他不甚了解,又不好直接问他,我听他说你们一家一直待他如亲人一般,只得问问你,嗯,就是华哥家里还有其他亲人在么?他……有没有……有没有结亲。”
 
    宋初不觉有异,如实答道:“安华哥阿爹阿么去的早,还有一个二叔和一个叔叔,只是走得不太近,至于有没有结亲,呵呵,安华哥没跟你说么?小离就是他的准夫郎啊,全村人都知道的。”
 
    何阳笑容一僵,他心中已略有猜测,此刻经宋初确定,心中五味杂陈,喃喃道:“是……是么,他没跟我说过。我看……看小离似乎,似乎还未成年,他……他是和华哥住在一起么?”
 
    宋初听到这个问题,面色一正,楚离一直被村里认作是安华的养夫郎,他怕何阳也误会楚离,澄清道:“虽说小离的确还未成年,可安华哥说了小离会是他唯一的夫郎。”
 
    有了养夫郎还能再迎正夫郎,何阳原本尚有怀有一线希望,听了此话,心中一凉。
第48章
 
    何阳阿么是前两年走的,他阿爹身体又一直不好,他要照顾阿爹,就把自己的亲事耽误了,不久前他阿爹也走了,他家虽有些家底,但他一个哥儿在南平城举目无亲,到底呆不长久。他阿爹是溯溪村出去的,家中还有一个大伯在,只是他阿爹走时,正赶上南平城匪患横行,他大伯尚不知道,他琢磨着不如来找大伯,一来想告之大伯此事,二来也是前去投奔,只是他一哥儿终不敢独自成行,正在为难,刚巧碰到安华所在的商队被困在南平城,听闻他们是到玉兴城,便遮了哥儿印,扮作小爷儿,求队里的人带他一带,商队众人自顾不暇,大多摇头不理,只安华见他可怜,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南平城与玉兴城之间相隔千里有余,两人朝夕相对,安华样貌不差,为人稳重义气,对他又照顾有加,何阳一个刚成年的哥儿心中怎能不起涟漪,是以在来安平镇的路上,他就和安华坦白了自己是哥儿的事实,安华听后虽十分吃惊,却无半点儿逾越之举,让他愈加心动,可让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安华确实已经有了准夫郎。
 
    何阳沉默了一会儿,强打精神道:“我观楚离天真浪漫,与华哥年岁相差不小,不知华哥和他如何相识的?”
 
    楚离阿爹阿么的事,宋初也是知道的,在他心里何阳终归是外人,不愿与之深说,便道:“小离的阿爹对安华哥有恩,小离和安华哥挺早就认识了,后来小离阿爹阿么相继去了,就剩小离一个人,安华哥就把接到了家里。小离现在还小,安华哥说等他成年了就和他结亲,好好照顾他一辈子。”
 
    何阳听完低头不语。
 
    此刻套间内安华和安如宝的气氛也渐趋凝重。
 
    安如宝自来这里,只在书本和他人口中对这个世界有了大体的了解,却未亲眼见过,安华跑商去的地方不少,对安如宝将他所到之地的人文风俗一一告之,听得安如宝向往不已,只是说到晚归一事,他却含糊其辞,只道在南平城中有事耽搁,对匪患一事只字不提。
 
    安如宝明白他是怕家人担心,可他心中上有些事情想与安华商量,便将家里人已知晓此事告诉了安华,安华听后先是一惊,后惭愧道:“我本不想让你们知道此事,却不知你们却早已知晓,让你们跟着忧心是我之罪,我会跟叔和叔么好好请罪。”
 
    安如宝摇头道:“你迟迟不归,我们固然担忧,可最着急的是谁却是小离。你不知道,没有你消息的这十几天,他每日坐在门口等,先是等你的信,后来就是等你,从日升等到日落,常一等便是一天。如今你平安归来万事大吉,可跑商风险不小,倘或哪天你……你可想过小离该如何是好?”
 
    安华面色微变,良久方道:“我十五岁就出去闯荡,随着商队四处行走,倒也逍遥自在,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四年来只有这一次出去时,心中诸多牵挂。不瞒你说,当日我离开时,从出了村子那刻起就日日煎熬,尤其被困在南平城时,更是恨不得长翅膀飞回来,只有在见到小离的那一刻,整个心才回到了原位,我也不知道再有下一回,我还能不能承受的住。”说完,将头扭到一边。
 
    安如宝假装没看到他用指尖轻轻擦拭眼角,问道:“跑商虽说赚钱多,可是其中颇多风险,变数太多,终究不是长久之道,你可有其他打算?”
 
    安华道:“我又如何不知跑商不是长久之道,我在南平城就已发誓,此次若能平安回家,再也不离开小离半步。可虽说我家中尚有几十亩田地,倒也足够我和小离吃用,可若想让小离过的更好些,却是不够的。不瞒你说,我手上还有些银钱,打算在镇上买两间铺子,只是铺子该干啥营生还无半点儿头绪。”
 
    自打后山开垦出来之后,看着大笔的钱砸进去,安如宝着实肉疼,这些时日总想着找些赚钱的法子,好歹给阿爹阿么收一些回来,安华的打算正中他的下怀,不由嘿嘿一笑,道:“安华哥,你这想法正好与我不谋而合,不如小弟跟你谈笔买卖如何?”
 
    安华知他心里主意多,忙道:“不知是啥买卖?”
 
    安如宝道:“你昨日回来的晚,今儿又是雨天,还没来的及看,这几个月我将我家的后山开了出来,栽了好些果树苗,不出几年这些树就能结果,再有我在山上还种了地珍珠,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花生,这可是好东西,改日带你去看看,再者你这次还带了土豆回来,加上你这许多年跑商经验以及在商队里的人脉,咱们两个合作,在镇上开个南北杂货店如何?”
 
    安华摸着下颌想了想,眼睛一亮,道:“杂货店?好,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好想法。咱镇说不上小,卖南边东西的店铺却没有几家,别的不敢说,商队的人我还是认识几个,货源完全不是问题,再加上你说的花……对花生和土豆……好,就这么定了,铺子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过两日我就去镇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安如宝笑的眼睛都没了,给安华倒了杯水,双手奉上,道:“好,铺子的事就交给安华哥你了。放心,这事儿小弟绝对不让安华哥吃亏。”安华接过水杯,顺手用手指点点他的额头,失笑道:“啥亏不亏的,就是亏了也是我愿意的,你不必有顾忌,只管干就是了。”安如宝捂着额头,笑眯眯地点头。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就听外面一阵“啪嗒啪嗒”脚步声传来,很快门帘一跳,楚离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他没打伞,头发淋了些雨水,顺着发梢不住滴落,也顾不得擦,双眼在屋里咕噜噜一转,见到安华在就扑了上去,抱着人就不放。
 
    秦风打着伞随后进屋,道:“他们刚写完字,我正看呢,他就忽然跑出来了。”安华笑着摸摸楚离埋在腰间的脑袋,楚离蹭了蹭他的手心,手上又加了两分力。
 
    何阳和宋初听到动静出来,见状,宋初抿嘴一笑,跟秦风打了招呼,就蹭到安如宝跟前,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甚么,安如宝笑着捏捏他的脸,两人神态亲密,而何阳则在没人看到的地方,暗暗皱了皱眉。
 
    雨没下太长时间,未到中午便停了,趁着秦风和宋初准备午饭,安如宝去库房把盛土豆的筐拉出来——昨日太晚,今天一早又下雨,土豆还没来得及放到菜窖——因还未完全成熟,土豆的个头不大,表面坑坑洼洼,与上一世他见过的土豆相比,卖相上差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安如宝已经很知足了,乐滋滋地捡出几个拿到厨房,洗净削皮,一部分切丝,一部分剁成块,准备做一个醋溜土豆丝和土豆烧肉。秦风和宋初看到圆滚滚的土豆很是喜欢,一人拿了一个研究,安如宝灵机一动,又跑去拿了几个洗净备用。
 
    醋溜土豆丝算的上是安如宝最擅长的一道菜了,等在锅里放好油,又放了花椒和辣椒以及蒜,才想起来,家中没有青椒丝,没办法只好不用,等油热力,将土豆丝倒进锅里,翻炒几下,放入醋、糖和盐,继续翻炒,觉得差不多,出锅装盘,宋初双手端着,闻着醋溜土豆丝特有的酸香味狠狠吸了几下口水。
 
    至于土豆烧肉,因和红烧肉做法相近,是由秦风完成的,虽说费了些时间,可出来的成品色泽和味道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而备用的那些土豆,安如宝在锅中倒上水,将它们放到一个大碗里坐到水中蒸熟。
 
    安如宝上一世出生在北方,大学却是在南方上的。那时校门口常有私自支摊的小吃摊,卖各种小吃,很得学生们欢迎,其中有一种吃食安如宝最爱吃,就是土豆泥。将土豆削皮蒸熟,捣成泥状,再用油和各种作料炒熟,吃时撒上些葱花,味道极其美味,让他现在想来还口水直流。
 
    安如宝只知道大体步骤,做还是头一次,且家里只有荤油,安如宝试着做了一大盘子,出锅时尝了一下,味道差了不少,好在这里的土豆贵在天然,味道更加纯粹,还算不错。
 
    秦风也做了几道家常菜,等到吃饭时,其他人看到桌上的菜时,都有些目瞪口呆,尤其安华,指着土豆丝和土豆烧肉,惊讶地问安如宝道:“这两样就是……就是土……土豆做的?”
 
    安如宝点点头,指着放在中间的土豆泥,道:“这个也是,你尝尝。”安华拿起筷子每样尝了尝,冲着安如宝竖起大拇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