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乔入农门 作者:桃之夭夭夭夭

字体:[ ]

 
 
  【文案】
  乔墨遭遇车祸死而复生,
  穿成小哥儿,毅然嫁农门。
  前世见惯城市喧嚣,今生只愿田园安然。
  ※本文温馨种田,无虐,主受,生子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生子 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墨,林正 ┃ 配角:李阿么,李雪,方锦年 ┃ 其它:种田
 
    晋江银牌推荐:乔墨穿越到异世,一睁眼就成了一个乡下男人的媳妇,自己这身体还附带生子功能,他不吵不闹也不逃,觉得自己这夫君人不错,干脆就凑一块儿过农家小日子。买地种西瓜、开店卖糖果、赚钱盖大房,乡下田园也能过的风生水起,夫夫俩携手同心共奔小康。
  本文行文流畅,故事平淡自然,透着温馨,尽述农家生活日常点滴,读之令人回味。
  ==================
  
  第1章 高烧濒死遭贱卖
  
  已是十一月底,北方的冬天实在难熬。
  这两天连续大雪,外边少有行人,却有两辆马车在白茫茫的雪地里缓缓前行。在一个岔路口,马车停了,后头车上跳下个裹的严实的大汉,几步就跑到前头去了。
  “大哥,那人怕是不行了,出气儿多进气儿少,熬不住了。”
  领头的汉子拧了眉,抬眼望了望:“我记得另一条路通往白水镇的,附近应该有村子。找个村子进去,那小哥儿模样生的俊俏,福印又鲜亮,估计还能卖点儿钱。”
  旁边有人附和:“那倒是,总比死了砸手里强,就怕乡下人没多少银子。”
  “人死了一个铜子儿也没有。”领头见白雪尽头隐约有炊烟升起,正值中午,定是村子里在做午饭。便赶车往炊烟的方向赶。
  有外人进村子,还是整整齐齐的两辆大马车,听到动静的村民都出来看热闹。里正闻讯也来了,一看那几个壮实的大汉就心下一紧,瞧着不大好。正巧这时那些人开口说话,一听竟是卖人。
  官府虽然抓捕拐子,可却不禁人口买卖,若是哪家穷的揭不开锅,也少不得典卖小子和哥儿。这些人跑到村子里卖人,卖的定是小哥儿,农村里有些人家穷或自家小子有些毛病说不上媳妇,便会花点儿钱买个小哥儿。
  “人呢?总要我们瞧瞧长什么模样吧。”
  “要多少?好不好生养?”
  “你这儿有几个哥儿啊?”
  村子里颇有几户人家动了心思,连连追问。
  领头的一脸笑意,声音很是洪亮:“我这儿的小哥儿可都是往平城去的,模样好,福印也鲜亮,可都是百里挑一。很不巧,连日赶路,有个小哥儿病了,我们实在不忍心硬拉他上路,这才想就近给他找个落脚地。这小哥儿今年刚十五岁,从前是有钱人家的小公子,能识文断字儿,后来家道败落,为口饭吃才被家里给卖了。我也不喊高价儿,二十两银子,谁愿意就一手交钱一手领人。”
  “啥?二十两?!我地个乖乖,这是金娃娃啊。”
  一听这价钱就炸了锅,又听着得了病,再看对方有些急切的想卖人,刚起了心思的几家全都缩了回去。
  领头的使眼色让人将小哥儿扶出来。
  村里人一看到那模样就理解为啥要二十两银子,实在是长得好看,额间那枚福印也是鲜红欲滴。福印颜色的深浅代表哥儿孕育率的高低,现今小哥儿生育越发不容易,很多人终其一生只得一两个孩子。由此这小哥儿着实吸引人,可惜已高烧的昏昏沉沉没了意识,那张白皙莹润的小脸泛着殷红,整个人全靠两边大汉支撑着,眼见活不成了。
  这再好的人,眼看就要死了,谁肯白花银子?就算抱着一分侥幸,买下来也得花银子请大夫吃药调理,况且又似富贵出身,只怕在乡下地方也养不住。
  到底有人动心,却又舍不得那么多银子,就故意起哄:“这哪值二十两,随时要死的人,一两银子就是天价儿了。一两能买个健健康康的小哥儿呢。”
  “你那一两银子的哥儿模样儿能看不?能生娃不?”有村民嘲笑着拆台。
  一群人说来笑去,偏没人再出价。
  这时有人惊叫:“快看,小哥儿脸都白了,怕是没气儿了。”
  这下子更是没人肯买,有些人不忍心再看,陆续回家去了。
  领头眼见不行,也不想再耽搁时间,何况人高烧了三天指定活不成了,只要卖出去好歹收回点儿银子,干脆直接掏出卖身契:“乡亲们瞧瞧,这是小哥儿的卖身契,当初整整花了三十两银子买来的。现在也不多说了,一口价,五两!”
  三十两对村里人是天价,可里正知道,冲着那小哥儿的模样和福印,可远远不止三十两,看来其中定有内情。想来小哥儿定是有钱人家出来的无疑,也只那样人家心思复杂,为着某些目的贱卖了人也不稀奇。
  就在人们你看我,我看你,看是不是真有钱多烧手的傻子时,一个八尺有余的汉子挤了进来。
  “给,五两。”来人动作利落的直接将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放在领头的手里,顺手取走了卖身契,并把昏迷的小哥儿往怀里一抱,转身就走了。
  
  第2章 因祸得福入农家(1)
  
  现场静了一瞬,紧接着又炸了锅。
  “哟,我没眼花吧?那、那是林正?”
  “没错没错,就是那林山家的老大,那么大的个头可随了他阿爷。”
  一时间村民们说什么的都有,谁都没想到林正一下子拿出五两银子买个快死的小哥儿,这林正……别是想媳妇想疯了吧?
  林正今年二十二岁,若在别家,这样的小子早早就娶亲成家了,可林正……大家伙儿提起来就有说不完的话题。
  林正阿爹叫林山,是个憨厚老实的庄稼汉子,干活儿是一把好手。林山有三个儿子,谁不说他家有福气,十里八乡家里有三个孩子的一双手都数的出来,在他们上林村更是独一份儿。林山是真高兴,但其媳妇儿林老嬷却对林正横挑鼻子竖挑眼,在林正刚刚十三岁的时候就闹着要分家。
  要知道林正是老大,他还没娶亲,下面两个弟弟更小,哪是分家的时候。当听说林老嬷要求只将林正分出去单过,人们才反应过来,怪道呢。
  原来林正竟不是林老嬷亲生的。
  林山当初成婚好几年才得了林正,心里正喜欢呢,哪知才一年林正阿么就得病撒手去了。都说一个汉子怕照顾不好孩子,于是隔了一年便娶了现在的林老嬷,当时林正才两岁。
  先时林老嬷待林正倒过得去,可随着生了两个儿子,自持站得住脚有了底气,对林正便越来越不顺眼。特别因林正是长子,将来分家只怕要占大头,林老嬷哪里肯呢。一年一年使劲的使唤林正干活,刚到十三岁,便闹着林山要分家。
  林山知道林老嬷不喜欢大儿子,可因着自己是鳏夫再娶,林老嬷又给自己生了两个儿子,性格又一贯强势,被拿捏那么多年,竟除了叹气不知如何是好。他知道一旦分家大儿子肯定要吃大亏,嘴上说不过,便想着拖一拖,好歹等大儿子大些娶了亲。
  林老嬷瞧出来了,心里另生了主意。
  先是提出兄弟们都大了,家里这两年也宽裕,不如起了新房,也好说亲。这事儿没什么反对的,于是便在村东头选了地方,气气派派的起了三间青砖大瓦房,配上仓房厨房,再把院子一修整,别提多让人羡慕。然而新房刚建好,林老嬷却说新家地方不大,让林正住老屋。
  别看新房只三间,可每间房都十分宽敞,从门里进去是个套间,一般人家都是儿子媳妇带着孙儿,尽够住了。林正这年十五不到,下面弟弟一个十二,一个九岁,半大孩子哪里住不下?林老嬷说出这话,明显另有用意。
  林正看在阿爹的面上,同意了。
  果然,住在老屋不到一月,林老嬷就借口他辛苦,让他在老屋单独起火做饭。不足半年再提分家,将林正单独分出去就是顺理成章了。
  林山想着这样也好,大儿子一个人也自在多了,凡事能自个儿做主。哪知真分起家来吃了一惊。
  这么些年积攒下来,家中共有三十五亩地,其中十亩是水田。在乡下地方,长子撑门立户,奉养老人,在分家上就占的多些,乃理所应当。如今林正要分出去,剩下两兄弟还小,东西只名义上分了,实际仍在林老嬷手里。林山想着,哪怕家里多留些,大儿子也能得七八亩,一个人尽够吃用了。
  哪成想,林老嬷只肯给五亩。
  “五亩怎么了?五亩还少?他一个人能干多少,再多也是糟蹋。老屋那么大的地方给了他,我这个后阿么够对得起他了。再说了,从此分家,各不相干,我自有两个儿子孝顺,不用他养老。”
  面对林老嬷这番话,林山心里很不满甚至恼怒,可他对着林老嬷顺从惯了,除了觉得对不住大儿子,竟只是怀着愧疚毫无作为。
  林正哪能不知自己阿爹,可对这个家是早就厌了。林正同意分家,但要求请里正和林氏族长来做见证,并立下字据。林正单独分出,得老屋和五亩田地,其他一个铜板没有。分家后,林正一没粮种,二没农具,三没银钱,别说种地,连口粮和日常用品都不齐。于是干脆将地赁给旁人耕种,离开了上林村,一走就是五六年。
  今年开春,林正回来了,猛然看见都让村里人不敢认。
  
  第3章 因祸得福入农家(2)
  
  昔日瘦麻杆一样的少年,已然长成八尺有余身材健壮的汉子,倒像他阿爷当年。然而原本周正的样貌,竟不知何故在其右脸颊上添了一道三寸左右的刀疤,尽管疤痕已经淡了,但位置大小都过于显眼,配上林正沉默寡言的性子,颇具压迫力的身高,生生能吓退不少人。
  才开始村里人都以为他在外发了财,因为他是骑马回来的,那样一匹好马,怎么也得值个六七十两银子,谁家买的起?有牛车就了不起了。
  因此,尽管有人害怕,但一时间林正家每天早晚都十分热闹,更有好几个媒人登门说亲,那些小哥儿的条件着实不错。林老嬷同样没少往老屋跑,明里暗里的打听。林正对媒人说暂时没钱筹备聘礼,一开始没人信,可时间长了,见他仍是住在破败的老屋,种着五亩地,起早贪黑哪有一点儿发财的迹象。
  媒人都消失了,像从没出现过,林老嬷则在村子里编造谣言。加上林正孤身一个,本身又沉默老实,顶着一张有刀疤的脸,竟使得原本虚假的流言真的一般。
  林正都二十二了,这个年纪还没娶亲本就招人笑话,加上那些捕风捉影的流言蜚语,一贫如洗的家境,却突然出手阔绰的用五两银子买了个似乎要病死的小哥儿,无疑是在整个上林村丢下了颗大雷。
  里正想了想,到底决定去看看。
  林正住的老屋地方倒是宽敞,就是有点儿偏僻,在村子的最西头,与前面一家邻居隔着一二十米。屋后有片小树林,不远就是大山。以前这片有好几家,随着日子渐好,都搬了。
  老屋是土坯房,很有些年头,经年累月修修补补已破败的很。房屋三间,一间堂屋待客,林正睡一间,另一间做仓房放置粮食杂物。厨房是另起的,挨着厨房搭了个棚子,堆着劈好的木柴。
  里正刚进门,迎面就见林正送着村里的刘大夫出来。
  “有德叔。”林正看见里正开口招呼。整个上林村有两大姓,林和李,里正也姓林,虽关系隔的远了些,但一个村里住着,平日里都喊声叔,显得亲近。
  里正脱口问道:“那小哥儿咋样?”
  林大夫笑道:“小哥儿命大,烧竟退了,仔细调理调理,想是没啥大事。”
  里正也颇惊奇,又很高兴:“这是好事。”
  “可不是好事吗,这下子阿正可娶上媳妇了,还是个多少人都求不得的好媳妇!”随着一声笑,李家阿么从里面走出来,见了里正,猜着里正有话说,便道:“阿正,你陪里正坐着,我去刘大夫家取药,顺带还有点儿事给家里交代。”
  “那麻烦李阿么了。”林正心里有事,便没推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