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似曾相识燕归来 作者:灯下等雨停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别扭受和忠犬攻相互扶持,争权夺利
前面又甜又虐,
中间部分大虐受,
结尾部分大虐攻,
最后HE的故事。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印,夏彦之 ┃ 配角:苏娉婷,夏则端 ┃ 其它:魂穿,夺嫡,HE
 
 
 
  ☆、第一章
 
  “苏印,掩护我!”草丛中传来一句战友的低语。“好!”苏印低声回道,“你从左侧抄过去。我现在出去吸引火力掩护你!”说完,他纵身从藏身处一跃而出,枪声骤然响起,吸引住敌方大部分的注意力。
  苏印在密集的子弹里一边回击,一边寻找遮挡物,他们队已经跟踪这群毒贩十几天了,才在中缅边境等到交易,钱货俱在,上面下了抓捕命令。原本苏印已经提交了退役申请,但是此次抓捕的毒贩各个都是亡命之徒,任务凶险,队里新人又多,怕罩不住,队长特意找他谈了,完成这个任务就准他关荣退役。突然,苏印感到而后一股气流飞窜而来,伴随“咻”的一声,那是空气被子弹划过的声音。“糟糕!对方有狙击手!”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苏印只觉得眉心处传来一阵剧痛,两眼乌黑一片。
  立的一手好flag。
  不知昏睡了多久,苏印被头部一阵阵的刺痛从昏迷中唤醒。四肢沉的好似灌了铅,半点动弹不得。可是,会痛?是不是说明自己还没死!苏印用力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既不是熟悉的医院的天花板,也不是云缅边境的天空。而是一片精细的红木雕花。“第一次遇到这么古色古香的医院啊。”苏印心想,这种雕花,好像只在电视剧里见过。苏印尝试着抬起左手,想要摸一摸那看起来就很贵的精致雕花,一只苍白瘦弱透着青色血管的手出现在视线中。“这是。。。。。。我的手吗?”
  苏印努力挣扎着坐起身,却因为脱力又跌落回床榻,“哐”的一声,随之而来的是额头处一阵阵的刺痛。正在这个时候,门被人“砰”的一下子撞开,一个面色惊慌的古装扮相的女子撞进屋内,因为用力过猛险些摔个嘴啃地。
  “少。。。少爷。。。。您醒啦!”
  “少爷?”苏印听到这称呼不禁愣了一愣,这是在整哪一出呢。好在身为特种兵,内心再是跌宕起伏,面上总能云淡风轻。他也不做声,只看着这个丫鬟打扮的丫头要如何继续。
  “少爷,秀儿知错了,竟然让少爷一个人去后山采摘草药,没想到少爷您会滚下山崖!幸好您没事,否则,否则奴婢死也不能挽回了,呜呜呜。”那姑娘自顾自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苏印一看这架势就蒙了,剧情太过出人意料,已超越了他的理解范畴。一时也不知该怎么接下去,只能默不作声做沉思状,抓紧梳理着已知信息。
  首先,他似乎是位少爷。其次,他刚刚跌落了山崖。如果这是一个RPG游戏的开场,他似乎刚刚获得了第一个有用的道具----一名叫做秀儿的婢女。
  苏印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早在他幼时,无数次呼唤上帝给予他帮助而未果时,他就笃定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神明。可是,眼前发生的事,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就是见鬼了。
  “那个。。。秀儿?你能扶我起来吗。”苏印费力地招了招手。秀儿立刻上前两步扶住苏印,让他可以借力坐起来。苏印慢慢挪到床边,环顾四周。这是个古色古香到极致的房间,苏印甚至觉得,这就是个百分百还原的古人的卧室。木质雕花大床,屋子正中一个实木圆桌,同样精致无比,上面是一套青瓷的茶具。窗附近的桌上立着一面铜镜,应该是用来梳妆的,而此时,那镜中,印出的脸竟是如此陌生。。。。。。额头缠绕着白色的纱布,还渗出点点血迹,这就是刚才额头刺痛的来源。除此之外,镜中的那张脸,苍白的可怕,透着一种病态,头发长至腰间,亦不是原本乌黑的发色反而更接近棕色,瞳孔的颜色也是异于常人的浅。苏印忽然想起自己见过的那些瘾君子,不禁打了个冷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意识,怎么会在一个陌生人体内。苏印记起自己正在执行缉毒任务,然后被对方的狙击手锁定,再之后。。。发生了什么?苏印思考的时候眉头不自觉的紧锁起来。
  “少爷?”秀儿看着自家主子的表情一阵紧张。
  “啊,我头好痛,脑子一片混乱,好多事一下子都想不起来。”苏印随口答道。
  “少爷,您。。。。该不会是失忆了吧?”秀儿小心翼翼地说。
  “唔。”苏印显然非常满意秀儿能有这样的觉悟,也省的他再自己找理由。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在秀儿絮絮叨叨的解说下,苏印基本弄清了自身的处境。
  自己现在的意识所处的身体是属于一个叫苏印的人。名字倒是和从前一样,只是身份却从大天-朝的特种兵变成了大炎王朝?丞相家的三公子。这位苏印少爷自幼体弱多病,八岁时就被送至这青云观内拜住持为师,一边学习医术,一边调理身子。前两日,他独自上山采药时不幸失足跌落山崖,被找到时头部撞伤昏迷不醒。苏印心想,难道自己在边境时就已经死了,因此灵魂才会转世到现在的苏公子体内,可是转世只有往后世投胎,哪有越转越回去的呀,苏印有些忍不住想笑。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个念头,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
  原本就算打死他,苏印也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存在,可是眼下活生生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又由不得他不信。苏印看着这间找不到任何家用电器的卧房心想,自己怕是一时半会也回不去了,忍不住叹了口气。
  “少爷,这些日子您就好生休养可不能再有事了,月底您十八岁生辰老爷就该接您回府了。”秀儿小声提醒到。
  在床上又躺了两天,苏印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便开始绕着这青云观打转。他的师傅已来探过他,为他把了脉确认他身体无虞。但是,关于“失去的记忆”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便安慰他,慢慢找寻一些熟悉的事物,记忆总会恢复的。
  青云观因建于青云山山巅而得名,终日云雾缭绕,颇为虚幻。青云观不大,加上学徒也不过十余人。住持若悲真人本名贾其,曾是宫中御医,告老还乡后醉心修道炼药就来这青云山安了家。青云山地势险峻,外人不常上山,可是贾其却因擅治各种医治疑难杂症而声名远播,只是偶尔下山问诊的出诊费就够维持日常的了。苏印每日在观中无所事事,就找了些字帖来学,几天下来倒是小有成就。
  转眼月底已至。这日一早,贾其就把苏印叫去,让他准备一下,丞相府的护卫已经到达,来接苏印回府了。贾其见这些日子,苏印的记忆毫无回复的迹象,实在放心不下,交代了一些事务后随苏印一同下了山。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为了怕故事跑偏,先列了个人物框架。本人读文嗜好狗血虐攻,自己写起来只会更肆无忌惮吧哈哈哈哈。
 
  ☆、第二章
 
  一行人辗转数日终于抵达帝都封登,老丞相苏槐携一众家眷仆人在苏府门口等待多时。这最小的儿子自出生就甚得苏槐宠爱,无奈自娘胎里带出来的先天不足导致他从小病痛不断。到苏印八岁时生了一场大病,险些活不下去,只得忍痛交予老友贾其抚养照料。
  青云山路途遥远,苏槐不舍小儿辛劳。只得每年得空过去看望一次。因此,除了其姐苏娉婷出嫁时苏印回过一次苏府,这是他十年来第二次踏入家门。得知这些后,苏印稍稍放心心里。
  秀儿待马车停稳先行下了车,替苏印掌帘。苏印踏出车厢就见府门口一年长者眼中噙泪,约莫四五十岁的年纪,穿着玄色的长衫,腰间系着一个镶金的玉坠,十分富态,他便知这是苏丞相无疑了。苏丞相身边那位妇人,身着素色绣花锦服,外罩织锦镶毛斗篷,发髻只一翠玉发簪,淡雅又不失庄重,看到苏印脸上流露出一副慈祥的表情,应是苏印的生母印氏。
  “父亲,母亲。”苏印乖巧地打了招呼。
  “快。。。快进屋来,外边风大。”印氏许久不见儿子,突然看到已然成人的苏印活生生地在自己面前,声音竟有些哽噎。
  “你看看你,这高兴日子,哭什么。”苏槐嗔怪道。
  “是太高兴了。”印氏赶忙解释。
  “进屋吧。”苏印安慰着印氏,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去看看传说中的丞相府了。
  几人府内坐定,印氏还拉着苏印的手不肯放。
  “这些年你受苦了。”
  “孩儿一切都好,母亲放心。”苏印温顺答着,眼睛却在不着边际地观察着屋内陈设。
  这丞相府的装饰倒不是过分华丽,更偏稳重一些。厅里摆了不少装饰品,有金丝勾边的雕花屏风,有红珊瑚的摆件,有一人高的描金花瓶。任意一件都看着价值不菲。苏印心想,要是有机会能带回去几件,他退伍后的日子也就吃喝不愁了。
  贾其喝了一口茶,缓缓说起苏印的情况,提到他的失忆,苏槐和夫人不禁又是一阵紧张。好在苏印早听秀儿介绍了家中情况这会儿倒也能搭上些话,看着像是在逐渐恢复的样子。
  贾其安慰苏氏夫妇“失忆之症急不得,多接触熟悉的事物慢慢才可恢复。”
  印氏满眼心疼的看着苏印,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发生这样的事。
  苏印面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心里却忍不住在想,自己从前是个孤儿,来到这个世界却凭空多出对慈父慈母,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呢。
  “印儿,过几rì你大哥苏归就要回京,皇上因他平定南面异族入侵有功,特在宫中设御宴,到时你就能见到娉婷了。”苏丞相说起自己的大儿子,不禁面露骄傲之色。
  苏丞相膝下有两子一女。大儿子手掌重兵常年驻守在南边的国境线上,鲜少回家,却取名苏归,很有些讽刺。唯一的女儿苏娉婷前两年嫁与三皇子贤王为妃,常居贤王府,一家人难得能凑齐。苏印边听边记,加上连续赶路,一会儿就有些犯困了,忍不住偷偷打了个呵欠。没想到印氏马上就注意到了,忙叫秀儿领着苏印回房歇息。
  之后的几日,苏印完全是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窝在书房,钻研大炎典章制度,年月大事等书籍。他原本就是个适应能力特别强的人,又很有些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这些天下来,每天早晨醒来,他都曾期待回到原本的时代,然而每每迎接他的都是那张复古的雕花大床。渐渐地,他也就不再执着,如果原本的自己已经在那个世界死去,那得以重生的自己何不在这个世界好好活着呢?
  这日,苏印正在房中翻看《封登郡志》互听下人来传话。“大少爷回来了!”苏印忙叫秀儿给自己换了一身新做的冰蓝色长衫急急去了堂屋。还未到堂屋就见院中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正大步迈来,伴随着中气十足的嗓音“父亲!母亲!儿子回来了!”苏归一身靛青色劲装,浓眉高鼻,与苏印八分相像的五官却更显着阳刚之气,常年征战的缘故,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这才是爷们该有的样子啊,苏印忍不住感慨到。苏归一边往屋内走一边卸下腰间的佩剑,顺手抛给身后的副将。
  刚进了厅就与苏印打了个照面,苏归一愣,转而咧嘴笑了“这是三弟吗?两年不见高了不少,现在可是大人的模样了!”
  苏印虽是第一次见这传说中的兄长,却莫名的有好感,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起来“大哥。”
  苏归近一米九的个子比苏印高出大半个头,他走过苏印抬手揉了揉幼弟的脑袋,然后给父母请了安。
  “儿子已去宫中见过皇上,这次平定南面战乱虽艰难但是对异族也是一次重创,想来他们短期内绝不敢再犯,皇上龙颜大悦。正逢贤王也在,这才多聊了一会。”
  苏归口中的皇上,是大炎自建都封登起的第七代掌权者-----炎景帝。炎景帝年轻时是位好征战的皇子,大炎现在成为当今天下最强大的帝国拥有幅员辽阔的国土,他功不可没。不过这景帝虽然骁勇善战,子嗣的繁衍却不甚丰茂,只育有四个儿子,其中三个行冠礼后获封亲王,居于宫外各自的亲王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