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听说我要横扫天下 作者:羽小飞

字体:[ ]

 
  书名:听说我要横扫天下
  作者:羽小飞
  【文案】
  封渊:夏眠此人,心机实力深不可测,这般惊才艳艳、胸怀大志之人注定要走那一条路,玄宗四峰七剑,唯有他一人有资格与本座为敌。
  孟楠歌:这世上恐怕没人能真正看出夏眠所想,只因凡人匍匐在地上,连仰头看向他都会被灼伤了眼睛。
  唐靖宇:我恨他,我日日夜夜地努力,书阁中所有的典籍我都曾通读过,而他甚至都懒得走进去一步。凭什么?他凭什么处处都比我好,处处都比我强?我嫉妒他,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连嫉妒他都不够格了。
  陆羽:我的弟子,自然是最好的。
  ——夏眠(汗哒哒):咦,他们在说谁?( ̄△ ̄;)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被动穿越,莫名其妙被动装逼的故事,第三人称,涉及修真但设定不严谨,所以不要考据哦。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甜文 仙侠修真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眠,陆羽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夏眠:我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日头热辣,夏眠躲在一处围墙后面的阴凉地里,呲牙默默地抹了把汗,只等着陆羽一到便跳出去,照着卫长风所说演上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
  陆羽是新来的物理系教授,二十九岁左右,学识渊博,气质高冷,更兼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瞬间俘获了一众青春期蠢蠢欲动的少男少女心,其中自然包括夏眠。
  他于是自我陶醉、东拼西凑地写了首酸诗,屁颠屁颠地送到陆羽面前。陆羽拿眼角扫了一遍,皮笑肉不笑地开口:“五百次回眸换来一次相遇,这是缘分?”
  夏眠双眼亮晶晶地点头,身后仿佛有条毛茸茸的尾巴讨好地猛摇。
  陆羽冷笑:“你觉得上辈子五百次回眸我都没看上你,这辈子你还会有机会吗?”
  夏眠:……
  “噗哈哈哈哈哈!”
  这无论放在谁的身上,都应该是件苦逼无比的事情。然而听完这个悲伤的故事,某人生赢家卫长风足足笑了十五分钟,才一边搂着旁边美女的腰一边冲夏眠摇了摇头道:“陆羽这样的,整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我劝你还是不要沾手了。而且用你这办法,能追到人那才是有鬼了。”
  夏眠心中一动,立刻靠近了些虚心讨教道:“那我应该怎么办,在他家楼下摆蜡烛?”
  卫长风不可思议地挑起一边眉毛,将夏眠上下打量了一遍,正要挖苦几句,却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顿了顿,随即不怀好意地勾起嘴角把夏眠一把拉过来,在他耳边轻声道:“狗血就是经典,你那办法也不是不行。但要狗血,不如就索性狗血到底。要不这样,咱们找几个混混假装抢劫,到时候你就冲出去勇斗歹徒,保证能顺顺利利把陆羽给拿下。”
  夏眠眼皮登时跳了一下:“你这馊主意真有用?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第三任女朋友就是这么追到手的。”卫长风举起一根手指,煞有其事地保证道:“这样行了吧,我发誓,叫来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你就放心吧。”
  他本意不过是开个玩笑,顺便让夏眠碰个钉子,转而放弃陆羽那块啃不动的硬骨头。然而作为一个合格的狐朋狗友,卫长风在这方面一向靠谱,所以夏眠半点没有怀疑他的动机,慎重地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终于还是决定将这个馊得不行的主意付诸实践。
  时间选在五点整,地点选在学校后头一条小巷子里,陆羽平时开车走大路,只有这个时候会到附近的饭店热腾腾地吃上一碗红烧牛肉面。
  蝉鸣阵阵,依稀能够从中分辨出从远而近的脚步声,陆羽来得似乎早了一点。
  事到临头,夏眠有些紧张。
  他虽说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富二代,身上又带着些不多不少的纨绔习气,小时候被爷爷叫龟孙子,被母上喊兔崽子,长大了又被别人叫单身狗,很有二十几年的禽兽史,但毕竟家里管得严,从来不敢当真下手做出什么太出轨的事。这事儿夏眠还是第一回干,业务其实不大熟练。
  幸好第一个出场的不是他,那头陆羽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呵,凭你们也敢拦我的路?”
  “陆羽,你不要小看我们。在这里你受到限制,能力与我们也差不了多少。”
  有人应答,嗓子却很嘶哑,发出来的声音仿佛是在拿刀子挫砂纸一般刺耳:“为了掌握你的行动规律,我们已经蛰伏准备许久,你却只是强弩之末。今天你已经逃无可逃,乖乖纳命来吧!”
  怎么回事?
  夏眠越听越觉得奇怪。
  这群人不知道是卫长风从哪个影视城拉来的,居然还会对台词?!
  但听那群人的意思是打算动手了,夏眠只好先压下心头的疑惑,忙不迭地从暗处跳了出来,以这辈子最英勇无畏的姿态挡在了陆羽的身前,大吼道:“住手!”
  陆羽:……
  众人:……
  现场一片静默,夏眠这时才发现事情有点不对。
  ……尼玛说好配角是群非主流的混混的呢?眼前这群人虽然也非主流,但明显方向不一样啊!看那飘逸的长发,看那潇洒的长衫,看那闪亮的长剑,这不是一群神经病就是一群精神病啊!
  他还在风中凌乱,那边的非主流中的一人便开口了:“陆羽,这是你的后手?”
  另一人也迟疑道:“这分明只是一个普通人。”
  先前开口的人皱眉回答道:“无妨,都杀了便是。”
  夏眠:……
  找这么些满口跑火车不知所谓的人来助阵,他再迟钝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卫长风那牲口给玩了。可这场戏还是要演下去,至少不能被陆羽看出他和对面那群非主流有勾结不是?
  咽了口口水,夏眠大义凛然道:“我不知道你们是谁,我会挺身而出,只是因为我喜欢陆羽。”
  陆羽眼底瞬间划过一道晦涩的情绪。他忽然粗暴地拉开夏眠,冷冷道:“一边呆着,我的事你别管。”
  对面领头之人哈哈大笑起来:“陆羽,没想到你这种冷血无情的人竟然也有人会喜欢。也好,今天送你们二人上路,让你们做一对苦命鸳鸯。上!”
  还没来得及反应,夏眠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衣着古怪的人举着剑冲了过来。陆羽轻巧避开,左手在剑身上一弹,就这么将对方的武器震脱了手。白光一闪,他捞过剑柄,对着靠近身侧的第二人刺去,剑气陡出,利刃相接发出悠长的金石之声,剩余三人趁机从各个方向冲着陆羽周身几处要害袭去。陆羽并不恋战,顺势后跃几步,神色却忽然一变。
  “你们竟然布了阵法?”
  “不错,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已经准备良久,只等你入瓮。”领头之人打了个手势,众人便训练有素地将陆羽团团围住:“在这个世界我们实力有损,只好布下阵法辅助,这阵法虽力量有限,但困住如今的你也绰绰有余了。”
  “……”被忽略在一旁的夏眠震惊地看着陆羽脚下那个明显是用粉笔画出来,歪歪扭扭、毫不起眼的涂鸦,深深地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张目结舌地自言自语,不自觉地逃避起现实来:“呵呵呵,这剑舞得那、那么犀利,难道是事先排练过的?真的假的啊,假的吧,这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作为神经病真是太有职业精神了,连陆羽男神都能给带得一起疯了跟着入戏,太特么牛逼了点,绝对是假的,对,是假的。”
  他还在发愣,那几人已经开始逼近陆羽。
  虽然知道那些管制刀具不可能是真货,夏眠还是被惊得回过神来,紧张地上前几步,眼睛忍不住地瞄向那看上去很锋利的刀刃,硬撑着说道:“你们够了,要是伤到陆羽,我跟你们没完!”
  这些人做得太过,他已经打算好要劝卫长风扣这几个人的工资了。然而出乎夏眠所料,对方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只顾看着陆羽动静。
  “不想我陆羽,今日竟要命丧尔等宵小之手。”陆羽环视众人,忽然仰天长笑道:“我一生不信命,却一步步身不由己地走到了今天,当真可笑至极……罢了,来吧!”
  “你们做得过分了,住手!”
  就算是道具,这么直挺挺地戳过去说不定也会出什么事情,眼看长剑就要没入陆羽的身体,夏眠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
  后心顿时一凉,随后就是缓缓漫上来的疼,夏眠发热的脑袋这才终于慢慢清醒过来。情形很像哪里的浪漫狗血言情剧,但夏眠此刻拽着陆羽的手跌进对方怀里,心中只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奔过。
  卧槽等等,那剑居然是真的,居然是真的,是真的…真的……的……这不科学!!!
  鲜血浸湿了他的衣服,顺着T恤的下摆滴落在地上,血花四溅,盖住了那些横七竖八的粉笔印。
  陆羽身形晃动了一下,随即轻柔地将夏眠放下,单手撑着剑地站了起来,一点点弯起嘴角,声音似乎能把人生生冻伤:“你们准备好死了么?”
  陆羽的气势太强,对面几人脸色终于开始发白。夏眠的脸色也跟着发白,那主要是疼的。他活了那么些年,还是头一回吃这样的苦头,等到陆羽收拾完那群人在他跟前蹲下,夏眠眼前已经开始一阵一阵地发黑。
  陆羽道:“你还有什么话要留的吗?”
  夏眠哆嗦着扫了他一眼,奋力举起一只手来拉住陆羽的裤腿,憋出一个字来:“我……”
  ……快死了,求救命。
  短暂的沉寂后,陆羽从喉咙里溢出一句叹息:“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喜欢我。”
  夏眠一脸忧伤,不屈不挠地继续努力:“你……”
  ……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陆羽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开口说道:“你放心,我没事。”
  你当然没事,有事的是我啊!敢不敢现在就拨个120啊,敢不敢抱着他直奔医院啊!
  夏眠简直快要哭出来了,陆羽却垂下眼睛,缓缓继续说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并不想和谁扯上什么关系。所有人都当我是个怪人,是个罪大恶极的叛徒,一个个恨不得我死,可才短短几天,你为什么就能为了我舍出命来?”
  他看向夏眠,漆黑瞳仁中仿佛藏着汹涌的波涛:“如果那时有你,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
  陆羽盯着夏眠,看不够似地端详了很久,眸色变幻,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又像是终于拿起了什么,轻声道:“所有人都在四处寻找这个法器,却不知道我早就将它融合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夏眠瞪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陆羽向着他伸出一只手来,最后蓦然沉寂的意识中,只留下了一句话:“你以情待我,我便以此回报,用一条命,给你、也给我自己最后一个机会,望你好自为之。”
  ————————————————————————————————————
  半个小时后,几个混混懒懒散散地在这里停下脚步,伸长了脖子一看,对着空无一物的小巷疑惑道:“卫哥不是说好五点半吗,人呢?”
  “不对,好像是说五点,咱们迟到了!”
  “啧,都怪你非要再灌一瓶啤酒。这钱命中注定赚不到啊,算了算了,那叫夏眠的应该早回去了吧。”
  “也是,怎么可能顶着太阳等,唉,估计跟卫哥诉苦去了,又要被削一顿,真他妈的倒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