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简洛 作者:尘世之殇

字体:[ ]

 
 
《重生之简洛》作者:尘世之殇
 
【内容概要】
 
本是一代魔教护法的他因挚友的算计而消逝
再醒来却变成了豪门小少爷
爷爷的疼宠,哥哥的仇恨成为极端的对比
恨?那又如何,不过是不相干的人罢了
争夺继承权?他没那个兴趣
可是你这赶尽杀绝是要闹哪样?
惹不起他躲行了吧?做雇佣兵总碍不着您老的商业大计了吧?
但是,该死的破军阀,您这又是上演哪出?
刚摆脱继承争斗总得歇歇吧
您这誓死扳弯的行为也太霸道了吧喂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古穿今 强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洛 ┃ 配角:莫秦简昊 ┃ 其它:强强
 
☆、重生
 
  兰亭小榭,一名身穿紫衣的年轻男子正在沏茶,嘴角含笑,姿势优雅。紫衣男子对面坐着一名白衣男子,此男子面容清俊,一身的书卷气息,若是忽视他腰间的佩剑,倒也真会让人误以为是书生了。
  紫衣男子端着一杯沏好的茶递给白衣男子道:“简兄,请。”
  “多谢。”被称为简兄的白衣男子温润一笑,接过紫衣男子递过来的茶。杯盖轻刮两下,男子将茶放到鼻息下轻嗅两下,再轻抿一口,叹道:“清明时节的碧螺春,好茶。”
  紫衣男子呵呵一笑道:“果然是好茶的简兄,单是偿一口便知其名了。”
  白衣男子轻笑着摇摇头,正欲说什么,忽见空中一朵蓝色烟花,脸色一变,只留了句:“尚兄,在下有事先走一步。”便消失了踪迹。
  看着白衣男子消失的身影,紫衣男子面露讽刺,也飞身而去。
  狮峰崖,一群所谓的武林正道正在围攻一名身穿青色衣衫的女子,女子此时右肩处晕开了一团血迹,如同盛开的牡丹花一般红艳。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伤口,看起来狼狈至极。
  就在崆峒派掌门即将一剑刺中青衣女子时,白衣男子飞身而上,挡下了崆峒掌门的致命一剑。
  “玉面公子,你这是何意?”说话的正是被挡下一剑的崆峒派掌门,而被他称为玉面公子的则是那名白衣男子。
  在江湖上,玉面公子虽不是人尽皆知,但也是小有名气的。由于他面相英俊,一身书卷气息,武功高深,固被人称之为‘玉面公子’。 
  “师妹,你没事吧?” 男子没有理会崆峒掌门的质问,关切地问着身旁的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脸色有些发白,微微喘了口气才说:“暂时死不了。”
  闻言男子略略放心,但见青衣女子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时,目光幽深了些许,这些人竟敢伤他师妹至此,不可饶恕!
  “不知众位掌门在此围攻一名女子又是何意?”男子冷冽地扫视着在场的众人。
  “玉面公子,此妖女乃魔教右护法,作恶多端,我等如今是替天行道,还请玉面公子切莫插手。”说话的人是玄天门门主。
  “哈哈哈……”从远处传来一阵轻蔑的笑声,人未到声先至,可见来人内功之深厚。几个跳跃间,只见一道紫色身影手持折扇出现在众人面前,“你们眼中的玉面公子其实就是魔教左护法简
  洛!” 
  待看清来人时,白衣男子也就是简洛身形微顿,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脸阴狠的紫衣男子,口中呢喃:“尚天……” 
  “什么!他是简洛?!”众人满是惊讶。
  无视众人眼中的惊讶,尚天挑起颊边一缕黑发幽幽道,“哼哼,简洛,不知道我散尽丹的滋味如何?刚才你运功疾行这么久,此时药效也该发作了吧。”
  在挡开崆峒派掌门那一剑时,简洛早已暗暗发现不对劲,内功似被开了闸门般一点点消散,想起临行前在尚天处喝的那杯茶,简洛自嘲一笑,原来竟是他在暗中作梗。 
  简洛将自己身上的不适掩去,道:“尚天,是我看错你了。”
  发现简洛的不对劲,青衣女子眸中寒光迸发,“尚天,没想到你竟是如此人面兽心之人!妄我师兄将你看作挚友!”
  “少废话,既是魔教妖孽,而今也省了我等再去绝情宫寻你,一起受死吧!”说罢赵擎带头向两人攻去。
  简洛与青衣女子也暗自提气,对上众人。顿时刀光剑影,人群中不时传来惨叫声。片刻之后,场中只剩下简洛二人、三位掌门及尚天。其余人死的死,伤的伤。
  满地鲜血将狮峰崖上的泥土植被染得鲜红,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凄美。
  此时简洛的情况可谓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次,胸口中了尚天一掌,肺腑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腰部中了两剑,伤口极深,内力也散得七七八八,此刻只剩三成不到。
  再观之对方,三位掌门虽也受伤,但伤势不重,况且尚天此刻完好无损。若是平时,这几个人他还不放在眼里,但此时,恐怕今日是凶多吉少了。
  ‘哗’一声,尚天打开手上的折扇道,“简洛,看在你我往日的交情,让那妖女交出古镯,留你全尸。”
  听到尚天这一席话,简洛当真想仰天大笑三声,所谓的交情便是对他下药,置他师妹于死地吗?当真是笑话! 
  “姓尚的,想要镯子,就从我尸身上取吧!”不待简洛反应青衣女子已提剑攻向尚天。
  “找死!”尚天‘啪’一声合上折扇,内力暴涨,扇骨生风,丝毫不逊色于利剑。
  而当简洛醒悟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却只见他的师妹后退数步,直至悬崖边上,而后体力不支,软软后倒,掉落下去……
  “师妹!!!!”
  猛然睁开眼,却被突如其来的白光刺到了眼睛,简洛立即闭上眼,待到适应后才缓缓睁开眼睛。
  入目的是一片白色,顶部有一个奇怪的圆盘倒扣着,发出莹润的白光,竟比他的夜明珠还要亮堂,简洛这么想着。
  “洛少爷,您醒了!”刚倒垃圾回来的一名中年男人见到病床上睁开眼的简洛,神情激动地走向病床。
  洛少爷?是叫他吗?简洛一脸疑惑地扭头看向声源处,不料头部却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简洛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洛少爷您别乱动,您头部受了伤,慢点儿,我去给您叫医生。”说着,中年男子又快步走出病房,口里还叫着‘医生’。
  待那阵疼痛缓过去后,简洛慢慢松开紧咬的牙关,默默地感受着身上其他部位的疼痛,“呵,还真是遍体鳞伤呢”简洛自嘲到。
  暗自运气,却发现丹田空空如也。简洛失神地望着天花板,难道,他的内功真的没了么……
  “医生,快给洛少爷看看,他刚醒。”刚才在房内说话的人的声音又传了进来。简洛面无表情地看向声源处,只见两名男子一前一后地走进病房。
  可是……医生是什么?简洛压下心中的疑惑,面无表情地看着向他走近的两人。
  最前面的是一名穿着白色宽大衣物的年轻男子,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后面的则是刚才称他为洛少爷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穿着一身奇怪的黑色服饰,脖子上还扎了一根红色的带子,简洛一脸怪异地看着穿着奇特的中年男人。
  “洛少爷,哪里不舒服?”青年男子站在病床旁问道。
  “无碍。”简洛的声音有些沙哑,中年男人忙将病床摇高了些,简洛蹙眉有些排斥中年男人的动作,他不喜欢陌生人的接触,但是碍于身体虚弱,只得任由中年男人将他扶坐起来,身后还被塞了两个软绵绵的垫子。
  接过杯子,一脸奇特地盯着手上这个透明玻璃杯,这又是何物?简洛心下惊奇,面上却不动声色慢慢喝下杯中的温水,将杯子捏在手中把玩,目光却在房内四处扫视。
  眼下的这间房间较为宽敞,但比起他的卧房,还是稍显窄小了些。墙面被刷成了纯白色,而右手边的一面墙中间却是镂空的,只有几个银白色的框架,顺眼望去,还可以看见远处的一栋白色方方正正的物体。
  “洛少爷,请让我为你检查一下。”青年男子的声音打断了简洛的观察,简洛抬眼看向青年男
  子,微微点了点头,这个地方太过奇怪了。
  待青年男子检查一番后,才说:“洛少爷的伤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简洛道了声多谢,又问:“这位公子,可否告知在下此为何处,可有……”在见到青年男子怪异的眼神后忙打住后面欲打听师妹下落的问话。
  “洛少爷,这是医院啊。”说话的是那名中年男人。
  “医院?”简洛一脸茫然地看着两人,医院又是何物?
  “洛少爷,认识他吗?”青年男子一脸严肃地指着身旁的中年男人。
  简洛茫然地摇摇头,他该认识他吗?
  见状中年男人脸色大变,一脸惊恐地抓着青年男子道:“医生,这是怎么回事?洛少爷怎么会不认识我?”
  被称为医生的青年男子安抚地拍了拍中年男人的手,又问:“那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是简洛。”笑话,他简洛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怎会忘记。
  “那您怎么会不记得我?我是管家钟叔啊!”中年男人也就是钟叔神情激动地看着简洛,洛少爷明明记得自己的名字,怎会不认识他?
  简洛再次坚定地摇摇头道:“在下从未见过你。”这人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钟叔怅然若失地退后两步,嘴里喃喃着:“不可能,”简洛心下疑惑,忽又见他从身上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物什,按了几下便放到耳边说:“老爷,洛少爷醒了。”而后又见他一脸失神地盯着手中的小物什喃喃道:“可是他不记得我了……”
  此后,简洛又被医生带去做了一个脑部CT,在面对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时,简洛只觉心下骇然,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为何这些东西他从未见过?   
===============                 
  作者有话要说:尘世的现耽新坑《坑爹的重生》,欢脱向的兄弟文,日更中,如果有兴趣的看官大人们可以去看一下。 ←戳我直达。
 
 
☆、家人(抓虫)
 
  除了最开始的震惊与疑惑,之后简洛都是面无表情地配合着医生的动作,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太过泄露自己的情绪。
  待到医生将他放到一个名为轮椅的椅子上后,又推着他回了先前的病房。身下的感觉让他深深地困扰着,他不喜欢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
  刚进病房,便见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一脸激动地抱住他,口里喊着:“我的孩子,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简洛暗自挣扎着,这人未免也太过无礼!
  意识到简洛的挣扎,老人忙松开手,对身后人喊道:“还不过来将你弟弟扶到床上去!”声音透着些许威严。
  老人错开身,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出现在简洛的视野中,由于逆光,简洛看不清男子的长相,只感觉此人身体修长挺拔,身形竟与他相似。
  待到男子走近弯□,简洛才看清男子的长相,五官如刀削般深刻,英挺的剑眉下是一双深邃的眼眸,就连简洛也不得不叹息一声好一名俊俏的公子哥儿。
  男子双唇紧抿,有些僵硬地将简洛扶上|床并给他盖上被子,才一言不发地让到一边,老人又来到一旁坐下,关切地望着简洛道:“小洛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上疼不疼。”
  对于老人毫不掩饰的关切,简洛有一些动容,神情也柔和了些许,“无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