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凤求凰 作者:青衣成白

字体:[ ]

 
 
文案
文案无能,这是一个青梅竹马的故事。
他们的相遇是“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他们的相识是“两小无嫌猜”,他们的爱情是“情不知所以,一往而深”。
我以凤求凰做题,为之作记。
CP:白鸾X李越
扫雷:1、美攻双性受,向导攻哨兵受,生子。
2、本文有古代、有星际、有ABO、有哨兵向导、有兽人,不过这些不是重点。
3、本文主爱情,什么振兴家业、什么啪啪打脸没有,也许有极品出没,但不会极品到主角身上。
文中所有人的想法和三观都是他们自己的,不代表作者三观。不喜勿喷,点叉即可,作者玻璃心,谢谢合作!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鸾、李越 ┃ 配角:李三爷、白颖等等 ┃ 其它:青梅竹马
 
 
  ☆、第 1 章
 
  第一章穿越
  马哥穿越了,赶上流行的他不高兴!娘的他刚刚干掉自己的前任好吗!还没有好好享受好么!他需要的是重生好么!重生后他一定弄死那个敢暗算他的小婊砸,更要把那个和这个小婊砸合谋的白眼狼千刀万剐!
  可惜,老天给他的选项是穿越不是重生。
  嗯,也许叫投胎转世更好些,不过少喝一碗孟婆汤罢了。
  来此一个月了,拜小婴儿糟糕的听力和视力,他还不知道自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只知道大约不是弃婴?凭证就是他一哭就有奶喝,还有模模糊糊的温柔女声,红红绿绿移动的模糊眼色。也就是这些让他判定他是穿越不是重生。因为上辈子……可怜的马哥四岁之前是被他爷爷养的。
  马哥现在的日常活动有三,一是吃奶,二是睡觉,三是思考人生。
  当然,他的思考人生主要是回顾一下上辈子干掉前任的风光帅气风姿,再就是骂小婊砸和白眼狼。日子……还算充实。
  马哥穿越前年龄四十有三,不小了,但他自认为自己还是年轻靓仔。工质于某团体单位,穿越前刚刚根据该团体的优胜劣汰准则干掉了前任老大,还没得意完,不想被他的红颜知己(就是他口中的小婊砸)和他手下的白眼狼联手给变成前任了。
  当然,骂一个人连着骂一个月也没有意思,马哥不由有些无趣,刚刚被抱到暖暖的怀里,就听到了一生尖利的声音。
  就马哥现在聋子一般的听力都觉的受不了,更何况别人?抱着他的双臂一震,软趴趴的婴儿被晃得头晕眼花,抑制不住的要吐出来。
  没错,他的确吐了,吐奶了。
  然后,可怜的马哥就昏昏沉沉的晕了。再然后,就是病的不分时间了。
  等他好一点的时候惊喜的发现他能看清楚有些东西了,也能模模糊糊分辨一些声音了。马哥脑子里就努力而有意识的记着某些话。
  等他过百日宴的时候,他已经对现在这个家有些了解了。他这辈子家道不错,嗯,有丫头就是证明。他娘是他爹的大老婆,强调大老婆的原因就是还有几个姨娘什么的(大雾,那都是他爷爷的姨娘),他爹么,还没见过。家中还有几个叔叔伯伯,每个人都有一大堆的老婆,很是热闹。
  他娘把他保护的非常好,别人想抱都不让,真的是贤妻的那种。
  他两辈子总算值了,有一个温柔似水的亲娘。嗯,尽管这个亲娘估计还没有他前世的年龄大。
  他半岁的时候总算见着了亲爹。他亲爹生的还不错,个子挺高,年纪嘛看起二十七八,居然是短发,穿着西装。这种装扮让马哥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娘穿着古装,他爹穿着西装,再仔细看看他娘的装束,有点像电视上民国大宅门妇女装束。
  这说明什么?说明现在是民国啊!是个军阀割据,群雄并起,战火连天的时代啊。他这是什么命啊。希望他爹是个军阀,不过看上去不太可能啊?
  马哥对他爹一个臭男人没什么热情,他爹倒是稀罕的抱了他好久。这个眉眼总是有着郁色的汉子抱着他就笑。而且,他终于有名字了。他爹给他取名李越。托他名字的福,马哥这才知道自己这辈子姓李。
  马哥,哦,现在应该叫李越,李-小婴儿-越的亲娘看起来最多十七八岁的模样,他爹近三十,那么可以大胆的确定他娘是小老婆转正的,看来他娘手段不错。
  若是李三奶奶知道自家儿子这么想自己的话肯定要哭死了。李三奶奶还真不是小老婆转正的,她真的是名门正娶的李三奶奶,而且还不是什么继室,她就是李家三爷的原配嫡妻。
  
 
  ☆、第 2 章
 
  第二章李三爷
  李越的亲爹李三爷是李老爷的嫡子。不过这个时代,嫡子庶子什么的还真差不多。
  李大爷李化是李老爷的长子,年轻时候的红颜知己生的,该红颜知己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但总是留下了李大爷。李大爷是被李老太太抚养长大的。
  李二爷李伦是冯姨娘所出,这个冯姨娘是当时有名的戏子,当时追捧她的人可以排两条街,谁也不曾想这朵鲜花被一李老爷拿下了,不知有多少男人羡慕李老爷的好运气,好艳福。
  光从李大爷李二爷两人的娘就可知道李老爷在年轻时候是何等风流的人物,李太太生的一副花容月貌也没留住丈夫的心。
  没办法,她生的美,人家外面的红颜知己也不差。而且她性子傲,对李老爷这股风流劲特恶心,人家小妾却风格多变,而且个个清新不俗。李太太比恩爱比不过小妾,生孩子也比不过。她生李三爷的时候人家李老爷已经有两子五女了,还好一胎得男,再也不用理会李老爷这个贱男。
  是的,在李太太眼里,李老爷还就是个贱男,夫妻关系冷淡如冰。
  在李三爷后面还有李四爷李仁,李五爷李伎,李六爷李倩,还有七个妹妹。
  简而言之,李老爷有六子十二女,可谓是高产。
  现在李老太爷和李老太太还在,没有分家,一家子闹闹哄哄,各怀心思。
  李三爷却自小是个心大的,他从来不把钱财放在心上,少年时期就在洋学堂念书,学了满嘴的什么真爱、自由、平等。
  然后,人家也这么做了。
  人家平等的和家中的女仆相恋了。然后人家闹着要娶女仆,家里怎么会同意?人家自己找他未婚妻钱家大小姐协商退婚娶了。李三爷先是给人钱家小姐讲述了自己和女仆美好的爱恋,然后寄希望人钱小姐对他俩成全。
  钱小姐……完全没有被感动好吗?人家觉的这简直是对她的侮辱,然后想不开上吊了。这事大发了,李家根本压不下去,只能把那个真爱女仆处死,速速把李三爷送上出国的游轮,旨在让他避祸。
  然后,谁也没想到轮船居然出事了,全员死亡了。
  李三爷死了,李家也只有李太太哭了一场,李老爷心中也暗暗恨钱家,但他拿钱家没办法,更何况他并非李三爷一个儿子,和钱家磕了几场各有胜负,然后消停了。
  李三爷出事的时候才十六岁。他命大,硬是被冲到一个岛上,其中过程也就不细说了,反正是吃过苦,受过难,在外国苦苦挣扎着生存了下来。李三爷性子里和李太太最相像的就是傲气。越是苦难他越是不服输,最后他挣出来了。李三爷在外国还算混的不错,有了见识,有了钱,但终是思念亲人,就把外国的产业出租的出租,折现的折现,自己风风光光荣返故里。
  吃了十年苦他当然不再是当初那个真爱无敌的二逼少年,一个未婚的富家少爷,沉稳端毅,容貌生的俊,又留过洋,看他通身气派就知道他不是无能之辈,而且他才二十六岁,还真不算年纪大,有的是想把女儿许给他的人。
  孙二小姐年方十五,正是一朵花的年纪,是孙县长的嫡女。孙县长是他们阜城县的县长,要说比李家家道还要好,要不是人家县长中看李三爷,光凭家世李三爷还真高攀不起县长的嫡亲女儿。
  不过李三爷自己本身有钱,也算见过世面,自己落落大方,和县里来的傲慢的洋人聊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深的孙县长喜欢。
 
  ☆、第 3 章
 
  第三章眼红
  李三爷在外面见多识广,虽然颇受过磋磨,倒没让他颓废,反是变得眼细胆大,他在老婆生产前期跑出去,正是干了一票大的。回到家第一天晚上就塞给老婆一千两银票,把李三奶奶骇的差点拿不稳银票。
  李越听李三爷笑着道:“奶奶给我生了儿子,操持家务,侍奉父母,这是谢奶奶辛苦的。另外还有一百两现银,我明日和奶奶带着阿越看望岳父岳母。”
  李三奶奶又温柔又娇羞的应了,然后就是叉叉酿酿的和谐。
  当然,李越在和谐活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抵制不住的睡着了。因为睡着了,所以他没有听到从李三奶奶口中说出来的震骇他的消息。
  李三奶奶哭泣着说道:“三爷,我对不起你和越儿……。”
  李三爷骇的被老婆的眼泪弄得不解,直到李三奶奶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李三爷脸色也是变了,他几乎是粗鲁的抱起儿子,抽出尿布分开孩子两腿去看孩子的xiashen。李越被惊醒,抑制不住婴儿本能的哭起来。
  李三爷吓得连忙抱着他哄起来,摇了一会儿婴儿抽抽噎噎的睡了。李三爷这回再不敢粗鲁了,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到床上,尿布他是不会包的,还是李三奶奶将儿子包好,抽抽噎噎的说道:“三爷,都是我不好,你别怪越儿,你怪我吧。”
  李三爷这十多年见多人情世故,怎么看不出妻子这是以退为进,和他使了手段。但她也是一片慈母情怀,他也不好指责,只是简短的说道:“你放心,不管怎样,他都是我的儿子。”
  李三奶奶破涕为笑。
  李三爷低声问道:“还有谁知道这件事?你怎么处理的?”
  “当时接生的产婆,还有就是我身边的古嬷嬷了。”孙氏略有些不安:“我……把她们放在我的铺子里,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你把他们交给我。”李三爷轻轻抚着孙氏的长发,低声道:“你做的很对。”
  李三爷其实心中很不平静,任谁知道自家孩子不太正常都难免不好受,更何况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想了一夜还是想通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儿子。至于其他的,他和孙氏都年轻,多生几个多多帮衬着长子就好了。
  孩子也可怜,想了想他又把睡的迷糊糊的儿子抱到怀里。
  李三爷回来了,第一天在自家家里走动,第二日就和李三奶奶裹着儿子去看丈人丈母娘了。二十两一个的银元宝他装了五个,又备了人参、皮子、药材、好布料等等,眼瞅着备的礼物大约也值一百俩银子左右,别说别人,就是几个妯娌小叔子大伯子都嫉妒的不行。纷纷在李老爷跟前上老三的眼药,娘的对岳父比亲爹还好,真是要命。
  李老爷气的把几个没出息的儿子大骂一顿,但心中难免酸溜溜的。他清楚老三真是发了财了,只怕李家积攒了几辈子的家业在他眼里也不算什么。光看他出手的大方劲就知道他手里钱财只怕不少,但那是老三用命挣来的,和这几个不成器的东西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吃父亲的老本不过瘾还想沾兄弟的财产,贪心的让他厌恶。老爷风流好色是真的,但作为阜城县乃至南阳市有名的大户,他心机手腕不弱,脑子也活泛聪明的紧,几个儿子打什么主意他一清二楚。
  虽然他也气老三给亲家礼太重,二百两怎么都相当于两个出息的大铺子一年的收益,李家一年有个三千两收益已经是南阳数一数二的大户,这老三也真败家。
  女婿把他这个岳父放在心上,孙县长十分的高兴,更是看中这个二女婿,相比之下,对大女婿就难免淡淡了。
  孙县长的大女婿难免有些尴尬,对上这个有钱有身份有底气甚至有文化的连襟底气不足,连连给他敬酒,孙县长看他没出息的样子更是不喜。
  孙县长的大女婿也是当年的大户之子,家世不弱,但无奈他是幼子,分家的时候没有分到太多家产到手里。又不善经营,养了几个小妾,四五个孩子,早就把家产耗光了。还指望着岳父给自己找差事,和李三爷这种体面能干的比当然差得远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