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后(第一部) 作者:瑞者

字体:[ ]

(第一部)
文案
安加伦怎么也没想过,
自杀身亡的自己竟会回到十二年前!
然而,前往白马星区高等军事学院的途中,
安加伦乘坐的飞船竟然遇上宇宙生物?
 
故地重游,舍弃了前生大放异彩的指挥系,
转而发展更有“钱途”的维修系,
安加伦决心逃离曾毁掉他所有梦想的家伙,
并扭转好友苏艾曾经必死的命运!
 
谁料,千闪万躲跑不了命运,
前生有所交集的人物一一登场,
既然怎么也无法摆脱,
安加伦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
 
PS:本文属性为暧昧轻小说,因为出版原因,不能有明显CP,所以只能无CP,提供无限脑补空间和可任意发挥的CP配对,只要脑洞够大,处处是CP,想看纯BL的就不要进来了。
 
内容标签: 重生 机甲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加伦 ┃ 配角:苏艾,凤十三,白流光 ┃ 其它:机甲,星际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安加伦怎么也没想过,自杀身亡的自己竟会回到十二年前!然而,前往白马星区高等军事学院的途中,安加伦乘坐的飞船竟然遇上宇宙生物?故地重游,舍弃了前生大放异彩的指挥系,转而发展更有“钱途”的维修系,安加伦决心逃离曾毁掉他所有梦想的家伙,并扭转好友苏艾曾经必死的命运!谁料,千闪万躲跑不了命运,前生有所交集的人物一一登场,既然怎么也无法摆脱,安加伦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本文是瑞者的一部星际科幻力作,以未来星际的军事学院为背景,加入重生、机甲、异兽等元素,引人入胜。当重生的安加伦遇上前世的冤家,该何去何从,令人期待。
==================
第一部
 
  第1章
 
  山岗上的风,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从东吹到了西,草坡上,一朵白花在风中摇曳。躺着的少年,发丝被吹起,露出一张清秀的、透着迷茫神色的脸孔。
  我死了。
  可是为什么还能看见家乡的云,闻到家乡的风中独有的清新味道?
  夕阳的余晖照射在少年的眼睛上,虽然已经失去了正午时分的刺眼,但依旧灼得少年的眼睛一片模糊,泪眼迷蒙中,他看到了一个在山岗下的小路上飞速奔跑的身影。
  这个情景……好熟悉!
  他用力按住太阳穴,想要止住仿佛是从脑髓深处传来的刺痛感,耳边却听到了风中传来的兴奋呼喊。
  “加伦,你考上了……快看,这是白马星区高等军事学院的入学通知书……”
  白马星区?
  入学通知书?
  安加伦的表情僵住了。
  他回到了十二年前?不……这是梦,一场梦,他明明已经死了,屈辱地,用一把餐刀结束了自己生命,从那噩梦般的地狱中解脱了。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衣,像一朵朵盛放到极致的花,在刀锋割断喉咙的那一刻,他品尝到了死亡的美妙滋味。
  可是,为什么他现在还活着?
  不可能,他明明已经死了,明明已经解脱了,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要活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上,为什么连死亡也无法让他摆脱那场噩梦,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安加伦拼命地捶打自己的脑袋。
  为什么没有死?
  为什么……
  “加伦,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打自己的头,你不疼啊?”
  安加伦的手被人拉住,用的力气很大,他整个人都被压倒在草坡上,喘息着,恐惧着,僵硬着身体,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不能反抗,反抗只会带来更深的痛苦。他颤抖着,闭上眼睛等待即将来临的侮辱。
  “你怎么了?抖得这么厉害,是不是睡着的时候吹了风着凉了?”
  “我早就跟你说过,没事不要跑到山岗上来睡,这里风大,你穿得又少,很容易着凉的。”
  “快起来,我送你回去,洗个热水澡,吃点药睡一觉就好。”
  “对了,我把白马星区高等军事学院的入学通知书给你送来了,我就说你一定会考上的,你那么聪明,怎么会考不上呢?快看,快看呀……”
  “算了,我先背你回去……”
  充满关心的唠叨声,透着一抹遥远的熟悉感,宽厚的背部,温暖而平稳。安加伦突然平静下来,停止了转动的脑子,在这片温暖中,渐渐地又开始转动。
  白马星区?
  入学通知书?
  十二年前?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给他送来入学通知书,现在又背着他的人就是——苏艾?他曾经最好的朋友,他相依为命的兄弟。
  “苏、苏艾?”
  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哎,加伦你清醒过来了,以后不要在山岗上睡觉了,生病了没人管你,告诉你,这是我最后一次背你回去,下次,下次绝对再也不背了,不然你总是记不住教训……”
  真的是苏艾。
  真的是十二年前,一切的噩梦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安加伦全身一松,下一刻,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出来,淌过了面颊,一滴一滴,落在了苏艾的脖子里。
  “喂喂,你怎么哭了……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我背你,背你还不行吗,求求你别哭了,别人会以为我欺负你的……”
  “唔……哇……”
  他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紧紧抱住苏艾的脖子,哭得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
  “别哭了……加伦坚强哦,你从十岁以后就再也没有哭鼻子,今天怎么了,快把眼泪擦干,不然会被十三号街那群小痞子笑话的……”
  苏艾莫名其妙,不知道安加伦为什么哭,哭得那么心酸,嘴里胡乱劝解了几句,脚下跑得更快了,没过多久,家已经出现在眼前。
  苏艾和安加伦都是孤儿,他们的父母在十年前的那次发生在岚星的变异兽潮中,不幸惨死,两人就被政府福利机构收养,学习基本的生存技能,直到年满十四岁,福利机构不再无偿抚养他们,拿了一笔遣散费后,两人离开了福利机构,在城效租了一间用废弃集装箱改造而成的小屋住下,然后开始了独立生活。
  苏艾在福利机构里学的是悬浮车驾驶技能,安加伦学的是家用电器维修,离开福利院后,一个在城里一个小型运输队当了副驾驶,一个在星之华连锁维修集团的一间服务站里当了学徒工,虽然说薪水不高,但养他们自己足够了,每个月还可以存起一点星币。
  工作很辛苦,可是兄弟两个却做得非常起劲,因为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目标。苏艾的目标,是成为一位伟大的机甲战师,而安加伦却梦想着成为一名杰出的战术制定及战略推演专家。经过了四年的努力,兄弟两个人终于攒到了一笔钱。
  是购买一支初级体质强化剂,还是作为白马星区高等军事学院招生考试的报名费,苏艾和安加伦之间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吵。
  安加伦希望先购买一支初级体质强化剂,因为使用体质强化剂的最佳年龄是十六岁,苏艾已经超龄了二年,这意味着初级体质强化剂的效果对他只能起到原来的百分之八十,不过苏艾的身体一向强壮,即使初级体质强化剂的效果减弱二成,依然能够使他的身体素质达到驾驶机甲的最低要求。
  苏艾让安加伦去参加白马星区高等军事学院的招生考试,理由很简单,白马星区高等军事学院只招收十八到二十岁之间的年轻人入学,安加伦今年正好十八岁,他们两个下一次要攒到足够的报名费,依然需要四年时间,那时安加伦已经二十二岁,错过了入学年龄,他的梦想就永远只能成为梦想了。
  争吵的结果,是苏艾赢了,他的理由不怎么有说服力,但却说服了安加伦。错过了这次的初级体质强化剂,他还有机会得到使用年龄限定在二十五岁之前的中级体质强化剂,尽管它的价格是初级体质强化剂的一百倍,甚至还有机会得到可以无视使用年龄的高级体质强化剂,虽然这已经不是用星币可以买得到的物品,而是作为战略物资被严格控制在军方手中。
  苏艾口中的机会,全部都系在安加伦的身上。
  只要安加伦能够以优异的成绩从白马星区高等军事学院毕业,他就可以获得一支中级体质强化剂做为奖励,如果他再争气点,能够被天马星系太空战略研究中心征招为实习参谋,高级体质强化剂就是见面礼。
  于是,两个月前,安加伦购买了前往华骝星的双程船票。天马星系有五个星区,白马星区位于正东方,华骝星就是白马星区的魁星,白马星区高等军事学院,简称白马军院,就座落在这颗魁星上最大的城市——空海市。
 
  第2章
 
  今天,安加伦收到了白马军院的入学通知书。
  苏艾不知道安加伦为什么哭,他猜也许是收到了白马军院的入学通知书高兴的,他把安加伦放到床上,像小时候那样捏了捏他的鼻子。
  “别哭了,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高兴点,来,笑一个。”
  安加伦睁着眼睛看着他,点点头,努力想笑,可是眼泪依然不受控制地往下落。
  “拿你没办法。”苏艾摇头轻叹,看看时间,“我要出车了,今天跑得有点远,晚上可能回不来,大概会有加班费吧,正好明天请你吃一顿好的,天天吃有机流食,嘴巴里都快没味儿了,就当庆祝你考上了白马军院。”
  安加伦眼神一慌,下意识地抓住苏艾的衣角。不要离开,他害怕,害怕这只是一场梦,他没有回到十二年前,苏艾也已经不在。在他的记忆里,苏艾终究没能成为一名伟大的机甲战师,几年后在一次特大的连环车祸中,苏艾做为唯一的幸存者,被警方认定为造成车祸的罪魁祸首告上了法庭,最终被判前往白马星区第BM457号星球服役,没过多久就成为了那颗正处于开发中的资源星的原住民——一群变异生物的腹中食。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苏艾奇怪地看着他。
  安加伦说不出话来,害怕一开口,梦就醒了。
  “哭了这么久,该缺水了吧。”苏艾开着玩笑,想要活跃一下气氛,“我去给你倒杯水。”
  安加伦犹豫了一下,水壶就在视线之内,他小心翼翼地松开手。
  苏艾去倒水,刚刚弯下腰,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仿佛害怕惊到什么东西一样的轻唤。
  “苏艾……”
  “什么事?”他回头。
  “你……掐我一下。”
  “啊?”苏乐笑了,倒了水,转过身边,在安加伦的鼻子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好了,我掐过了,清醒了没有?把水喝了吧,一会儿就凉了。”
  安加伦身体微微一颤,感受着从鼻尖处传来的麻痒,泪水更加汹涌。不是梦,他感觉到了轻微的疼痛,真的不是梦,苏艾还活着,他也还活着,噩梦还没有开始,空气那么的清新,水是甘甜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谢谢。”
  安加伦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的眼睛里还在流泪,鼻尖红了,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可是笑容却是那么的灿烂,像夏日阵雨乍停,猛然间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露出的阳光,炫目得让苏艾几乎无法直视。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苏艾疑惑地抓抓后脑勺,把本来就疏于打理的一头短发,抓得更加像某种鸟类的窝,“不哭了吧?那我出车去了,再不去就要迟到,会扣薪水的。”
  “苏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