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星海归程[第一部] 作者:回梦千年

字体:[ ]

 
 
文案:
     星际物语系列,水星篇
 
  
 
文案:
 
欢脱版:齐宁觉得命运真是神奇,明明已经得癌症死了,竟然又在另一块大陆上重生了。
 
原本这是件好事,只是为什么还要遇到那么多糟心的问题?
 
变成个没啥地位的Omega,成天受那些Alpha的闲气,还要各种训练为什么成人考核做准备。
 
他本以为考核完了就没啥事了,原来,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
 
正式版:重生到异世大陆,开始了一段神奇的魔幻之旅的故事。
 
他有着自己也不知道的使命,注定了生活不会平凡。
 
 
 
成人考核,那是什么?ABO?那又是什么?
 
他深爱这个世界,有亲情、有友情、有爱情,可当一切终结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能否再看一眼自己的爱人。 
 
他却是一个幸运的人,很多事证明了这一点。 
 
        几个问题需要说明:
 
 
 
 
 
伪ABO设定,小受不会怀孕生子。
 
攻宠受
 
主受;
 
1V1;
 
尽量轻松无虐;
 
 
内容标签:重生 奇幻魔幻 灵异神怪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宁,安西尔 ┃ 配角:亚力士,海勒,希尔,克里亚,戈维斯 ┃ 其它:回梦千年,星际物语
 
 
==================
 
  ☆、chapter1
 
  朦胧中,齐宁逐渐恢复意识,还未来得及思考什么,头部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由得轻轻按揉几下,等待那痛楚过去。
  等到终于缓解下来,身体也随之升起一觉醒来后的那种慵懒的感觉,让人想侧过身体蹭蹭枕头再睡一会。
  没有睁开眼睛,他像很多个不必早起的清晨一样将被子拉高一点,将头更深地埋进枕中,十分享受地笑着。然而,还没等他就着这个姿势再次放松身体,就突然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头。
  他明明记得……那时的自己应该是在一个下午,在医院停止呼吸的。他没有死在手术台上,因为患的是癌症,即便是手术也无法挽回他的性命,所以家人和他自己都希望他在生命的最后几天中能够好好度过。
  那个下午,母亲是陪在他床边的,但可能那个时间容易犯困,因此母亲是偎在椅子上打盹,也许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人也会有感觉,他并没有开口去唤醒母亲,而且他已经无法讲话,只有尽力睁大眼睛将母亲的容颜深深印在脑海中。
  永远无法再见的绝望,格外令人伤痛。他就那样静静地离去了,等母亲醒来之后,看到他已经停止呼吸,一定会伤心欲绝吧。
  那一刻,齐宁仿佛在脑海中看到了那样一副画面,眼泪一瞬间奔涌而出,他将头埋进被中,无声地肝肠寸断。
  ……
  不知过了多久,齐宁才慢慢止住悲伤,心里也在那一瞬间舒服很多,人说,无论遭遇了什么,在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之后,就能将那份悲伤释怀了吧。希望母亲也能这样,不要为自己的死太过伤心,不要让自己在天上也一直牵挂。
  ……等,等一下?齐宁突然想到自己是死了没错吧,无论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死了的人还能有意识还会流泪么?
  下一瞬,齐宁睁开眼一把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头上又是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痛,让他不得不再次紧闭双眼,却无法抑制心头莫大的喜悦与激动——难道,难道他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昏过去了么?
  如果真是这样,他就可以再陪伴家人一段时间了!
  开心溢于言表,他想立刻看看此时陪在他床边的人是谁,而就在他满怀期待向床边看去的时候,却发现……
  咦?这张床怎么被帐子遮起来了?
  难怪,理论上来说,如果床边有人看到他坐起来应该会扑上来抱住他才对,现在被遮住了外面的人当然看不到。可是……医院什么时候有在病床上放一个帐子的规矩了?
  齐宁不解地伸手抓抓头发,视线不经意间落到自己的袖口,于是,眨了眨眼睛。
  这绝不是医院给病人穿的衣服,看样子应该也是一件睡衣,但却仿佛是丝绸制成的。视线移到被子上时的反应和之前相同,被子是米色的面料上绣了几朵浅粉色的牡丹花,一看就是锦缎的那种。最后他看向天花板,极高的帐顶,飘然洒落的丝帐犹如静态的瀑布,静止间也可以给人一种流动的感觉。
  齐宁垂下头,心里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绝不是医院,那么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明明在医院停止呼吸为什么又在这样的地方醒来?
  不可能是真的在天堂成了神仙吧……
  齐宁说不清心里的感觉,一把拉开帐子想要下床,不料竟看到床边坐着两个女孩,因为他的动作立刻站立起来,其中一个奔上前来,焦急地看着他:“殿下终于醒了,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么?”
  齐宁没有立刻回答她。
  首先,这两个女孩他一定没见过,看年纪应该都是十六岁左右,两人穿着类似,一粉一紫,倒不是什么拖地长裙,只是很平常的连衣裙,两人身前都系了个小围裙,那打扮就如同电视上经常看见的小女仆。
  视线越过两人向外看去,这里应该是一间居室,天花板比起帐顶更让人感觉高耸,大门似乎就在前方,还是很漂亮的红木制门,大门右侧的墙上是一幅油画,上面依稀是风景图,画像下面似乎是矮柜一样的东西,上面摆了一些小饰品。
  这间屋子给人的感觉像是童话里宫殿中的一间卧室,齐宁定定神,此时因为帐子拉开,室内透进的光亮显示现在应该是上午十点左右。
  齐宁看着之前和他说话的那个粉衣女孩,冷冷地问:“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之所以语气不善,死而复生的喜悦也消失殆尽,是因为齐宁知道,无论这个地方是哪里,都一定不是自己熟悉的,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回家去找自己的亲人,这个事件太过离奇,一时让他无法接受。
  粉衣女孩听到他问的这句话,惊慌地和紫衣女孩对了下目光,不知所措地道:“快,快去请希尔大人他们进来!”
  紫衣女孩答应一声就急忙跑了出去,剩下的粉衣女孩小心翼翼地看着齐宁:“殿、殿下,难道……您,失忆了?”
  齐宁牵牵唇角,没有开口。
  他这不算是失忆,是完全没有记忆,听女孩的话应该是他的灵魂覆到了这具身体上。她叫他殿下?这应该是称呼王子的吧,可地球上哪个国家会叫别人王子?英国?可这里感觉和英国一点也不像。还有,希尔大人?这又是谁?
  齐宁不说话,粉衣女孩也就不再开口,只是一直担忧地看着他,不久紫衣女孩又推门进来,和她同来的还有三个男人,也不知道谁才是那个“希尔”。
  齐宁看着那三个男人,身高应该都是一米八五以上,二十岁左右,他们的容貌有中西合体的感觉,无一不是俊美异常,只是他们的样子让人有些感慨:左边的那个一身白衣,头发是很正常的黑色短发,可他竟然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如蓝宝石一般流光溢彩,他的衣着有一种中世纪欧洲骑士的风格,衣领立起,腰部收束,下摆宽松,衣服上几乎没有任何修饰,这是一种极显身材的服饰。
  白衣男子是三人中表情最丰富的,此时的他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中间那人的衣着风格和之前的相同,只是颜色换成冰蓝色,他的腰侧似乎带着一把剑一样的东西。这个人有一头银白色的发,直垂腰部,隐隐的光辉极为夺目,他的眼睛泛出一种梦幻般的紫色,显得很温柔,而他本人此时也就是无奈地站在那里。
  最后一个是墨绿色的装束,他的年纪似乎比前两人大一些,面无表情,眼睛虽是黑色,头发却是深沉的棕色,整个人透出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势。
  蓝衣人吩咐两个女孩退下,自己走到床边微低下头看着齐宁,蹙起眉:“听黛娜说,殿下不记得这是哪,也不记得她们是谁了,是么?”他的声音并不是那种清丽的效果,却十分柔和。
  “是。”齐宁看着他,毫无隐瞒。他觉得不应该说出自己其实并不是身体原本的主人。
  蓝衣人想了想,向后退开一步,对绿衣人道:“海勒,你来给殿下看看,是不是脑部出现了问题。”
  海勒便走上前来,道:“请殿下伸出手。”
  齐宁刚想照做,可不知为什么,在这人靠近自己之时,竟能感觉到他身上释放出一种很强烈的气息,让自己的呼吸也有些急促,齐宁惊讶于自己这样的反应,一晃神之时,那个人已经握住他手腕,似乎是在探脉。他的手有一丝凉意,在被他碰触之时,齐宁感觉自己的心头涌起一阵异样的躁动,令他的头也有些晕迷,他别开脸不去看那人因俯下身而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身体的血液似乎兴奋起来,让他十分无措。
  所幸,那人探了不到十秒就直起身,对另外两人道:“殿下的脉象并无异常,脑部没有任何问题,理论上绝不会失去记忆。”
  白衣人听到这种说法便咂咂舌:“这……”
  蓝衣人又对齐宁道:“殿下是一点记忆也没有了?恕我问一句,殿下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么?”
  “……”齐宁当然记得,可惜这绝不是现在身体的名字,是以他只能摇摇头。
  白衣人几乎是哀叹,蓝衣人却只是轻叹:“那殿下再休息一会,我们先出去商量一下。”
  齐宁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三人一同走了出去,门又被关上,还留在床上的齐宁却是不知不觉地以一种自我保护的姿势抱住自己的双膝,身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个人接近他时身体涌起的异样感觉。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这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可为什么这具身体会对那个人有这样的反应呢?齐宁并不傻,他之前也活到了二十岁,很清楚这种感觉应该就是所谓的“心动”,难道……那个人会是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爱人么?
  齐宁不禁感慨,这种爱该是有多么深刻,即便是换了一个灵魂,这份爱意也是深入骨髓,丝毫不曾削减。
  这具身体的主人爱着那个男人,可从那个男人的表现来看,似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感情呢。
  看来,自己真是应该和他少接触为妙。
  
 
  ☆、chapter2
 
  这样想了片刻,齐宁想下床去,一来看看这间屋子什么样,二来,他也想看看自己现在的容颜。
  低头一看,地上摆着一双室内穿的白色短靴,齐宁将其穿好,然后走下床,来到卧室正中央的位置。
  这间卧室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它的天花板,因为位置甚高,显得这间卧室颇为宽敞大气,这样一比,床上的紫罗兰色帐顶倒显得相形见绌,只有屋顶不到二分之一的高度。房间的水晶灯很漂亮,六个莲花形的灯座,在阳光的映照下泛出柔和的光芒;和大门正对的那一侧自然是落地窗,两边的窗帘各拉上一半,上方开着两扇小窗用来透气,齐宁可以看到窗外应该是一个花坛,绿草青青却不见花朵,此时应该是初春季节。
  房间内的壁画不少,除了床和窗子一侧,另外的两面墙上一共有六张壁画,其中两张风景画,四张人物画,那四个人都和今天看到的三位一样是少见的美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