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系统没吃药 作者:南峥公子

字体:[ ]

 
在绝大部分小说中必然会有这么一个男二,他们勤劳又勇敢,他们帅气又多金,他们一心为主角服务,即使被主角发了好人卡,他们也会坚持继续当主角的好助攻。
当主角得到幸福后他们必然会黯然神伤远走他乡孤老一生,或是在主角遇到危险时替主角挡刀,死得潇潇洒洒。
……
但是,萧宁看着眼前的剧情两眼茫然: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唐奈面无表情:因为你是个奇葩。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宁,唐奈 ┃ 配角:上官清雅,离巡 ┃ 其它:快穿,HE,1v1,系统
 
 
☆、第一个世界(一)
 
?  萧宁是一个扮演者,知情者称呼他们为——时空旅行者。
  他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当他有意识的那一刻就有人告诉了他,他是个扮演者的身份,那个人是他的上司,他的上司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包括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扮演者。
  他的上司告诉他,成为不了一个合格的扮演者就会被二次元意志丢到二次元风暴里填补二次元黑洞,他虽然不太明白填补二次元黑洞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的搭档唐奈知道,唐奈说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被丢到二次元风暴里的扮演者从来没有一个是活着出来的,他们都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他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都觉得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件很恐怖的事,但这并不妨碍他想活下去,因为唐奈需要他,唐奈是他的系统,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唐奈也会消失,而他不想让唐奈消失,唐奈多好看啊!
  他的上司说他的名字叫萧宁,他不懂什么是名字,他的上司说名字是每个人都有的东西,他也需要一个名字。
  他接受了这个说法,所以他现在叫萧宁。
  萧宁面前有一堵黑色的墙,墙上有很多灰白色的圆,圆的里面有一个数字,最底下的是一,最上面的是一百。
  唐奈告诉他这是他的等级数字,亮起来几个他就有几级,等他的等级全部亮了他就会知道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
  “我不知道什么?”萧宁低头看着唐奈。
  “很多,”唐奈精致的小脸上毫无波澜,表情仿佛凝结了一样,萧宁不记得他在唐奈脸上看到过不一样的表情。他有时候会在唐奈脸上戳啊戳,唐奈你是生病了么,为什么都不笑。每次这时候上司就会笑他,倚在轮椅上捏着酒杯小酌一口,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出现一条、两条、三条。
  “那唐奈不能告诉我么?”萧宁捏着唐奈的脸,俯身凑在他耳边小声说,“悄悄地告诉我。”
  “不能,你该去第一个世界了,”唐奈不为所动,伸手按下了墙上的红色按钮。
  萧宁脚下瞬间出现了一个类似八卦阵的图案,图案散发着黑色的光芒很快笼罩到了他全身。他心里一慌伸手想去拉唐奈,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一面无形的墙壁挡住了,“唐奈,你不和我一起去么?”
  “你见过哪个系统和扮演者一起去的。”唐奈的脸上满是寒霜,一丝波澜也无。
  “可是我害怕……”萧宁有些无措的收回了手,脸上全是茫然,他不明白他又是哪里惹唐奈生气了,明明是个小孩子生起气来的模样却比上司还恐怖。
  “我要留在这里打通去下一个世界的通道,”唐奈很罕见的对他解释了一句。
  萧宁张了张嘴想问打通通道很难么?但唐奈又在红色按钮上按了一下,萧宁眼前一黑就彻底晕了过去。
  ……
  优雅的的旋律轻柔的耳边跳跃,美妙的音符就像一个面对着心上人的调皮少女,带着点点的羞涩和异样的大胆,希望能引起心中人的注意。
  萧宁在这样的钢琴声中清醒了过来,刚一醒来大量的剧情和记忆猛地涌进了他的脑海,大脑中一阵剧痛差点儿闷哼出声,好在他还记得他现在已经到了第一个世界才遏止住了嘴边的声音。
  根据剧情来看,这是个有女主男主的世界。他现在所扮演的角色是这个世界的男二号白术离,白术离是白家的长子,长相俊秀气质文雅,性格也是温文尔雅,这样的性格再加上良好的家世很容易就成了众多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适婚女子心里的良配。
  但,白术离唇角勾起一抹优雅的弧度笑意歉然,“抱歉,我想找的是我真心喜爱的人。”这句话不知道伤了多少女人的人。
  可白术离也只是人不是神,他也有真心沦陷的时候。那是个像精灵一样的女孩儿,在盛大的酒会上带着流星一样绚烂的光辉闯进了他的心底,让他的眼里从此再也入不了其他人。
  白术离终究只是个凡人,这世上他预料不到的事太多,就像他不知道那个女孩儿已经有了心上人。那个人白术离也见过,肆意张狂就是他最好的代名词,他和白术离是两个极端。
  精灵一样的女孩儿啊你会选择谁呢?一个是优雅的王子,另一个是地狱的恶魔。女孩儿的心在两者间徘徊。
  最终白术离败了,女孩儿被恶魔诱惑堕落成了地狱里盛开的曼陀罗。
  白术离呢?他的结局呢?剧情并没有给他结局。
  萧宁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这个剧情怎么形容呢,按上司的话来说就是坑爹了吧。
  他此刻手里正端着一支高脚杯,杯中的红酒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散发着迷离的光芒。他感觉自己有点儿口渴了,努力地回想了一下白术离喝东西的样子,他学着那个样子喝了一口,唔,好像有点儿感觉了,优雅,就是动作要好看又不能轻浮,他好像懂了。
  他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白术离的记忆,根据那份记忆他知道他现在正在自家的客厅里吃早餐,而他晚上要去参加一个酒会中午不能吃午餐。
  这怎么可以?他在心里惊呼。
  不行,现在得多吃点儿。他在心里这么说。
  吃完了早餐按照白术离的习惯他还要看一份财经报纸,拿起手边的报纸上面的第一条新闻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猛氏集团的未来当家人猛云亭与其嫂偷情被曝光#
  咦?居然有这么劲爆的新闻?猛云亭不是男主吗?
  暗龊龊的快速浏览了一遍后他才发现这是份娱乐报纸,内容都很精彩,如果他是萧宁的话那他现在就会一脸猥·琐叫来唐奈与上司和他们一起观赏。但他现在是白术离。
  站在一旁管家在第一时刻就发现了白术离的情绪不大对,唇角紧紧抿起唇线紧绷双眸微眯,这分明是要生气的前兆,难道是在报纸上看到了什么不愉快的消息吗?不可能啊,他大致都看了一遍的,没有坏消息才拿给少爷的。悄悄地踮起脚往报纸上瞄了一眼,这一眼管家差点儿跪了,财经报纸怎么变成娱乐报纸了,并且首页的标题还这么污,我家少爷的纯真难道就要毁在一份报纸上了吗?
  白术离把报纸拍在沙发旁的矮几上,“换一份。”他言不由衷的说,其实他好想看完的。
  管家迅速抓起报纸就冲了出去,少爷一定没看懂,嗯,我家少爷的纯真是一份报纸难以磨灭的。
  白术离:“……”
  ……
  马路两边招牌上的霓虹灯闪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分明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白术离却莫名的觉得眼熟,但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看到过。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他便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
  车里的环境让他有些胸闷,刚想打开车窗透透气又想起窗外吹进来的风会毁了他的发型。有些无聊的拿余光偷偷观察驾驶座上的司机,应该是新来的,白术离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长得挺正的,但和唐奈比起来就差远了,在他心里唐奈是最好看的。
  “少爷,到了,”司机咳了一声轻声提醒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这一路上他家少爷都在看他,紧张的他差点儿把车开进绿化带里。难道少爷是看上我了?不能啊少爷,管家大人会杀了我的。司机先生心里纠结着。
  白术离往窗外瞟了一眼,借着车窗整了下衣服。
  宴会上,人们衣着光鲜,觥筹交错。
  木依依扯了扯自己的裙摆,她感觉自己难受极了,身上过紧的礼服,脚上纤细的高跟鞋,浓郁的香水味儿,头上精致的好像下一刻就要掉下来的头发,身旁的人风雅幽默或让人听不懂的专业术语……这些都让她觉得万分不适,她觉得自己和这里是格格不入的,就像进入了一个不同的世界,连这个世界的空气都无法自由的呼吸。
  这里她是不愿意来的,这些人会让她显得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丑,只能站在角落里旁观这个世界的精彩与虚伪。她不明白她的那个表姐为什么总和她过不去,总让她做一些她不喜欢的事情,包括像今天这样强迫她穿上不属于她的礼服和高跟鞋。
  “小姐,你需要喝点儿什么吗?”穿着燕尾服的服务人员端着托盘微笑着询问。
  木依依随手拿起一杯红酒,就在这时候她身后的人突然往后退了一步撞在了她身上,她手里的杯子没拿紧,掉在地上瞬间碎了一地,杯子里的红酒流得到处都是。
  木依依身边站得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名媛,红酒掉落下去的时候不小心溅了几滴到她的裙摆上,雪白的颜色映衬着艳红,就像雪地里开出了几朵红梅,让人触目惊心。
  “呀!”名媛小小地惊呼一声,低喃,“我的裙子,怎么办?”
  “珊珊,你怎么了?”名媛的同伴转身关切的问。
  “我的裙子脏了,这下还怎么见白少爷?”她皱起了眉。
  “红酒是你打碎的?”她的同伴抬头质问木依依。
  “是我,但我不是故意的,”木依依抿着唇,脸色苍白,神情中却带着一种别样的固执,不就是一条裙子吗?脏了的话她也可以帮她洗干净地,为什么要像质问犯人一样的质问她?有钱就了不起吗?
  “你应该向我道歉,”上官珊珊说。
  “我不是故意的我为什么要道歉?是我故意把酒泼在了你身上吗?”木依依反驳。
  “你……”
  “抱歉,打扰一下,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替她向你道歉。你能否原谅这位小姐呢?”旁边突然□□来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声。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上官珊珊惊喜的看了过去,看到真的是那个人她脸上缓缓地浮现出一丝红晕,“可以。”
  白术离对木依依笑了笑,“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木依依愣了愣,“我?没事啊。”这是白术离?他在帮自己解围?感觉……好梦幻。
  白术离的内心也是凌乱的,他比原剧情里的白术离来得早一点儿,这场冲突他是从开头开始看的,明明就是女主错了他还要昧着良心替女主道歉什么的真的好虐。
  视线瞥到了上官珊珊被弄脏的裙子上,他记得原剧情里白术离是请她喝了东西的。
  “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嗯,要绅士的。
  “啊?可以,我很荣幸,”上官珊珊一愣随后有点儿羞涩的答应了。
  ……
  角落里,一双黑沉沉的眼睛把这场闹剧看得一清二楚,削薄的嘴唇勾起一抹邪异的弧度,呵呵!白术离么?有趣儿。
  ?
 
☆、第一个世界(二)
 
?  白术离脚步略微踉跄的走了出来,揉了揉有些痛的额头,好像喝的有点儿大。闷闷地额头被外面的冷风一吹舒服多了,深吸一口气,一阵风吹过来灌了他满口,喉咙里凉飕飕地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就在这时候一件不知道带着谁体温的外套被披到了他身上,手臂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种诡异的心理和身体上的感觉差点儿让他抓狂。
  伸手准备把身上的外套扯下来,一只温热的手隔着衣服按在了他的肩上。
  “穿着吧。”
  身后有人说,声音低沉好听,语气却十分张狂霸道,带着让人不容拒绝的气势,仿佛这是恩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