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首席检察官 作者:YY的劣迹(上)

字体:[ ]

 
  【文案】
  有奕巳是个天才。
  十五岁考入星际最优秀的学校。
  十八岁被破格提升为见习检察官。
  二十岁,被总统钦点,荣获银英勋章。
  然而之所以说他是天才,并不是因为以上理由,而是——
  “是因为我帅得惨绝人寰。”有奕巳露齿一笑。
  ——而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是的,就是这个原因。
  【地球人有奕巳,
  穿越到星际时代的,
  第七千七百七一天,
  离他成为首席检察官,
  还有二十四小时。】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异能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有奕巳 ┃ 配角:慕梵 ┃ 其它:
    晋江银牌推荐:异能遍地走,异形多如狗。在这个彪悍的星际世界,异能零级的穿越者有弈巳,却平凡到连挖掘机都开不了。突然有一天,神秘的身世,忠诚的伙伴,逆天的运气,甚至是强大的敌人,都突如其来空降到他面前。有弈巳:……我还可以做回那个文艺忧伤的普通少年吗?不,你还是先解决那只对你虎视眈眈的王子殿下吧。
  中二不是病,是一种生活态度。自恋不是绝症,其实也无需矫治。但是这样一个中二自恋,又有些狡黠萌贱的主人公,竟然会成为正义公正的象征——首席检察官?这篇看似欢快的故事里,也许会有你意想不到的一面。“这世上唯我所敬畏的,只有头顶浩瀚无际的星空,和人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
  ==================
  
  第1章 潜龙在渊(一)
  
  七月的紫微星,正是阳光最猛烈的时候。
  一点五亿千米外,恒星散发出的炽烈热度穿透大气层,似乎要蒸发尽星球上每一滴水。因为不堪酷热,紫微星上的水系种族,嘟嘟星人都休暑回家,有奕巳也因此已经两周没有吃到他最钟爱的嘟嘟星特色烤鱼。
  不开心。
  今天恰逢初级教育学校毕业典礼。邻居元壮壮拿到了优秀毕业生奖状,院长称赞他的异能天赋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星际挖掘工,鼓励他去报考蓝星技术学院。
  而一向自命不凡的有奕巳却没拿到任何奖状。
  不开心。
  有奕巳踢飞路边一颗碎石,觉得自己的郁闷已经溢成一滩汪洋。而最让他心塞的是,在这个全民掌握异能的时代,偏偏就他是个……
  “有奕巳!等等我。”
  后面追上来一个人,元壮壮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抱怨道:“你怎么一个人先走了?大家都等你参加毕业聚会呢。走,跟我去星港餐厅,那里的嘟嘟星人还没有撤走,大家知道你这几天心情不好,特地帮你点了烤鱼。”
  有奕巳正为自己未来的出路烦恼着,看着眼前毫不操心的家伙,他心里简直是说不出的郁闷。
  这些简单而幸福的人啊,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苦恼,自己是那种因为吃不到烤鱼就心情低落的家伙吗?
  他叹了口气,拍着壮壮的肩膀道:“大壮,你不明白,不是我不想去,而是……”
  有奕巳话说一半,抬起四十五度角望着天空,给元壮壮留下一个忧郁的侧脸,而实际上他正数着天际那朵长得像一坨屎的云朵。
  然而善解人意的元壮壮已经替他脑补完,“是……是你爷爷又催你去帮他干活了?”
  有奕巳家里条件不好,全靠他爷爷一个人在星港边看门过活,有些时候有奕巳也会帮着去做点活计。幸好星球的基础教育学校是免费的,否则他连读书的钱都没有。
  有奕巳回以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元壮壮支吾道:“可这是毕业聚餐啊,以后大家都去了别的星系,再见面就难了。”
  “没事,难道你们放假的时候不回来吗?等你们休假,我一定会第一时间给你们接风洗尘。”有奕巳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反正以我的资质,也去不了别的地方。”
  元壮壮:“那你……”
  没等他说完,有奕巳挥了挥手,故作潇洒道:“我就老老实实在紫微星等着接我爷爷的班吧。今天就不去聚会了,替我向他们问好。”
  优秀毕业生元壮壮就这样凝固在风中,看着有奕巳那忧愁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许久,他长叹一口气,“为什么有奕巳的异能只有零级呢?”
  是啊,为什么有奕巳的异能只有零级呢。
  这是十五年前,有奕巳重生为婴儿后最想弄明白的一件事。
  作为一个公元21世纪的大学生,重生前有奕巳有能力有动力,每天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忙碌。他考了各种证,报了各种班,就在准备毕其功于一役完成自己的人生理想。
  结果就在差临门一脚时,嗖得一下,他莫名地来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世界。
  完全没有预兆地,有奕巳从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变成银河第七共和国边缘星系边境星球上的弃儿,被担任星港看守员的老人捡回来养大。在他曲折的婴儿岁月中,他好不容易适应了这个光怪陆离的新世界的规则,命运却又无情地给了他一个巴掌。
  这个星际时代,飞船遍地走,牛人多如毛。自从一千年前人类大进化以来,人类基因经过再三异变,现如今已经到了全民掌握异能的时凇飞天遁地,手爆机甲,只要你足够有实力,就可以用异能做成任何事。哪怕是普通人,也可以操控异能强壮自己的肉体和精神,再不然也能像元壮壮一样,成为一名光荣的星际挖掘工,在荒野的边际星系为共和国开荒未知星域做贡献。
  而他,有奕巳,一个穿越重生,带着成年人的智慧再活一世的四有青年,本应该借着再世为人的机会抢得先机,在星际时代大放异彩。
  然而,他不能。
  因为他的异能是零级。
  异能为零级,代表他连隔空掰弯一根勺子都办不到!
  在这个以异能为尊的星际世界,有奕巳彻底输在了起跑线上。这十五年来,每一天他都要直面这冷酷的现实,然后告诉自己,别做梦了少年,即便你穿越重生,你依旧不是主角命。
  今天是基础学校的毕业日,按理来说,这帮刚满十五周岁的孩子会根据自己异能的方向,被推荐去不同的高级院校继续进修。然而,有奕巳没有收到任何的录取通知。没有一家学院,会招收一个只会用精神力掰弯勺子的零级异能者。
  他只能像他可怜的爷爷一样,终身守在这颗偏远的星球上,做一个星港看门人。
  可是他甘心吗?
  “不甘心有用吗?”
  有奕巳对自己冷笑一声,揉了揉麻木的脸,伸手推开家门。
  “老头子?”
  他诧异,“你怎么在家,这个时间不是该去看大门吗?”
  屋内正在搬东西的老人给了他一个毛栗子,“叫爷爷!没大没小的,你……咳咳。”刚想骂有奕巳几句,老人却自己咳嗽起来,咳嗽震动着肺部,似乎让他很痛苦。
  “你干什么呢。”有奕巳连忙帮他接过手里的东西,“这么大把年纪瞎忙活什么?你以为你还是年轻体壮有异能的小伙子么。”
  他看向老头搬过来的那些黑箱子,陈旧古朴,沉重得很,他从来没见过这些玩意。
  老头咳嗽着笑了两声,看着有奕巳。“我现在是没异能,可我年轻时好歹参过军,不至于连这点东西都扛不动。”
  “得了吧。”有奕巳帮他放下东西,白了他一眼,“你和我一样一点异能都没有,军队会要你?你搬这些没用的东西回来做什么?”
  老头子笑而不语,看着他,“世上总有你想不到的事发生,小奕,别太小看自己。”
  “是是,我绝对相信我是被埋没的金子,迟早有一天会发光发热。”有奕巳敷衍着他,帮他把黑箱子整理好。
  老人看着他,摇头叹了口气。
  “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不过也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这箱子里的东西,你拿去,都是你父母的遗物。”
  “原来是我父母的……你说什么,老头!”搬着的东西差点砸到自己脚上,有奕巳瞪大眼,“我不是你捡回来的孤儿么,哪来的父母?还有遗物是什么意思?”他深吸一口气,“你不要告诉我其实我不是什么孤儿。我的亲生父母含冤去世,他们拜托你照顾我,其实你隐居在这颗星球就是为了等我长大后回去报仇……”
  说话间,有奕巳已经脑补完一个百万字的虐主流升级小说。
  老头子欣慰地看着他,“原来你都猜到了,那就省得我解释了。”
  解释!必须解释!猜到什么鬼?我那是随便意yín的,能作数么!有奕巳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今天是愚人节?”他问。
  “你在气我昨天拔了你的花?”
  “不带这么玩弄人啊!”
  看着一向沉稳的少年暴躁得快要精神分裂,老头子叹了口气,“坐下,我慢慢跟你说。不过我提醒你,你最好有心里准备。”
  “我时刻准备着。”有奕巳深呼吸,在他旁边坐下,“你说吧。”
  十分钟后,有奕巳总算是听完了他爷爷讲的故事。
  原来他并不是老头随便捡回来的孤儿,而是他收养的故人之子。十五年前,有奕巳的亲生父母在追击逃犯的过程中意外身亡,由于没有别的亲人,独子无人照顾,便由老单身汉领养。
  “当时你的处境实际上很危险,父母双亡,有很多人对你们家虎视眈眈。所以我不得不迁居到这里,避人耳目把你养大。”老头子缓缓道。
  有奕巳眼前一亮,“这么看来,其实我本来还是个富二代?”
  老头呵呵:“那也要你有命去享。”
  “那我父母究竟是什么职业?难道和你一样是军人?”
  老头子摇了摇头,“我可比不上他们。至于他们的职业,对你来说,现在那些都还太遥远。”
  “那意外身亡是怎么回事?”有奕巳问,“世界上哪有这么多意外?你告诉我,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
  老人沉默了片刻,没有回答。
  “算了,你不说我迟早也会知道。这些是遗物吧?”有奕巳去打开那些陈旧的箱子,“我就不信,这里面一点线索都没有。”
  “等等——!”
  他哗啦一声打开箱子,还没等得及老头子阻止,箱子里的东西就被他翻倒在地上,而下一瞬间,在他面前化为飞灰。
  “你这个蠢货!”老头气得跳脚,“这些都是需要特殊保存的珍品,你直接打开箱子,一秒钟就被风化成灰了!你个败家子,孽障,白痴!”
  顾不得老头在旁边骂,有奕巳站在一片飞灰中傻傻发着呆。
  刚才那些好像是古书?真真切切的纸质书?在星际时代一本可以换一个亿的原装纸书!?他一个瞬间,就把一箱子价比星球的古书化为灰尘了?
  “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你手快怪谁?”
  “这么宝贵的东西为什么用这么烂的箱子装着?”
  “什么烂箱子,这可是最坚固的合金做成的基因密码箱,没有原主人设定的基因就是拿星舰轰也打不开!”
  有奕巳身上正有着打开密码箱的基因,他此时欲哭无泪。一个手贱就败了上亿家产,有奕巳简直想杀了自己。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悔恨,灰烬中一道亮芒闪过,吸引了他的视线。
  有奕巳弯下腰,从灰尘中拨出一个徽章。
  那暗黑色的底面有些生锈,看起来尘封已久。圆形的底盘上方刻着一片四叶草,下方则是剑与天秤,长剑为柱,支撑着金色天秤的平衡,有一种守序和锋芒内敛的美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