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逃生指南+番外 作者:腩鱼

字体:[ ]

 
 
文案:
“叶华,你竟然抛弃了我,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你想怎样?”
“……求你再爱我一回。”
 
没有丧尸,各种各样异能和怪物出没,论辐射改造基因的可怕性,咳咳。
渣受vs对外高冷对受痴汉攻
 
内容标签:末世 重生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华 ┃ 配角:安见源 ┃ 其它:
 
 
  ☆、重新开始
 
  “叶华,走去ktv。”
  “你们去吧,我想待在宿舍。”
  “喔,大学霸又在学习啊。”舍友半嘲弄半取笑道。
  叶华不置可否,把头转过去了,别的人见他又不理人了,就簇拥着走出了门。
  嬉闹声渐渐远去,叶华一改原来从容安定的模样,“啪”的把书合上,在书包里书架上各个地方翻来覆去的找东西,一边找还一边道:“哪去了,那东西哪去了?”
  找了大半天还是一无收获,他只得坐在椅子上,手按着额角,拼命在脑海里搜索:“现在是2022年10月,离末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安见源送我的那个玉应该还在我这里啊,怎么会找不到了呢?”
  安见源是他好基友,是的,不是表示朋友间的亲昵,而是他们真的有那种关系,不过,早在三个月前他们就分手了,那块玉佩也就被他忘在脑后,但后来,他又见到了那块玉,但是在别人身上。
  “安见源那种土豪,应该不是从我这里要回去有送给别人的人啊,难道被我落在哪里了?”叶华嘟囔着:“分手后,我也没找小情儿啊,到底哪去了?”
  叶华抓了抓头发,拿起手边的手机,感慨了一番这有些陌生的智能设备后,就利索的打开通讯录,找到安见源,点击,呼叫。
  “嘟嘟”两声后,电话接通了,一个好听的男低音响起:“小华,是你吗?”
  呦,还挺急切的,叶华美滋滋的想道,在末世也依旧被人捧上神祗的男人对他的在乎,还是让他的虚荣心暴涨,尽管他们已经分手了。
  “安见源,你看到你送给我的那块玉佩了吗?”叶华大咧咧的说出来了。
  对面的人顿了顿,才道:“不是你还给我的吗?”
  卧槽,我还给你的?!叶华马上反问道:“我什么时候还给你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不是上次你来我家住宿,早上你把它放在枕头上的吗?”
  我说怎么找不到了,原来掉在他家枕头上了啊,叶华打了个哈哈,说:“那是我不小心掉在那儿的。”
  “你是说……”安见源的声音拔高了一个度,可惜叶华这种人注定是不懂怜香惜玉的,他当即截口道:“所以你把那个玉佩还给我吧。”
  叶华拿着手机,耳边一阵沉寂,过了一会儿,才听那人干涩的道:“……好。”然后,手机挂断。
  “多情总被无情恼,”叶华摇了摇头,对自己的做法感到很满意,像那种金坷垃还是被别人捡去吧,他就无福消受了。
  “叮咚”,叶华打开短信一看,是安见源发来的:明天能在老地方见面吗?
  这人怎么跟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还问他能不能,搞的他的小心脏还有点内疚,叶华只发了一个字:行。
  老情人在老地方见面,怎么那么狗血啊,叶华瞬间在脑海里脑补出一部年度大戏,觉得还是挺赚小姑娘大媳妇眼泪的,而且还是他这个影帝本色出演,收视率一定杠杠的。
  明天一定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安见源乖乖交出玉佩,咩哈哈哈哈。
  ××××××××××
  叶华根据昨天安见源发的短信按时到了老地方,一个咖啡厅。
  “醇语,”叶华抬头看了看招牌,棕黑色打底,简单温暖,像木头厚重的颜色,就跟某人给人的感觉一样,他看了一会儿,喃喃道:“那家伙还是这么正经啊。”
  进入店里,果然那个人已经到了,叶华走过去道:“hi,好久不见。”然后一屁股坐下,动作粗俗。
  安见源有些愣愣的看着他,开口道:“是挺久没见,你……还好吗?”
  “就那样呗,”叶华随口回答,这时服务员把菜单放在他面前打开,他看都不看,直接点了一杯店里的招牌咖啡,这家店算是他爷爷辈的,很浓厚的欧式风格,放在现在也挺少见的。
  一个年轻的男子接过服务员的账单,向他们走了过来,在叶华肩上拍了拍,熟稔的说:“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阿白你走开,不知道你力气很大吗?”叶华口里抱怨,嘴角还是愉悦的翘了起来。
  穆里没好气的道:“都说不要叫我阿白了,我店里的服务生都要笑死了。”
  阿白是以叶华为首的一干损友的调侃,穆里自幼学武,肌肉坚实身材有料,最重要的是他的皮肤被各地的日光亲密的关照过,被晒成了巧克力色,一笑,就露出一口大白牙,帅的闪瞎人眼。
  两人在一旁寒暄,安见源就静静的看着叶华,那个幽怨滴小眼神啊,都被叶华无视的干干净净,还是穆里看不下去了,他朝安见源点点头算打个招呼,然后表情凶狠的对叶华说:“你和见源好好聊,”忽又低声在他耳边说:“他每次到我店里看起来都挺惨的,还旁敲侧听的跟我打听你,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叶华无辜的看着他,那叫一个纯洁啊,就在穆里以为他要辩解的时候,某个无良的人轻声吐出四个字:“我甩了他。”
  咚,穆里完败。
  “咳,”安见源终于听不下去了,面前的两个人都把他当作空气,自以为的小声说话,当他真的听不见吗?!
  穆里迅速收拾好脸上的表情,很正经的说道:“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然后转身就走,但心里的好奇还是被提起来了,他认识叶华和安见源也有不短的时间了,还真没想到他们会分手,叶华不说,但安见源不像是个会劈腿找小三的人啊,难道是外界的因素吗?
  任他精似鬼也决计想不到问题是出在叶华身上,所以说他还是不够了解他的至交损友啊。
  “小华,我们……”安见源才刚开了个口。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已经分手了大家就好聚好散吧,”叶华丝毫不给他机会,又补了一刀,然后眼睛直直的看向对方,道:“那个玉佩呢?”
  安见源见他活像土匪一样的问话,也没动怒,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锦盒,推了过去。
  叶华嗤笑了一声,说:“这里面是钻戒吗?”把盒子打开,正是那块晶莹剔透的翠玉,然后他毫不客气的把它拎起来,塞进裤袋,摇摇摆摆的站起来:“那我就先走啦。”
  安见源还是纹丝不动的坐着,但一只手却牢牢抓住了叶华的手腕,沉声道:“小华,坐下,”他微微抬起头的样子竟似带着丝哀求,又说:“就坐一会。”
  叶华看着他,心说:“我要是坐下就完了。”然后毫不客气的甩开手,说:“安见源,你要是再胡搅蛮缠就没意思了啊。”
  安见源怔怔地看着他,到底还是松了手,叶华立刻转身离开,刚迈开几步,又听见后面那人犹自温柔的声音:“……我们还是朋友吗?”
  我的天,叶华心里快要疯了,这温柔,都要逆流成河了,他实在挡不住啊,但叶华还是维持住了自己脸上冷酷的表情,转过身,点点头说:“当然。”
  然后,他看见安见源脸上那种圣父的光辉,简直闪瞎整个咖啡厅的眼,不过,他表示自己的钛合金狗眼还在,只是裂了道缝而已,没事。
  
 
  ☆、准备
 
  “嗯?你要走了?”穆里惊讶的看着叶华,这也太快了吧。
  “对啊,”叶华耸耸肩,从穆里手中的托盘里拿到那杯咖啡,“嗉”爽快的喝了一大口,冰冰凉凉的感觉不要太舒服。
  “钱就他付了,”叶华随手抹了抹嘴,往后面指了指。
  穆里的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你这样真的好吗?我怎么觉得你比以前更加无耻了。”
  叶华一个大拇指顶到穆里的鼻子下,咧开一嘴的白牙:“您老真有眼光,”可不么,他重生了啊,他现在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很快他就会变成内裤外穿的超级赛亚人,像穆里这样的,他一拳打飞一打。
  穆里显然被他中二的眼神雷到了,无奈的说:“我看你真的没救了,你的脸皮以前像城墙那么厚,现在……”他指了指天,叶华好奇道:“突破天际了么?”
  “是突破宇宙了!”穆里狠狠一脚踹在叶华的小腿肚上,说:“快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他还要去安慰被叶华伤透了心的好友,但愿疯子不要再出现一个,祸害有一个就足够了,尤其是像叶华这样的无敌大害虫。
  “哦,那拜拜,”叶华转眼间收起了他那副贱贱的样子,又成了一个文雅的好青年。
  “乒呤,”挂在门上的风铃响起,叶华从凉爽的屋里走到室外,外面热气蒸腾地几乎把人掀晕过去。
  现在显然是没有多少人的,叶华晃晃悠悠的走到一家便利店,手指在柜台上轻敲:“老板,来一根烟。”
  昏昏欲睡的老板“啊?”的一声醒过来,怀疑自己听错了:“是一根还是一包还是一条?”
  “一根,”叶华竖起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两下。
  “啪”,老板直接从自己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扔在桌上:“这是最便宜的,不要钱,送给你。”眼神睥睨,王霸之气外漏。
  “哦,那谢了。”叶华一个笑容都欠奉,拿了就走,可怜的老板张着大嘴,渐渐风化成石。
  叶华重新回到太阳下曝晒,手里拿着那根烟也不抽,就这么嗅着,有多久没抽过了呢?在末世那种险恶的环境很多人都会精神紧绷,有时候为了捕猎厮杀,往往会几天几夜的合不上眼,这个时候,像烟,或者吗啡等神经兴奋药就会变得很抢手,叶华也不例外,他也需要这个,但这类物资贫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用的,因为人的身体很容易对这些东西产生依赖性和耐受性,所以要省。
  现在真好啊,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叶华面无表情的想道,不如把这类物品囤积起来,以后高价出售,到时自己不用出门就可以享受舒服的生活了。
  “行行好,给点钱我吧,”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拄着拐杖走过来,把饭碗伸到叶华的面前,里面有一点散乱的零钱。
  叶华定定的看着他,随手把烟扔了进去,转身走了,后面的乞丐拿起那根烟,用力投在叶华背后,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听不懂的脏话,叶华一闪躲了过去,挺直脊背往前走,依赖别人,是他永远也不会犯的错误。
  “呃,这东西怎么用的呢?”
  叶华拿着那块玉佩反复研究,就是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最后他决定用一个最传统的办法——滴血认亲,啊不,是滴血认主。
  他拿出一根针在自己食指上叮了一下,一颗血珠缓缓滴在玉佩上,然后……什么反应都没有。
  “果然不行啊,”叶华皱了皱眉,那当初他弟弟到底是怎么使用它的?
  叶华把玉放在光下,眼睛贴在上面看,发现有一些深浅不一的绿色在里面流转,他马上移开眼睛,又看不见了,再贴回去,那些绿丝仿佛如星辰般以一种无法理解的规律在流转着,叶华渐渐都看呆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