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娘子,贵性?+番外 作者:娜小在

字体:[ ]

 
 
文案 
 
齐越,出意外了。
 
庆幸,没死。
 
可,他穿越了。
 
你也许会说,那敢情好啊,穿越这事电视剧演的都多好啊,这是好事。
 
好个屁!
 
是灵魂穿越,而且穿成了一个女人。
 
作为一个眉清目秀二十出头的男人穿成一个出嫁的女人,齐越表示很崩溃。
 
三从四德、相夫教子、上的厅堂、下的厨房,还要走路优雅、言谈举止轻柔,更要来大姨妈,还要为人生包子,齐越表示万念俱灰。
 
而且夫君陈瑾瑜是个没爹没娘没房没车没钱的穷小子。
 
要不是看他长得帅点,老实点,对自己好,真想……
 
唉,算了,既然办法用尽也穿不回去,那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古代,和夫君种种田、养养鸡、喂喂鸭子,放放羊,生一对娃娃,顺道帮着夫君和大家伙发家致富,好好的过日子吧。
 
可小日子刚过的滋润,一的意外,齐越又穿了回去。
 
齐越看着一屋子惊喜的医生和激动万分的哥们。
 
彻底怔住!
 
真是日了汪汪了!
 
我夫君和孩儿都还在几百年前的古代呢!?
 
老子要穿回去!!
 
小剧场 齐越[歇斯底里]:混蛋!你特么叫谁娘子?老子是爷们。[说着掀开衣服,褪掉亵裤,看到没,老……靠!老子的小弟弟呢?]
 
陈瑾瑜[满脸通红]:非礼勿视,娘子快穿上。
 
齐越[面如死灰,一脸吃到屎的表情] 小剧场 陈瑾瑜[面红耳赤]:娘子,你,你来月事了。
 
齐越[一脸茫然]:什么月事?
 
陈瑾瑜[走到床边,整理了被单]:我去将这洗了,顺便给你熬一碗红糖水。
 
齐越[嘴角抽搐]:…… 小剧场 齐越[气急败坏]:老子是男人,老子特么才不要给你生孩子![吼完一阵干呕]
 
陈瑾瑜[手足无措]:娘子莫要动气,动了胎气可就不好了。
 
齐越[呆若木鸡]:……
 
陈瑾瑜[关怀备至]:娘子你如今有了身孕,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齐越[强颜欢笑]:我想死。
 
陈瑾瑜[大惊失色]:……排雷须知 1、晋江独家,谢绝盗文,谢谢配合
 
2、本文有小受穿成女人的情节
 
3、有生子情节,是他作为女人时候生的
 
4、他会穿回变回男人的,至于咱们陈小攻他和孩子……慢慢看,后期陈小呆就不呆了
 
5、若实在接受不了,不勉强哦
 
6、大家看文图个愉快,欢迎吐槽,但咱们文明用语好不好?
 
7、喜欢的话欢迎收藏啦
 
8、脑残没有药可医,这是我脑残写的
 
9、最后要谢谢亲爱的路大人给做的封面,爱你喲,是百度找的图片,若侵,告知会删除的
 
10、文笔不好,但一直在努力,谢谢大家内容标签: 生子 性别转换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瑾瑜、齐越 ┃ 配角:唐天林、李婉如 ┃ 其它:穿越成女人,真是……
 
 
==================
 
  ☆、穿成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因为这篇写的有点顺手……那篇有点卡,谢谢每一个看文的小太阳。
男穿女,希望没有雷到你们啊
『注意:“她”一律换成“他”,这样看着舒服,也像耽美,否则很别扭啊』
  陈瑾瑜,瑾瑜,瑾瑜。
  比喻美德贤才。
  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人具有纯洁优美的品德。
  通俗点就是老实人,老实的不能再老实的那一种了。
  这不,昨儿娶妻,新娘子发疯,死活不愿嫁给他,大闹了婚礼,让他跌了面儿,半夜逃跑不说,还不甚掉入河里。
  严冬腊月的天,那河水冷的刺骨啊,陈瑾瑜顾不上多想,就跳入河中,救他那不识抬举的新娘子。
  新娘子身子弱,大病了一场,甚至命悬一刻。
  因是个被捡来的人,并无什么亲戚来看望和帮忙看病。
  陈瑾瑜就全身心的照顾她,可家里穷,医药费付不起,陈瑾瑜就卖了家里几样比较值钱的,又跑去镇上干苦力,来救这小娘子。
  冬天,庄里人没事可做,就常常聚在村子口那里,晒着太阳,聊家常话礼短的。
  即是聊,村子又小,聊来聊去,自然会聊得陈瑾瑜的事情。
  “哎,你们说这是造的什么孽啊,爹娘死的早,又没有什么亲戚,还穷的叮当响,本就够苦的了……”
  “是啊,本以为好不容易娶上媳妇了,却闹这么一出。”
  “就是,听说那新娘子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哎哟,这可花了不少医药费吧?”
  “那可不,瑾瑜那孩子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
  “这还不够呢,他还跑去镇上天天做苦工。”
  “唉……苦命的娃啊……”
  “唉……”
  一群人坐在那暖烘烘的太阳底下,小声的嘀咕着,叹息着,同时也当作无聊时打发时间的产物。
  “要我说,别管那新娘子了,这给她看病的钱,都快够再娶个媳妇了。”
  “我也这样觉得,这眼看着快过年了,那小娘子的病还不见好,这不愁人嘛,干脆别看了,她从哪来把她送到哪里去。”
  “送到哪里去啊?她不是瑾瑜在集市上捡来的嘛。”
  “是啊,听说当时都快冻死了,还一身的病,被瑾瑜好心收留,对门王婶可怜瑾瑜没媳妇,就寻思着让这小娘子嫁给瑾瑜,都说好了,那小娘子也乐意,可不曾想婚礼当天就闹了这么一出,可真真够恼人的。”
  “唉……这瑾瑜啊……命咋那么苦呢?”
  一群人正说着,大喇叭赵大娘眼尖,看见陈瑾瑜手里拿着一包东西朝村子这走来,赶紧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一群人瞧见陈瑾瑜,皆都住了嘴。
  “瑾瑜呐,从镇上干活回来了?”有人问道。
  陈瑾瑜略微不好意思的笑笑,点点头。
  “今儿回来的早哈。”
  陈瑾瑜并无多言,依旧笑笑,“嗯“了一声,而后往家里赶。
  娘子,想吃鸡,我答应的,所以,今儿得早来。
  若不然她又要不高兴了,生气对身体不好,不能惹她生气的。
  陈瑾瑜在心里这样想着。
  进了家门,将买来的生鸡放到厨房,就忙去屋里看娘子。
  “娘子,鸡买来了,你是想吃炒的、烤的还是炖的?”
  齐越苦着一张脸躺在床上,翻了个白眼。
  吃个屁吃!
  他娘的,学人家电视剧里演的,和小伙伴们一起去盗墓呢,不小心出了意外,醒来却变成了女人,而且还是个被人丢弃,无亲无故,重病缠身的女人。
  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吃鸡啊。
  “都不想吃。”齐越不高兴的回道。
  陈瑾瑜小声道:“可昨儿娘子你说想吃鸡的,今儿我特地辞了工作,早点回来给你……”
  “你烦不烦?”齐越怒了,不等陈瑾瑜说完吼道:“昨儿是昨儿,今儿老子不想吃。”
  被他一吼,陈瑾瑜略微无措的站在床边,亦不敢再多言,就那么傻站着。
  齐越瞧着他那怂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再想到自己病就病了,人都已经够虚弱的了,还特么来大姨妈,这不是要人老命嘛。
  不过,眼前这傻小子也没做错什么,的确是昨儿自己说的想吃鸡。
  身子虚弱的发飘,光靠那红糖水怎么能行,得喝鸡汤补补,等身子好了,才能再想办法穿越回去啊。
  那就消气,让他去炖鸡汤吧?
  这样想着,嘴就说了出来:“炖鸡汤吧。”略顿:“炖的好喝点,不好喝的话,我就全扔了。”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炖。”陈瑾瑜点头哈腰应着说:“娘子放心,我一定炖好喝。”
  齐越撇了他一眼,见他那点头哈腰的样,就觉得一阵一阵的头疼。
  自己穿成这个熊样也就罢了,还给预备这么一个又穷又怂的呆子。
  头疼,头疼,真的是头疼。
  而且心都碎成渣渣了。
  怎么就不按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给自己预备个什么王爷、皇帝的来稀罕自己呢?
  齐越暗叹一口气,还好这呆子对自己是言听计从、百般呵护的,若不然,想死的心都有了。
  陈瑾瑜在厨房忙活着炖鸡汤,不多时就飘出一阵香味,直飘到齐越的鼻子里。
  嗯,感谢老天爷!
  这笨呆子炖的鸡汤还真香,齐越闻着这香味就要坐起身,却无奈身子骨虚弱的很,一下子又跌回床上。
  这时,陈瑾瑜端着鸡汤进了屋,见状,忙放下鸡汤走到床边将齐越小心翼翼的扶起来,拿过一床被子,叠成块状,让他倚靠着。
  齐越脸色苍白,捂着微微疼痛的肚子,虽然他不是女人,但是女人来大姨妈有痛经现象他还是知道的,可不曾想这么疼。
  妈蛋啊!
  这还生着病呢,你他娘的就不能晚来几天?
  齐越倚着被子,欲哭无泪的想。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没爹没娘,没人疼,因为欠一屁股债,被人逼着命的要债,就想着按那电视剧里演的,咱也去盗墓,可不曾想掉入一个大坑,掉就掉呗呗,却穿越了。
  穿越就穿越呗,却他奶奶的变成了女人。
  老子的小弟弟不见了,我们齐家的千千万万子孙后代就此绝了。
  齐越绝望悲伤的想着。
  还不如让我找到什么宝物,我也上交国家呢,把我上交也行啊!
  总比从一个男人突然变成女人来的让人舒坦。
  唉,女人就女人吧,认了,可为什么是这副熊样啊?
  整天病病泱泱的,细胳膊细腿的,活脱脱一个林妹妹,还是个长得谈不上很美、胸部很小的林妹妹。
  唉……
  心中又一阵叹息,齐越想,一定要快点好起来,考察一切天时地利人和,想办法穿回去。
  一定要想办法穿回去!
  这女人,谁爱当谁当,老子决不当!
  就算穿回去,被追债的人打死,老子也不要在这鸟不生蛋的烂地方待着。
  “娘子,趁热喝鸡汤吧。”陈瑾瑜端着鸡汤坐在床边温柔的说。
  齐越哆嗦着手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放入口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