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世界第一契约 作者:狐玖

字体:[ ]

 
 
《世界第一契约[重生]》作者:狐玖
 
文案 
介是一个重生后的小受狠狠踹掉原(zha)配(nan)然后被自家管家成功上位的故事。 
 
理士德[属性攻]:死也要和你签契约!
希扬[属性受]:死也不和你签契约!
蠢作者[属性谜]:死也写不出好文案!
 
阅读TAG:
①重生复仇爽文,升级流,虐渣
②CP理士德x希扬,忠犬攻x女王受
 
内容标签:重生 奇幻魔幻 未来架空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希扬 ┃ 配角:理士德,乔休,等等 ┃ 其它:重生,契约,作者脑洞很大系列
 
第1章 回到那一天
  听见手骨被踩得发出轻微的“嘎啦”一声的时候,希扬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已经无可逆转。
  他被扯着衣领拎了起来,只能勉力聚焦的双眼恍惚对上了那个人的脸——那个他深爱着的、托付了一切,甚至不顾劝阻签订了上古同生契的人的脸上,竟然带着一如既往温存的笑意,用希扬最熟悉的方式伸出手指轻抚他的脸。
  指腹贴着脸颊传递过来的那一缕温度曾经是希扬的最爱,可如今他却只感到冷,如坠冰窟一般的冷。
  希扬张了张嘴,隐约可以从那沾满了污物的嘴唇蠕动间判断出他想要说的话——
  乔、休。
  “呵……你是在叫我的名字吗?”面前的青年一脸如沐春风的笑意,语调柔和,可说出口的话却带着与他表情、语调截然相反的阴寒:“你全身上下也只有声音比较讨人喜欢了,可是你的舌头已经被割断了说不了话了呢,真可惜。”
  希扬开始发抖。
  他打心底里觉得冷。
  乔休的指尖顺着他的脸颊抚至下巴出,极尽温柔的动作在他捏住希扬下巴的时候倏然一变,“疼吗?很疼吧……你猜猜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唔?一年?三年?还是说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青年发出了一阵打心底里感到愉悦的笑声:“我猜现在的你肯定知道答案。”
  话音刚落,就见希扬如同即将面临被肢解的尸体一样扔在了地上,下一秒,乔休锃亮的皮靴就踩在了希扬的胸口。他的力气极大,希扬甚至听见了胸骨断裂的声音——他又张了张嘴,像是发出了无声的哀嚎声一样,呕出一口血。
  “啊,对了,现在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也不会有问题了呢。”乔休带着温柔的笑凑近希扬的耳朵,轻启双唇仿佛呢喃一般说了两句话,而正是这两句话,让已经勉力支撑着的希扬双眼微微一睁,昔日神采飞扬的眼睛彻底失去了光彩。乔休非常满意他所造成的结果,撩起袖子十分好心地擦了擦希扬又是污物又是血迹的脸:“所以呢,从一开始你所认识的那个乔休就是不存在的,感觉如何?很棒吧?”
  希扬恍若未闻,他只觉得痛,浑身都痛,噬心一般的痛。
  ……不知何时才是尽头的痛。
  发觉希扬不再因为自己的话语而产生任何反应之后,乔休被取悦的程度大大减低,他顿时失去了继续精神兼身体双重虐待希扬的兴趣。在朝着希扬的腰侧狠狠地又来了一脚之后,乔休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饶有兴致地蹲了下来:“是了,你父母遗产最重要的部分我们已经得到了,不过你身上倒是还有东西是我可以随意拿走的哟。”
  乔休拎起希扬的左手——它正以一种惨不忍睹的姿态翻折,早在半小时以前,它就已经被现在拎着它的人向着两个方向相错折断。而乔休的目的不是别的,正是希扬左手手腕之上植入的芯片。
  他兴致勃勃地掀开了袖子,将自己手腕上植入芯片的位置对准了希扬的左腕,几乎是在两者相触的一秒之后,乔休手腕上的芯片就传来了“叮”的一声。
  乔休立刻丢掉希扬脏兮兮的胳膊,转而去看他自己的左腕——芯片所在的位置之上立刻撑起了一道薄薄的半透明晶屏,他轻触几下之后,晶屏上展示出了他的“社会数值”,十个零的巨大财富让这个青年近乎狂喜地眯起了眼。
  “哈!真是个令人愉悦的‘错误’——如果不是你自己做的决定,我现在转移你的社会数值可没有那么简单呢。”乔休的笑意越发透着残暴:“怎么样……作茧自缚的感觉,如何?”
  为了以示公平,乔休在查看完自己的社会数值之后,同样调出了希扬的社会数值,并且掰正了希扬的头部以便他能够看见晶屏,然而,晶屏上显示出的那可怜巴巴地正在不停倒退着的两位数已经不能唤起希扬的任何反应。
  乔休同样发现了这一点。
  “真糟糕。”青年似乎颇为嫌弃地撇了撇嘴,扔下了希扬的胳膊。他站起了身,表情和语调都恢复了以往对着希扬时的温存与柔和:“我认识的希扬,和你深爱并信赖着的乔休,都结束了。”
  希扬以扭曲的姿势歪在地上,一动不动,眼底一片死寂,似乎已经死去。
  乔休有些不满,但近四年以来设的局到这一步已经得到了最完美的落幕,除却他所想好的最后台词希扬似乎已经无福消受以外,一切都如同他所期待的那样结束了。
  这场冰冷的宴席就到这里吧。
  “可怜又令人作呕的死玻璃。”乔休居高临下,眼神倨傲又似透着怜悯:“哈,我可以开始怀念你了。”
  态度随意地扔下最后一句话,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在乔休离开之后没多久,一道人影倏地出现,在悄无声息地落地之后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冲向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希扬。
  希扬侧着的脸正好朝向那人出现的方向,隐隐透着极深墨绿色的瞳孔映出那人焦急万分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反应。
  那人跑近之后第一眼便对上了希扬左腕上的晶屏,晶屏之中的数字依然逐渐递减由两位数变幻成个位数——
  “不——!!!”那人发出了一声如同野兽般透着悲恸的低吼。
  来不及了。
  即使他的速度再快,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晶屏上的数字归零。那人一瞬目眦欲裂,却没有发现希扬在他的社会数值归零的前一刻,眼底闪过的一抹光。
  xxxxx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白色的被子被单……白色的一切。
  希扬记得这一幕。
  这是他在那场爆炸之后,身处医院中睁开眼时看见的一切。
  差不多在四年以前,他的双亲死于一场实验室爆炸的意外之中,而他当时正站在他爸妈所在的实验室外的走廊上——那一天他碰巧他下课早,因为回家没有人所以便临时决定到实验室来找爸爸妈妈。
  他曾无数次做过相似的决定,却没想到就在那一天,就当他马上就要到达实验室门口开门进去的时候,实验室的内部发生了剧烈爆炸。
  那一场爆炸炸毁了实验室内的一切,包括其内所有的研究人员,爆炸所造成的冲击波极其厉害,震碎了实验室四周的墙壁,当时实验室周围的人虽无一不受到牵连,可幸运的是并没有出现重伤者。
  对于当时年仅16岁的希扬来说,失去双亲就如同失去了一切。
  可也正是那一天,他获得了双亲留给他的一笔巨大遗产,大到他被人盯上、被骗走了一切甚至最后惨死的地步。
  希扬闭了闭眼睛,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应该死去了的自己意识却会回到这一段记忆。空气之中弥散的苍兰清香一如记忆中的味道,足以唤起希扬四年以来深埋于心底的那失去至亲之人的悲伤。
  ……等等。
  只是意识的话会闻到味道?
  希扬倏地睁眼,视线一扫,立即在窗边不远处找到了插满了素色苍兰的洁白花瓶,那一丝一缕的清香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他惊疑不定地盯着那花瓶上一簇一簇盛放的苍兰看,像是在瞪着洪水猛兽一般。
  就在希扬瞪着那花瓶看着的时候,病房门突然被有节奏地“叩、叩”敲了两声。希扬本能地将视线从苍兰花束上挪至门口,只见自动门上绿灯亮起,随即“嗡”地一声开启。
  走进来一前一后两个男人,前面的一位戴着眼镜,穿着白色的医师制服,手里拿着病历板,而后一位则是西装革履,头发三七开,梳得一丝不苟,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这两个人希扬都认识,前者是他当时的主治医生杜理,后者则是他父母聘请的私人律师梵容。
  希扬的眼珠子随着那两人行走的轨迹而移动着——他还不能够很好地理解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什么情况,这一幕幕的场景过于真实以至于他根本分不清自己是身处意识体的回忆模式抑或是……现实。
  杜理看到希扬醒着只是朝他微一点头,走到床边检查了各项仪器中的数值是否在正常值域内之后,将病床上半侧稍稍调高令希扬靠坐在病床上,随后就朝着梵容嘱咐:“他需要大量睡眠时间恢复身体机能,只允许半小时探视时间。”
  而梵容已经拖了椅子在希扬的床边落座,公文包放在椅子旁靠放着,声音冷静淡然:“半小时足够。”
  杜理和梵容的对话内容和记忆中四年以前的一模一样,就连语气的停顿都没有改变。
  希扬越发觉得面前的一切非常的不可思议,他的视线尾随着杜理走出病房之后才又移到了梵容的脸上,对方在杜理离开了之后才褪去了脸上冷淡的表情,绷得冷硬的线条柔和了一些:“小扬,你还好吗?”
  希扬心里一动,张口就问:“爸妈下葬的日子决定了吗?”
  梵容的表情变得更加温和:“已经定下来了,你的主治医生说再过十五天你就能完全康复,葬礼就定在你出院的后一天。”他抬起左腕唤出晶屏,调出行程表看了一眼:“明天你爸妈的遗体就会拼接完毕,我会全程监督遗体处理的,安心吧。”
  ……不是意识体回忆模式……
  意识体的回忆模式中一切都是固定的,只要有一丁点的改变就会打破这种模式从而从中退出。
  四年以前希扬是直接回答了梵容的问题,而现在他则选择了反问梵容关于父母下葬的问题……梵容回答了,而他所身处的情境也没有丝毫改变。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希扬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本就没什么血色的嘴唇紧紧抿起——自己这是……回到了四年前,那一场爆炸后继承那笔巨大遗产的日子?!
  
 
第2章 数值社会
  看着爸妈那被拼接起的遗体被送进火化炉之中,希扬慢慢抿起了嘴,本就单薄的嘴唇几乎抿成了一直线,为原本柔和的五官线条平添了几丝冷酷。
  少年扶着栏杆的手握得很紧,细长的指在用力之下有些泛白。他紧紧地盯着火化炉闭合的炉门,瞳孔是极深的墨绿色,眼底一片深幽,看上去就像一口古井一般波澜不兴。
  他已经看过爸妈的遗体。
  虽然梵容称之为“已经拼接完毕的遗体”,可在希扬看来那根本就不是完整的躯体。实验室大爆炸连周围的墙壁都全数震碎,实验室中的研究人员根本不可能保有全尸。
  所谓被拼接完毕的部分,仅仅是依靠基因辨识区分出每个个体,并且尽量识别出肌肉纹理、判别具体部位之后勉强按各个部分摆放好的肉块而已。
  ……曾经的四年前,他天真地相信了调查报告的结果,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而已,可事实却根本不是他所想的那样简单。
  实验室的大爆炸是人为的!是有人蓄意炸毁了实验室里的一切!
  他的父母是被害死的!
  希扬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天真的少年,上一世经历的四年,每一年都像是一世一样漫长。
  想到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他就越发地觉得当初的自己有多傻,连带着脸上也浮出了几分讥诮,与先前嘴角抿出的线条彼此相融合,令他的神态变得如刀锋一般冷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