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幻乡村爱情故事+番外 作者:可怕的狗

字体:[ ]

 
 
 
书名:魔幻乡村爱情故事
作者:可怕的狗
 
这是一个主角开着不要脸的金手指,和异大陆遇到的小伙伴们一起,四处冒险的故事,
并和他的小伙伴们产生了强烈的羁绊!!!
最终,龙傲天沈琦一呼百应左拥右抱,站上了人生巅峰!!!
 
内容标签:乡村爱情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琦 ┃ 配角:阿肯,贝别伊尔泽姆,托托 ┃ 其它:巫卿,利翎,巫雷
 
 
 
☆、第1章
 
?  沈琦前一秒还在床上玩手机,下一秒就“哼唧”一声穿越了。
  他保持着穿越前的姿势,趴在草地里,楞了很久。一阵寒风趁机钻进了他的睡衣领口,在沈琦身上舔了好几下。沈琦浑身一抖,缓过神来,从地上弹了起来。一个念头慢慢滑进了沈琦空白的大脑,开始在这片一塌糊涂的领域进行灾后重建工作。“艾玛,我这是穿越了?”
  沈琦拍了拍睡衣,扣好了领口的扣子,两臂紧紧夹在胸前,搓起了双手。他抬头望去,只看到一片陌生的星空和一轮皎洁的满月。沈琦是个有文化的城里人,虽然没瞧见过真正纯净,原始自然的夜幕,但他也知道,地球的夜空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星星太密了。
  寒意在沈琦望着天空出神的时候,悄悄顺着他□□的双脚爬上了身子。沈琦一个激灵,咬紧了牙根,向双手掌心呵了一口气,在原地跺起脚来。他低下头,重新打量起身边的一草一木。准确地讲,没有木,只有一望无际的草。过膝的草海随着时有时无的夜风微微荡漾,夜光乘着激起的涟漪向一个方向飘去,又慢慢散开,消散于无形。夜晚的草原四处潜伏着凉意,带给沈琦一种他家乡深秋的感觉。他加快了搓手和跺脚的频率,可是效果似乎不太明显。
  就在沈琦为如何仅穿着睡衣在寒冷的大草原上求生这个问题上越想越无措,越想越心慌时,他面前约一步处平空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影子。沈琦登时吓得身子一颤,本能地扯开了嗓子“啊啊”大叫着就要扭过身子准备跑路,不料慌乱中被草茎缠住了左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以为自己的脚被那影子抓住了,叫声瞬间带上了哭腔:“别抓我啊!……别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杀了我你就啥也弄不清楚了!……人不是我杀的!……你要抓的人不是我!……我和你是一伙的!……我知道宝物在哪!……”沈琦一边喊,一边两手拽住身后的野草,拼了命地把自己往后拉,没被缠住的右脚还冲着左脚周围一个劲地蹬,就这么挣扎了一会,现代人沈琦吃不消了。同时他也发现,那影子其实一直没动。
  沈琦僵在原地,缩着脖子低着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眼瞄起了对面的影子。“影子”的下部像蛇一样一圈圈盘着,上面的鳞片反射着冷冷的月光。再往上瞧,蛇身却好像连着一个成年男子的上半身。沈琦赶紧收回目光,暗自庆幸自己没继续往上看。他不敢冒险去确认有没有男美杜莎这么一说,左脚又一时半刻无法挣脱,干脆把眼一闭,决定“以逸待劳以静制动守株待兔坐享其成”。这十六字方针似乎有些不太对,但他那颗几乎要跳出胸口的心脏阻止了他往细里想。
  天上的月和星一直瞧着草海里两个对峙的影子,瞧了好久好久。那轮满月为了能看得舒服些,向一边连移了好几个身位,有一颗星星等得不耐烦,索性化作流星走了。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在沈琦脑中响起。
  “吾将言语赐予汝,汝且畅行于此间。”
  沈琦心里一惊,立刻睁开眼,却发现“男美杜莎”已消失不见,只留半空中飘着的一个小光点。那一点光亮在空中转了几圈,突然向沈琦面门飞来。沈琦头往右一偏,正要抬起左手挡在脸前,左耳耳后却传来一丝刺痛。他用手去摸,发现之前刺痛传来的地方生了一片约拇指指甲盖大小、不太厚的鳞片。沈琦犹豫片刻后,用食指敲了几下耳后的鳞片,鳞片客气地响了几声,他又用拇指指甲去抠,鳞片有点生气地让他感受到了疼痛。鳞片这种“自古以来……”的态度让沈琦不得不选择退让,转而把注意力重新放到眼下的生存问题上。?
 
☆、第2章
 
?  沈琦低头解着脚上的草结,动作的缓慢彰显了他不再被草茎边沿割伤的决心,同时心里逐渐浮现出了一个惊人的计划!……过了好一会,解开束缚站起身来的沈琦身子还在微微颤抖——出于对自己那能想到如此天才计划的智慧产生出的一点点害怕和对再次割伤了自己的邪恶小草的一点点气愤。
  对刚才草原上那出默剧十分不满的月亮此时已溜达到了远离天顶正中的位置,后半夜的草海上万籁俱寂,连微风都陷入了沉眠。沈琦活动了手臂和上半身,又谨慎地在左脚周围的草地上狠狠踩了几脚,接着便两臂紧紧抱在胸前朝着月亮所在的方向迈步前进。他的步伐因害怕可能出现的毒虫和寒冷造成的微微麻木而不是那么快,但在与冷得瑟瑟发抖的外表截然不同的内心里,他正热火朝天地幻想着自己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可能拥有的美好未来:
  伟大的文学家沈琦一呼百应左拥右抱,站在了人生巅峰;
  伟大的思想家沈琦一呼百应左拥右抱,站在了人生巅峰;
  伟大的军事家沈琦一呼百应左拥右抱,站在了人生巅峰;
  伟大的发明家沈琦一呼百应左拥右抱,站在了人生巅峰;
  伟大的魔法师沈琦一呼百应左拥右抱,站在了人生巅峰;
  伟大的…………
  客观地讲,沈琦除了手脚有点笨以外,脑子还是不笨的,他可不信小说虚构的情节会发生在他身上,他只是需要一点希望来让他忽略渐渐发酸的双腿和依旧望不到边的连绵草原那时有时无的低语——“绝望吧”。
  也就在他心里的无名恐惧即将一点一点地从他极力无视的阴暗小角落里爬出来时,天边出现了一点闪动的光亮。
  沈琦站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勉强稳住了身形,然后压下趁机涌上来的疲惫感,晃了晃脑袋,锤了锤酸胀的双腿,只犹豫了一小会,就向着那处光亮走了过去。虽然那个神秘的蛇人说过的那句话有点语意不明,但是他当时却完全听懂了——他被赋予了能与这片土地上的生命交流的能力。所以他那因疲劳和寒冷而略显迟钝的大脑这会正全速运转,尽可能地组织出应对各种情况的最合适的语言,同时暗暗祈求自己即将面对的不是些戒心极强又蛮不讲理的人。
  随着距离的拉近,沈琦发现那点光亮其实是一簇营火,那营火周围几步内的草都已经被除去,而围着营火的是三个被火光拉长影子的人……型生物,两个躺着、一个坐着。离营火稍远点的草地里还站着四个不太高的四足生物,身形看上去几乎与马无异。那个坐着的应该是发现了沈琦,因为他冲着沈琦的所在站了起来,接着右手伸过左肩从背后拔出了一根长长的、反射着火光的东西——一把长剑,然后把剑轻轻立于身前,双手握住剑柄,两肩微微一沉,看上去相当放松地站在了那里,似乎是要等着沈琦过去。沈琦的心提到了喉咙眼,他强自稳住不停颤抖的手臂,缓缓抬到了胸前,双手张开手心向前,全力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以一种他觉得比较轻松随意的步调走上前去。在他距对方还有十几步的时候,对面的人发话了:
  “站住。”
  说话的人有着一副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听上去并不紧张的音调带着些许意料之中的戒备。沈琦乖乖地停下了脚步,开始借着火光、伴着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仔细打量起对面那人的衣着。这个男人个子很高,上身套着一件微微泛光的深棕色方领皮革胸甲,皮甲里面是一件看上去很厚实的灰色麻布长衣,紧贴着男人强健颈部的圆形领口前襟露出皮甲的一小段上有一个绳结,长衣两袖长而窄,隐隐地显露出男人结实的手臂线条,边沿有点破损的下摆长至膝盖,由一条黑色皮质腰带束在胯部,下半身被挡在在长草和剑身之后,隐约能看出穿的是一条宽松的灰色细麻长裤。男人的这身装束简单而朴素,却能在跳跃的火光下为沈琦展现出衣物内里那个猿臂蜂腰的高大男子身上蕴含的力与美。
  “这一身看上去有点像中世纪那会的平民服饰,”沈琦心想,“不对,做工好像还蛮不错,也没啥补丁,说不定还是个小贵族!是个文明人就好……是个文明人就好!……”得出了一个颇令自己满意的结论后,他那紧绷的神经也得以稍稍放松了一些。察觉到两人间的沉默有点久之后,沈琦抿了抿嘴——他意识到自己该说些什么——舌尖湿润了下自己干冷的双唇,接着清了清喉咙,同时把目光移到那男人的脸上,然后他就保持着半张开口的样子呆住了。
  那男人细碎的黑色短发下,线条俊朗的脸庞上,和谐地排布着浓密的剑眉、深深的眼窝、高挺的鼻梁、厚实的双唇,以及那一双,映着火焰和星辰的、幽深的眼眸。跳动的火光洒在这副古铜色的面容上泛出金色的光芒,恰到好处的光与影勾勒出了一张璀璨星天比之都会失色的画卷。沈琦一时失语,一个奇怪的念头划过他的脑海,并深深植下了根须——如果叫他描绘出心中纳喀索斯①应有的模样,那结果一定与眼前这个英俊而硬朗的男人相差无几。
  “你是什么人?”男人沉稳的询问把沈琦从纷乱的神思中拉了回来。
  “我……”沈琦之前已经自信满满地在脑子里准备了很多应对这种问题的答案,但是此刻的他竟然一个也想不起来了。一阵阵尴尬划过他冻得发白的脸颊,留下了两抹淡淡的血色。
  “你从哪来?”又一声疑问,语气依然平缓,也听不出半点对沈琦之前回答的不满。
  “我……我是从后面那过来的。”沈琦说完就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男人停止了提问,头向右一偏,眉头微微皱起地盯着沈琦,似乎开始怀疑起对面这个穿着一身单薄的古怪服饰、大半夜里游荡在草原深处的奇怪男子接近他们这个宿营地的意图。
  “我不是坏人!”意识到情况正向着不妙的方向发展,沈琦有点急迫地说道,“我在这里……迷路了,走了一晚上才遇到你们,能不能……借点地方让我烤烤火?”说完,沈琦急促地喘了几口气,仿佛这句磕磕绊绊的话带走了他不少精力。
  男人闻言挺直上身,看着因紧张和寒冷而不住发抖的沈琦,沉默了在沈琦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之后,回话了。
  “那就过来吧。”
  沈琦先是一愣,而后就被袭来的喜悦之情完全淹没了。他情不自禁地高高扬起了嘴角,抬腿就要跑向那幸福的火光,不料,长途跋涉后又久久僵立的双腿并不配合,于是沈琦很毅然决然地扑倒在了身前的草丛里。就在身体倾倒前,他眼角的余光发现那男人身影动了,似乎是要过来帮忙,趴在地上的沈琦疼得连连龇牙,却还连忙笑着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像是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沈琦憋着一口气连着扑腾了几下倒也确实站了起来,只是如果这会他身边有三个评委对此打分,那么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后,沈琦估计只能拿个1分——同情分。
  沈琦揉了揉鼻子,方才那一摔,他的鼻尖直直地撞上了地面,这会酸痛得连眼泪水儿都出来了。待痛楚稍退,又扯正了自己歪歪扭扭的睡衣后,沈琦开始迈着阿姆斯特朗登月式的步伐“稳步”走向前去,强装的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态在满脸收不住的笑意的影响下效果有些不尽人意。经过那男人时,沈琦咧开了嘴,满怀激动地直视着他,说了声“大恩不言谢”,之后也不管对方听没听懂,像只飞蛾似的就向着火堆边扑了过去。那男人收回脚后就一直脸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好整以暇似地看着沈琦。在听到那句“大恩不言谢”后他琢磨了半晌,接着轻轻笑了一下。
  “你要是想睡,就趟我那张皮垫子上睡会。”男人边收起剑,边转过身对沈琦说道,“我本就是守到天亮的,用不上了。”蹲在营火边上的沈琦听了,扭过头来冲着男人笑了笑,随后把男人脚边的一条毛皮垫子连带着上面的毛皮毯子拖到了靠近火堆的地方,像举行一项严肃的仪式一样,庄重地趟上垫子,缓缓地扯起毯子把脖子以下紧紧地裹了进去。完成了仪式彻底放松下来的沈琦终于压制不住汹涌的疲倦之意,瞬间陷入了沉眠之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