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生得意 作者:秋风漫过长离山

字体:[ ]

 
 
文案
意外的在异世醒来,韩琛本想潇洒的做个纨绔,好娶一大拨美娇娘过活。
奈何现实是残酷的,这不就被继母推出来,娶了恶名满京城的罗家公子。
接下来,韩琛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身不由己,什么叫现实和理想的差距。
穿越遭遇重生
作者有点迷糊
考究党慎入在
这是一个两个人的小故事。
虽然没有高官厚禄,富贵荣华,但他收获了爱人儿子,是真正的人生得意。
 
内容标签:生子 穿越时空 宅斗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琛罗青垚 ┃ 配角:殷氏等 ┃ 其它:
 
 
  ☆、一 穿越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吵闹声,韩琛睁开眼。睡眼朦胧间,看到一个妇人走了进来。韩琛一个激灵吓醒了。这个妇人是谁,如何进的自己家。
  韩琛下意识的去揉自己的眼睛,想去看个仔细,而眼前那白嫩纤细的手又下了他一跳——自己的手在早年艰苦的生活中已布满风霜,变得粗糙。明显,这双手不属于自己。经过一系列冲击韩琛此时心中已有了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此时,韩琛不得不细细打量着周围。顿时天雷滚滚。
  只见房屋古朴,处处散发着古香古韵,从房间里看,虽不至于说是危房,可也称得上是老旧了,再仔细一看,装饰简朴,家具老旧且破烂不堪。
  这哪是自己的家,努力奋斗了十几年,自己的家不说是高大辉煌,可怎么也够得上是低调的奢华。
  韩琛不得不断定,自己穿越了,只是不知道是何地区,是何年代?
  这时妇人走近,朝他喊了声:“少爷醒了?”。
  韩琛一惊,收回了思绪,朝那妇人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话一出口,便见那妇人愣了一下,当意识到发生什么事,脸色一变立马朝外大喊道“小虎,不好了,少爷不好了,快去叫大夫!”。
  …………
  收回搭在韩琛腕部的手,大夫这才皱着眉对屋里的众人道:“想来是这位公子摔了脑袋,而导致大脑失去记忆,公子的身体并无大碍。”
  这时,先前的那妇人急切的开口问道:“摔了脑袋这怎么能叫没事呢,万一日后我们少爷的伤发作起来,那可如何是好?”
  大夫道:“老夫医术浅薄,虽无法马上治愈公子头部的伤,却也是能保得公子性命安然……”
  “那少爷岂不是再也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了?”不等老大夫说完,妇人便急切道。
  “老夫行医数十年,公子这种情况,倒是见过几例,有人一生都无法康复,也有后来恢复的,唉…公子能否恢复,就只能看公子的造化了。只是公子身体有所亏损,须得好好补补。”老大夫答道。
  听老大夫如此一说,妇人也没法子了,只能交了诊费,差人送了老大夫出府。
  暂不提妇人,且说韩琛,半日的折腾后,只能躺在床上休息,顺便闭着眼睛整理思绪。韩琛经过这半日的缓冲也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顺带也被迫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回想起来,自己前世父母双亡,生活困顿,磕磕绊绊,终是考上了首都一所名牌商业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也闯出了一番事业,只是可叹,自己事业正成功,生活愈见圆满,不想竟过劳而死。只是不知道自己的遗产该怎样处置,自己30岁事业有成,不愿被婚姻牵绊,直到40而立,虽说情人有不少,却还是没有一子半女。如今又莫名的穿到与自己同名同姓的韩琛身上。
  韩琛得知那妇人原是原主生母的陪嫁丫鬟殷氏,后来在侯府配了个下人王大,那小虎,便是他二人的儿子,自原主生母去世后,一家人便一直伺候着原主。
  听那殷氏所述,这个朝代为周朝,国姓刘,当今皇帝刘仁,也是这个朝代的第二位皇帝。而关于原身,情况还挺复杂。原身本是一侯府嫡长子,年15,生母早年病逝,因继母挑拨,其父也就是那武安侯,便命他来这侯府一处不知名的庄子静养。静养,这样的鬼话也好意思说,韩琛到这处庄子以后,身体非但没有得到静养,反而因为原身脑补过度,认为自己不孝,惹了父母厌弃。因此郁结于心,身体一日差过一日,可悲一日午夜起夜时竟被椅子绊倒,大脑撞墙而死,自己也因此上了他的身。韩琛,看了看老旧简陋的房间,嘴角的苦笑更深了。
  殷氏虽没有明说他的处境,韩琛也猜到了。原身虽说有父有母,但还不如自己无父无母。如今庄子里的人除了殷氏一家3人,还有四个丫鬟,唤作知春、知夏、知秋、知冬,还有一个厨娘王氏,一个管事王大。
  还有两个男仆,韩水和韩江。自己刚来这里,也不知道那些人能用那些不能用。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只能慢慢选出能用之人,再徐徐图之。
  想着想着,韩琛看向屋外,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天已经黑了。罢了,如今自己既然占了他的身体,纵然万般无奈,却也只有接受了,接下来的处境艰难,可想而知。如今对原身的情况不甚了解,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接下来还不知道有哪些龙潭虎穴要自己闯,还是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的好。
  如此一想,韩琛渐渐陷入睡眠。
  韩琛一直睡到第二天晌午才醒的。一睁开眼,便见一个十五六岁面容姣好丫鬟走上前来,伸手便要伺候他穿衣,韩琛哪肯,自己一个大男人,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那还需要一个小丫头来伺候。便全然不顾小丫鬟请求,将她赶出房间。
  但很快,韩琛便后悔了。自己一个现代人面对古人繁复的衣服,也只能束手无策了,即使早在商场上打滚了数十年,脸皮早已堪比铜墙铁壁的韩某人,也不免生出些许小羞涩,只是面上不显的又叫那丫鬟进来,为自己穿衣。
  在丫鬟的伺候下洗漱完毕的韩某人,此时正拖着自己病弱的身体,第一次走出房门。这庄子不大,韩琛的房门外便是院子。
  刚一走出来,殷氏便关切的走上前来道:“少爷身体还没有好,起来做什么?有什么便吩咐老奴来做。”
  韩琛耐心的等她说完,答道:“殷妈妈无须担心,我的身体已无大碍。只是闷得慌想出来坐坐。”说着便要走出去。
  韩琛本还想要去庄子外看看,但因几日未进食肚子饥饿难当,四肢无力只得作罢。
  吃了殷氏准备的饭后,韩琛更加深刻的体会到这个庄子有多穷。堂堂侯府嫡长子,晌午的吃食只是稀饭搭着两个简单的农家小菜。
  韩琛不禁为未来发愁了。古代大户人家中的宅斗自己从电视上、小说上也是见识过的。将来若有朝一日回到侯府,作为嫡长子,自己又没有之前的记忆,这不是活靶子吗?更重要的是有一个后娘,还有一个堪比后爹的亲爹。唉,真真是,怎一个惨字了得??
  想着想着,韩琛又困了,在意识模糊之前,不禁想,这副身体也太弱了,这才半天又没精力了,将来一定要好好锻炼锻炼。
  第二天,韩琛便早早的起床打算好好了解一下自己这一亩三分地。
  于是,韩琛便叫那王小虎带着自己看看这处庄子,说起这王小虎,倒是人如其名,身强体壮,性格一点也不像殷氏,那般精明能干。整个人憨厚质朴,嘴边总是带着傻笑。不过半日这个憨小子便对韩琛掏心掏肺了。这其中自然不乏韩琛前世在商场上练就的交际手段,但更重要的是王小虎从小被灌输的对主子忠心的思想和其憨厚的性格。
  韩琛带着王小虎很快便看完了庄子。庄子不大,最贴切的形容便是简陋。实在没什么可看,韩琛便由着王小虎带着自己出了庄子。韩琛本对此地没了参观性质,不想出了庄子却是另一番景象。此时正值春天,只见那庄子外树木郁郁葱葱,路边的野花争妍斗艳,好不热闹。
  看着少爷难得的高兴,王小虎对韩琛说:“少爷村子后面还有座山呢,要不要奴才令您去看看。”
  韩琛听了欣然前往。只是由于韩琛身体问题,他们只在山外围逛了逛。走在山路上,看着小路边的青翠欲滴,韩琛难得在来到这个时空有了好心情。
  哼着不知名的调子,韩琛带着王小虎往回赶,其间不时看看路边的植物。韩琛在其中也见到了许多熟悉的植物、作物。
  走着走着,韩琛便走到附近的农田边。这里的农田有一百亩是属于侯府的,庄子大多靠这些地的租子维持。
  
 
  ☆、村民
 
  这几日,韩琛也从殷氏那了解到关于庄子的现状。这庄子虽说挂在侯府门下,实际早已破落不堪。内里财务空虚,庄子周围农户租种的土地收成一年比一年少,收租子也愈加困难。
  韩琛前世本也是农家的孩子,后来为了读书才到了大城市发展。所以对农业方面也有一定的了解。看了看,便知这农田是肥力不足,且离水源较远,灌溉困难,地也有些干旱。要是照着村民这样种下去,无疑是浪费土地。而要想庄子脱贫,必须要有所改善。韩琛心里马上有了自己的思量。
  既然做了决定,韩琛便马上计划开了。
  这天早上,天朗气清,韩琛便开始了他的计划。韩琛先叫王小虎召集那些佃户到庄子门口开会。对于这些农户,地就是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所以他们很积极,不多时,这些农户就稀稀拉拉的都来了。
  这些人对大户人家里来的小少爷,都很好奇。这不,一看到韩琛,底下便议论起来了。
  “大户人家的公子果然不一般,比我们这最好看的姑娘都水灵。”
  “这位小公子长像英俊,又生在大户人家,肯定是读过书的。不知道哪位姑娘、公子能有福气嫁给他。”
  …………
  韩琛听的是满头黑线。对于这些人实在是无语,不过并没有在这些问题上多纠缠——他今天可是来办正事的,哪有心思关心那些闲话。
  待大家都静下来韩琛这才朗声道:“乡亲们,我是这处庄子的主人,我叫……”
  “你不就是我们东家少爷吗,我们都知道,来的时候都说过了。”
  “对啊,就是,怎的你们这些大户人家的人就喜欢整这些没用的。有事就直说呗。”
  “就是。”
  ……
  面对这些人,韩琛突然生出一股无力,有种想要揍人的冲动。
  “小公子,你别介意。乡下人,不懂礼。”村长看到韩琛的脸色后马上道。说着便呵斥和那几个搭话的人。
  韩琛自我安慰道,自己的未来一片渺茫,要好好活下去,怎么能连这点事都扛不住,好歹他也是二十一世界新新人类。更何况,如今这里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了。以后总要先彻底拿下这里,才能将手伸向其他的地方。将把这里当作根据地,拿这里练练手。这里强大了,也就是他自己的强大。想罢,韩琛便对这些农户露出一个微笑道“乡亲们,今天我召集大家来,是想说一下关于这种地的事。”
  看着底下认真听着的农户,韩琛吁了口气,接着道:“是这样的,前几日我在乡亲们种的地里看了一下,发现水源离田地远,浇水不方便,庄稼生的不太喜人。如果放任这样下去,农忙时收的庄稼肯定不多。所以我想我们不种小麦了,待过段时间收了这季庄稼后换一种耐旱的作物……”
  没错,韩琛是想种红薯和土豆来着,之前和王小虎去山上就有看到过。不过听王小虎说周围好像是没有人种这些。所以就有了今天这一出。 
  “你个小娃娃,种过几天庄稼,就敢这样说。我们祖祖辈辈都这么种的地,到你这,你说换一种就换一种。万一来年收不到庄稼怎么办,感情到时饿肚子也饿不到你大少爷,啊。”韩琛说完,村民们个个神情愤慨道。
  “小公子,虽说乡亲们话是糙了些,但也不差,庄稼可是我们的命哪能随便就乱来呢。”关乎村子的根本,这次村长也没有向着韩琛。
  而被说成‘乱来’的韩某人,正淡定的听村民发表他们的意见。等村民们说完,韩琛才不疾不徐的道:“乡亲们,韩某并非信口开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