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朝阳 作者:夜嘀(上)

字体:[ ]

《重生之朝阳》作者:夜嘀
 
文案
 
不同的选择会不会有不同的人生?
 
飘零一生,重活一世,选择不再认识你。
 
内容标签:强强 破镜重圆 甜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朝阳 ┃ 其它:苏朝阳攻
 
 
 
 
 
    楔子
    
    走廊里传来的哭嚎声惊扰了夜梦。
    床上枯瘦如柴的老者动了动,守在旁边的看护立即将台灯打开,麻利的扶起老者,关切道:“苏老哥,是渴了还是要排尿?”
    老者虚弱的摇摇头,双眸已经失明的他习惯性看向房门,哑声道:“外面有人在哭……”
    “是啊,我出去看看情况。”
    听着看护脚步声远去,老者呆滞的一动不动,似乎在用唯一可用的听力努力聆听外界的声音。
    哭声,好多人在哭……大概又有谁老去了吧,这养老院住着的都是老鬼们,临门一脚的差距,不是你就是他,三天两头的总有人要去的。
    尽管习惯了生离死别,老者却依然伤感,为自己即将到来的死期,默默黯然。
    他孤家寡人一个,等哪天死了也没人哭。
    想着还挺羡慕外面的死人,听哭声一片估计是有亲人守着的。
    “是同一楼姓商的老头死了,他下午病发了不肯去医院,家人都来养老院为他送终。看他儿孙满堂家里有很有钱的样子,真搞不懂为什么要住进养老院来。”
    商……
    老头有一瞬愣神,少见的姓氏,他记忆里姓商的人只有那一个……还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老头莫名的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叫什么名字?”
    看护回忆了一下所见的名牌,不确定道:“好像叫商重什么来着……”
    “重……行……”
    “对对对!商重行!”
    重行!重行……
    阔别几十年,如今他们居然住在同一家养老院,近在咫尺……
    老人浑身一抖,残破的身体骤然间注满了力气,让他突然直愣愣的从床上弹坐了起来,无力的右手奇迹般紧抓胸前的平安扣,呆滞的双眸愕然盯着门外,毫无光泽的目光仿佛能透过厚重的木门,漆黑的廊道,看清正在远去的人。
    一道雷电霹雳闪过,大雨倾盆而下。
    老者砰咚瘫倒床上,浑身病症蜂拥作祟,呼吸变得好困难,五脏六腑七经八脉每一处都在叫嚣着痛苦,痛得他浑浊的眼泪如窗外的大雨一样,肆意横流。
    “苏老哥!苏老……”
    尖锐的铃声在雨夜拉响。
    叮铃铃的回荡在老者逐渐模糊的神志里……
    外面那么吵,那么热闹,他儿孙满堂死了也不寂寥。
    挺好。
    
    第1章 苏朝阳
    
    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叶由翠绿染成了墨绿色,天气依然很闷热,苏朝阳骑着自行车也未感觉到一点凉气,梧桐树上团扇似的叶片儿在九月明晃晃的夕阳下,纹丝不动。
    自行车在少年修长而有力的双腿驱使下,快速的滑出了长长的梧桐路。不过一个拐角,那令人厌恶的太阳立即罩了苏朝阳满脸橙光。炙热,烦躁,蜂拥而至,自行车几乎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对面的茶楼屋檐下。
    停好自行车,苏朝阳绷着热汗淋淋的脸目不斜视的踏进人群嘈杂的茶楼,直奔洗手间放水洗脸,再出来时神情缓和了许多。一双清澈的眼眸平静的扫视麻将桌上的人们,男女老少,嬉笑怒骂每天如此。
    这幅让他以前无比嫌恶的画面如今看来倒是多了几分怀念。
    享受着空调冷气的吹拂,苏朝阳三两口啃了几块冰西瓜,顺道将剩下的大半个切成小块插上几根牙签端上了麻将桌:“冰西瓜,免费送的。”
    “谢谢朝阳,免费怎么好意思,待会散场一起结账。”
    “是啊是啊,得给钱。”
    几个老牌精客客气气的接了西瓜,对苏朝阳笑的宽容而真诚。
    “大家都是街坊邻居,几块西瓜就别跟我客气了,我上楼去炒菜,你们慢慢玩。”
    “谢谢你啊,这孩子最近可真……”
    楼下的人或许在谈论什么,苏朝阳却不在意,无非是有些意外他的态度,以前他对这些麻将爱好者从来没有好脸色,白眼没少送,好在都是大人没谁跟他一个孩子计较。
    “爸,饭煮了吗?”
    苏朝阳换了拖鞋进入宽敞的客厅,窝在沙发边看电视的年轻男人转过头来,高兴的说:“今天不用做饭,你快洗澡换身衣服跟我去合欢路盛开酒店,王开运马上要当兵了,今天吃酒席给他送行。”
    苏朝阳脱衣服的手顿了下来:“当兵?”
    “是啊,今年征兵正好这一批都要走了,我们街坊有好几个年轻娃过了审核。”男人顶着清爽的短发,穿着白体恤和牛仔休闲短裤,面容清秀,看起来说大学生都有人信。
    “哦。”苏朝阳拿了干净衣服走进浴室。
    冷水冲刷着青春蓬勃的身体,洗去了一身的闷燥暑气,舒爽松快,心旷神怡,闭着眼睛,沉下浮躁的心,隐隐似乎听到了窗外梧桐叶随风而动的声音,轻嗖嗖……温柔又疏离。
    那年秋天……他选择当兵。
    男孩子总是格外向往部队,一身戎装,走马弄枪,他的梦想。
    高中毕业,放弃大学,义无反顾的踏上远去的火车。
    如果部队里没有商重行,他的梦想还很简单。
    可惜晚年他躺在病床上,双腿截肢,手不得劲,眼又瞎了,偏偏脑子格外清醒,记得的不记得的都忍不住往外冒,天天那么无奈的躺着,日出日落,免不了想得格外多。
    想起部队两年经历本是难得,让自己成长的懂事又稳重。
    偏偏认识了商重行,那段不错的回忆变得阴霾,单纯的梦想染上了寒霜。后来他老了就不愿意情绪激动,他把钱能捐的都捐了,想买一份心平气和,终未如愿。
    两辈子的破事他现在还能清晰的想起,时间证明做再多的善事也净化不了怨恨。
    大概那个寒夜太冷,他拖着被折断的手怎么都拽不住无情远去的人,只能孤零零的躺在厚重的雪地里,无奈的做一只被遗弃的狗。
    冷水骤停,苏朝阳木然的抹开脸上的水珠子,情不自禁的抚过手臂,好似梦中这只手疼过很久。
    走出门,看见等在外面的父亲苏达。今年才三十二岁,除了儿子一无所成的男人。
    “走吧,去吃饭。”
    活人,总是对自己过去最难堪最落魄的遭遇耿耿于怀念念难忘。
    特别是临死还发现那个罪魁祸首过得比自己好。
    没有比这更糟心的打击了……
    他不是大度的男人,曾用整个后半生在幻想重见那个人时对方会是多么潦倒孤苦。
    现实里老无所依,孤家寡人的那一个,唯有他自己。
    一直都是一个人。
    刺目的霞光简直要逼出苏朝阳的眼泪,加快脚步轻稳的踩着结实的土地,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很长,前面的父亲唠叨着别人家的孩子多么听话乖巧,比他矮小的背影恰恰筑出一片阴凉,将他遮挡。
    “开运,恭喜你!”
    “敬你一杯,祝你前程似锦……”
    苏朝阳和王开运不熟,只不过两家有着点远房亲戚关系,父辈又都是熟悉的,平时偶有交集。苏朝阳狼吞虎咽的填饱肚子急忙赶着去学校,匆匆跟主人打个招呼,又叮嘱父亲苏达:“我去上晚自习了,爸你少喝点酒。”
    “好。”
    目送苏朝阳离开,桌上有人笑道:“苏达,你儿子今年多大,你搞什么啊,比你儿子矮半个头亏你还是当爹的,平时屋里头打起来你赢得了?”
    苏达拿着酒杯又是得意又是不悦的说:“我儿子会长,知道继承他爷爷的基因,个子比我高是好事。我没得办法,我像我老娘小个子。我儿子今年已经高一也不小了,都十六岁了。”
    这话一出很多客人噗嗤笑喷,指着苏达嘲讽大乐:“哎哟喂!十六岁啊!朝阳可以当爹你可以当爷了!哈哈哈!”
    一桌人简直笑翻天。
    苏达早就被笑习惯了,从十六岁当爹被迫失学开始就一直活在别人的笑声里,从早当年的鄙视,嘲笑,到如今人们思想开化,笑容也变得善意起来。十六年前他就不在意这些,如今更不会在意。
    反而爽快的陪笑道:“是啊,以后你们做爷爷哪个有我年轻帅气,到时候你们都老头一个,我还能带我孙玩过山车。有生之年完成四代同堂不是白日梦。”
    “啧啧,说你几句就嘚瑟,朝阳还真在学校给你找了个儿媳妇不成?成绩怎么样?我看他个子长得好,当兵不错。”
    苏达闻言豪不赞同的摇头,谦虚道:“成绩好坏我不强求,他大了自己晓得轻重。至于当兵我就不赞同,部队太苦太累,我穷老百姓一个又没关系,送他当兵等退伍回来还不是没前途。不如多读点书,混个大专文凭学行技术都行。”再说他儿子成绩好得很,他们苏家人都是读书的好料子。
    “说的倒也是,现在不像以前文盲满地走,大学生越来越多了,以后想找好工作都得看文凭。”
    “屁话,性格决定命运,多得是有钱老板小学没毕业的……”
    “那哪能和现在比,社会形势不一样了……”
    “听说你那茶楼要关了转行是不……”
    高一(1)班的晚自习静悄悄的,四十多名学生都在自觉的忙着看书做作业,英语老师抱着一沓试卷踩着高跟鞋走进来,年轻的面孔上写着严肃和刻板,破坏了她秀气可人的五官。
    座位上的苏朝阳不着痕迹的低下头搓了搓手,暗叫糟糕。
    英语老师扫视全场,细长的眉毛一挑,抱着双臂道:“班长,上来把试卷发下去。”
    女班长几分钟将试卷发到各人手中。
    但是有人眼尖的发现,其中几名同学是没有试卷的。
    英语老师又道:“你们是全年级中考成绩最好的尖子班,大部分同学都是名副其实,不过中考不比高考,难免出现疏漏让一些人有机可趁。这次我不过出了一套简单的摸底试卷,都是初中的题型,有几个和中考试题几乎是重复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