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百兽争鸣 作者:春溪笛晓(上)

字体:[ ]

 
【叮!宿主自主(自作自受)系统开启中……】
提示一:您刚刚抢了军部总统领爱德华心爱的奴隶。
提示二:您的天赋是伪造的,一旦暴露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请您重视提示内容,否则有很大机率会被残忍弄死。
祝您生活愉快!
樊冬:(╯‵□′)╯︵┻━┻
#紧急求助:急!!在线等!穿成了准备对主角霸王硬上弓的炮灰,主角的护花使者兼未来造反领袖即将赶到现场,我现在自杀还来得及吗?#
#喂喂你们都找我做什么!我!不!是!兽!医!求我我也不会救你们!专业不对口!#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樊冬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穿越而来的樊冬成为莱恩帝国最小的王子,与军部最高统领爱德华针锋相对。爱德华与樊冬已逝的恋人章擎长得极为相像,樊冬屡次试探爱德华是否与章擎是同一个人,然而樊冬虽然发现了不少他们的相似之处,却又因为种种误会阴差阳错地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正当樊冬放弃试探、下定决心远离爱德华时,居然被告知他与爱德华之间有婚约在身,而爱德华并不愿意和他解除婚约! 
本文风格简练,作者用轻松的语言塑造出了主角积极向上的生动形象。故事中帝国内忧外患,危机四伏,樊冬不得不与爱德华维持着亦敌亦友的关系,携手面对即将到来的风雨……作者娓娓地将人物之间来来回回的挣扎、怀疑、试探铺展在读者面前,令人不由自主地随着主角的喜怒哀乐动容不已。
==================
 
  第一章 非友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年长的女人两腿交叠,给新来的科普八卦,“樊总最讨厌别人提起章副总。”
  风言风语像长了翅膀似的,在新一届员工里疯传。很快地,所有人都知道曾经的“章副总”是多优秀的一个人。章擎,樊家的继子,曾经是最有希望继承樊氏的人。章擎在五年前因为一场车祸丧生,取而代之的是放弃学业回来继承家业的樊家幼子樊冬。
  这位空降兵的到来让不少人都怀疑章擎出事和他有关。
  这种家族里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可从来不少。
  更何况樊冬和章擎向来不和,不少媒体都曾经拍到他们在各种场合起争执的画面。在公开场合都那样了,私底下还能好到哪里去?
  他们“兄弟”俩,是敌非友。
  “樊总!”
  樊冬踏入樊氏的刹那,所有交谈都变成了同一句问候。樊冬和气地朝他们笑笑,漂亮的眼睛却并没有多少笑意,对上他视线的人都感觉背脊一寒,连忙坐回位置上忙碌起来。
  不忙也要假装很忙。
  樊冬才二十五岁,本不是能服众的年纪,但他手腕了得,接手樊氏之后把几个对头企业收拾得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就把它们并为樊氏的一部分。而樊氏内部更是经历了一场大清洗,有幸“生存”下来的人提起那两年的腥风血雨都心有余悸,话里话外对“樊总”除了敬畏还是敬畏。
  樊冬像是没察觉众人的惊慌一样,信步走入自己的办公室。樊氏最大的对头昨天刚刚宣告破产,为了等这一天,他足足花了五年,连为了自己最爱的医学他都没有付出过这种专注。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樊冬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拉开最上面的抽屉,把里面倒扣的合照放回桌上。照片上是两个少年,一个比较高大,神情冷峻;另一个,是他自己。两个人拍照时显然都不太配合,是被硬推到一起的,目光各偏向一边,仿佛连多看对方一眼都觉得厌烦。
  樊冬的视线在那冷峻少年脸上停留片刻,突然笑了起来,叹着气说:“即使把他们全都送去枪毙了你也不会回来,真没意思。”
  真没意思。
  樊冬给樊父打了个电话,让樊父结束休假回来重新接掌樊氏。虽然对于樊氏的运作他早已游刃有余,但他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人不能总为过去而活着,替章擎报了仇,他也该回到自己热爱的事业上去了。
  即使有人会永远从自己生命里缺席,活着的人还是要好好地活下去,不是吗?
  更何况他们关系一向不怎么好。
  从小到大,樊冬和章擎就处不来。第一次见面,樊冬连正眼都没看章擎一下,在那之后他们之间有非常漫长的“冷冻期”,谁都不理会谁。后来在继母的调和之下,他们才不甘不愿地“握手言和”。即使是那样,樊冬对于这个凭空出现在自己家的继兄依然很不满意。
  当然,章擎对樊冬这个娇生惯养的“弟弟”也极为不喜。
  兄弟俩一见面就是互掐。
  一掐就是十几年。
  樊冬挂断电话,把桌上的合照倒扣起来。
  死了还这么让人堵心,不愧是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人。
  交接工作做得很顺利。
  继母看起来已经从丧子之痛中走了出来,见了樊冬,她关心地问了许多话。樊冬对这位善良又温柔的女人冷不下脸,笑着一一答了。
  无事一身轻。
  樊冬没打算休息,他要开始属于自己的新生活了。
  樊冬给自己老师打了个电话,正式敲定好回归日期,马上叫人去给自己订当天的机票。
  樊冬转眸望向窗外。
  外面春暖花开,阳光明媚,天气可真好。以前每到这个时候章擎总会拉他去攀岩,那种野蛮、粗俗、毫无意义的运动,有什么意思……
  真想不明白。
  樊父敲了敲门,缓步走进来。
  他们父子从来都不喜欢多余的交流。樊父开门见山地说:“我知道你这几年做的事都是为了给章擎报仇。现在仇报完了,你打算做什么?”
  樊冬说:“我的人生规划在十五岁那年就定下了,以后大概也没有更改的可能。虽然中间偏离了五年,但我会让一切都回到正轨。”
  樊父说:“真的?”
  樊冬说:“真的。”
  樊父双手交握,锐利的目光从樊冬脸上扫过:“以你的能力,应该不会连公司里那点风言风语都管不了。你为什么不管?”
  樊冬笑了笑,满不在乎地说:“公司气氛太严肃了也不好。正事做好了就行了,别的事何必管得太严。”
  樊父正色看着他。
  樊冬正正经经地和樊父对视。
  樊父说:“‘无论说什么都行,还有人提起他就好。’”他严肃地看着樊冬,“你是这样想的吧?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和他有关的一切也会一天天转淡。章擎妈妈虽然难以接受,但五年时间已经让她平复好心情。只有你,一直都没放开。”
  樊冬像是听到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一样,眉眼带上了几分讥嘲:“怎么可能?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他一见面就吵。”他言之凿凿,“我最烦他了。”
  樊父面带忧色。
  樊冬说:“我已经打过电话给老师,很快我就要参与一组新药的临床实验项目,接下来则是和老师一起飞到欧洲参加一个为期半个月医学会议。等这些事都结束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我。”他念完自己排得很满的日程,抬起头向自己的父亲保证,“爸爸您放心,我会好好的。”
  樊父沉默下来。
  樊冬从小顽劣,谁都治不了他。
  他很小的时候就宣告他绝对不会接手樊氏,后来有了章擎,樊冬更是乐得轻松。樊冬偶尔会在和章擎吵得凶时蹦出一句“樊氏以后是我的,你只是给我打工”,但他们父子俩其实早就达成共识:以后樊氏交给章擎。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如果章擎没有死,那么樊冬永远是樊家小少爷,日子会那么一直过下去。兄弟俩没事抬抬杠,有事吵吵架,不算融洽,却颇有滋味。
  偏偏意外发生了。
  这世上,再也没有章擎这个人。
  章擎出事后,樊冬表现得最平静也最冷静。
  他动用所有关系追查出了车祸真相。
  那不是意外,是人为谋杀。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樊氏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张家。张家早年洗白上岸,到现在依然是外表正规内里却藏污纳垢,使的手段下作无比,连人命都不放在眼里。那时章擎锋芒过盛,展露出来的手段和野心让对方感受到极大的威胁,于是对方使出了这种下三滥的阴招。
  更令人心寒的是,这场人为的事故还有樊家人的参与其中。家里几个道貌岸然的废物眼瞅着章擎越来越受器重,樊氏恐怕要落入“外人”手里了,哪里还沉得住气?别人三两句话就把他们拉拢过去,丧尽天良地找人在章擎车上动手脚。
  就为了那么一点的利益,要了一个人的命。
  出事时,樊冬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
  作为一个准医生,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章擎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流逝。
  章擎甚至来不及和他说话。
  警察在车祸现场捡到他十岁那年送给章擎的怀表,是从章擎西装口袋里掉出来的。
  怀表里的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章擎换了一张。
  ——换上的是他们的合照。
  他们“兄弟”之间发生过的一切,除了他们自己之外,谁都不知道。
  他们从来没有开口向对方说出过类似于告白或者承诺的话。
  但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已浓于血脉至亲。
  樊冬结束了和樊父的对话,收拾东西前往机场。
  在候机的时间里,樊冬从口袋里掏出那老旧的怀表,倚在椅背上将它轻轻打开,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它。
  表面有了一道裂纹,指针却还滴滴答答地走着。
  他的目光转到照片上。
  过了一会儿,樊冬叹息般吐出一口气。
  他面上露出一丝泛着苦涩的笑意:“你还以为瞒得很好,结果爸爸早就知道了。你看你,什么都做不好……”
  啪地一声,怀表合上。
  樊冬闭起眼睛,强迫自己平复好翻腾的心绪。
  很快地,登机时间到。
  樊冬回望一眼,转身走向入口处。
  再见了,过去。
  再见了,章擎。
  当晚,樊父夫妻俩正准备吃饭,却意外接到机场的通知电话。
  下午起飞的航班,在太平洋上空出事了。
  樊冬在上面。
  
  第二章 穿成炮灰
  
  “心跳,正常;呼吸,正常;五官和四肢,正常。”樊冬这样自检着,尝试适应新身体。
  在飞机出事的一刹那樊冬失去了意识。等他再醒来时,看见的是一个白茫茫的空间,以及空间上竖着的一块……公告栏?公告栏上的文字很少,中心意思很明确:他,死了。
  樊冬对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感到烦躁。
  很快地,公告栏上的字再次发生变化。
  这一次,上面的文字让樊冬直起了身体。公告栏上写着,章擎已经进入另一个世界,他如果愿意与系统绑定的话可以前往相同世界。只不过茫茫人海,想要找到对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除非他愿意帮助系统升级——
  这是一块沾着毒的诱饵。
  瞧瞧这系统这么饥渴,和它绑定显然不会是多好的事儿。既然连死亡都经历过了,自然没有什么困难能让樊冬退却。
  何况,章擎在那边。
  樊冬只是心念一动,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就迫不及待地涌入他脑海。说实话,这段记忆实在乏善可陈,在樊冬看来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记忆的主人叫科林·莱恩,是各个故事里最经典的炮灰,全场没露两次脸,一露脸就碰上主角,然后被残忍地弄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