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百兽争鸣 作者:春溪笛晓(中)

字体:[ ]

 
  第61章 滚下去
  
  蓝美人受到了惊吓。
  直至见到爱德华,蓝美人还有点缓不过神来。人鱼族其实是很矜持的,即使是对樊冬放话也是鼓足了勇气才开的口。樊冬那近乎亲上来似的说话方式,蓝美人怎么受得了。
  连回答爱德华的问话他也没能恢复如初。
  爱德华皱起眉:“你今天怎么了?”
  蓝美人下意识地说:“快,快要亲上来了。”
  爱德华:“……谁?”
  蓝美人:“科林殿下……”说完这句话后他脸色一白,“不,没,没有。”
  爱德华喝住蹑手蹑脚准备逃之夭夭的樊冬:“科林·莱恩!”
  樊冬说:“不熟,叔叔,我们不熟。”
  爱德华恨不得掐死他。
  爱德华基本把南海岸的事处理完了,他亲自下了海底一趟,把禁地的封印重新加固。
  海族们望向爱德华的目光都充满了崇敬——由此可知,他们真是非常单纯可爱(傻白甜)的一群人!
  樊冬蹭着爱德华获得海底一日游资格,他兴致勃勃地拉着沈鸣看这看那,时不时拔了棵海草跑去问蓝美人:“这个我可以拿走吗?”在蓝美人点头以后又拿了几颗大珠子,“这个我能带走吗?”
  蓝美人:“……”
  爱德华解决了禁地的事,樊冬已经往收纳戒指里填充了足够多的“宝贝”,跑去围观鱼虾们跳舞。樊冬把石头挪成音乐阵,让水流帮它们打拍子。鱼虾们悟性很高,不一会儿就随着音乐阵的节拍手舞足蹈起来。
  很快地,音乐阵周围围拢了越来越多的鱼虾,甚至还有更多不知名的海中生物。它们有意识地在音乐阵中转了几圈,制造出一些小漩涡,重重地在“石琴键”上敲击,让优美悦耳的乐章添了几分激昂。
  樊冬乐滋滋地欣赏着他们的表演。
  这可是他新弄出来的阵法,能依靠水流揍出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瞧那只大龙虾跳得多认真,多锻炼锻炼,肉质肯定更加鲜美!
  大龙虾感应到樊冬的想法,一激灵,舞也不跳了,啪啦一声扒到樊冬腿上,笨拙地用大钳子蹭他。大龙虾的举动仿佛给了一个提醒,正好跳舞的海中生物们都朝樊冬涌去,把樊冬卷到了音乐阵中央。
  樊冬懒洋洋地让他们扯着自己飘来倒去。
  爱德华和蓝美人找过来时,看见的就是和鱼虾们闹成一团的樊冬。
  蓝美人吃了一惊。
  鱼虾们察觉了蓝美人的到来,先是心虚地停下舞蹈,接着又像是受到了什么鼓舞一样,再一次手舞足蹈起来,而且动作越来越整齐,越来越有劲,最后绕成一圈围着他们打转,整个海域仿佛都飘满了它们的歌声。
  虽然,它们并不会唱歌。
  蓝美人目瞪口呆。
  即使是在海族大祭上,这些小家伙们都没有这么积极配合过。看了眼正在和章鱼搏斗的樊冬,蓝美人心情很复杂。
  樊冬一点都没感觉,他积极发问:“这个音乐阵可以留在这里给它们玩吗?”
  蓝美人:“……可以。”
  樊冬兴致勃勃:“那好,我给它们多加几首曲子!”
  蓝美人:“……”
  在往后的岁月里,蓝美人都在深深地后悔自己的嘴贱,瞎答应什么?瞎答应什么!每次经过这片海域,都有机会听到一首脍炙人口的歌儿——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悠悠的青山脚下花盛开,什么样的节奏……”
  樊冬对自己发明海鲜广场舞这一壮举十分自得。他一脸感动地看着可爱的鱼虾们,饱含期许地予以鼓励:“多跳跳,多跳跳,口感更爽弹!”
  爱德华:“……”
  他拎起樊冬,把樊冬带离海中。
  蓝美人领着爱德华留下的人在海边目送他们离开。
  樊冬颇为遗憾地看着蓝美人,脸上的扼腕显而易见。蓝美人需要代替他父亲管理南海岸,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离开这边的了。樊冬去看过蓝美人的父亲,对他的症状束手无策。这个世界的疾病不是全都能靠他知道的知识来理解的,他得回去好好跟秋枫白学学!
  樊冬殷勤地握起蓝美人的手掌:“放心吧,你爸爸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到时你来王都玩不?我一般都在王都,要么在皇家学院,要么在郊外的庄园,要么在宫里,你要是来了一定要去找我啊。”哎哟,小手软乎乎,摸着真舒服。
  樊冬相当龌龊地捏了几下。
  爱德华本来正和人商量着回程的事,转过头看见樊冬拉着人的小手摸来摸去,怒火直烧,三步并两步迈上前,啪地一下,拍得樊冬手背通红。那表情,那眼神,活像发现孩子早恋的暴怒家长……
  樊冬眼眶刷得红了,看起来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爱德华暴跳如雷。
  他还敢委屈?谁给他脸委屈的?这小混蛋再这么胡搞瞎搞,他肯定会忍不住把他就地正法!
  看到爱德华眼底压抑着的怒意和戾意,樊冬笑眯眯。以前怎么没发现呢?这家伙其实随时随地都很暴躁,只是这家伙隐藏得太好,他压根没注意而已。现在爱德华“失忆”了,隐藏功夫都落下了,看起来特别有趣。
  就好像,以前这家伙在他眼前刻意隐藏的一面,一点点地露馅了。
  樊冬目光灼灼。
  更有趣的是,这家伙还不知道他暴–露了。想到那声饱含眷恋的叫喊,樊冬愿意相信章擎没消失,愿意相信爱德华身体里至少残留着一下半的,属于章擎的人格。
  樊冬用红通通的手握起爱德华的手掌,一脸自然地说:“走吧。”
  看着樊冬笑吟吟的脸庞,爱德华突然忘了自己在气什么。他声音带着点机械化的僵硬,像是停摆的机器一样勉强挤出一个字:“走。”
  蓝美人:“……”
  蓝美人目送樊冬和爱德华离开,转身回到海中。音乐阵还在叮叮咚咚地响着,鱼虾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看上去都精神饱满,神采奕奕。自从他父亲出事以后,他已经很久没看到他们这副模样。
  科林·莱恩。
  蓝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心底泛着各种不明不白的滋味。他突然明白,原来自己不是输给了那位殿下,而是,根本无从比较。
  “愿大海之神保佑你。”
  蓝望着海上影影绰绰的天穹,在心里缓缓默念了一句。
  樊冬一路牵着爱德华的手往回走,在爱德华想把他的手抓得更紧时,他一下子挣开了,兴冲冲地跑到前面指着天空说:“虹桥!双虹虹桥!爱德华你看到没有!”
  爱德华迈步上前,猛地将樊冬拉入怀中,狠狠地亲了上去。樊冬脸上的惊喜还没散去,眉眼弯弯,唇角也弯弯,爱德华怎么看都觉得喜欢,他顽劣不堪也喜欢,他娇惯好色也喜欢,只恨不得不能把人揉进怀里,再也不放他离开。
  樊冬差点喘不过气来。
  他爪子乱挠,抗议爱德华的粗鲁。
  爱德华亲够了才缓缓放开他。
  樊冬哼哼两声,不客气地平价:“吻技真差。”
  爱德华深深地望着他,眼底有着不容错认的欲念:“我只想着怎么把你吞进肚子里,没有时间去考虑技巧。”
  爱德华饱含侵略意味的话让樊冬耳根一热。
  樊冬猛地召唤出翼马,手脚并用地爬上马背,朝离他们十步之遥的沈鸣招呼:“阿鸣阿鸣快上来,我们先走,别等他们了!”
  爱德华转头看了沈鸣一眼。
  沈鸣本来已经迈步向前,在对上爱德华的眼神后又沉默着收回了脚步。
  爱德华跃上翼马,把樊冬环抱在怀,命令翼马起飞。樊冬垂死挣扎:“不行!不能把阿鸣丢下!我们家阿鸣这么好看,万一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听着樊冬由衷的担忧,爱德华恨不得把他压在身下做死他。要是以前的话……
  这个念头在爱德华心里一闪而过。他眼底略过一丝迷惑,要是以前的话,他会怎么做?怀里抱着的小狮子是那么真实,真实到让他遗忘了两个人之间的种种危机。他看得出来,樊冬之所以会对他转变态度,是因为他利用了樊冬对“自己”的感情。但是,他并没有完全想起来。
  爱德华把樊冬抱得更紧,几乎要把他纤细的腰勒断。他不由自主地喊出另一个称呼:“冬冬……”
  他感受到怀里的躯体有一瞬的僵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听到樊冬轻轻说:“其实,他不经常这样喊。”
  爱德华说:“不,‘他’心里每时每刻都在这样喊。”只是以前他想不起来而已。而以前“他”在樊冬面前又总是摆出最冷静沉着的那一面,很少泄露自己的真实情绪。
  爱德华关注着樊冬脸上的表情,在看到樊冬微颤的眼睫之后,他越发嫉妒起“自己”在樊冬心中占据的地位。
  那是他,但又不完全是他。
  樊冬所在意的,樊冬所牢记的,他统统都不记得。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不会放手。从一开始这小混蛋就是他的,以后也只能是他的。
  樊冬抬眼,对上了爱德华的双眼。少了刻意的掩藏,少了刻意的闪避,一切都回到它最本来的面目。
  他早就知道,在这个人的身体深处隐藏着强大、傲气、固执的灵魂。那时候他明里暗里地找章擎碴,明里暗里地告诉章擎接掌樊氏有什么好处,明里暗里地给章擎看到争夺继承权的希望,然而,章擎无动于衷。
  或者说,章擎曾经动心过,但他从小坚持的原则、内心深处的骄傲,都让他牢牢地定住脚,不曾迈出那一步。章擎看到诱惑后的坚持,是他对章擎改观的转折点。自那以后,他不再有事没事地为难章擎。
  要不是因为他的祈求,章擎是绝对不会以樊氏继承人自居的。
  那样的家伙一旦脱离了束缚、激发了野心,应该和他眼前的爱德华一样。这曾经是他最希望他展露的一面,他总是希望有个强大有担当的人负责处理那一大堆麻烦,而他则快快活活地治病救人搞研究。
  这种想法其实很自私。
  樊冬仰头看着爱德华。那双眼睛里面,藏着他既熟悉又陌生的情意,熟悉的是他曾经隐隐窥见过它,陌生的是它还是第一次这样展露在他面前。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知不觉,他们之间的牵绊越来越深,即使是对方往自己胸口扎的钉子,到了最后都舍不得拔出来。
  樊冬微微仰头,在爱德华的下巴亲了一口,接着细碎的吻落到爱德华唇角,一下一下、蜻蜓点水般吻上去。
  爱德华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等他回过神来,血气齐齐上涌。
  他,被樊冬亲硬了。
  察觉爱德华下半身的变化,樊冬睁大眼:“你个混蛋,滚下去!!!”
  爱德华哑声说:“别动,要不然我不保证我会做什么。”
  樊冬:“……”
  卧槽,他刚才是傻了才觉得这家伙还不错呢。
  
  第62章 老光棍
  
  爱德华罕有地进城借宿。
  刚一进入房间,爱德华就关上房门,扣住樊冬,目光灼热地盯着他漂亮的脸庞。这小混蛋在外面拈花惹草那么快活,也该付点利息了。他把还是少年模样的樊冬抱在大腿上,俯首亲吻樊冬柔润的唇,动作并不粗暴,却几乎把樊冬的唇舌都吃进肚子里,双手更是不安分,在樊冬身上一下一下地捏–弄,摸索着樊冬的每一处敏感点。
  在这一方面,他们对彼此的身体还非常陌生。
  樊冬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在爱德华碾压性的欺凌之下,他眼底腾起了薄薄的雾气,眼眶也不争气地红了。他好不容易争取到自由呼吸地权利,双手使劲想推开爱德华,却被爱德华困得更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