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吸引攻的正确方式+番外 作者:随心而为(下)

字体:[ ]

 
  樊平望着他,不出声了,不过耳尖却是有些红。
  “你到底得的是什么病?”花靡也不再逗他了,虽然认识两三个月了,也接触过好几次,但时间都太短暂,他还是没有注意到樊平身上是哪里有问题。
  樊平又沉默了下来。
  平时他要是不想说,就沉默,想沉默多久就沉默多久,给所有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这次对着花靡,知道他能力强是,又或别的什么原因,心里总是不想让他等太长时间,最后浑身颓丧的问:“大概得多长时间能治好?”如果非得说,那他就说。
  “那要看你配合不配合了,你要配合的话,一两个月就有效果,半年左右就能好了。”花靡估摸着江浩淼与东贤逸的时间,再加上樊平自己的身体状况,给出了一个答案。
  一想到从小到大惹人嫌的体质半年就能治好,樊平眼里有了喜意,连忙保证道:“我一定好好配合你的治疗!”
  江浩淼听了这话,眼神有些怪异的扫了樊平一眼。
  樊平心情正好,浑然不在意,心切的问:“你有能力给我治病了?那什么时候给我治?”早治早好,希望明天就能治!
  “那今天晚上吧。”一进入金丹期,用在修炼上的时间要比筑基期高好多倍,也不知道大学时能不能修到元婴期。
  花靡自然是不想浪费时间的,以前不与樊平亲密接触,等的就是冲击金丹,现在就没有顾虑了。
  “那你……”樊平担忧的望着花靡,深怕他身体有什么问题。
  江浩淼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走吧,这里有我,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樊平看了看江浩淼,再看了看花靡,这才忧心忡忡的走了。
  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樊平还是不放心,又打电话给医院,让救护车悄悄的来这里等着,万一出了什么事,也好应急。
  “想吃什么?”江浩淼有些闷闷的问。
  花靡扫眼瞄了他一眼,江浩淼立刻坐正:“小星你别误会,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只是……只是觉得不能让你满意,好失败。”伸为一个男人,不能满足自己的恋人,还得还别想办法,真是好伤自尊。
  “健康一点的东西就行了,老是出去吃,都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了。”花靡不在那边纠结,回答江浩淼的问题,江浩淼一听花靡这样说,心里暗暗想着,自己一定要学会厨艺。
  出去吃了饭,花靡回家复习了一下功课,中午陪江浩淼吃了饭,下午继续复习功课,晚上的时候,去了江浩淼家里。
  江浩淼一看到他非常的激动:“小星你……”你不是说晚上要去给樊平治病么?不管是真治病,还是做什么事,都没有时间与他相处,所以他才回来了。
  “几个月不见,你都想你了,难道你不想我?”花靡靠在阳台上问。自从到了金丹期之后,隐隐的感觉身体有一丝的燥气,让他觉得五行之力还是要均衡一些的好。
  整个筑基期期,他跟江浩淼和东贤逸的时间是最长的,江浩淼是木属性,东贤逸是火属性,木又生火,而欧阳奇虽是水属性的,却与他待的时间不长,应该是这个原因才造成了这个结果。
  等他高考结束,要出去一段时间,到时候会与樊平待的时间长一点,所以其它的要补齐了。
  “我想,想死你了!”江浩淼说着就奔向了浴室去洗澡。
  花靡十一点才到了樊平的住处,在楼下的时候,就看到了他阳台上飘着很多的床单被罩,还有些意外。
  没想到樊平竟然还是个有洁癖的。上次他也看见了,只是当时以为是平常,并没有在意。
  进去后,发现经常跟着樊平的那个卢宝没有在,整个房间里都只有樊平一个人。
  “可以开始了?我……我都洗好澡了,是不是要针炙?还是要拔火罐?东西我都帮父准备了。”想到不到半年身体就能恢复,樊平很是高兴,话都多了,将他以前经历过的治疗方法要用到的东西都准备了。
  “我的治疗方法比较特殊一点,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花靡象征性的问了问。
  “怎么个特殊法?”对于未知的事情,樊平有些担忧。要是,要是要吃一些虫子之类的,感觉……浑身发麻啊!
  “像昨晚那样。”花靡说着,就去解衬衫的扭扣。
  昨天……昨天哪样?
  樊平初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花靡全解开了衬衫的扣子,看到他雪白的肌肤,他才明白昨天那样是哪样,整个耳朵通红无比。
  
  
 
第048章 :
  “星舟,你……”樊平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想不通花靡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是来治病的,却要做那种事情,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英俊动人到需要他设计。
  “你不是想急着好么?怎么,害怕了?”花靡走到樊平身边去,就去解他衬衫的扣子。
  樊平的身体因为紧张绷的紧紧的,连忙摇头,感受到那微热的手指触到了自己的胸膛,想起昨天的事,气血一半涌到了头上,一半涌到了下边。
  花靡伸手拍了拍樊平硬绑绑的胸膛:“你紧张什么,我还能吃了你?”
  “你……你的确想吃我……”樊平小声的嘀咕,花靡自然听到了,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樊平,樊平耳朵红着道:“你那里,明明要吃我……”
  “……”有极细微的停顿后,花靡才反应过来说什么。
  靠,他被调戏了!
  扣子已经解的剩下一颗了,花靡现在可不耐烦解,伸手一把就撕裂了他的衣服,将他推倒在床上,迅速的脱了自己的衣服。
  樊平看到花靡这样子有些害怕,想起早上回来时的情形,当时他刚进了门,卢宝就嘲笑他:
  “才回来,说,到哪跟男人鬼混去了?”他说完,好像觉得说错了,连忙改口:“不是不是,说习惯了,我说的是女人。”
  哪怕卢宝说错了,他听在了耳里却以为被撞破了,耳朵红透,被卢宝抓了个正着,立刻来了兴趣,逼问他怎么回事,后来连蒙带猜的就明白了,于是就给他上起了课。
  “大哥啊,你一定要记住,是男人就得在上边,你是我们的老大,可不能被别人压了,这不是被人笑话的问题,而是这样你会慢慢的变的像女人,就像那个星舟一样。这里边有很多注意事项,我给你讲讲。”
  早上他就是从卢宝那里知道了事后要清理,所以才匆匆忙忙的跑了过去询问的。
  现在看到花靡冲过来,樊平连忙伸胳膊接住花靡,一个翻身就他压在了身下。他可不想长的越来越像女人,虽然星舟很漂亮很让人喜欢,可是这样的相貌放到他身上那叫好看,放到自己身上……
  樊平想象着自己顶着一副强壮的身体却长了一副女人的脸,心下一个激灵,使劲压着花靡就去床头柜上取药。
  药是下午时卢宝带过来的,已经教过他用法,快速的打开弄一些出来,拉下花靡的小内裤就要给他抹药。
  “不用了。”花靡抬手挡住了樊平的手,他的身体多少被改造了一些,现在已经很适应了。像这种非植物性药效,还是少用少好。
  樊平手一顿,瞪大了眼看花靡。
  他不要?那他是想,想让自己……
  想到自己可能不只会相貌发生改变,就连体型也变的女人,樊平手一抖,快速拉开花靡的手,很坚定的给他抹药,心虚的都不敢抬头看花靡。他既然长的这么美,肯定是不怕在下边的,那就,只能委屈他了。
  他这么坚持,花靡也不知道樊平心里想什么,也就任他去了。
  将足够的金之力转换成灵力,花靡冲了澡就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卢宝过来,一双眼闪着晶亮的八卦之光,盯着樊平的脸道:“他昨天怎么给你治的,脱你衣服了没有?”
  樊平不出声,耳朵却红了。
  “哦~!”卢宝拉长了声音怪叫一声,声音兴奋极了:“真脱了?那是针炙还是拨火罐?还是……按摩?”卢宝说着伸出双手,在樊平身前做出摸遍他全身的动作。
  樊平耳朵更红了,伸出手就打开卢宝的双手,一下子力气没有掌握好,打的卢宝手心上几道红色的手指印。
  卢宝一怔,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哇,害羞了,你竟然还会害羞!他没有占你便宜吧?到底是怎么治的?”
  卢宝最后一个问题问出来前,就发现樊平神色有些窘迫,立马凑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不是吧,你真被占便宜了?难道你被他压了?”
  樊平可不想承认自己喜欢变女人,连忙抬头生气的道:“我才没有!是我把……”说到这里,觉得下边的话好像不能说出口,连忙打住。
  他打住了,卢宝却明白了,震惊的瞪着樊平,将左手握成拳,拿右手食指戳在拳心里,边来回戳着边问樊平:“你们真的做了?”
  樊平恼怒的盯着卢宝评价他刚才的手势:“你怎么这么下流!”
  卢宝哈哈大笑:“说的人都下流了,那做的人呢?你这不是在骂自己嘛!”
  樊平从来说不过卢宝,只得郁闷的低了头。
  卢宝笑完后认真的坐在樊平旁边试探他:“大哥你完了,星舟看上你了。你要想让他给你治病,你就得先被他潜,潜完了他才会开始给你治病。”
  樊平抿了抿嘴,一句话都不说。就算是这样,他也乐意。
  卢宝这才看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躺倒在沙发上哀叫道:“你真完了,你竟然还是心甘情愿的!”
  樊平被戳破心事,有些恼羞成怒,冲着卢宝冷冷的道:“滚!”说完想起自己向来拿他没有办法,只好站起身来自己走了。
  卢宝还躺在沙发上对着樊平嚷嚷:“没事的大哥,就算星舟不会治你的病,只要你在上边,咱们就半点都不亏。”
  可能是知道说完这句话后会有什么后果,他连忙向着沙发另一边一滚,再回头去望,果然看到沙发上破了一个洞,过去伸手指抠出来一看,真是一个纽扣。
  能不能来点新意啊,每次都这样。
  花靡今天晚上又来了,樊平想起卢宝说花靡看上他的话,结结巴巴的道:“算、算了。明天你还要高考,今天要好好休息。”
  “高考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身体。”花靡将衬衫脱下来,随手扔到了冰丝地毯上。
  樊平耳朵红了,这得看上他多少,才能连高考都不重要?
  卢宝的话果然是对的。
  第二天起床,江浩淼开车送花靡,有些抱怨他:“今天就别去了,明天还要考试呢,浪费了精力怎么行?”
  即便花靡不说,江浩淼也关注着花靡的情况,有没有开门的声音,下没下楼,他都清楚着。至于去了哪里,回来时这段时间刚好能用来干才能,不用猜也知道了。
  “谢谢江哥哥关心,不过就算不去高考对我也不会有影响,更何况你觉得我会考不好?”花靡伸捏了捏江浩淼的脸,觉得脸上肉不多,没有胖时好捏,心下感叹,胖也有胖的好啊。
  江哥哥三个字,立刻让江浩淼闭了嘴。
  高考结束后,花靡就出了海市,按照欧阳奇邮件里说的,去了他给的地址。
  前一段时间都急着提升实力,虽然关注药草的事情,但一直都没有太用心。崔云哲知道这件事,可能给欧阳奇说了,所以欧阳奇在他高考结束后天给他发短信让他看邮箱。
  这样倒是省事,花靡去的是中国最大的一家中药材集转基地,只是看到那家公司的logo时,就惊讶的张大了眼。
  清神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