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真]少爷悠着点+番外 作者:若然晴空(下)

字体:[ ]

 
    齐天扬被挠了一下,痛苦地发现被这梦里的猫挠了居然会疼!他只得顺毛来:“嗯嗯,换,换……”
    猫满意了,齐天扬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想着这总归是自己的梦,还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他默念着“给这猫换剧本”,“给这猫换剧本”,就在这时他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本金光流转的书册,一只通体雪白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毛笔。
    猫的眼睛眨了眨,“你的轮回书怎么缺了一角?”
    齐天扬没听清:“什么?”
    “轮回书缺了一角……”猫张了张嘴,又重复了一遍,但它说出的话落在齐天扬耳朵里,却渐渐没了声音。
    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齐天扬再睁眼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床帐。
    齐天扬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在这期间,勤劳肯干的齐爷爷已经处理好了一切。
    这事双方都有错,可谁让齐天扬实力比顾颜强呢?当时两人杀红了眼,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你徒弟不死,死的就是我孙子,实在是一件很难说清的事情,云真尊主不是个软包子,就是当着齐辰轩的面也敢呛声,但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齐辰轩就通知了她,态度很诚恳,事情又是自家徒弟挑起的,摆明了是害人不成反被杀,在场那么多弟子都是人证,再追究下去都是丢人。
    云真尊主能以女子之身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虽然宠爱徒弟,但绝不是拎不清的人,当即将事情说明,称是自家弟子有错在先,还技不如人,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事实上这涉及一个不成文的规则,双方产生矛盾进行比斗,出了人命,若是以强胜弱,输家追究天经地义,而以弱胜强的,基本上没有人有这个脸去追究。
    想想也是,不然那些自带主角光环的草根天才们,早就死绝了。
    齐天扬揪了揪头发,实在没想到自己习以为常的越阶对敌,居然是一件非常稀罕的事。这下底牌漏光了,更让人纠结的是,他的马甲也掉了,满打满算他才披这马甲多久?
    然而这世上,没有最坑只有更坑,没过多久,一个新消息传遍了御剑门:第十位真传弟子的信物,春秋启明剑被人找到了!
    齐天扬看着手里灰扑扑毫不起眼的春秋启明剑,无语凝噎,只出了一次场,还长着一张龙套脸,究竟是哪位神人认出这货来的啊!
    现在好了,人的马甲掉了,剑的马甲也掉了,他和这剑真是天生一对。
 
  ☆、第56章 小爷的初吻!
 
雪纷纷扬扬,窗纱被拍打着,发出轻微的响动。
    “齐师弟可在?”忽有人在门外道,齐天扬一听就知道这声音是谁的,顿时头疼了起来。
    这该死的纯元灵体实在是太坑了啊!他都成了已婚人士!而且他深深的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从来没有给过什么出格的暗示,江照夜那货还是天天来报道!
    就算不考虑一个直男掰弯另一个直男这个坑爹的问题造成的良心不安,烦也要烦死个人了啊!
    齐天扬简直想把被子蒙在头上装死算了,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他不在。”
    楚寒非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动声色将人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长相:丑。
    仪态:差。
    修为:一般般。
    擅自进入别人的院子,人品低劣。
    综合来看,这是一个毫无闪光点且素质低下的人,不值得天扬深交。
    江照夜同样看楚寒非不顺眼,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这是齐师弟的道侣,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是自己这个局外人能置喙的,可越是明白就越是为齐师弟不值。
    这么个冷冰冰的男人,怎么配得上齐师弟?可配不配得上,又有什么好说的呢?事已成定局。
    江照夜眼里划过一抹黯然,很快隐去,他抬起下巴看着楚寒非:“我寻齐师弟是有要事,师叔行个方便。”
    “有什么事我来转达。”楚寒非冷冷的说。
    听江照夜的语气确实不像是来闲聊的,齐天扬抹了把脸,“江师兄进来吧,楚……师叔,先离开可好?”
    我去,他到底应该叫楚种马什么啊?怎么感觉叫什么都不对的样子?
    外面顿了顿,没有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江照夜进来了。
    也许是外面的雪太大,让人有心理压力,即使寒暑不侵,御剑门的弟子们大多也穿上了冬装,江照夜穿了一身黑底绣白锦云纹的长袍,外裹狐裘,看上去又保暖又华丽,齐天扬却恍惚了一下,他好像还没看过楚种马穿过好衣服呢,几件青色劲装来回换,只是因为那张脸,都没什么人注意到他穷酸的打扮。
    要是他穿成江照夜这样,估计会很好……等等!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楚种马的竞争力已经够大了好不好?要是再让他打扮打扮,那全天下男同胞就不要娶老婆了!
    齐天扬为自己刚才的鬼迷心窍深深忏悔了三秒钟。
    “齐师弟?”江照夜迟疑地看着坐在床上咬着被单一脸苦大仇深的少年。
    齐天扬顿了顿,没事人一样将被单放回去,“江师兄有事找我?”
    见他如此,江照夜配合地装作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有些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这些天特意去查阅了有关紫霄剑典的记载,还询问了在修习这功法的师弟,他确定齐天扬那天使出的是紫霄剑典,不光如此,还至少达到了小成的阶段。
    齐天扬不耐烦这些弯弯绕,直接道:“你想问什么,直接说吧。”
    江照夜沉默了一下:“能告诉我你修习的功法叫什么吗?”
    东窗事发!
    齐天扬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可怜他一直以为江照夜是要来问他那把掉了马甲的剑啊!
    这一刻,他的大脑以超过平时二十倍的速度运转着,面上却不露分毫,顿了顿,他似乎是有些奇怪的问:“我的功法,有什么问题吗?”
    江照夜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那功法和我一个师弟的很像。”
    齐天扬装作不在意道:“这世上相像的功法多了去了,我练的是个孤本,挺合用的,叫凌霄剑法。”
    江照夜沉默了,他和齐天扬交情不深,刚才冒昧询问人家的功法已经很失礼了,再提出让他看看那凌霄剑法,实在过分。
    齐天扬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关算是过去了,剩下的,就是要想想怎么糊弄御剑门了,鉴于他们的镇门之宝来的也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他已经决定给自己的功法取个更加高大上的名字,来历也模糊一些,谁是正版谁是盗版让他们扯皮去吧!
    反正他手里的肯定是全版,而御剑门这么多年来,少没少过几页就难说了。
    没有从齐天扬这里得到答案,江照夜走了,齐天扬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楚寒非推开门进来,挟着一身的风雪。
    虽然不冷,看着那一片白茫茫,齐天扬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叫道:“快把门关上啊!”
    楚寒非顿了顿,关上门,走到他床前。
    “楚寒非?喂!你怎么了?”齐天扬心里抖了一下,紧紧抱着被子,说实话,一个人面无表情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你,还真挺吓人的。
    楚寒非在床沿坐了下来,他轻轻抬了一下手,然后齐天扬就震惊地发现,他动不了了!
    绝对实力禁制!尼玛这是他那天对付顾颜的法子啊!
    齐天扬有些发憷,他忽然明白,那个没脸没皮死缠烂打跟屁虫一样的楚寒非,只是这个男人的伪装,本质上他还是三观不正没有下限不干好事的……爽文男主角。
    他他他他他他现在不会要被当成高富帅小boss给推了吧?
    苍天救我!
    齐天扬干笑了下:“那个,师叔,有话好好说不是,你看你先放开我怎么样……”
    楚寒非不说话,反而慢慢靠近了一些,直到他压在齐天扬上方,两人呼吸可闻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你就是这样见他的?”清冷的声音响在耳畔,带着莫名的怒意。
    齐天扬眼角余光瞥见自己穿的衣服,是一套白锦亵衣,长衣长袖,放在他原来的世界都能直接出门了,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还是……这人已经忍他好久了,想要借题发挥?
    楚寒非见他一脸莫名其妙,怒意更甚,同时内心深处还隐隐有些悲哀。他不怕天扬不爱他,他可以等,这是他该受的,可他最怕的是天扬根本不相信他爱他,以为他在耍他甚至有所图谋。
    怒火冲昏了头脑,楚寒非扣住了齐天扬的后脑,将自己的唇附了上去。
    被迫深吻的齐天扬整个人都蒙了,漂亮的桃花眼瞪圆,满满都是……卧槽!
    我嘞个去!小爷的初吻!特么的对象是个男人!
    楚寒非的舌头在齐天扬的口腔里不住翻搅着,青涩却又灼热,齐天扬下意识的张口就咬了下去,血腥的气息弥漫在两人之间。楚寒非吃痛,却不肯推,亲吻得愈发深入。
    初次就是法式深吻,齐天扬被弄得都快疯了,他还有些轻微的洁癖,最讨厌别人的口水,结果现在居然被迫吞了好几口!
    强烈的恶心感让他不由自主地渗出眼泪,发出“呜呜”的声音。
    楚寒非却猛然顿住,他放开齐天扬站起身,看着他,良久,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神色复杂道:“对不起。”
    然后转身就走,齐天扬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出声,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房门外。
    齐天扬静静躺在床上,脸色也很复杂,过了一会儿,他仰天大骂一句:“楚寒非你个混蛋!好歹把小爷的禁制解了再赶着去投胎啊!”
    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了,冷风呼啸,风雪遮住了天幕,不见日月,仿佛是天地形成的怪兽,要把一切都吞噬干净。
    楚寒非出了齐天扬的房间,一路御剑在空中疾飞,他没有用防护罩,寒风骤雪,打在人脸上木木的疼,然而不这样的话,没办法平息他灼热的心情。
    他居然,不顾天扬的意愿,吻了他……
    明明知道不应该,为什么还是在一遍遍的回味?
    他震惊的样子,他抗拒的样子,他难受的样子,他哭泣的样子,一遍一遍,那么清晰。
    楚寒非觉得自己实在太龌龊,明明是强迫,却又那样兴奋。
    他浑浑噩噩的御剑飞行,思想已经远离了身体。
    漫天的风雪,看不见前路,隐隐有几个撑着亮色防护罩的身影掠过,楚寒非却是全然隐匿,如果不仔细看,压根看不出这里还有个人。
    而事实上,冒着这么大风雪御剑飞行的人,没有几个是会仔细看路的,好巧不巧,前方一把飞剑急速行来,待看清了楚寒非,又刹之不及,而楚寒非压根没有注意到,两把飞剑直直撞在一起。
    楚寒非这下倒是反应过来了,他当即撑开一道灵力壁障,将自己护在里面,而对方则因为反应不及被狠狠撞到一边,在半空中连连翻了几个身才稳住身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